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二章 出来吧!神笔马良!

大圣传 第八十二章 出来吧!神笔马良!

    刘川风讶然,这还是韩琼枝吗?我怎么不记得她有如此漂亮,更对李青山佩服的五体投地。

    孙福柏拉拉他的衣袖,刘川风醒悟过来,连忙走开来去。

    褚丹青更是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凭着画家的敏锐眼睛,他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那天他酒醉之后,大喊着要陪酒的女子,被这样一个美丽女子见到了自己的丑态,褚丹青几乎要掩面而过,生怕给她认出来了。

    但在韩琼枝的眼中,此刻哪有旁人。

    李青山握住韩琼枝的手,笑道:“等我赢了,我们去清河府游玩吧!”虽然划船有便宜好占,不过热闹喧嚣的地方,更符合她的xing情吧!

    韩琼枝脸sè微红:“你若赢了,我就送你个礼物做奖励。”

    李青山忍不住上下打量她,被织锦腰带束起的蛮腰,似要破衣而出的挺拔酥胸,撑起长裙的翘臀,更是惹人遐思,所谓礼物莫非是……韩琼枝斥道:“不要胡思乱想,就只是礼物。”

    “那我们还是去游湖吧!”李青山附在耳畔轻声道,若不将她抱在怀中,恣意爱抚一番,简直是暴殄天物。

    “想都别想。”韩琼枝横了他一眼,推了他一把,快去吧!

    看台上的百家弟子,将这一幕收在眼中,李青山和韩琼枝成为情侣,虽然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亲眼看到那一幕,还是忍不住惊叹。

    “二师姐最近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连这种衣服都穿的出来,李青山这小子不知积了什么德?”一个法家弟子感叹道,以前的韩琼枝哪曾在意过什么穿着。

    “别眼红了,现在好歹能饱饱眼福,以前那可真是凶……”

    “以前怎么样?”

    二人抬起头来,只见不知何时,韩琼枝已到了眼前,瞪着他们,心中一颤,忙行礼道:“二师姐。”

    “哼,回去再教训你们!”韩琼枝脸上殊无怒意,看见王朴实在向自己招手,轻轻一踏高台,来到王朴实身旁。

    相视一眼,二人同时松了口气,二师姐最近的脾气,可是好的不得了。

    这时候,李青山迈步踏入场中,便迎来一片欢呼,出身平常的李青山,倒有些平民英雄的味道。

    两张长案,摆在大演武场两端,李青山与褚丹青站在长案后,隔着遥远距离,相互对视,视线相接,火花四shè。

    柳长卿宣读了比试的规则,申明了双方约定好的赌注:“请两位首席弟子,做好准备!”

    “天女散花图!”韩琼枝蹙了蹙眉头。

    “那是什么?”王朴实奇怪道,虽然修为比韩琼枝高的多,但这些有趣的时闻典故,反而不及这些世家弟子。而且韩琼枝因为李青山的缘故,还专门对褚师道做了一番调查,对这幅名画,自然不陌生。

    听了韩琼枝的解释,王朴实笑道:“看来那小子要赢个情敌回来,琼枝你可得小心了。”

    韩琼枝道:“连统领你也要取笑我,我不信我还比不过一幅画!”

    王朴实哈哈一笑:“这可不一定。”

    “你再说我就不站这了。”韩琼枝一顿足,她亦听说,许多修行者花大价钱向褚师道求一副美人图,悬挂在洞府之中,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不生是非烦恼。

    “好好好,不说了,你看,开始了。”

    对于这场书画对决,无人不感到好奇,他们二人到底会以何种方式分出胜负呢?

    只见褚丹青已将画轴在长案上展开,高声道:“李青山,此画名为《地狱赋》,我花费三个月构思,三个月绘之,极端恐怖,若非不得已,我也不愿画出这样的画来,你若识趣,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否则等下,说不定连你都会受伤!”

    褚师道站在褚丹青身后的高台上,一眼看到了那幅画,也是浑身一震,抚须而笑,老怀大慰,褚丹青不但继承了他的技艺,必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此战,胜负已分!

    李青山将一本薄薄的画册放在长案上:“这本书,花费了我一个时辰构思,一天时间制作,一个月时间传播,也不知效果如何,你切身来体会一下吧!”

    “青山,你拿错书了!”刘川风亦在李青山身后不远处的高台上,满脸焦急。

    李青山头也不回的摆摆手:“放心,没错!”

    “既然你如此执迷不悟,那就来体会一下地狱的恐怖吧!”褚丹青骈指如剑,向前一指,画作呼的飞了起来。

    炽烈的sè彩,充斥画纸,却只有一种颜sè——红!

    赤红、火红、血红。赤红sè的高山,嶙峋怪异;无边的火海,熊熊燃烧;血红sè长河,翻腾流转。

    所有将视线,集中在这幅画上的人,都是浑身剧震,一股恐怖疯狂的意念,扑面而来。这是怎样一副地狱图景,似有无数恶鬼邪魔,在其中受无尽痛苦。

    渐渐的,这种幻想变成真实,一个个恶鬼从高山上跃下,火海中奔腾,血河中浮起,冲出画中。

    高大的身躯,赤红的皮肤,扭曲的肢体,嘶哑的咆哮,空洞的眼睛,充斥着无边的怨毒与仇恨。一只、两只、数十只恶鬼从画中爬出,好似爬出地狱,来向世人复仇。

    在这一刻,仿佛噩梦成真!

    看台上尖叫声四起,许多女修士都变了脸sè。

    韩琼枝倒不会觉得害怕,比起昔ri古风城,黑莲坛主杀人的手段,这种地狱,到底缺乏了些实感,只是替李青山担心。

    王朴实笑道:“来自地狱道的气息,这幅画倒是很适合我法家,能被褚老头当做关门弟子,培养十年,果然不是易于之辈,李青山有难了。”

    褚丹青想起了自己刚开始闭关作画的时候的情境,经常画着画,突然后悔的在地上打滚,羞耻的用头狠狠撞墙。

    想着自己十年苦修,刚刚出山,就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再也不会被女修士喜欢,他就要发疯,仿佛置身地狱中,受烈火焚烧一般。

    最终,他将这股疯狂的意念注入画作中,构思出这幅《地狱赋》,以有尽之篇幅,画出无尽之恶鬼。

    李青山,这是你自找的!

    李青山的脸上,笑容不改,说道:“对了,忘了说我这本书的名字了。”忽然面容一肃,将手一挥,喝道:“出来吧,神笔马良!”

    大衍神符,陡然爆出璀璨之极的光芒,随着李青山挥手的动作,千万人的信念、愿力,汇集,凝结。

    一个头戴宽沿草帽,手持画笔的少年,出现在大演武场中,浓眉大眼,一脸正义凛然,屹立在群鬼之前,却是毫无惧sè。

    韩琼枝讶道:“这个是!”

    满场寂然,楚天狂笑:“李青山,你就想凭小孩子获胜吗?这家伙不会是你当初的模样吧?听说你也是村里来的。”

    楚天自被李青山打败之后,不屈不挠,卧薪尝胆,随时准备报仇雪恨,只不过想想那件东西,还是不能在众人面前展示,方才忍耐下来,看李青山失败出手,是他人生中一大乐事。

    虽然其他百家弟子,已经不会对李青山肆意嘲笑,但心中的想法,却和楚天一样,这样一个普通少年,怎么可能有与恶鬼抗衡的实力?

    与《地狱赋》的恐怖相比,这什么神笔马良,确实像一个笑话。

    “哎呀,这下可完蛋了!”刘川风急得团团转。

    孙福柏镇定的道:“师弟,你不要急,青山自有分寸,近来我倒是听说了一个传闻。”一个关于神笔马良的传闻。

    “李青山,你果然卑鄙!”褚丹青望着这一脸贫苦相的半大少年马良,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要他驱使恶鬼将之斩杀,委实有一丝不忍。

    “卑鄙?”李青山奇怪,却不理会那么多。

    马良一脸专注,举起神笔,在虚空中飞速绘画起来。大衍神符中愿力,源源不断的转化为他的力量。

    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一只金sè的靴子,砰地一声,踏在大演武场上。

    一个浑身穿着金sè铠甲,手持金戈的金甲神人,从虚空中走出,手中金戈直指恶鬼。

    金甲神人的造型,简单而幼稚,背后甚至有一对儿金sè的翅膀,宛如孩子幻想中的天兵天将,但散发出的气势,却不再恶鬼之下。开怀大笑的楚天,陡然闭上了嘴巴。

    褚丹青张大嘴巴,这不是他们画家的能力吗?怎么小说家幻化出的人物,也会有这样的手段?

    褚师道喝道:“丹青,你还在等什么?”

    金甲神人腾地展开双翼,冲天而起,迎着东方初升的骄阳,俯冲下来,化作一抹金光。手中金戈将一头恶鬼刺穿,恶鬼颤抖着弥散。

    褚丹青登时反应过来,恶鬼们咆哮着扑向金甲神人。金甲神人却再一次飞上天空,手持金戈,来回盘旋。

    刘川风脸上的绝望登时变作惊喜。韩琼枝大喊道:“青山,好样的。”

    李青山却有些心疼自己消耗的愿力,这可不是真气,用一点少一点。当此时候,亦顾不得这些来,在女朋友面前,总要痛痛快快胜过这一场!

    马良用手中神笔画的第二个金甲神人,从虚空中走出。

    “褚丹青,今天,我便是要用画家的手段来打败你,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小说家的厉害!”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