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四章 以水克火

大圣传 第八十四章 以水克火

    李青山猛地将手指向长案上的画册,哗啦啦的书页急翻,故事匆匆而过,猛然在最后一幅画上停住。

    只有试试这个了!

    他要不以马良为媒介,直接用愿力,将这幅画召唤出来!

    那是这个童话故事的终结……马良被抓到了皇宫之中,皇帝要他画一棵摇钱树。马良抬手画了一片海。皇帝看了很不高兴,骂道:“我让你画摇钱树,谁让你画海!”马良又在海中画了块小岛,岛上画了一株又高又大的树:“这不是摇钱树吗?”

    皇帝立刻高兴起来:“赶快画只船!我要到海中去摇钱!”马良就画了一只很大很大的木船,皇帝就带着娘娘、太子、公主,和许多大臣将军,都上船去了。马良又画了几笔风,大船就开动了。

    皇帝嫌船走的太慢,在船头大叫道:“风大些!风大些!”马良就加了几笔风,木船急速向海zhong yāng驶去。马良又加了几笔大风,大海咆哮起来,卷起滚滚浪涛,大船摇摇晃晃。皇帝害怕了,向马良大声喊道:“风够了,风够了!”马良装作没听见,不停的画着风,大海发怒了,浪涛扑上大船。

    大船倾斜,船上乱成一片,皇帝抱着船的桅杆,不住的叫喊:“风太大了!船要翻了!不要再画了!”马良不理睬他,还是不住手的画风,风更大了,吹来许多厚厚的乌云,电闪雷鸣,下起暴雨,海水像是一堵堵坍塌的高墙,向大船砸去……韩琼枝已不忍再看,只担心李青山不能承受失败的打击,想着等一下该怎么安慰他,又不伤害他的自尊心,毕竟他是如此骄傲。将那样东西送给他,他定会高兴起来吧,再大不了,让他遂了前几ri的心愿好了。

    她忽然听到一阵波涛声,这里离湖边很远,怎么会有波涛声呢?紧接着,腥咸的气息,传入鼻尖,她蓦然抬首。

    一堵高墙似的巨浪,横立在李青山面前。

    “大海无量!”

    李青山将手向前一推,巨浪倾倒,卷动着拍向烈火,硬生将逼到眼前的地狱之火,推回场中。

    火舌与浪花想碰,化为一缕蒸气,但与此同时,更多的水与火,涌了上来。

    在漫长的分界线上激烈对撞,蒸气滚滚升腾,宛如一片狼烟,结成一堵白sè的雾墙,又因愿力的消失而弥散。

    嗤啦声中,水熄灭火,火蒸发水,这是水与火的较量,但是很快,巨浪耗尽了前进的动力,被烈火蒸发殆尽,被压抑的烈火,再一次汹涌上来,立刻又被第二道巨浪拍下。

    褚丹青的脸sè被火光映得通红,微微扭曲,连眼睛都闪动着红光,几近癫狂,不断催动《地狱赋》,涌出更多的地狱烈火,他肩负着师傅的期待,画家的希望,还有那名义上的画中妻子,这一战绝不能输,决不能!

    李青山早已不管愿力的消耗了,幻化出一道道巨浪,云虚岛是个好地方,怎能随便让给旁人,如果输了,现在消耗的愿力可就全赔进去了。而且,他微微一笑,在未来老婆老丈人的面前,可不能丢脸。

    圆形的大演武场,被分割成两块,赤红与明蓝。那是火的地狱与水的海洋,一道扭曲的交界线,不断的前进后退,激烈胶着。

    火的燃烧声,水的轰鸣声,震耳yu聋。

    这惊天动地的法术对峙,所有人都惊呆了,原本他们以为见过了李青山和楚天决战的场面,再也不会为炼气士的争斗而惊讶。

    如果说楚天和李青山决斗时,只是偶尔展现出像是筑基修士的手段。现在李青山与褚丹青的手段,已经完全超越了炼气士的水准,看起来简直和筑基修士没什么两样。

    画家也就罢了,而李青山展现的,却实实在在是被他们嘲笑许久的,小说家的力量,而李青山的修为,才不过炼气七层罢了,难道他们一直以来,都低估了小说家?

    褚师道眉头紧锁,担忧的望着褚丹青倾尽全力的背影,万没想到,李青山竟有这样的实力。对于小说家的手段,他也有过一番了解,应当是受到大衍神符的限制才对,这种情况,显然是数量众多的人,对于他的书,达到了深信不疑的程度,区区半年时间,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呢?

    刘川风停止了欢呼,站在高台上,张大嘴巴,高举着双手,仿佛一具凝固的雕像。浑身绷紧了力气,好像是他在推动着一道道巨浪。

    孙福柏近乎贪婪的望着这一幕,脸上悲喜交集。是的,这就是师傅,向他们描绘的,小说家的力量,曾经他也怀疑过,现在,李青山向他们证明,向所有人证明。

    小说家,不是垃圾。天赐此子,到小说家中。

    韩琼枝握住双手,迷醉的望着李青山,恨不能告诉所有人,这就是她的男人。当然,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了。

    王朴实摇摇头,这小子,还真是能让人吃惊啊!现在才入百家不过一年罢了,若是给他时间发展,又能达到什么程度呢?韩家倒是找了个好女婿,将来必是一大干将。

    然而此时此刻,韩安军在欣喜之余,却有一丝隐忧,旋即释然,这大好人生,自要她自己去慢慢体会。

    绝尘子看着直往嘴里灌酒的邋遢道人,笑道:“师傅,你又在后悔了。”

    邋遢道人吼道:“谁后悔了,谁后悔了!”不得不承认,心里是有一点后悔,小说家的法门,都能被他法会到如此境地,若是道家法门,岂不是更厉害,唉,早知如此,当初对这小子客气点就好了,被我骂过的弟子多了,就他娘的你小子敢跟我炸毛!

    这时候,《地狱赋》上的光华渐渐黯淡,任何一幅画,无论他倾注了画家再多的心血,其力量都不是无穷无尽。

    虽然李青山幻化出的水只是凡水,比之火焰要略逊一筹。但五行相克,水要扑火则十分容易,火要将谁蒸发,却是要消耗极大的力量。

    李青山猛地掀起一股更高更大的巨浪,我且舍了这半年积累的愿力不要,且看你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褚丹青目眦yu裂,继续催动《地狱赋》,画上隐隐出现了一道细微的龟裂。他却不管不顾,纵然毁这幅画不要,他也得支撑下去。

    “丹青,到此为止吧!”褚师道的声音传入褚丹青的耳中。

    “可是,师傅……”

    “再斗下去便是两败俱伤了。”褚师道是爱画之人,怎忍见画了六个月才画出的《地狱赋》,就这么毁掉,而李青山并没有愿力枯竭的迹象,此战的胜算已经趋近于无了。

    褚丹青不能违逆师命,一脚踢翻眼前长案,不甘心的收回《地狱赋》。

    李青山立刻也停止了催动大衍神符,这些愿力,积攒不易,省一点是一点。

    刹那间,水火俱消。

    所有人都有一种不真实感,若非大演武场中,两块被大火焚烧,大水冲刷的清楚痕迹,几乎要怀疑方才的一切是一场梦境。

    满场寂然,面面相觑,这到底算是谁胜谁负?

    家主们却都看得一清二楚,柳长卿向褚师道投来询问的目光。

    褚师道抬了抬手,走到褚丹青身旁,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对李青山道:“你赢了。”

    李青山拱手道:“承让。”

    却见褚丹青双眼发红,嘴唇颤抖,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怎么感觉我倒成了欺负天真少年的大反派,不过是一场比试罢了,至于这样吗?

    在此之前,李青山虽然表现的自信满满,却也做好了失败的准备,毕竟什么事也不是绝对的。和以前他所遭受的几次惨败相比,这种连生命威胁都没有的比试根本算不得什么,最坏结果,也不过是换一个岛发展。小说家对“地”的依赖,不算很强,只要有他思路在,还怕发展不起来吗?

    李青山这从最底层爬上来的家伙,哪里能够理解,褚丹青十年学画,从没受过什么打击,出山第一战就失败了,这种反差确实会让人难以承受。他以为他只是赢了一副厉害的画,哪能想到这会是褚丹青的婆娘。

    高台上,欢呼声响起,小说家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但比起外来的画家,还是要亲切许多,毕竟骂也骂了这么多年了。而现在,所有人都认可了,小说家的力量。

    竟然可以幻化出能够施展画家手段的人物来打败画家,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有些新进弟子,甚至后悔,当初是不是该报小说家。

    在柳长卿的主持下,褚师道与刘川风来到场中,身后跟着各自的首席弟子。

    褚师道双手将《天女散花图》奉上:“早就听闻小说家能幻化万象,诸法神奇,如今一见,果然不虚,不愧是圣皇钦定的九流十家之一。”

    “贵徒李青山更是人中之英,这一战,我们输的心服口服,以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刘家主原谅,此画乃老夫心血所钟,权当赔罪,还请善待她。”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