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三章 拜见岳父大人(中)

大圣传 第二十三章 拜见岳父大人(中)

    李青山闪身从两头白虎之间穿过。

    白虎扑势不减,将目标对准韩琼枝。它们并非活物,没有敌我之分,一旦被主人驱动,便要撕裂眼前一切。

    韩琼枝掐动法决,看也不看扑来的白虎。眼看狂风掀起长发,利爪抓到面前,硬生止住。

    李青山展开双臂,抓住两只虎尾,白虎咆哮嘶鸣,张牙舞爪,再寸进不得,返身又来扑咬李青山。

    李青山暴喝一声,身形陀螺般急转,两只虎尾被抖得笔直,竟将两头重达千钧的白玉老虎,甩飞起来,抛出数十丈外,轰隆一声,砸出两个深坑。

    “好厉害的神力!”“难怪敢来韩家求亲!”

    这一手惊的门楼上的韩家子弟全都动容,连忙出手,万箭齐发。

    崩崩崩崩,弓弦响如裂石。

    嗖嗖嗖嗖,乱箭密如乌云。

    “烈焰火鸟!”韩琼枝一声娇叱。

    李青山眼前一黯,又是一亮,一只火鸟翔空,展开十丈火翼,冲散乌云,冲上门楼,轰然化做一片烈火,烧得弓箭手们连连后退,溃不成军。

    “这可是你家。”李青山回眸。

    “哼,这种家还不如没有!”

    黑洞洞的门楼下,近百甲士,手持长戈,排成方阵,杀气腾腾。

    “来了,戒备!”

    一个炼气八层,留着八字须的老者,吼声如雷,长戈一落,直指门前。

    两个人影,李青山与韩琼枝,漫步走来,好像是在散步的情侣一般,还在低声交谈着。

    “这真的只是门房吗?”李青山看到眼前阵势,微微惊叹,所谓门房,也就是俗称的看门老大爷。从没见过哪家的门房有这般气势,修为有这般高强。

    “我们一般称之为门楼军,共有八支,分守八门,统帅是门楼百夫长。”韩琼枝笑着解释。

    “小姐,这事与你无关,你速速退开,莫要伤了你。小子,有种你便自己来闯,依仗女人成事,算什么男人。让老夫来教教你,什么叫做痴心妄想!”

    门楼百夫长喝道,长戈一舞,锐风激荡,胡须抖动,jing神矍铄,不见半分老态。

    “百夫长,这本就是我们二人之事,若要一人去闯,还有何意义?”若在平ri,韩琼枝尚要称一声爷爷,今ri好似两军对垒,不念私情,只以军职相称。

    “怎么了?”韩琼枝忽觉李青山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摸摸自己的脸。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今天美极了!”

    “这种时候,还说胡话。”韩琼枝脸sè微红,正要迎身上前,李青山扳住她肩膀:

    “这里就交给我吧,你恢复些力气,我也想教教这位门楼百夫长,什么叫做女婿上门,势不可挡!”

    韩琼枝噗嗤失笑,这家伙,有时候就是这么没正经:“下手轻些。”

    “好!”“不行!”李青山与门楼百夫长同时回答,二人相视一眼,一笑一怒。

    “杀!”百夫长长戈一指,门楼军百人队,同时爆发出一声大吼:“杀!”脚步铿锵,长戈如林,锋芒四shè,百人齐出,竟好似千军万马,向李青山杀来。

    百夫长心道:“凭你不过炼气八层的实力,出身什么小说家,怎配得上小姐,定然是凭着花言巧语,蒙混小姐。还敢大言不惭的说要下手轻些,真是不知好歹,将他们这些老军当成寻常炼气士吗?无论怎么看,这边以百敌一,还有同样是炼气八层的自己,都是必胜无疑!”

    轰!

    一声巨响,打断了百夫长的思绪,眼前门洞中,甲士们惊叫飞起,狠狠撞击门洞墙壁,从远到近,好似一头怪兽狂奔突进而来。

    踏浪式!

    李青山脚下浪花一涌,合身向前,如离弦之箭,直冲军阵。

    旋涡式!

    李青山右手水波急转,整个人好似一个巨大钻头,向前冲钻。

    碰到甲士,直接弹飞,卷入长戈,四分五裂,所到之处,人仰马翻。刹那间贯穿军阵,来到百夫长面前。

    “大爷看招!”

    百夫长愣了一下,怎么也想到,他的门楼军,竟会如此不堪一击。怎肯示弱,大吼一声,长戈光华四shè,足下地砖碎裂,双手持戈,全力一击,向李青山刺来。

    长戈与钻头激烈碰撞,声音好似电锯切割金属,但只持续一刹那,长戈崩飞。

    百夫长大惊后退,两只手的虎口一起撕裂,水波钻头以“女婿上门,势不可挡”之势,钻在他身上,护体真气,脆弱如纸,明光甲胄,四分五裂。

    吾命休矣!

    百夫长心中长叹,没想到一生征战,竟会死在这里,这一招战技的可怕威力,交手瞬间,他便了解的一清二楚,血肉之躯,绝难抵挡。

    又未感到任何痛苦,低下头来,身上已是一丝不挂,却没受到半分伤害,抬眼只见李青山正站在面前,笑呵呵的看着他,不禁愕然。

    这一切说来缓慢,从李青山施展旋涡式,再到击败百夫长,一个呼吸的功夫都不到。

    韩琼枝也有些意外,她早知道李青山手段了得,纵然炼气修为比他高的楚天,都不是他的对手,绝非这一支门楼军所能阻拦,才让他下手轻些,莫要伤了这位看着她长大的老爷子。

    但却没想到,他赢的这么快这么干脆,而且也果然没有伤百夫长分毫。心中满是自豪,这就是他看重的男人,总能给人惊喜,谁若是小看他,便是瞎了眼睛。

    “我输了,你小子还算有点本事,接下来就没这么简单了,我劝你还是早早退去,一不小心,只怕丢了xing命!”

    百夫长肃然道,眸中再无半分轻视,能冲破雁阵还不算特别了得,他勉强也能做到。但能撕裂他浑身衣服,却不伤他分毫,证明还留有很大余力。对于战技控制力,更是到达入微的境界,真做生死搏杀的话,这百十号人,怕还不够这小子一只手来杀,小姐从哪找来这样的怪物,倒也算有点眼光。

    “您老还是挡挡吧!”韩琼枝走到李青山身旁,指指百夫长下面。

    “老夫该死,污小姐的眼睛!”百夫长老脸一红,忙挡住下身。

    “反正最近也被污了很多次了,见怪不怪。”韩琼枝心道,勾起李青山的手臂:“走啦!”

    “恢复的怎样?”李青山问道。

    “你那么快,哪有时间回复。”

    “是啊,做男人怎能太快,夫人放心,以后我尽量慢些。”李青山嘿然笑道,被韩琼枝踢了一脚:“别以为我听不懂,这可是在我家!”

    “我还没见过会修瓮城的家!”

    说完间,二人穿越门楼,李青山停住脚步,只见眼前是一片偌大空地,四面皆是高墙,箭楼雉堞连绵,竟是一座瓮城。

    唯一通过瓮城的路径,是前方千尺外,一座黑铁浇铸的巨大闸门。

    只听琴声悠悠,一个头戴高冠,留着长髯的儒雅男子,高楼抚琴。

    “曹叔叔的琴还是弹的这样好听”韩琼枝一边说着,一边低声对李青山介绍道:“这位‘曹叔叔’,大名曹干,是我爹的军师,不仅身修为是炼气十层,其人更素以足智多谋著称,非同小可,看来爹爹有意要将我们挡在这瓮城中。”

    李青山咧咧嘴,男婚女嫁,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怎么这韩老儿跟防贼似的,难不成是个女儿控的变态老爹。

    “琼枝,到此为止了,看来你父亲并不喜欢你身边这小子,纵然见到也是徒然,现在退去,还来得及。”曹干一边弹琴,一边说道。

    “我管他喜欢不喜欢,我喜欢就够了!到底是我嫁人,还是他嫁人?”韩琼枝也被激起火气,毫不客气的道。

    “说得好!”李青山驾云而起,直冲曹干,擒贼先擒王,十层炼气士又如何?

    城墙能挡得住普通人,又岂能挡得住修行者,所谓瓮城,不过是个笑话。

    铮!琴弦颤鸣。

    “就是现在!”男子眸中寒光一闪,四面城墙上,众多弓箭手探出雉堞,一把把强弓劲孥,弓弦释放,扳机扣动。

    嗡的一声,漫天箭雨,遮天蔽ri。

    与此同时,十二个箭塔中响起机关转动的声音,其中没有一个弓箭手,而是摆放着一架架黑沉沉的巨弩,弩身刻成龙形,宝石龙睛一闪,自动调整方向,jing确锁定空中的李青山,龙口一张,喷shè出长矛般的巨箭。

    龙身箭匣,弹出一杆杆巨箭,连绵不断的发shè出去,好似巨龙吐息。

    墨家机关战弩,杀敌于千步之外,每一架的价值,都超过上品灵器。特制的穿云长箭,专破护体法术真气,亦是价值不菲。

    寻常人家,纵然买得起,也用不起,二者合一,shè杀炼气士犹如屠狗一般。

    “青山!”韩琼枝拔刀而起,正待相助,一簇箭雨想她扑来,她挥刀劈开层层箭雨,身边地面上,扎满利箭,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李青山被箭雨淹没。

    “这不是考验,是杀人吧!”

    李青山嘀咕了一声,侧身一避,信手抓住一支擦身而过的穿云巨箭,直击横拦,噼里啪啦扫飞几支穿云箭,舞的滴水不漏,冲天而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