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十四章 审判

大圣传 第九十四章 审判

    柳长卿寻思,付青衿将话说到这一步,又做出这样大的让步,若是再不配合,就太不合情理。

    他回过头来,向着百家众人道:“大家可有异议?”

    一片沉默,面面相觑。

    这时谁若是提出质疑,恐怕就真的有了嫌疑,事关藏剑宫一位长老之死,谁敢沾染在身上。

    “付道友,请你问吧。我相信,我百家中不会有与此事相关的人,若是真的有,我们也觉得不会护短,必让他给藏剑宫一个交代。”

    “大人处事公道,青衿亦是佩服。”付青衿一拱手,踱步到百家众人所坐的那个半圆,目光扫视一圈,无论谁被他看到,都是心中一紧。

    最终,付青衿的目光落在李青山的脸上,微微一笑。

    李青山心中亦紧张起来,这厮满嘴好话,没想到第一个问的就是自己,他若真的开口询问,自己无论是回答还是不回答,都会露出破绽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承认自己捡到了须弥指环?但这么说就是说谎,就会被獬豸角分辨出来,付青衿定然会追问到底。

    亦或直接从这里冲杀出去,这更是糟糕,付青衿要强留,施展出青墟幻境来。若不变化妖魔真身,根本冲不出去,若是变化真身,这近百筑基修士,岂是吃干饭的。

    付青衿悄无声息的布下天罗地网,一旦收拢,便将李青山陷入绝境。

    种种心思一转而过。还好李青山演员的自我修养,已经很有些功底,微微蹙眉道:“付道友莫非是怀疑在下?”

    “不是……”付青衿话音未落,会场便响起一片哄笑,因为他手中的獬豸之角,竟也亮了起来。

    “獬豸之角,果然名不虚传。”李青山笑道。

    獬豸神兽,秉心公正。只知是非,无分敌我。

    付青衿微微苦笑,摸了摸鼻子,朗声道:“我十分欣赏你的胆色与机变,所以极不希望那个人是你,想最后再问你。”

    獬豸之角,毫无动静。证明他这番话并非虚假。

    “随便你。”李青山满不在乎的说着,心中舒了口气。心情又有些复杂。等到揭露身份,付青衿又会怎么说——“没想到是你”吗?他又该怎么回答呢?——“对不起,我是警察!”

    别开玩笑了。

    暂时逃过一劫,危机却远没有结束,只是暂且押后了,李青山激烈思索,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骗过獬豸之角?牛魔、虎魔、灵龟?似乎都不行。

    付青衿又踱了几步,来到邋遢道人周通面前。深深一揖:“请前辈答我!”

    付青衿也曾向周通询问过,但周通作为清河府最接近金丹境界的人物。性格又是随心所欲无所顾忌,怎么会鸟付青衿。

    但当此情境,周通也不能不做回答,认真的道:“你他娘的是个讨人喜欢的好小子!”

    獬豸之角,光华大亮,哄笑声再起,周通道:“原来真的管用!”

    付青衿道:“请前辈继续赐教!”

    “老道看见你就打心眼里高兴!”獬豸角再亮。

    “付青衿英明仁义……诛妖盟光明正大……藏剑宫千秋万代……”

    獬豸角闪烁个不停,周通干脆用反话破口大骂起来。百家中人笑了几次,见门派众人脸色越来越不好看,笑声也渐渐平息下来。

    唯有付青衿笑容不变:“前辈若要过嘴瘾,晚辈可以抽出时间,听前辈说上三天三夜,但莫要忘了,此刻地底下,妖魔大军已经开始集结,用不了多久,上百城池都会变得地狱血海。”

    周通的骂声戛然而止,无咯他再怎么随心所欲,但总还是个人,在大义的约束下,也不能在任性妄为,深深望了付青衿一眼:“我没见过什么飞龙长老,更别说什么飞龙剑了。”

    獬豸之角上的光芒,终于消散黯淡,付青衿再一拱手:“多谢前辈。”然后走向下一个嫌疑对象。

    李青山脸上也带着淡淡笑意,心中却极为紧张:“必须在问到我之前,破坏这场会盟!”

    “他们在云雨楼会盟?我去见识一下!”地底深处,李青山的镜像分身,同夜流苏交代了一声,张开风神羽翼,飞出地底,冲天而起,接连加速,破开几轮白色气浪,向着清河府疾飞而来。

    但付青衿接下来的问询,忽然变得顺利起来,连周通这等人物,都得老实配合,他们更无谓去惹藏剑宫,就算不愿直言那天在哪里做了什么,只要说一声没见过飞龙剑,差不多就能过关了。

    獬豸之角辩谎的能力,让问询变得再简单不过。

    镜像分身还只飞了一半距离,嫌疑人就问了大半,只剩下三个嫌疑人没问。也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

    李青山握紧拳头,忽有一只素手抓住他的拳头,细腻而温暖,是如心的手。

    因为桌板的遮蔽,他这下意识的动作,瞒过旁人的视线,却瞒不过身旁的如心。

    李青山心中一凛,转头望去,如心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其他所有人一样,关注着付青衿闻讯的结果,眼角余光,却投来一丝关切。

    连绵成片的建筑出现在地平线尽头,清河府在望,李青山的镜像分身,凝视着那片城郭,反而放慢了速度,收敛了气息,悄无声息的靠近。

    已经太迟了……

    付青衿问过倒数第二个嫌疑人,只剩下李青山一个。

    李青山身上的嫌疑大增,百道炽热的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

    花承赞微微紧张,韩铁衣眉头紧锁,刘川风更是瞠目结舌,这些年中,李青山在百家经院中,所结交的,所认识的人,都投来担忧与关切的目光,还有无法消释的疑窦。

    这时候再来破坏会盟,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李青山已做好了最坏打算,镜像分身是用来接应,只为制造出冲杀出去的一线生机。

    “但愿我的判断是错的。”付青衿凝望李青山,隐隐发青的眸子,清明如水。

    獬豸之角亮起微弱的光芒,李青山笑道:“此言不尽不实,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

    表现的一派坦然,但这一关是无法凭着演技渡过,对决开始。

    付青衿左手紧握,延长而弯曲的獬豸之角,竖于二人之间。

    恍惚间,头顶独角的獬豸神兽,就蹲伏在他们二人之间,像是威严的法官,准备做出最终的裁决。敌友,成败,甚至生死,都在这一言之间。

    付青衿的右手,毫不掩饰的按住青墟剑。

    李青山显得极为轻松,甚至没有站起来,一抬手做出“请”的姿态。

    终于,付青衿又问出那个问过无数次的问题,那一天,那一刻,你在哪里,做了什么?

    李青山笑了一笑,嘴唇开合,在开口的瞬间,脑海中忽然一片混沌。

    “我忘了!”

    付青衿愣了一下,修士们露出不能置信的神色,这个答案,无疑无法让任何人满意。

    每个修士,在筑基之后,开辟识海,虽然不说过目不忘,但是思维记忆却远比常人要清晰的多,要回想什么事,还是想的起来的。

    再说就算是凡人,也不至于连这么短时间的事都回忆不起来,总要有点印象,他竟坦然说忘了。

    如果是平常的闻讯,基本可以确定李青山的嫌疑了。然而,付青衿望向手中的獬豸之角,獬豸角安安静静并不示警。这就意味着李青山的忘,并非是托词,而是真的忘了。

    李青山摊手道:“几个月前的事,谁还记得,大概是在修行吧!”

    付青衿怎肯就此罢休,目光如剑,凝视了李青山的双眸,追问道:“那飞龙剑呢?你见过飞龙剑吗?不要含糊其辞,只用见过或没见过来回答我就够了。”

    我见过!

    李青山本能的这么肯定,他不但见过飞龙剑,还清楚的知道它的样式大小。

    然后当他回溯记忆的时候,他的眼眸中忽有一丝迷茫闪过,那金光闪闪的飞龙剑,化为一团光雾弥散。

    回忆告诉他的,是相反的答案,他非但没有见过飞龙剑,连“飞龙剑”这三个字,都是头一回听说——明明付青衿方才已经向别的修行者问了很多次了。

    李青山只能如是回答:“没见过。”

    獬豸之角,没有亮起光芒,那只獬豸神兽,似乎已经判定了李青山的清白,证明他与飞龙长老一事毫无关系。

    付青衿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失望还是放心。

    “难道我的推断是错的?拿到须弥指环的并非清河府的筑基修士,而且来自于其他地方,亦或者是那些夜游人。但夜游人又怎么会专门跑到地面上来开启须弥指环呢?”

    不过世上之事,本就存在一切可能。

    线索中断!付青衿亦不得不承认,在变幻莫测的世间万物面前,人的智慧是弱小无力的,除非是拥有天机长老那样的卜算之术,才能把握住一丝命运的轨迹。

    柳长卿舒了口气,微笑道:“付道友,可满意吗?”

    付青衿轻轻一叹,对李青山微微颔首:“看来我的推断有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