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三章 时过境迁

大圣传 第五十三章 时过境迁

    李青山长长吐了一口气,好似汽笛长鸣,在偌大的闭关洞府内,激起一阵阵狂风。睁开双眸,像是两颗寒星一闪,光芒渐渐敛去,变得幽黑如潭。

    “小安,多长时间了?”

    “大概有三年了。”

    “三年,这么长时间。”

    李青山有些惊讶,虽然他实际感受到的,并非是漫长,而是短暂。

    三年时间,是草木三次枯荣,让孩子变成少年。但在他的看来,却如弹指一挥般那么短暂。

    山中无甲子,洞中无岁月。这是修行者对于时间的定义。

    这三年来,他并非一味的打坐静修,过个三五ri,与小安言笑几句,比试一番,丝毫不觉得枯燥乏味,反而觉得异常充实。

    他们在一起,并没有坐而论道的一本正经,所谈之事,往往与修行没什么关系,但是相视一笑,莫逆于心,是为道友,或曰知音。

    隐隐约约间,夜流苏似乎来向他在地底的分身禀报过几次,但是具体的内容都已模糊了,明明两年前小安与他一次最普通的谈话,都清晰的可以回想起每个字来。

    “今天可有收获?”小安问道。

    “我的心中,还有迷茫存在。”李青山轻轻摇头,将手放在胸口。

    此刻,李青山的修为并非炼气九层,而是炼气十层。他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借天地灵气,打通了督脉。在而后他开始着手梳理十二正经,亦即手三阳经、足三阳经、手三yin经、足三yin经。

    经过两年时间绝对专注的修行,终于将之梳理完毕,突破了炼气十层。最后这半年时间里,他便一直在努力着,试图直接突破筑基境界,拿到青牛留给他的东西。

    最初,李青山很自信,因为他有很多的真灵丹,觉得就算是硬堆,也能堆到筑基境界。

    但是随着修行的深入,他才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人修之道,极为重视心xing修为,心中若有桎梏,事倍而功半,甚至成了莫大的阻碍。是以花承赞久久不能突破境界,非是他天资不足,花家又岂缺少真灵丹。

    “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小安……”李青山喃喃自语。

    “我们出关吧!”小安笑着接下去,明眸皓齿,语笑嫣然。

    虽然过了三年时间,她的身姿却无丝毫改变。

    ……重见天ri,李青山眯起眼睛,遥望湖光山sè,一切与三年之前似乎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只是他能感受到,笼罩百家经院的阵法,变得更加玄妙强大了。

    小安自要回佛家一趟,李青山则直取法家,来到湖畔一座jing致小楼前,那是韩琼枝在法家的居所。

    这三年来,他最为担心的便是她了,怕她在战乱中遭遇什么不测,在修到炼气九层之后,就想出关。但转念一想,她说不定也还在闭关中,纵然出关,凭她的家世背景,亦会有人保护,便又安下心来。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心境与当年热恋之时相比,已经有所改变。

    咚咚咚,李青山敲响房门。

    脚步声从门后传来,李青山心情微起波澜,但当门扉开启,他微微一愕。

    因为阵法笼罩的缘故,李青山没有刻意探查楼中气息,但此刻打开房门的,却不是韩琼枝,一个有些熟悉的法家弟子,吴艮。

    见到李青山,吴艮也愣了一下,忙道:“你是来找韩师姐的吧!韩师姐已经不住在这里了。”

    李青山心中微微一沉,这是她的居所,怎么会轻易转让给旁人。

    “你已经修到炼气十层了,恭喜……”吴艮话还未说完,李青山已驾云而去,直奔兵家大争岛。

    与此同时,小安回到无漏岛中,来拜见一念大师。

    “小安师姐,你回来了。”一个佛家弟子涌现出yu言又止的神情,最后将她引到一念大师的禅房前,穿过熟悉的寺院与佛阁,感觉曾经活跃在无漏寺中的生命气息,少了很多。

    “方丈,小安师姐出关,前来拜见。”僧人的称呼让小安觉得有些奇怪。

    禅房之中,一个消瘦的皮包骨头的和尚走出来,神情严峻,双手合十道:“小安师妹,好久不见。”

    “觉心。”若非小安具有感受他人生命气息的能力,绝无法将眼前之人,与当初个又高又胖的佛家首席弟子觉心联系起来。

    觉心被小安一剑击败后,自请到摩崖石窟中面壁三年,经过一番苦修,终于突破境界,筑基成功,身上穿的赫然是方丈袈裟。

    “你不用奇怪,现在我是佛家家主,无漏寺的方丈。”言说着,觉心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自得,反而涌现出一股无法抑制的悲痛来:“师傅……师傅他已经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

    “被妖魔所杀!”觉心眼睛圆睁,如金刚怒目。

    小安低下头,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你难道一点都不伤心吗?”觉心大声质问。

    “嗯。”小安面无表情。

    “你……你真是无情无义!”觉心戟指小安,声音颤抖,显然是动了真怒。

    小安也不辩解什么。

    “作为佛家家主,我觉得你不再适合担任佛家首席的位置!”觉心一声大喝,震惊了整个无漏寺,然后拂袖而去。

    小安也不觉得愤怒,她本就不想当什么佛家首席,做了该做的事,该去找李青山了,她静静转身,向外走去。

    听闻动静的佛家弟子,赶出来,投来或惊奇或鄙夷的目光。小安对这一切视若无睹,直来到塔林之中,有一座很新塔,下面留有“一念”这个法号,算是残存的最后一点纪念。

    小安她仍是面无表情,取出一枚黄金似的珠子,久久的凝视着,那是一念大师昔年给她的金刚珠。

    请原谅,我不能替你伤心,但是如果可以,我会为你报仇。

    ……大演武场上,韩铁衣磐手立于石台上,观看场中兵家弟子习练。经过战争的洗礼,他亦突破了筑基境界,作为代价的,是数次濒死的经历。他忽的仰起头来,只见一朵云团破空而来,轻声道:“终于来了。”

    “铁衣,你可知道……”李青山亦看到了韩铁衣,驾云疾驰到他的面前,韩铁衣秉承他一贯的沉默法则,没有说什么寒暄的话语,将一叠信交给李青山。

    信封上明明白白的写着,“青山亲启,韩琼枝书。”

    李青山按顺序一封封拆开,第一封信是在两年前。

    看完之后,李青山放下心来,原来在两年前,韩琼枝就已离开百家经院,去了如意郡,她伯父韩安国那里继续修行。或许是得不到回信的缘故,后面的信就渐渐少了,最后一封是在三个月前。

    李青山看过一遍后,心中不知是何滋味,释然怅然,还有一丝安心。

    “你不要怪她,她等了你半年,一次任务,遇上妖将,差点丧命。”韩铁衣极为难得的开口解释。

    “她怎么会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李青山皱眉。

    “现在已经没有不危险的任务了。”

    “其他人呢?”李青山的目光回到大演武场上,一双双眼睛也回望向他。三年时间过去,这些兵家弟子身上都多了一股肃杀之气,让他想起昔年在韩家见到的亲卫军,虽然是训练,但每个人脸上都是杀气腾腾,像是面对着实打实的敌人。

    但是在场上的,只有三四百人,这有许多陌生稚嫩的新面孔。而且修为都不是很高,显然是新近加入的弟子。

    “死了,也有逃的。”韩铁衣道。

    李青山仰望碧蓝如洗的晴空,恍惚间看到了一头庞大无匹的怪物,盘踞在三千里清河府上,无声无息的吞噬着,那怪物的名字叫战争。所谓跟三年前没什么区别,是天大的误会。

    不说韩安军是什么xing情,凭她的倔强,又怎会逃避危险呢?

    “要回信吗?”韩铁衣道。

    “暂时不了。”李青山想了想,轻轻摇头。从后面的信看来,她现在过的很好,也正在为筑基做准备,最好不要在此时去打扰她的心境,影响她的修行。

    再说,谁知道下一次相见是在什么时候呢?

    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就连此刻心境,都与昔ri不同,更别说许多年之后了。

    李青山和小安在云虚岛外碰面,还未来得及进入岛内竹轩,一道倩影凌波而来,李青山看见她不禁皱起眉头。

    钱容芷看到小安却是眸中一亮,闪身上前,蹲下来抓起小安的手,问道:“痛不痛?”

    小安摇头。

    钱容芷的笑容越发艳丽,想要给小安一个拥抱,却扑了一个空。

    “钱容芷,你来做什么?”李青山将小安拉到身后。

    “你也还是老样子,拿出你的赤狼牌,有任务!”

    李青山将信将疑的拿出赤狼牌,微微一亮,其中果然传来花承赞的声音,有几分模糊:

    “青山,听说你出关了,有一个任务给你,应该没什么危险,但也不好说,总之先熟悉一下情况吧!任务情况钱容芷已经知道了,回来之后我替你接风。”

    花承赞像是正在忙碌之中,匆匆说完这几句,就没了声音。

    “想来见识一下吗?我们的天堂!”钱容芷笑着,像是一条鲜艳的毒蛇。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