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六章 钱容芷的消失

大圣传 第八十六章 钱容芷的消失

    李青山的情感生活纵然不是白纸,也比褚丹青好不了多少。唯有在庆阳城外,雪松之下,顾雁影那惊鸿一瞥,让他体会到了所谓一见钟情。

    但是,他不是花承赞,无论顾雁影曾给他留下多么深的印记,让他许下多么大的誓愿。此时此刻,她都没有这怀中深爱自己的女子重要。

    所以,看到那幅画时,回忆只做了短的可怜的回溯,脑海中浮现的,正是她斜倚船头的姿态,自然大方,毫不做作,令他心仪。

    “你人就在我怀里,我又何惜一幅画呢?”

    “青山。”韩琼枝只觉得心也似被融化了,幸福的好似一朵云团,也要飞上天空。

    万顷碧波之上,二人相依相偎,心中都无限满足。

    李青山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便有如此效果,指尖滑过她丰润的唇瓣,笑道:“现在满意了吧!”

    “这还差不多。”韩琼枝横了他一眼,秋波荡漾,霞飞双颊,妩媚到了极点。

    “可有什么奖励?”李青山点点她充满弹xing的酥胸。

    “诺,说好的礼物。”韩琼枝拍开他的手,从百宝囊中取出一物来。

    “这……”李青山愣住,绝对不会错,那正是他在杂家看中的上品灵器丹炉。这个丹炉并非金铁铸造,而是少见的青玉雕成,炉口盘着一条长龙,全名为盘龙玉雕炉。

    不是应该女人看中了东西,由男人来买吗?彼此的角sè,似乎反了过来。李青山心中满是柔情。

    “怎么样,喜欢吗?”韩琼枝关切的道,她虽然出身世家,但韩安军对这女儿,从来就不懂得什么叫宠爱,此番亦是动用多年积蓄,还将在鹰狼卫中积攒的功勋,换了灵石,才凑够灵石。

    李青山二话不说,放下盘龙玉雕炉,直接向她的樱唇上吻去。

    “我说了……”韩琼枝微弱的挣扎了一下,但这个男人近乎蛮横的将她拥在怀中,以不容反抗的架势,吻在她的唇上,她的脑海顿时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抱着他。

    李青山舌尖叩开贝齿,长驱直入,尽情品尝香津,手上用力似要将她如水的娇躯,揉进怀里。心已完全被她填满,这样的女人,难道还不值得他全心全意去宠爱吗?

    许久之后,双唇分离,一丝津液藕断丝连。

    韩琼枝双目迷离,檀口微张,犹在回味着生命中的第一吻,余韵悠长。

    回过神来,正对上李青山含笑的眼眸:“原来琼枝你真的这么怕被吻啊!”方才他感觉,怀中女子仿佛柔弱无骨,完全瘫软在他怀中,可以任凭他为所yu为。

    “你说话不算,我好心送你礼物,你倒要借机欺负我,还用那么大力气,抱的我疼死了。”韩琼枝脸上红霞若烧,娇嗔道,对于他的情之所动,哪有半分怪罪。

    “送给你。”李青山将丹炉收入百宝囊中,又将那副《天女散花图》拿出来,想想自己这男朋友,做的实在不够格,只顾着享尽温柔,却让她先送了自己礼物。

    韩琼枝不肯要:“我又不是在跟你换东西,这是你赢的,你自己留着吧!”

    李青山把画塞进她手中:“这是定情信物,懂不懂?”其实他自己也不怎么懂,比起什么青丝成结的浪漫情怀,想想他们的定情信物,实在是有够实用主义。不过他所喜欢,正是这个不知道浪漫为何物的女子。

    韩琼枝这才意识到手中之画的涵义,心中无尽欢喜,顿时爱不释手,看了又看,仿佛手中的画,和方才的不是一幅似的。

    片刻后,忽然闭上双眸仰起头来,红唇微嘟。

    李青山道:“干什么?”

    “笨蛋,我想再试一次,感觉还不错。”韩琼枝睁开眼睛,宜嗔宜喜:“不过不准借机对我动手动脚。”

    李青山摇头叹息,哪有刚刚初吻过后,便主动索吻的女子,若将她当做娇羞美人,就真是看错了她,道了声:“谢谢提醒。”低头吻下,左手揽住她的纤腰,轻轻抚摸,右手落在她的翘臀上,用力揉捏起来。

    韩琼枝轻哼了一声,下意识的扭动了下身子,心神却完全沉浸在与他的甜蜜热吻中,只顾着对付那侵入她口中的异物,无暇顾及其他,也就听之任之。

    几番亲昵之后,韩琼枝笑着拒绝李青山去游湖的建议,红艳的嘴唇在他脸颊上擦过,停在他耳畔,吐气如兰:“sè狼,不要老想着这种事。”

    右手扣起中指,在他下身轻轻一弹,对于男人身上的某些部位,她可全不陌生,不过绝大多数都是死人的,这样活生生的生在自家男人身上,产生种种变化,只觉得十分有趣。

    凭她的xing情,怎甘心只被他调戏,一有机会便要还以颜sè。让他尝尝她的厉害,不要以为成了他的女人,就可以随他欺负。

    李青山忽的睁大眼睛,然后皱着眉头,狠狠瞪了她一眼。男人婆一旦有了女人味,实在是不得了,那狂野的作风,真是勾魂摄魄。运起灵龟镇海诀,才按耐住那股躁动的yu火,反正他已掌握到对付她的窍门,也不急于一时,早晚将她剥光洗净吞进腹中。

    来到久违的清河府中,二人携手同游。

    清河水畔,遍植杨柳,河上游船如织,虽是夏ri炎炎,亦挡不住游兴。

    这个时代风气算是开放,特别是在清河府这样由修行者直接统治的府城,zi you开放的程度,纵然连传说中的大唐盛世都无法比拟。

    要知道这如意郡的三位统治者之一,便是一位女子。女人可以习武、可以修行,绝非男人的附庸。李青山身旁这位,便是活生生的例子。

    虽然因为韩琼枝的模样太过引人注目,让李青山不得不出手应付了几个sè令智昏的无赖,不过这久违的俗世生活,市井气息,却让李青山回味良久。

    徘徊在高楼大厦间,牵着这充满现代气息的女子,恍惚间似又回到了前世。四下无人时,她会送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然后笑着逃开一边,看着他被挑逗的一脸无奈。

    黄昏时分,别过了韩琼枝——自然也是吻别,她已经完全爱上这种亲昵的方式——李青山回到云虚岛中,果不其然,小安在他的房间中等着,正在默诵佛经,见到他便展颜一笑,一歪脑袋:“礼物呢?”

    李青山在她面前盘腿坐下,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将这个消息告诉她,这毕竟是那个女人,留在这世上最后的一点讯息。

    “钱容芷失踪了,这些东西是她让我交给你的。”

    小安露出惊愕的表情,望着面前的一堆灵丹灵石在与韩琼枝的甜蜜热恋中,李青山几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个女人的存在,还是在闲谈之中,听韩琼枝提起,钱容芷已经失踪了三个月,鹰狼卫已经发出了搜寻任务,基本上确定为已死。

    韩琼枝早已见惯了生死,对此也只是在当时唏嘘了一下,现在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了,除非是有特殊的境遇,修行者之间的关系,本就淡薄的很。

    李青山轻轻一叹,她那疯狂的追寻,终于走到了终点吗?

    小安蓦然想起了那在尸山血海中,癫狂大笑的女子,心弦颤动了一下,她真的已经死了吗?

    “我想为她起一卦。”

    “也好。”李青山心中不抱任何期待,韩琼枝的最后一个任务去往南方,调查一个食人的妖兽,几乎已经出了清河府的范围,那里是一片广袤的森林,其中生活着无数大小妖兽,其中毒虫无数,还连通着地底洞窟,单单进入那里就危险之极。

    更有传闻说,那里很可能是逃脱了白莲圣母的藏匿之地,但顾雁影不出手,谁敢前途调查?真找到了岂不是死路一条,是以钱容芷失踪之后,鹰狼卫虽然发布了搜寻任务,却根本没有人敢去。

    小安闭上双眸,盘腿而坐,右手抚过那一样样东西。

    《云笈七签》,作为yin阳家的卜算之术,她亦从未放弃过领悟修行,然而真正使用,还是第一次。

    此时此刻,千里之外的南方森林中,夕阳的光芒,无力穿透阔叶交叠的穹顶,林中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一只苍蝇嗡鸣寻觅着,忽然嗅到一股浓烈而诱人的芬芳,那是血腥与[**]的味道,往往代表了一具可以传承后代的尸体。

    它舞动双翼,向那个方向快速飞去,躲过一张蛛网,来到一座小山前,那个味道,就在这里。

    它盘旋了一圈,穿过一个几乎被藤蔓覆盖的洞口,这里已然漆黑的像是深夜,但却阻挡不了它,很快便找到了目标,一具倒在地上的人形的尸体。

    是的,只是人形,jing美的衣服碎成一条条被血污浸透的布条,已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式,一道道伤口布满全身,张着血红的嘴巴,流出血液甚至脓汁,像是一只只流泪的眼睛,一张张哀嚎的嘴,在诉说着难以言说的痛苦。

    “尸体”浑身上下,没有一寸完好的肌肤,纵然在伤口的间隙,也是一道道凹凸不平的疤痕,仿佛刚刚愈合,就又被狠狠撕裂。

    脸也一样,纵然男女都难以分辨,唯有一双眼睛圆睁,睁大到极致就连眼角都已经裂开,凝视着眼前的黑暗,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尘埃。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