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十九章 战三山(上)

大圣传 第九十九章 战三山(上)

    “怕什么,它现在不过是个小小妖兽罢了。”金鸡老人道,声音却有些不太平稳。

    孤坟老人脸上的戒备之sè,非但没有放松,反而越发浓重,一个妖兽是不可能打通洞窟,来到这里的。

    一股强大的妖气,冲出地洞,金鸡老人脸sè一变:“妖将!”

    “你跑那么快干什么?”黑sè地洞吐出一个清晰的声音,清越嘹亮,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中。

    马陆就将身子舒展开来,摇头摆尾。

    孤坟老人闭上嘴巴,身上尸气翻腾,青藤老人道:“来者不善,做好准备。”

    一个浑身[**]的俊美男子从洞中走出,红发披散,眼眸灼灼,像是黑暗中燃烧的炭火,眸光一转,望向三山老人:“你们家的地好硬啊!”

    李青山也拿那重重笼罩的法阵没什么办法,便硬生从山腹中开辟出一条道路,走上了青藤山的顶峰。

    不过这不是新的天赋神通,而是对旧神通的另一种运用。在化身妖将之后,以前的三种神通,都随之增强了许多,灵龟玄甲自然是变得更硬,而牛魔践踏由粗放转为jing微,他能够更有效的控制震波方向与范围。

    三山老人都浮现起一股荒谬怪异的感觉,三更半夜,一个裸男从最不可能的地方,走上了青藤山的正殿。

    青藤山是所有法阵的根基所在,所以在最下方是存在着一个法阵笼罩不到的空洞,不过那里的土石,可是比jing钢还要坚固!

    李青山朗声道:“我今ri便是来报仇的,你们三个老家伙准备受死吧!”

    青藤老人道:“只有你一个?”

    “你们眼瞎吗?这个难道不算?你们还记得这家伙吧!”李青山踢踢脚下的马陆。

    马陆高兴的爬上李青山的身躯,像是一条粉红sè的大围巾似的,挂在他的肩膀上。

    李青山扶额道:“唉,快走吧,你一副无关紧要的样子,搞得我一点报仇的气氛都没有了。”马陆又噼里啪啦的爬回洞里。

    三山老人交换眼sè,然后一起笑了起来,他们所感觉到的不安,原来就是这个吗?散发出的妖气虽然十分强大,但也是相对于寻常妖怪来说,一看便知道他成为妖将的时候不长。

    他们最害怕的,还是地底的妖帅出手,或者大规模的进攻与报复。一个小小妖将,就敢来青藤山找他们的麻烦吗?这样送上门来的妖丹,岂有不收的道理。

    “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李青山昂然问道,他本不是个喜欢废话的人,废话的反派都没好下场,但报仇这种事,就是要明明白白的告诉对方,我是谁,我为何而来,否则纵然杀了仇家,也如锦衣夜行般无味。

    回答他的,是脚下急速伸展的青藤,一根根迫不及待的破土而出。

    李青山一跃而起,却听头上一声金鸡啼鸣,金鸡老人一挥翅膀,便将他拍落在地,立刻就被藤蔓团团缠上。

    “妖孽的名字,只会污了我的耳朵。”

    李青山运起灵龟玄甲,阻挡住青藤的绞杀,转眼就被缠成一个藤球,动弹不得。

    三山老人登时回忆起,三山采药大典的情形,那一头具有人形的黑sè妖魔,给他们留下极深的印象。

    今ri这一幕,几乎便是当初的复刻。

    “原来是你!”青藤老人笑道,原本还有些担心,觉得胜得有些太轻易,现在却消去了最后一丝疑虑,这妖怪刚渡过天劫就狂妄起来,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想要报仇雪恨,却不明白自己和他们的差距。

    他们三人,最弱也是筑基中期,单打独斗也不存在落败的可能。

    而在这时候,孤坟老人甚至还没有出手,在一旁冷眼旁观。

    李青山惊叫道:“这不可能,我怎么会输给你们这些人类!我要自爆妖丹,让你们跟我同归于尽!”

    三山老人立刻紧张起来,马陆自爆妖丹的威力,他们还记忆犹新,金鸡老人忍不住便要后退,孤坟老人召出古铜尸将挡在面前。

    李青山好像变成了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等等,你若肯将妖丹交出来,我们便放你一条生路。”青藤老人忙道。

    “不可能,人类都是狡猾的骗子,我绝不会相信你们!”李青山释放出强烈的妖气,好似随时都要将妖丹引爆。

    青藤老人听出其中有一丝松动,循循善诱道:“我们不会骗你的,这样吧,我先散去青藤,以示诚意,让你回洞中去!”同时与孤坟老人与金鸡老人交换眼sè,只要这蠢妖怪露出一丝破绽,他们便一起出手,将其斩杀。此事禀报给诛妖盟,估计另有赏赐。

    密密麻麻的藤蔓从灵龟玄甲上褪去,出乎三老意料,李青山转身向殿外冲去。

    “拦住他!”青藤老人拿出一柄青藤手杖来,向李青山一指,条条青藤破地而出,魔魅般摇曳扭动。

    李青山刹住脚步,轻轻一越,掠过一条险些缠上他的足踝的青藤,又身形急转,毫无规律的不断变向,在身后留下一条青藤伸展出的路径。

    眼见大门就在眼前,古铜尸将带着滚滚黑sè尸气,从天而降,轰然一声,砸在门前,张开双臂向李青山扑来。

    李青山想退,四面八方已被青藤包围,抬眼望去,金鸡的利爪当头抓下。

    “还想走?”孤坟老人将手一指,shè出一道漆黑的光线,穿透藤蔓的缝隙,准确的击中李青山。

    李青山浑身一软,已被金鸡按在爪下,灿烂的金光,将黑沉沉的大殿,照的透亮,他眯起眼睛,只见尖利的鸡喙狠狠啄来。

    青藤老人刚刚露出放心笑容,这些天来所感觉到的危机感,忽然提升到了极致,无声无息,一把狭长冰刀从身后贯穿了他的身躯。

    “人类都是狡猾的骗子。”李青山握着刀柄笑道,露出锋利的獠牙。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李青山的xing情,怎么会因为渡过天劫后,就大意起来,不将三个筑基修士放在眼中呢?

    从一开始制定的便是偷袭战略,本yu将三山老人一一格杀,但没想到他们聚在一起,而且因为法阵的缘故,偷袭不成。没有机会就制造机会,李青山便先让镜像出面扰敌,再骤然发难,袭杀最麻烦的青藤老人。

    青藤老人低头看看刀锋,又转头看看李青山,露出不能置信的神sè,刚刚试图催动灵气,刀锋一转一横,挥向李青山身后,在空中留下一道光痕,刺痛了孤坟老人与金鸡老人的眼眸。

    “青藤!”

    狭长的刀锋掀起狂风,卷向四周,一线刀芒夹在其中,无论是支撑殿堂的巨大殿柱,还是无数伸展蔓延的青藤,一刀切断。

    青藤老人的身子已经变成了两截,落在地上。

    “你竟敢……”孤坟老人的死人脸上,也露出动容之sè,但话还没说完,那张妖异俊美的面容,就贴近到了眼前,打断了他的话语,笑道:“竟敢怎样?”

    孤坟老人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那笑容中带着一种熟悉的死亡味道,虽然外貌一模一样,但力量却判若云泥,眼前这个,强的惊人,不是刚刚渡过天劫的妖将所该有的强。

    冰刃毫不停顿,以李青山的右手为轴心,滑过一轮优美的半圆。

    尸气爆发!

    孤坟老人狂吼着,双袖中喷出滚滚黑sè尸气,退到大殿边缘,惊愕低头望见胸口的伤痕。那一刀轻而易举的切开了他的护体尸气,若不是借着尸气爆发的冲击力,他已步了青藤老人的后尘。

    一团黑如泥沼的尸气,凝而不散,触及一根殿柱,就像是被无形的野兽咬了一口,顿时多了一个缺口。

    哗啦啦一阵巨响,殿柱上半段带着一片屋顶,砸落下来,未及落地,便被尸气融化。死物尚且如此,若是生灵比沾染一点,只怕转眼就就化作一滩尸水。

    一声啼鸣,金鸡张开双翼,shè出数百道鸡翎,化作数百道金芒刺入尸气中。

    雪亮的刀光一闪,尸气被分开两边,李青山提着冰刀从中走出,对孤坟老人笑道:“反应不错。”

    一道月光如注,洒落在他身上,镀上一层银蓝sè,他俊美的脸颊与完美的身躯,越发的不像活物,而是传说中神祇的雕像。

    从头到尾,他身上没有一丝妖气散发出来。

    青藤山上,亮起点点灯火,许多青藤弟子,从屋舍总走出来,望向山顶大殿。

    “出了什么事?”“快去看看!”

    余疏狂打了个哈欠:“都这么晚了,又干什么?”

    数百道金芒,从地面下穿出,向李青山刺来,金鸡猛扑下来。

    “孤坟,还不速速与我联手,斩杀此妖!”

    一阵急促锐响,李青山挥起冰刀,舞成一团刀轮,jing准的斩在每一片鸡翎上,鸡翎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飞shè出去。

    伴随的刀风,像是无数柄大刀巨斧,在大殿中狠狠搅动,破坏斩断一切阻碍物。

    李青山仰头望向鸡爪,没有闪避,没有格挡,只是一拳。

    青藤山弟子,便见数百道金光,笔直的shè出大殿。一只金鸡撞破屋顶,被击飞出来,浑身金光黯淡,狼狈不堪。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