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章 领地之战

大圣传 第三章 领地之战

    一同亮起的,还有弧月般的刀光,抹向李青山的咽喉。

    小安守在洞口,只见李青山进了帷幕之中,可是既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斗,不知在做些什么,正无聊间。

    只听一声长鸣,劲风荡起四面帷幕,尖锐的声音,在广阔的洞窟中回荡,显得越发嘹亮。

    夜流苏由盘坐改为半跪,身体前倾,将全部力气,都压在手中弯刀上,刀锋离李青山的咽喉不足一尺,却不能再前进一寸,去势被一柄狭长的冰刀截断。

    李青山依旧是半卧着,左手反握冰刀,用一只手轻而易举的接下她全身的力量。自下而上的欣赏着那张jing致的容颜,多了这两颗星辰般的眼睛,好似画龙点睛,霎时间活了过来。他微微而笑,虽然你也渡过了一次天劫,但是想跟我比力气,是不可能获胜的。

    小安盘腿坐下,终于开打了,这时候,忽然听到洞窟深处传来响动。

    “你在干什么?”夜流苏冷冷道,声音清越如刀光,入侵者的容貌,让她微微惊叹:好俊美的男人,不,妖怪!

    虽然夜游人族素以俊美著称,无论男女都十分靓丽,但能胜过眼前这幅面容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那笑容更是动人,却瞧不出半分温柔,而更像是肆无忌惮的挑衅,再加上他右手的动作,让她心中的杀意越发冰寒。

    “我想看看你的刀。”李青山说着,才发现她的刀已经在她手中,而自己的手,则在她臀上。这又不是我的错,谁让你乱变姿势,怀着这样理所当然的想法收回手来。

    “看到了吗?”夜流苏冷冷道。

    “看到了。”李青山向下瞥了一眼,那短短的弯刀,闪现着最亮眼的白光,真的像是一轮钩月。他忽然明白这是为了什么,这就好像人类刺客要将武器涂成黑sè一样,在地底世界,光才可以致盲。

    然后他的目光,就无法抑制的投入她胸前的沟壑中,这方世界,穿的这么大胆的女人,实在太少见了。

    “那就去死吧!”夜流苏斥道,手中刀锋一转,擦着冰刀斩下,刀光割开黑暗,比方才那一刀更快更狠。

    她心念转动:身为一个力量型妖将,反应和速度必然慢了一筹,敢离我这么近,就是你今次最大的失算!不过,从未听说蛛后手下有这样一个妖将,只怕是别的妖帅派来的,若是杀了他被查出来,那就麻烦了。对方似乎也并无杀意,还是留些手吧!

    夜流苏很快发现,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李青山凭空飞腾起来,连姿势没有半分改变,好似还躺卧在石台上,旋转着擦过刀光,出乎意料的灵巧。

    夜流苏眸光一闪,弯刀好似飞燕掠水,以不可思议的优美姿态,从下斩变为上扬,在上方狭窄的空间中,幻化成一片碎影,笼罩李青山身上的每一处要害。

    李青山微笑探手,准确的从一片刀光,捉住她的持刀的右手。

    夜流苏立刻松手,反手握住他的手臂,向下一拉,同时左手接住弯刀,一刀割喉,好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杀机隐匿其中,秘而不发。

    李青山亦感到一线危机,头颅微微一偏,一抹寒意从喉间掠过,留下一抹细细的血痕,他脸上笑容不改,趁着攻势衰竭,又擒住她的左手,将她重重压在石台上。

    夜流苏挣扎一下,在李青山的力量压制下,自然是毫无作用,穿着黑sè靴子的长腿猛地扬起,踢向他的后脑。

    李青山顺势俯下身来,避开这一脚,开口道:“在动手之前,你最好听听别人是来干什么的。”

    四目相对,二人鼻尖几乎碰在一起,能清晰的感觉到彼此的呼吸,暧昧旖旎。

    夜流苏毫不示弱的盯着李青山的双眸,眸光黯淡了些,显出眸子原本的暗蓝sè,像是黑夜里的冰。

    “你是谁?”

    李青山愣了一下,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眉毛一扬:“好问题!”

    他现在没有一个像样的名字,弦月曾经叫他大黑,这显然是个很糟糕的名字。他也曾自称黑山老妖,但这更是不行,生怕别人联系不起李青山来吗?

    李青山顿时陷入苦恼之中,起名字这种事,他一向不擅长,几乎忘了身下还压着一个绝sè美人。

    夜流苏趁机敏锐的观察着敌人的一切,忽然主意到,在他头上,那两根锋利桀骜的双角上,似乎刻着什么,喃喃道:“北月。”

    李青山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对,就是这个!”

    记忆回溯到几年前,苍茫山的深处,那只顽劣可爱的猫妖,硬生在他角上,刻下这个约定,留在记忆深处,纵然天劫也无法磨灭。

    冰剑崖上,他用最大的声音朝天咆哮,发誓要得到可以送她去往龙州的力量,不她他现在怎么样了?

    夜流苏眼睛微眯,猛地仰头向上撞去,心中冷笑:“没人告诉过你,,在与别人打斗的时候,不要分神吗?”

    咚的一声,夜流苏又躺回石床上,痛的直抽冷气,好硬!

    李青山回过神来,笑道:“就叫我北月吧!咦,你的头怎么样?”只见夜流苏光洁的额头上,起了一个大包。

    小安蹲在洞口,牙关碰撞,发出咔咔的笑声。

    “我要杀了你!”夜流苏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

    李青山道:“等下会给你这个机会,先听我把话说完,该从哪里讲起呢?对了你知道这片领地的上一位妖将吧!”

    “好像是个叫做马陆的傻瓜,被人类引出去杀了,那不会是你吧!”夜流苏满脸讥嘲。

    “当然不是,虽然他是有点傻,我也不准你这么说我的朋友,总之这片领地原本是属于他的,也是属于我的。也就是说,你现在住在我的家里,躺在我的床上,我想让你……滚蛋。”

    李青山自己觉得这个说法十分有趣,好像离婚后对前妻说的话,微微偏首:“不知道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答应又怎样,不答应又怎样?”夜流苏这才明白,原来这家伙是那马陆手下的妖兵,渡过天劫之后,又想要夺回领地。心中又生出一桩更大的疑问,刚刚渡过天劫的妖怪,怎么可能这么强?竟能在体力上完全压制住她!

    “你若答应那就最好,你若不答应,我就打到你答应为止。”李青山笑的很真诚,痛揍这样的美人,应该别有一番风味吧!

    “那就来试试看吧!”夜流苏寒声道,弯刀旋转起来,化作圆形刀轮,向李青山割来。

    李青山仰身闪过,暗道糟糕,脑后劲风袭来,他反手捉住她圆润有力的大腿。夜流苏借力弹起,握住刀柄向李青山右眼狠狠刺下。

    李青山又想故技重施,捉住她的手,却捉了一个空,原来只是虚招。

    狭窄的石台上,夜流苏化为一抹幽影,围绕着李青山上下翻飞,李青山原地不动,只是将冰刀舞成刀轮,格挡她每一次刺杀。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刀光充斥二人身间的每一处空隙,却没有一声撞击声传出。

    夜流苏将灵巧诡秘的刀法,发挥到了极致,刀刀不离李青山的要害。

    忽然间,弯刀吐出一抹弧光,绕开冰刀的阻挡,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绕到他的身后,勾向他的背心。

    “勾魂!”正如其名,这一招战技,不知帮她勾去了多少人的xing命,纵然实力相近也难逃一死。

    铛的一声长鸣,冰刀斜背在李青山身后,挡在弯刀刀尖上,证明二人的实力,并不相近。

    夜流苏好似幽灵般滑到大床边缘,微微喘息,盯着李青山。太强了,不但力量是压倒xing的,竟然反应也在她之上,这真的是刚刚渡过天劫的妖将吗?

    “好险!”李青山一看冰刀上,出现了一小片裂痕,将手一抹,冰刀便恢复原状。

    此战并非是为了杀戮或复仇,他也就不急于“一击必杀”,这夜流苏的武艺不凡,正可以助他在战斗中,突破虎魔第三重。

    夜流苏手中的弯刀忽然一亮,猛然一挥:“破月!”

    李青山忽然后仰,一道冷冽的半月弧光,以毫厘之差,从他面上滑过,却看到一只蓝蝶花正翩然飞舞在半月弧光的轨道上,可以想见被斩断的下场。

    他立刻腾身而起,后发先至,追上那道半月弧光,将之一刀斩灭。

    “这可是我的花,你最好小心点。”

    李青山立身花海之上,蓝蝶花浑然不知方才的危险,翩然从他头顶飞过。

    花非花,蝶非蝶,而是会飞了真灵丹。

    “是我的!破月!”夜流苏又挥出一道更大的半月弧光,李青山侧身一闪。

    轰的一声,半月弧光落在他身后的岩壁上,在jing美的壁画上,留下一道巨大的伤痕。

    李青山向后望了一眼,轻松的道:“还好壁画不是我的。”

    夜流苏大怒,却真的不敢再随意挥刀,这里的每一幅壁画,都是她的心血所钟,修复起来极为麻烦,而且这个家伙,也不是这种招数可以应对。

    这时候,妖气与夜游人族特有的幽暗气息,从四面八方,涌动过来。

    ps:谢谢你们的鼓励,月票从来没有这么给力过,竟然排在十二名。当然,我知道,这是大神们都没有发力,等着月底的双倍,不过心里还是很开心的,短暂的幸福也是幸福。咱没有很厉害的码字速度,说实话,我也不追求这个,构思新鲜有趣的内容,再一点点雕琢出来,才是我写小说的乐趣所在。

    怎么说呢,虽然现在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但是刚刚,我可是在那个幽暗的地底,兴致盎然的旁观李青山和夜流苏的战斗。追求无时不刻的欢乐,未免太贪婪了。如果看了这篇文字,让你觉得平ri的孤独,较为容易忍受,明ri多了一份期待,这将是我最大的荣幸。

    对了,今天下雪了,很漂亮。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