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八章 相请不如偶遇

大圣传 第八十八章 相请不如偶遇

    大地龟裂,一块巨石破土而出,一股无形无质的可怕的力量,刹那间席卷整个嘉平城,在所有人的眼中,天空都变成一片血红。被染红的不是天空,而是他们的眼睛。无论男女老幼,眼眸都因充血而泛着红光。

    闹市中,所有人都狂性大发,嘶吼着向身旁的人扑去,目眦欲裂,咬牙切齿,仿佛是对着不光戴天的大仇人。

    “糟了,是石魔屠城!”孙义脸色大变,挥剑杀了几个扑上来的人。传闻石魔所到之处,人皆疯狂厮杀,根本不必石魔动手,就能屠掉一座城。

    “我们走!”花承露亦觉心浮气躁,服用下一颗定心丸,焦急的道。

    话音未落,便听脚下传来一个声音:“到哪去?”

    地面仿佛水面般,一波波荡漾开来,强石从中浮起,狞笑的脸,盯着他们,像是盯着一群玩偶,没有任何要出手的意思。杀死他们很容易,但强石要激发他们心中杀意煞气后,再将他们杀死,作为食粮。

    孙义心中充满恐惧,但是在强石的逼视下,恐惧很快变成歇斯底里的仇恨与杀意,向着强石猛冲过去。

    强石轻轻挥拳,砰地一声,孙义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粉碎,红的白的,染在强石的身上,哈哈一笑。剩下的将两个炼气士,也经受不住,冲过去。被强石像娃娃般撕开,滑腻的内脏,洒落一地。

    强石舔舔手上的鲜血。欣赏着随处可见的厮杀,不过顷刻之间,便有万人自相残杀而死。

    霎时间,嘉平城化作血腥的修罗场,煞气冲霄。强石深深吸一口气,将这股煞气吸入体内,化入妖气中,杀生石的力量变得更强。

    强石忽有所感。望向县衙的方向,还有其他炼气士!手臂急剧变大,插入地面,一道裂缝向远方蔓延。

    ……

    李青山怎会认不出这股熟悉的妖气,对周文宾道了一声:“快逃!”闪身向着妖气传来的方向飞去,刚刚飞出不远,一道裂缝从远到近。深入县衙之中,一只数丈长的土石巨手。骤然从地面中探出。将刚刚想要逃离的周文宾抓住,他在指缝间向李青山呼救:“救……”

    但还没说完,巨手合拢,轻轻一捏,将周文宾捏成齑粉。一击成功,土石巨手坍塌粉碎,其中只剩下一团模糊的血肉。

    李青山觉得十分棘手。不是畏惧强石的力量,而是在这种力量下。想要保护两个炼气士,谈何容易。即便显出妖身,恐怕都不容易,况且还是这种情况下。

    但不容多想,街道建筑急剧后退,眨眼间便来到那个闹市中,闹市已经变得不再喧闹,而是一片死寂,血流成河,尸体横七竖八,倒了一地,触目惊心。

    见余紫剑和花承露还活着,李青山才松了口气,更加小心的隐藏气息,缓缓靠近。

    花承露凭着定心丸的力量,还在苦苦支撑,对抗着杀意的侵袭,心中却知道,这次只怕是凶多吉少了。石魔的凶名,她已经不知听过多少遍了,即便是筑基修士遇到他也未必能够存活下来。紫剑,看来我们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再看余紫剑,仿佛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如雕塑般的一动不动。

    强石轻轻“咦”了一声,将目光投在余紫剑的脸上,她并没有被杀生石的力量所感染,变成嗜杀如狂的疯子,身上没有丝毫杀气煞气传来。

    “为什么!”余紫剑声音干涩,三年前的回忆,汹涌扑来,眼前的景象,仿佛是那一刻的复制,无数活生生的人在面前惨死。

    无可名状的痛苦,充塞胸口,盖过了仇恨愤怒,说这话时,她已是泪流满面,仿佛是在对强石说,又仿佛是在质问自己。

    “不为什么,恨吗?恨就来杀我吧!”强石有些奇怪,区区一个炼气士,竟能完全不受杀生石的影响,五指虚张对准余紫剑,将全部的力量收回,向着余紫剑释放。

    她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了一下,在催促着主人大开杀戒。

    余紫剑动了,却并没有像孙义等人一样,发了狂的冲过去。而是站直身躯,拭去泪痕,拔出九阳剑。正午的阳光,像水一般在剑刃上流淌,剑尖对准不可能战胜的敌人,她的目光沉痛而坚定,没有一丝疯狂和畏惧。

    “很有趣!想必杀你的时候会更有趣!”强石大笑。

    白光一闪,九阳剑斩向强石坚不可摧的身躯,花承露瞪大眼睛,剑折人亡的下场,已可预见。

    强石索性张开双臂,对这一剑完全不放在心上,忽然间,他瞳孔一缩,抬起手臂,似乎想要抵挡,但已经太迟了,九阳剑斩在他的身上。他偌大身躯像陀螺般的旋转着飞出去,轰隆隆接连撞塌数十座民居。

    自己一剑竟有如此大的威力,让余紫剑也愣了一下。后面的花承露,却看清一个高大的身影一闪而逝。她们还没回过神来,都觉腰身一紧,眼前的景物急速后退。

    李青山再也顾不得掩饰身形,揽住她们腰肢,以最快的速度,向远方遁逃。方才趁着强石那厮疏忽大意,给了他一剑,不过并未伤其根本,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先将她们送到安全的地方再说。

    花承露只见一片水光潋滟,显出李青山的身形来,惊讶的道:“你一直跟着我们?”平常救援绝不可能来的这么快,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一直跟着她们。这样一来,几次化险为夷就能解释的通了。

    时隔三年,再一次见到李青山,余紫剑刹那间所想的,却是另一桩心事,他是牛巨侠!?

    李青山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又追来了。”

    花承露转头一看,轰隆一声巨响,强石像是炮弹般,冲开乱石碎瓦,射向天际,一圈圈的土雾还没消散。他便又似流星陨落,从天而降,破空而至。

    强石盯着李青山,恼怒之极,一时大意,竟被人类暗算,杀气腾腾,仿佛天降杀星。

    如果换个时间,李青山倒很愿意与强石决一死战,现在却有些时机不对。但是单凭人类的修为,很难逃过强石的追杀。

    忽然见眼前波光粼粼,又来到清河上,李青山心念一转,一头扎入清河水中。

    大河陡然涌动起来,哗啦啦冲波逆流,化为一条巨龙,张开大口,咆哮着迎向强石。

    强石根本不屑一顾,水龙的撕咬落在他的身上,便连一个痕迹都留不下,他妖气一放,直接将水龙贯穿,轰然砸落在清河水中。

    冲击波不但将河水排空,更将大河两岸的建筑物全部摧毁,空空荡荡的河底,却不见李青山三人的踪迹。被击溃的水龙,化作漫天大雨落下,又陡然化作一片大雾,笼罩下来。

    雾气厚重的像是一团团棉花,伸手不见五指,不但遮挡视线,更影响对于气息的感知探查。

    “雕虫小技!”强石冷哼一声,浑身煞气一冲,雾气登时开始弥散,隐约看见三个人影,正向远方遁走,正是李青山带着余紫剑和花承露。

    强石一跃而起,狠狠砸落在李青山的背心,但在触及李青山的瞬间,三人的身形像是迷雾般消散,而在上一刻,强石还分明从他们身上感受到活生生的生人气息。

    轰然一声,强石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巨大天坑,心中更恼,他见过的,杀过的筑基修士也有不少,但像是这样连面也没照,就被耍了两次的情形,却是从来没有。这么一耽搁,只怕他们已经逃远了。

    阳光直射,将一个人影投在强石脸上,强石豁然抬头,只见李青山身形显现,就这么按剑立于天坑边上,望着他道:“你就是石魔吗?”

    却说李青山接连施展流瀑水龙,雾锁横江的法术,又用大衍神符,化虚为实,往相反的方向,吸引了强石的主意。再用隐身术隐藏余紫剑与花承露的身形,并将她们的气息一并压制,顷刻间,已逃到千丈之外。

    听着远方传来的震动,花承露安下心来,石魔虽然可怕,但是这个男人,却也有着不同寻常的厉害。

    但就在这时候,李青山心中一动,忽然停步,挥手召出一片云团,将她们放在上面,然后转身。

    花承露道:“你要做什么?”

    “当然去杀石魔。”李青山理所当然的道,相请不如偶遇,管他时机到没到,遇上就是缘分。

    “就凭你一个人!?”花承露道,石魔的可怕深入人心,纵然筑基中期的一念大师也曾遭其毒手,而李青山不过是筑基初期,这番前去岂非送死。

    “当然不是。”李青山一指,一道青光滑过天际。

    付青衿终于忍不住要出手,李青山从中嗅到了名为机会的东西,于是他再一次回到的天坑旁,强石从天坑中一跃而出,直扑李青山。忽而感觉一股危机,一线青光刺向他的脑后。

    “付青衿!”强石一声怒吼对这股剑气极为熟悉,纵然不用眼睛去看,也知来者是何人。不敢将青墟剑当做寻常兵器对待,体表猛地生出一层土石铠甲,剑气深入其中三寸,便自消散。

    强石一双杀气腾腾的小眼睛,只盯着李青山,决定不顾一切,先将这个使诡计偷袭他的人击杀再说。

    PS:今天实在很不舒服,可能是一下回到北方,有点不太适应,感觉有点感冒……(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