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十五章 往事易忘

大圣传 第九十五章 往事易忘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李青山耸耸肩膀,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入耳蜗。

    “你欠我一次。”如心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传音说道。

    “欠你一次?”李青山回忆着,记忆似沙滩上的沙雕,被海潮冲刷,轰然坍塌。他眉头一皱,将手按住额头,不敢再回忆任何东西。

    这是怎么回事?他明明知道答案,却不敢细想。

    片刻之前,如心握住李青山的手,思索片刻,将一个小瓶塞入他的手中,小瓶中荡漾着金黄色的液体,正是如心近来才炼制出来的忘水。

    李青山眼睛微涨,瞥了如心一眼,又望了一眼下面的付青衿。

    马上就要问到自己了。

    这忘水的效果如何,有何副作用,已经来不及计较,他反手握住如心的柔荑,轻轻一握,算是感谢,入手温和细腻,柔弱无骨,也来不及细细体会。

    他很自然的换了一个姿势,将手肘倚在桌面上,手笼住嘴,忘水带着丝丝炽热,顺着喉咙流淌下去。

    因为李青山坐的靠后,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付青衿与被他询问的修行者身上,李青山这一小动作,并未吸引任何人的主意。

    忘水入腹,初时李青山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仰起头来,穹顶辉煌的灯光,有些让人目眩。

    再低下头,付青衿已回到中心讲台上。同柳长卿并肩而立,危机已经过去了。

    “这次妖魔大举入侵,是清河府乃至我等的大危机,诛妖盟的誓愿,百家经院的责任,全都寄托在这一战中,戮力同心,击溃妖魔。在此一战!”柳长卿激昂的挥着手道。

    “真是好春光啊!”李青山在心中慨叹。

    在他的另一个视野中,正望着滔滔东流去的清河水,正值暮春时节,两岸垂柳氤氲着一重水雾,空气已经很暖,但还未到让人觉得炽热的地步。

    行走在春风中,如饮佳酿。醺然欲醉。

    我到底是来干什么呢?不能想!想了就真没了。这就叫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吗?

    李青山百无聊赖的折下一段柳枝,打散水中自己的影子。

    不远处。官道旁。一个“茶”字旗,迎风招展。

    刘老汉开这个茶棚,已经有三十一年了,这条大道是打西面进府城的必经之路,往来商贾如织游人似锦,渴了累了便会在他这里休息一下,喝一碗茶。生意倒还红火。

    直到三年前开始,生意才渐渐变得不好做。不过他也很知足,比起那些携家带口逃难过来的人。他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这里紧挨着清河府的边缘,那座纵横三千里的第一雄城,就在后面俯瞰着他这小小的茶棚。

    没有妖怪会来这里骚扰,就算真有不开眼的,也被城里的那些大人们,三下五除二的给收拾掉了。

    今日生意还好,三五成群,十几个茶客坐在茶棚下闲聊,谈天论地之中,不免要诉说妖怪的可怕。

    刘老汉含笑听着,毫无压力。忽然见河畔的草丛晃动,隐约坐在一个人,高声招揽生意:“这位客官,旅途劳累,来老汉这里饮杯茶,解解渴吧!”

    其他茶客也纷纷回转过头,只见那人站起身来,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头火红的长发,似在熊熊燃烧着,赤红如炭的眼眸,即便在青天白日下,也让人觉得一阵心悸。

    “妖……妖怪!”

    所有人在心里打了一个磕。妖怪两个字所有人都不陌生,能够化成人形的妖怪,却是只听过,没见过。据说见过的人都死了,还据说连那些能使仙法的大人们,都不是对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刘老汉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自己这张臭嘴,乱叫什么,转身就想逃。

    但赤影一闪,那妖怪已经逼近到眼前,低着头对刘老汉道:“好啊!”

    “好久没喝……”李青山话还没说过,只听“扑通”一声,刘老汉双腿一软,跪倒在地,转念一想,这是妖怪,求饶是没用的,索性挺直了身子,装死!

    其他茶客则是一片鬼哭狼嚎,做鸟兽散。

    李青山撇撇嘴,自己添茶倒水,饮了一杯,不过瘾。索性将茶壶提起来,直接倒进嘴里。

    茶不是好茶,但他修行这几年来,快把当“人”的感觉都忘掉了,此时再一喝,倒觉得别有滋味。

    远望清河府,生出个念想,我应当是想去那里吧!

    于是他李青山一手提着茶壶,一手玩着柳枝,不紧不慢的向清河府走去。

    ……

    云雨楼中,经柳长卿一番动员,所有人的精神都被调动起来,跃跃欲试,他们不是会被几句话忽悠的人,也并非是不了解战争的险恶。

    其实这三年来,千万凡人丧命,炼气士死伤无数,筑基修士的死伤,反而并不多,如果不是“月魔”出世,差不多只有十之一二。

    修行到这一步,无论是灵符还是法器,总有一点保命的办法,只要知进退,不逞强,遇到危险想要脱身,其实并不很难。

    而斩杀妖怪,不但能得到珍贵的妖丹,乃至骨肉皮毛,都是极为珍稀之物,可以说斩杀一个妖将,就能发一笔大财。

    得到的妖丹如果与自己的属性相合,更能让修为提高一大步,原本没有机会冲击更高境界,也就变得有了机会。

    单独行动或有危险,但这么多人在一起,又有什么可怕的,哪怕遇到石魔血魔,也有应对的方法,只要别运气太差,碰到“月魔”。

    “我们现在知己知彼,占据先机,仔细筹谋,必可打妖怪个措手不及,我不善此道。韩将军,可否为我们运筹帷幄一番?”付青衿恭请道。

    一直沉默无语的韩安军,当仁不让的站起身来,闪身来到讲台上。

    兵家的老本行便是行兵布阵战略军法,这样涉及整个清河府所有修行者大规模调动,付青衿也不敢说能比的了韩安军。

    “现在地底所存的妖将,也不过数十个罢了,更缺乏组织统帅,不足为惧。石魔已死,血魔受创,皆不足为虑。唯有月魔与他麾下的数十个筑基级的夜游人,才是心腹大患。”

    听见“月魔”两个字,众人的兴头,像是被泼下了一盆冷水,遇上月魔率领的夜游人大军,想逃命可不想遇到石魔血魔那么简单。

    付青衿轻吐口气,知道这是绕不开的坎,念起“北月”二字,连他都会觉得有些棘手。没想到清河府的妖魔道,会出这样的厉害妖物。

    不但其修为极强,更有着寻常妖将没有的智慧,聚合了一大群夜游人追随,无论谁想击溃这股势力,都得付出惨重代价。

    秋海棠作为清河府修行道的一员,也在角落里旁听,知道一旦两股势力联合,她也没办法再左右逢源,置身事外了。看他们谈“月”色变的样子,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自得。

    她是亲眼见过月魔,不,北月,还在飞天龙舰上逼着他和自己谈心,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胆大包天,对方可是凶狠残忍的妖魔啊!

    不过在她的印象中,他并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可怕,虽然有些暴躁。但其实性格很搞怪,甚至有些温柔,在某些时候给她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大孩子,也有心中所爱。

    这在这时,一个负责监督清河府四周动向的赤狼卫来报:“统领,有妖怪入城。”

    要开始了吗?所有人面色一凛,做好准备,斩妖除魔。

    “不过是个妖怪,你慌什么?”王朴实望着属下惶惶不安的模样,心下不悦。

    “好像是……好像是……月魔!”

    “你说什么?”王朴实脸色一变,不止是他,其他所有筑基修士,都是一惊,斩妖除魔的劲头去了大半。

    柳长卿立刻取出水月盘来,将手一抚,上面立刻映出整个清河府的景象,城西一阵鸡飞狗跳,人群惊呼奔逃。

    所有人都不由仰起头来,向着水月盘中望去。

    柳长卿催动灵气,水月盘中的景象迅速变大,一张俊美邪气的脸庞充满整个水月盘,表情似乎有些茫然,有些慵懒,忽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左顾右盼一番,目光一凝,正对上柳长卿的眼睛,开口道:

    “你们在这啊!”

    柳长卿吃惊后退半步,叫道:“不好,月魔要屠府城!”

    “法阵怎么没发挥作用?”

    “月魔能收敛气息。”

    原来在战乱开始之时,清河府范围内,便布下一个法阵,虽然不可能限制普通人的出入,但只要感应出一丁点妖气,就会生出警兆,法阵便会发挥作用。镇守府城的柳长卿就能提前做出反应。但李青山能将气息收敛的一干二净,轻轻松松就走进来了。

    付青衿心往下沉,他是亲眼见过铜鼎山的惨状,月魔似乎有引发大地震的能力,若真的要屠城,效率恐怕要比石魔与血魔更高,而且根本难以拦阻。

    可以想象,一旦地震发生,多少房屋楼宇要倒塌下来,清河府会变成一片废墟!这厮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惊人举动。

    李青山完全没有一点要屠城的意思,喝了忘水之后,乱七八糟的忘了很多东西,越是深刻的,越不敢回想,怕忘。但还记得自己是要来府城的,心中还含着一股怒气。

    “付青衿你个混蛋,又来使阴谋诡计对付老子,老子让你好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