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二章 拜见岳父大人(上)

大圣传 第二十二章 拜见岳父大人(上)

    李青山直接来到窗前,一把拥住娇躯,抱进屋中。

    “你干什……唔!”

    韩琼枝话未说完,被他封住双唇,再也顾不得矜持,紧紧抱着他宽厚的背脊,热情回应,一起倒在地板上,翻滚了几圈。

    “想死你了,怎么过了这么久才出来,不过是炼气十层罢了,真是笨蛋!”李青山将她压在身下,脸上全是笑容,说完这句,再次吻下。

    “你还敢说我,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费这么多时间。你脱衣服干什么?”韩琼枝翻身在上,在他腰间狠狠掐了一下。

    “都是我不好,我现在便负荆请罪!”说话间,李青山已脱了上衣,露出雄健体魄,反手去解她的腰带。

    “那干嘛脱我的衣服?”韩琼枝抓住他的手,瞪着眼睛。

    “你让我独守空房那么久,难就不该负荆请罪吗?”李青山翻身将她骑在身下,抓住她的手,按在两边。

    “差点让你蒙混过关,给我说清楚,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你跟如心是怎么回事?否则休想动我一根汗毛!”韩琼枝挣扎了一下,竟然挣脱不开,好大的力气,还是那么蛮横!

    “你信我还是不信?”李青山俯下身来,盯着她的眼睛,经历了不少考验,忍耐了不少yu望,只要能够坦然与她相拥,便是值得。

    韩琼枝仰望着他炽热明亮的眼眸,心中已然相信,却笑着轻轻摇头:“不信。”

    “好你个韩琼枝,竟敢不信为夫,让我好好惩戒一番!”李青山佯怒,一面挠她的痒痒,一面觑着她身上的敏感之处,上下其手。

    “好,好,我信了!”韩琼枝挣扎着,敌不过他的力气,娇笑娇喘连连。

    “信就行,我可是为你守身如玉,不信你可以亲自验证一下。”李青山一抬手,四面窗户关闭,再一挥手,一道淡蓝光幕,笼罩房间。

    “这要怎么验证?喂,住手!”韩琼枝无力挣扎着,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脸上红晕越来越盛,心中却只有欢喜,甚至一丝期盼。

    不一会儿功夫,衣衫满地,玉体横陈。两具炽热的身躯,纠缠在一起,引燃彼此的热情,爱抚拥抱,似乎想要融为一体。

    一番缠绵之后,二人相拥而卧,备述离情。

    韩琼枝趴在李青山胸口,眨眼道:“刚才你自称什么来着?”

    “什么?”李青山只顾着抚摸她如同艺术品的修长美腿,小腹立刻挨了一拳,他收回目光:“干什么啊?”

    “你不痛吗?”韩琼枝惊异,为了让他从下半身思考的状态中解脱出来,她可是用上了真气,竟然没什么效果。

    “当然痛了,哎呀,痛死了!”李青山毫无诚意的道,低下头亲吻她的优雅的脖颈。

    “少唬我!”韩琼枝笑骂一声,支起身子,又是一拳,这一次,狠下心来,用上了五分力气。

    却见李青山的眼睛,只落在她随着动作而颤动的酥胸上,恼道:“你再这样,我就穿上衣服了。”看看自己的拳头,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达到了炼气十层。

    “好了,好了,你有话有说吧!再说这也不能怪我。”抱着个赤身[**]的大美人,偏偏不能为所yu为,是个男人都无法集中jing神吧!

    “你刚才说什么‘为夫’,我嫁给你了吗?”韩琼枝气势汹汹,却又娇羞不已。

    李青山眼前一亮,温柔的将韩琼枝抱在一边,然后起身开始穿衣服。

    “你去哪?”韩琼枝讶然。

    “我去见你爹,你在这等着,我一刻钟之后就回来,不用穿衣服!”李青山自信一笑。

    他们曾经约定,待到她出关之后,便提亲成婚,然后,就可以为所yu为了。

    “给我站住!你娶我就是为了做这种事吗?”韩琼枝又好气又好笑。

    “开个玩笑。不过,确实有点迫不及待了,不只是为了这种事。”李青山抓住她的手,微笑道。她并非他见过最美的女子,也不是最温柔、最强大,但却是对他最好的。

    若只是想要满足yu望,那太简单了,无论是地上的[**]楼还是,还是地下的夜游人,都能让他为所yu为。

    但是,无论任何女子,都无法取代她在他心中的地位,顾雁影也不行。他并非不知满足的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此时此刻,想要娶她为妻,毫无犹疑。

    韩琼枝心神迷醉,轻轻拥住他:“今天晚上,我爹会在府上,为我庆贺。”

    “到底是谁着急啊!”李青山笑道,又吃了她一拳。这一次李青山不甘示弱,啪的一巴掌,落在她雪白的翘臀上,立刻留下一片红痕,大振夫纲。

    韩琼枝一声痛呼,便要报复回来,被李青山一拉,便又纠缠在一块。

    ……清河府七十里外,有山名为虎丘。

    虎丘山不算高,仅有百丈,但面积广大,足有数千亩地,平缓的山坡犹如虎背,负起无数座亭台楼阁,便是韩府的所在,。

    十丈高墙分出内城和外城,角楼林立,戒备森严,像是一座要塞,在黑夜中,亦是灯火通明。

    百级台阶上,是一座巍峨门楼,高高的匾额,上书“将军府”三个大字。门前摆放的不是石狮,而是一对儿白玉老虎,伏在石座上,栩栩如生,好似活物,虎视眈眈的打量着不远处的陌生人。

    虎乃兵家的象征,是以统领大军的兵符多铸成虎形,名为虎符。而白虎属金,更是战神,杀伐之神。

    “这就是你家啊!”李青山仰起头,感叹着韩家的家大业大。

    “怎样,跟了我,你可是赚到了。”

    “我赚了你就够了,其他的,我才不稀罕。”

    “哼,口气真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已经筑基了呢?”韩琼枝斜眼觑道,却最喜他这股狂妄自信。比起那些想攀附韩家势力的结亲者,这样的豪气男儿才是她所钟爱的。

    “忽然有点紧张。”李青山从百宝囊中取出礼物来,呼了口气。

    礼物这也是韩琼枝准备好的,针对韩老岳父的口味,不轻不重,刚好适合。李青山少不得又要打趣几句“果然是迫不及待了”,心中却是感念这份情意。

    “你也会紧张吗?”韩琼枝有些好奇。

    “还不是因为你。琼枝啊,你老爹若不答应怎么办?”这并非是胡思乱想,而是李青山隐隐有一种预感,龟甲中复杂信息中昭示着某种预兆,此行不会如想象那般顺利。

    “不会不答应。”韩琼枝自信满满,韩安军没有任何道理不满意,这么多年来,她就没见爹对一个人这么满意过,纵然为了韩家考虑,也会答应吧!

    “真的不答应呢?”李青山调笑道。

    “他要不答应,我就跟你私奔。”韩琼枝望着李青山,目光灼灼,这股感情,炽烈如火,一往无前。

    “当心被我始乱终弃。”李青山心中柔情似水,这样的女子,又有谁能离弃呢?

    “那我就跟你同归于尽!”韩琼枝嗔了他一眼。

    铛铛铛!锵锵锵锵!咚咚咚咚咚!

    正在这时,jing钟长鸣,锣鼓大作。整个韩家,都被惊动,调集起来。

    李青山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有外敌入侵!”韩琼枝毫无意外之sè,只是恼怒无奈。

    在韩家,这种演习是经常有的,韩家子弟防守,韩安军麾下的韩家军进攻,她对这一幕并不陌生,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今晚。

    “那个外敌,不会说的是我吧!”李青山指着自己的鼻子,他早知道韩安军这位未来岳父,是个标准的战争狂人,摆出这番阵仗来,难道是对未来女婿的考验?

    ……韩家内府,韩安军身披甲胄,手按宝剑,坐于正堂门前,如临大敌。

    今次不同于寻常演习,虎贲卫士,肃立两旁,面容都隐藏在甲胄内,双目凝视前方。他们不是寻常韩家弟子,而是被称作韩家军的真正的军队。曾在韩安军的率领下,讨伐妖魔异人,讨伐邪修门派,个个都是身经百战,凝立不动,便有一股肃杀之气,冲天而起。

    这一次,为了李青山,韩安军竟然同时集合了韩家子弟与韩家军两股力量。

    韩铁衣手持长枪,一身亮银甲,越发显得剑眉星目,俊美英武。

    “传我令下,生死不论,挡住他。”韩安军漠然开口,好像要进来的不是女婿,而是真正的敌军。

    “诺!”韩铁衣领命,领兵而去。

    铁靴踩踏声,甲胄碰撞声,锵然作响,整齐划一,汇成一条钢铁洪流,滚滚而去。

    ……“不,是我们。”韩琼枝抓住他的手。

    李青山心中一动,握紧她的手,从今ri起,又有一人,可与他并肩作战。

    大门轰然开启,李青山与韩琼枝相视一眼,并肩前行。

    门楼上,一队弓箭手,手中长弓拉满。

    大门内,一队军士,手持戈矛,严阵以待。

    四点白光从两头白玉老虎的眸中亮起,抖动身躯,从石座上站起,高达两仗的身躯,威武之极,仰天狂啸一声,猛扑下来。

    “我能不能把礼物丢掉?”李青山望着扑来的老虎,微微偏首,低声对韩琼枝道。这种混账老丈人,不配拿他的礼物。

    “不行。”

    “好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