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章 蛛网迷城

大圣传 第五章 蛛网迷城

    蛛网城中,空无一人。

    所有的夜游人都远远逃开,回到自己的主城中,不敢涉及到这场千年以来,地底最大的变乱之中。

    对于那个抱起蛛后,走向寝宫的高大背影,所有人都在心中,打上了必死的烙印,然后为之幸灾乐祸,尽管那是他们最新的统治者,而且要比罗丝蛛后要仁慈的多。

    但是没办法,这就是夜游人的本性。为别人、特别是那些比他们更强的人的一切不幸而欢呼雀跃。

    但李青山的脚步十分稳健,怀抱中的女妖,十分的轻盈。高高挽起的青丝,拖曳下来,随着脚步轻轻摆动。

    那股歇斯底里、尖锐刻毒的忿怒,已经从她脸上完全消失了,高挑的身躯温顺的躺在他的双臂之间,修长的手臂,环住他的脖颈,猩红的嘴唇,带着妖艳迷幻的笑容,轻轻的吻在李青山的勃颈上,留下一道湿润温软的痕迹。

    其实这盘棋的结果,她并不是很在意,血影、强石莫名其妙的死,带给她的不快,就仿佛用着极为趁手的两颗棋子突然被人偷走的程度。

    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取悦她自己。

    强大的力量,漫长的寿命,都会让人显露其本来面目,人类修士或许还有道德道义束缚,妖魔本就是直来直去。

    而这场游戏进展到这一步,可谓奇峰突起,出乎意料的有趣起来。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想到马上就可以与他交换,然后品尝他血肉的滋味,便有再大的不快,也消逝的无影无踪了。

    她会牢牢束缚住他,让他在清醒的状态下,一点点将他的四肢啃食殆尽。他会哀嚎求饶吗?还是用缄默抵抗?

    她兴奋的就像是恋爱中的小女孩,对未知的未来。充满了甜蜜的期待。这种滋味,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体会过了。

    脚步声回荡在幽深的殿宇回廊中,李青山不敢有一丝放松警惕。

    当她的嘴唇吻上他的脖颈时。谁知道下一刻是否会深深咬进去,释放致命的毒素。当她的玉臂收拢时,是否会在下一刻勒断他的脖子。

    虽然根据过往的信息。蛛后一般不会这样做,只会在享乐之后,再杀再吃。

    但就好像是在不断的敲击一颗炸弹,就算一切经验都告诉你,它不会因此而爆炸,将你扎个四分五裂,但也没有人能真正的放下心来。

    而与此同时,她的身躯正散发着原始强烈的诱惑,妖媚的容颜,高挑的身姿。丰盈的酥胸,修长的美腿。

    即便是性感诱人的夜流波,与她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

    李青山慢慢兴奋起来,血液加速流动。心脏跳动的速度也跟着加快。

    征服更加强大的异性,仿佛是雄性的本能,仿佛是击败强大的敌人。而那无所不在的致命危险,反而成了她身上诸多魅力中,最迷人的部分。

    穿过一条长长的门廊,李青山终于到达蛛网城的最核心。罗丝蛛后的寝宫,或者说是,蜘蛛巢穴。

    一片广阔的不可思议的殿堂,纵然千人聚集在这里,也不会有丝毫拥挤的感觉,精美的雕塑与壁画,歌颂着她的强大与残忍。

    殿堂的中央,十六根殿柱环绕的圆形石台,近乎占据房间的一半的空间。

    若非层层垂落的黑色纱幕,以及厚厚铺垫的丝毯,几乎无法让人相信这是床榻,而更像是一个祭坛。

    在夜游人的传说中,其意义也相差仿佛,没有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李青山轻笑起来,笑声在空旷的殿宇间回荡,打破这千年的沉寂。

    ……

    罗丝蛛后倚着手臂,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兴致盎然的望着李青山。

    这时候,她却显得并不主动,像是高贵的女王般,等着奴仆来取悦她,猩红长裙下的娇躯,浮凸若现。

    李青山并不以奴仆自居。嗤啦一声,他直接将她的长裙撕裂扯落,雪白的娇躯,一丝不挂的呈现在眼前。

    李青山毫不客气,欺身而上,直接抓住心仪已久的丰盈雪峰,一手竟难以把握,恣意揉捏成任何形状,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用上的力气足以将钢铁扭曲。

    罗丝蛛后却只是娇笑起来,抬手勾住他的脖颈,将他头狠狠压在胸前。

    帘幕深深,低笑声,喘息声,呻吟声,接连响起,在这空旷的殿堂中回荡。

    ……

    黑暗中,不知过去了多久。

    李青山霍得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罗丝蛛后伏在他的身上,发丝凌乱披散下来,脸上带着醉人的红晕,而他们的身躯,仍亲密的连接在一起,传来滑腻炽热的感觉。

    积压数年的欲望,得到了彻底的宣泄,他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完全是以侵略者与征服者的姿态,在那柔腻的娇躯上,施加他足以开山劈石的强大力量,近乎暴虐。

    从她不时蹙起眉头看来,仿佛也给她造成了不少痛楚,毕竟单单在力量层面,二者的相差并不大。

    而这样仿佛正和罗丝蛛后的胃口,乐在其中。虽也不断用爪牙来反击,给他留下一道道伤痕,但那与其说是报复,到不如说是兴奋的调情。

    李青山的欲望仿佛无穷无尽,倾泻到一个同样深不见底的沟壑中。

    罗丝蛛后支起身子,抚摸着李青山的脸笑道:“倒真有点舍不得杀你了,不过也更想吃你了。”

    对她来说,这也是前所未有的愉悦体验,抿了抿红唇,用舌头在李青山脸上轻轻一舔,似乎在性欲和食欲之间,做着考量,不过结果,自然是一定的。

    给予猎物一些希望,才能让其继续卖力,她已经打算榨干李青山最后一分利用的价值。

    就是现在!

    李青山知道时机已到,若再继续下去,只会耗费体力,运起《灵龟镇海诀》,镇压下心头欲火,神智登时一清。

    立刻运起牛魔震荡之力,要将罗丝蛛后弹开,准备拼死一战。

    “啊!”

    一声高亢之极的呻吟,打断了李青山的心念,其中带着些许痛苦,但更多的是欢娱。

    罗丝蛛后又伏在李青山身上,埋怨道:“有这种招数,怎么不早拿出来。”

    李青山哭笑不得,老子炼这天赋神通,不是为了给你当那玩意用的。

    心中又暗暗惊异,他的牛魔震荡之力,以这样贴体的姿态施放出来,就算是罗丝蛛后的妖帅,身体强悍异常,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只能说她确实是个变态。

    “给我继续!”罗丝蛛后扼住李青山的咽喉,厉声命令道。对她来说,只要不是太过严重的伤势,都不是什么大问题,转眼就能恢复,而那一阵阵深入肺腑的痛楚,她完全将之当做快感的一部分。

    李青山转念一想,现在就开战,彼此的实力差距仍然悬殊,别没等他在压力之下突破虎魔四重,便给她秒杀了。这倒是个消耗她妖气的好机会,纵然是小伤,积累到一定程度,肯定还是会有所影响的。

    于是,李青山就这么枕着手臂,对罗丝蛛后源源不断的展开“攻击”,反正他有“大地神力”,恢复的倒也快。

    望着罗丝蛛后如痴如狂的面孔,莫名其妙的想起一句话来,“就算再震动一千次,也不能让心接近一厘米。”

    ……

    “你若愿永远留在这里,做我的奴仆,为你的言行赎罪,我可以考虑暂时不杀你。”

    不知过了多久,罗丝蛛后抚摸着李青山的脸庞,她的脸上多了几分慵懒疲惫,白腻的肌肤溢出汗水来,声音也变得温和了许多。

    至少证明,李青山的努力没有白费,她的心倒是接近了一厘米,考虑到以后可能再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人形玩具,性欲开始压倒食欲。

    “休想!”

    李青山毫不留情的拒绝这个要求,让他永远困在这里当一个囚徒,是不可能的事,也与他的初衷不符。

    “那就太遗憾了,不过,这也由不得你。”罗丝蛛后檀口一张,一线蛛丝吐出,缠向李青山的脖颈。

    李青山早有准备,一拳轰出。

    当然,这一次他将所有的震荡之力,都集中在了拳头上。

    出乎意料,祭坛般的大床,猛然塌陷下去,他们一起向下跌落。

    他们的力量都何等强大,虽然控制力也能抢,但在这里缠绵许久,总有忘记控制的时候。

    这祭坛大床,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夜游人工匠的技艺足够精湛了。

    李青山猛一出手,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在厚重的石床下,是一个筒状的巨大空洞,高度可达数百丈,贯穿整个蛛网城,周遭有旋转楼梯。

    正是李青山第一次来蛛网城时,走过的道路。

    在下落之中,二人终于分开,罗丝蛛后张口一吐,吐出的不再是一片蛛丝。

    李青山横移避过,蛛丝却在身下张开,化作一张蛛网,将猝不及防的他网住,将牢牢他黏在网心,如落网之虫。

    罗丝蛛后落在蛛网边缘,修长玉腿交叠,轻盈踏在一根纤细蛛丝上,脸上带着几分慵懒,抚摸着平滑的小腹。

    “北月,我本想饶你一命,但是想想,说不定在我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孩子,没有你这父亲的血肉滋养,可是不行,为了我们的孩子,你就安心的去死吧!”

    欲望弥散这时,吞噬配偶的本能,占据绝对上风,杀机一触即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