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十一章 炼真灵丹

大圣传 第九十一章 炼真灵丹

    韩铁衣毫不犹豫的弃枪,准确的在重重拳影中,抓住李青山的双拳。

    二人双足,猛然深陷地面中,轰然龟裂开来。

    几番缠斗之后,二人分开两边,都是微微喘息。

    李青山不得不承认,兵家不愧为实战家,韩铁衣不愧为兵家首席,他已将搏沧海的战技,发挥到了极致,也没能碰到韩铁衣的脸,每每能够凭jing妙的招式化险为吉。

    而且人类形态下,他的炼体术还是逊于韩铁衣这十层炼气士,炼气就更不如了,交起手来,倒是挨揍的时候多些,小舅子不好对付。

    韩铁衣心中更是惊讶,炼气境界,每差一层便是巨大的差别,特别是第十层和前九层,更是天壤之别,本该克敌制胜的招数,落在李青山的身上,就只是个小伤,而且耐力强的惊人,虽然未尝一败,却每每将他拖入苦战之中。

    李青山休息一会儿,喘匀了呼吸,只见ri上中天:“喂,该吃饭了吧!”兵家弟子们群情响应:“吃饭!吃饭!”

    在兵家蹭了一顿午饭,在演武场边,李青山跟韩铁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现在李青山每ri上午都会来兵家训练,好更加熟悉战技的运用。二人彼此欣赏,又有韩琼枝这一重关系,已成了不错的朋友。

    “时候不早了,我去仁心岛。”李青山看看天sè,站起身来,下午则是学习炼丹的时间。来到仁心岛,如心说这几ri要专心修行,要他自己开炉炼一炉丹在说。

    有了韩琼枝送的盘龙玉雕炉之后,李青山的炼丹成功率大增,炼丹的技艺在一天天增长着,不过想要炼成真灵丹那种高级丹药,终非一ri之功,李青山也不心急,去争鸣岛领取了几个炼丹的任务,开始炼丹。

    黄昏时分,韩琼枝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与修行,谢绝了几个同僚一起出去玩乐的邀请,来陪李青山炼了一会儿丹,为他带了点吃的,谈情说爱了一番。

    炼丹很耗时间,但并不像炼器那样,需要时时刻刻的集中jing神,不能有丝毫放松。很多时候,在扮演一个锅炉工的角sè,所以厉害的炼丹师经常会招几个炼丹童子,帮他看着丹炉。李青山虽没这种条件,但有佳人相伴,倒也不觉得无聊。

    晚间韩琼枝离去,小安归来,提起钱容芷突破了炼气七层,今天来找她,跟她说了一会儿话。

    寒星缀满夜幕,但很快又被东升的红ri驱逐,周而复始,转眼间,又是一场冬雪落下。

    ……

    李青山的炼丹术水平不断提升,但却反而焦虑起来。

    他对于炼丹术了解的越深,他便感觉其中的深奥,决不是一开始想象的那样,随便学个一年半载,然后就炼出大批真灵丹,再换成修行用的丹药那么简单。

    实际上,这个过程简直困难重重。

    第一步收集灵草就是个难题,用来炼制真灵丹的灵草,就算远不及蓝蝶花,也十分的珍稀,先就得垫上大量的灵石,要将蓝蝶花全部炼成真灵丹,花费的灵石至少得数以万计。

    其中有一两味,几乎是有价无市,被炼丹师们捏在手中,要用来炼制别的高级丹药。如果想要买来,至少得花费一两倍的高价。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所有人都知道你想干什么了,永远别低估其他修行者的智商。

    然后是第二步,炼制。

    炼丹术没那么简单,他的手中虽然有盘龙玉雕炉这等利器,但要炼制出真灵丹来,至少还得花费几个月去学习。学成之后,也只是勉强可以炼制,但也必然成功率低的可怜,也就是说,将有大量的珍贵药材,被浪费掉。

    如果想提高成功率,也很简单,再画个两三年时间学习吧!但成功率能不能过半,还是两说。如果真灵丹这等高级丹药,学个两三年就能随便炼,炼一炉成一炉,那满大街都是炼丹师了。

    最后一步,出售。

    就算忽略到前面所有问题,炼成大批的真灵丹,又该怎么卖出去换成修行用的丹药呢?这不是游戏,找个商店,往其中一拉,鼠标一点就行了。首先必须得掩饰身份,但那就意味着必然会被压价,甚至黑吃黑。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批能培养筑基修士的真灵丹,意味着很多平时看起来很和善的筑基修士,都可能会变个模样。

    ……

    “我可以信任你吗?”李青山随口问道。

    如心的丹房中,如心正教李青山炼一炉含香丸,算是一种较高级的丹药,不过并不是修行用的,服用含香丸,能使得身具异香,近来在女修士中十分流行。

    这一次,不是百家经院的任务,而是如心的工作。

    在某个无聊的间歇,二人都懒得插科打诨,李青山静静倾听着,雪花飘落在屋顶的声音,眼睛没有看如心,盯着墙壁,像是在想什么。

    “突然说这个干什么?”如心转过头来。

    李青山望着如心的眼眸:“回答我。”

    如心黑白分明的眼珠转动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李青山为什么为这么问,望着横梁:“我也不知道。”

    “虽然相处了这么久,但你的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让我捉摸不透。”李青山道,相处这么久,他们插科打诨,无所不谈,却从未听她说过自己的出身,就算提到,也会立刻转开话题。

    “那真是太巧了。”如心直盯着李青山,在她的心中,李青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四目相对,沉默片刻,李青山笑了,然后便见他的笑容像镜像般映在她的脸上。

    是的,他们都有着绝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就算是朋友,也不必分享一切秘密。

    “你炼过真灵丹吗?”

    “没有。如果有机会,我倒想试试。”如心坦然道,真灵丹的最重要一味灵草,蓝蝶花近乎绝迹,炼过的人确实不会太多。

    李青山张开手心,一只闪着微光的蓝sè蝴蝶,翩然飞舞,翔过如心面前。

    “那就来试试吧!”

    如心伸出手,让那蓝光蝴蝶落在指尖,惊叹道:“果然是蓝蝶花,我只在书上见过,没想到你竟然会有,难怪你要苦修炼丹术,原来就是为了炼制一颗真灵丹。”

    李青山笑着摇头:“不是,不是一颗。”

    如心檀口微张,蓝光蝴蝶缤纷舞动于丹房中,数十、上百、更多,将丹房渲染的美轮美奂。但她心中想的却是,换成灵石,能不能堆满这间丹房?

    好久之后,如心才回过神来,深深的望着李青山,眸中异彩闪动:“谢谢你的信任!”

    李青山道:“我也是迫不得已,炼成之后,我可以给你三成。”

    这个数字,让如心的心也狠狠跳动了一下,别的不说,有这等数量的真灵丹,她立刻就可以开始冲击筑基境界。

    李青山接下来的话,才让如心冷静下来:“你负责收集其他的灵草,你负责炼制,最后,你要负责帮我换成修行用的丹药,最好是道行丹。最重要的是,你要负责保密,这一点相信不用我说你也懂吧!”

    “当然明白。”如心微微一笑:“一旦消息走漏,可能会连命都没有。”

    “是吗?”李青山倒没她想象的那么严重,毕竟这还是秩序井然的太平盛世,他只是不想让人联想到地底罢了。

    如心道:“百家经院没你想象的那么安全,家主们或许不会拿我们怎么样,但如果是更上方的压力呢?你之所以不敢选择与韩家合作,不也是因为他们太强了,而我是孤家寡人吗?”

    李青山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他可以信任韩琼枝,但不能信任整个韩家。而如心并非世家出身,过去的身世是一片空白,据说根本不是清河府的人。就连现在的师傅,医家家主华慈,也是个孤僻的怪老头。这就意味着,这件事一旦暴露出来,如心也保不住这些真灵丹。

    “抱歉,事关重大,我不能完全信任任何人。”如果没有这几个月的相处,李青山也不敢给予这样的信任。

    “我能理解,你如果真是那样轻信别人的人,反倒是会让我小看,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如心又从百宝囊中取出一个丹炉来。

    “极品灵器丹炉!”李青山脱口道,这可不是普通的极品灵器,而是稀有的丹炉,而且那丹炉的造型极为怪异,乍眼望去,更像是一个鼎炉,上面的花纹繁复,通过这些天对炼丹术的学习,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不是青州的造物,而是来自更南方的雾州。

    但李青山并未说破,雾州之人,一向被青州人斥为蛮人。虽都属大夏治下,但千百年来,这两大诸侯国之间摩擦从未停止过,边界都是重兵把守,鹰狼卫的折损率也一向最高。

    两位诸侯王之间有着世仇,如果不是皇廷的压制,早就开战了。难道如心是来自于雾州的间谍?

    而如心又怎会猜不出这些蓝蝶花来自地底呢,拥有蓝蝶花田的势力屈指可数,有重重法阵保护,纵然筑基修士,也别想从其中摘取一朵来,一个小小的炼气士又是怎么深入地底呢?

    不知不觉间,二人身上隐藏的秘密,向对方揭开了一点,却都没有深究的意思,心也似乎跟着贴近了一些。

    如心又道:“我身上还积攒了不少灵草,有几种用来炼制真灵丹,不用特意去搜集了。”

    李青山笑道:“那真是巧了。”

    最终,二人凑出七种炼制真灵丹的灵草,李青山两种,如心五种,量都非常大。不用说,都很明显的带着地底和雾州的地方特sè。

    而来自这两个地方的灵草,大都是比较珍惜的,剩下的灵草,就由如心负责收集。身为医家首席弟子,她掌管着医家的药材库,以炼制别的丹药的名义,调出一些灵草来,并不麻烦。

    第二天午后,李青山又来到丹房,如心又拿出一张阵图来,设好法阵,确保没有任何人可以探查到这里。

    李青山问道:“怎么样?”

    如心面sè沉重的道:“我师傅已经知道这件事了?”

    “什么?!”李青山惊怒,一步上前,扣住她的香肩。

    “开个玩笑,喂,很痛啊!”如心秀眉微颦,犹如西子捧心,哀婉动人。

    “你……”李青山更恼,这个没正形的女人,却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二人的面容近在咫尺,昨ri分别之后,对于彼此的身份,都猜想了许久,几个月来,他们再无身体的接触,此时忽然觉得有些尴尬。

    李青山放开她的肩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如心道:“我是让你放松一点,别搞得像是做贼似的。”

    李青山道:“不是做贼,是通jiān!”

    如心笑眯眯的搭上李青山的肩膀:“也不是不行,有钱的男人我最喜欢了,不如你把韩大小姐给踹了吧,别忘了把那副《天女散花图》要回来,转送给我,我把我平常用的那个丹炉给你作为补偿。”她平常用的,也是一个上品灵器丹炉。

    李青山道:“想都别想,快把灵草拿回来,怎么这么少?”

    如心道:“前期已经足够了,一次拿的太多,会被人察觉异常的,慢慢来。”

    李青山表示理解。

    如心道:“那么,现在开始吧!”

    “对了,你这炉叫什么名字?”

    “瑞脑炉。”

    如心瑞脑炉缩成巴掌大小,然后按照次序,先将一株株灵草放进去,最后,才是一只蓝蝶花。

    第一次完全是出于试验的目的,用来积累经验,目标只是一颗真灵丹,基本不指望能够成功。

    如心盘膝而坐,一脸专注,再无平ri炼丹时的轻松随意。

    李青山在一旁不敢打扰,在一旁打坐修行。

    两个多时辰之后,丹炉开启,异香环绕。

    “侥幸成功,给。”如心笑着从丹炉中捻出一颗紫sè的丹丸,与他所见过的一模一样。

    李青山合住她的手:“这个是你的了。”轻轻一摇:“合作愉快!”

    然而第二炉丹便失败了,浪费了一朵蓝蝶花,如心也不禁轻轻一叹。

    反倒是李青山,因为蓝蝶花来的太容易,面sè如常,说道:“继续就好了。”让如心感慨,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不过,现在回去休息一下,恢复一下jing神,让我整理一下思绪,明天继续。”如心收起瑞脑炉,撤去法阵,忽然一笑:“你若再不出去,韩大小姐恐怕真要以为我们在通jiān了。”

    “我差点忘了,那就明天见!”李青山走向丹房外,心中却在感慨自己选择的正确,凭如心修行炼丹术多年,再加上一个极品灵器丹炉,目前的成功率还只是一半,如果让李青山这个半吊子来炼,恐怕是十不存一。

    韩琼枝正在湖畔等候,天空正下着小雪,天sè早已昏暗下来,奇怪的道:“今天怎么这么久?”

    李青山有些歉意,揽住她的香肩:“炼丹花了点时间,等了好久了吧,今天想去哪玩?”今天她穿着大红的连帽披风,帽檐缀着白sè的绒领,在漫天白雪中,像是一朵红sè的火焰,温暖他的心扉。

    一天忙碌之后的二人世界,是他们共同的最爱,他们的足迹早已不止于百家经院和清河府城,周边的景sè动人之处,尽皆留下他们的足迹。

    韩琼枝脸sè微红:“我们去游湖吧!”

    李青山眼神一亮,游湖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一个特别的暗号。

    白sè的芦花,绵延十里。天空中的雪花,铺天盖地。

    渺无人踪的芦苇荡中,停着一艘小船,微微荡漾,隐隐传出女子,动人的喘息声。

    船舱中铺着厚厚锦被,红sè的披风随意落在一旁。

    李青山伏在韩琼枝身上,深深亲吻着他深爱的女子,左臂环绕她的身躯,隔着衣衫揉捏她的左ru,右手肆意滑过她的娇躯,从浑圆的大腿,到丰挺的翘臀。

    漫天寒意,亦影响不了他们心中的炽烈。

    不愿受这一层衣衫的阻隔,李青山将手探入她的衣内。

    韩琼枝立刻抓住他的手,目光如水,笑盈盈的望着他:“sè鬼!”然后环住他的脖颈,再次热吻起来。感觉一只火热的大手滑入她的衣内,握住她的丰盈,发出一声闷哼。

    柔腻的酥胸入手如水,却又充满了奇妙弹xing,李青山随着自己的心意,改变着它们的形状,或者拨弄那两点微硬的红豆。

    但他很快就觉得不满足了,狭窄的空间,似乎容不下更多的施为,想要亲眼看到它们的模样。若是以往,她会阻止这贪婪的举动,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在李青山惊异的目光中,韩琼枝支起身子,一件件除去衣衫,只剩下红sè的抹胸,才停止动作,红着脸别过头去:“你自己来吧!”

    大片雪白的肌肤,显现在李青山的眼前,那腰肢果然如感觉般细致,一道深深的沟壑,更加吸引他的注目。

    “怎么了?”韩琼枝没有等到她想象中的动作,只见李青山捧住她的脸蛋,一脸关切,她心中微暖:“别瞎想,本来想等一下告诉你,我准备闭关一段时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