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九章 如意郡中

大圣传 第二十九章 如意郡中

    湖水注入洞窟中,化作一条地下河,在黑暗中转折奔流。

    初时,水势很小,小的足以凝结出一个神印来。

    但是,随着河水奔腾,越来越的水流融入其中,水势变得越发浩大。一往无前的向着地底深处前进。

    又经过一次回环转折之后,流向渐渐稳定下来,赫然便是地下领地的方向。

    李青山心中大喜,义无反顾的投身其中,这条地下河之大,更胜过他炼化的任何一条河流,恐怕需要花费一番心力,方能将之炼化。

    但是一旦将之炼化,便是打通了两片领地的联系,他在清河府的根基将越发稳固。

    青小洞府中,李青山站起身来,冲小安点点头,然后踏出洞府。

    是时候让本尊出手了。

    分身到底只能拥有他一部分妖气,而且并不具备灵龟的神威。在他专心修行的时候,拿来节省时间还不错,但真正的问题,还是要亲手解决,更为方便。

    而且,也是时候再回地底探探情况,看看夜流苏的统一大业进行的如何了。

    ……

    黑水蝾螈依然在他深沉的地下湖中,自由的来回游曳,以一个妖怪的速度,缓缓修行着。可能在十年、百年之后,他也会成为一个厉害的妖将,不过现在,他还只是一个最弱小的妖怪。

    在地底群妖之中,李青山领地中的妖怪。大概是最幸运的。安然的渡过了这次本可能会危及性命的战争。

    黑水蝾螈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不可抵挡的妖气,融入自己的水域中,原本自由驱使的水流,在这一刻,变成了凝滞的牢笼。

    黑水中,亮起两个湛蓝光点,模模糊糊间。一只灵龟游曳而来,那两个蓝光正是灵龟之眼。明明背负着硕大的龟甲,但在动作间,却充满了轻灵优雅的美感,仿佛是在天空中舞蹈。

    比起直观的庞大妖气,另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气息传来,那是神圣的味道。仿佛君王巡视领地,神明划定神国。

    所到之处。无论多么湍急的水流。也会平静安宁下来,仿佛他的眼神。

    但游曳到近前,灵龟的幻影散去,显露出的正是李青山的身形。

    李青山本尊来到月庭湖下,一开始炼化这条地下河,便感觉轻松异常。这条地下河越往下水势就越大,而且是那种开辟式的炼化。感觉却和用分身炼化一条小河一样轻松。

    他以分身炼化水脉的速度,就足以让人望尘莫及了。如果见识了其本尊的效率,恐怕唯有目瞪口呆了。

    而在这时候。在如意郡城,也确实有一群人,正露出惊愕的神情。

    一张发光的地图,充满偌大的墙壁,上面没有城郭,只有山川地理的景象,起伏的山峦,绵延的江河,仿佛巨龙一般在大地上交织纠缠,首尾相连,却又丝毫不乱,带着自然之美。

    江河为蓝,却有一小片区域,被染成鲜红。观其形状,正是月庭湖与其周边水脉的图景。

    “侯爷,这是青州鼎传来的景象,月魔,不,北月炼化水脉的速度,忽然加快了。”一位老者禀报道。

    如意候依旧是头戴高冠,身披紫衣,只是脸上那种冷冷淡淡,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见了,变成一种慎重,甚至警惕。

    那蔓延的鲜红,仿佛是生在他身上的毒疮,是的,这如意郡是他家族传承数千年领地,仿佛是他身体的延伸。

    妖魔作乱,他不在乎,无论有多少凡人或修行者死去,他也不放在心上。但是这样炼化山水,自称神明,是直接挑衅他的权威。

    如意候笼在大袖中的右手我成拳头,有一种冲动,现在便出门而去,直奔清河府,将其斩杀。

    甚至根本不用他亲自出手,只要他一声令下,调动三五位金丹修士,丝毫不成问题。在他侯府担当客卿的金丹修士,便有三人。

    但是他不能,他虽然不是棋子,但也只能敢做看客,莫说乱动这棋盘上的棋子,就是观棋不语四个字,也是基本。

    “二位对此有何看法。”如意候回眸,在他的身侧,平起平坐的站着二人。

    一个中年男子,身穿戎装,面如赤铁,没有一丝表情。双臂下垂,肃然而立,仿佛一道千年不化的冰川。

    若是李青山在此,定会觉得其与韩安军十分相像,正是韩琼枝的伯父,大将军韩安国。

    “此妖不除,必成大患。”

    如意候微微颔首,赞同此说法:“柳长卿竟还禀报我,想将水月盘交给他,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而另一个人,自然便是顾雁影,依旧是一袭白衣胜雪,负手而立,袖子挽起,露出白皙小臂,显得干净利落,脸上永远挂着洒脱的笑容,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仿佛无形无影而又不断变换的流风。

    “呵,有点意思。”

    “雁影,你未免太轻松了。”

    如意候在望着她的时候,就连眼神也会变得柔和几分,没了那股融入骨子里的侯爷的傲慢。

    这当然不仅是出自心中那份爱慕之情,顾雁影的地位与他不相上下,修为深浅没有几个人说得清楚,更别说她的身后,还有那笼罩整个大夏王朝天空的身影。

    与之一比,堂堂如意候,也不过是地方上的一个小诸侯。

    “不过是一盘棋罢了,何必那么认真?”

    “这可是我的祖产家业。”如意候苦笑,凝视着她,她最让他心动,不是这绝美的容颜,不是高贵的身份,甚至也不是她飘渺如风的气质。

    而是一种气魄,风虽不动,气亦无处不在,涵盖九州。

    谁都说清河府是一盘棋,但除了最上面那几位,谁敢真的将其当做一盘棋。

    “不如就将那水月盘交给他,看他能翻出什么大浪来。”顾雁影的表现,倒是真像是一个看客,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

    “这……”

    “好歹也是我的爱慕者。”顾雁影唇角一勾,没有说什么局势变化,毫不掩饰个人的喜恶。

    “既然你说给,那就给吧!谁让我也不幸沦落此列,倒该与这北月同命相怜才是。”

    如意候叹了口气,一转眼就将“此妖不除,必成大患”八个字抛在脑后。

    他不想在她面前显得太小家子气,当然,这不是根本原因。近来他也承受了不少压力,周通为了要回自己的雷殛剑,确实很着急,找了一位令如意候也不好的拒绝的人物来关说。

    顾雁影不提局势,如意候却已在心中,将局势分析了无数遍,考虑到周通渡过天劫的益处。顾雁影的这句话,至多算是引子罢了。他这个修为这个年纪,怎么会为了个人感情而做蠢事呢!

    当然,这个引子说不重要也很重要,如意候本能的对“北月”感到警惕甚至戒惧,一个妖怪修为爬升的如此之快,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应当尽可能的进行打压。如果没有顾雁影这一句话,他可能也就将这个想法贯彻到底了。

    而过了后来,他为今日的决定后悔万分,亦证明了气魄这种东西,到底不是装出来的,有的人是真的不在乎。

    在二人说话的时候,韩安国保持着韩家一向的作风,缄默不语,更不阻止。

    直到出门之时,顾雁影忽然道:“你那侄女筑基成功了吗?”

    “前日刚渡过天劫,正在修养恢复。”韩安国的眼神透出询问之色,不知他为何突然提起韩琼枝。

    “让她明天来我这报道吧!”顾雁影干脆的道。

    韩安国有些不解,不知她为何对韩琼枝如此厚爱,不过能直接晋升白狼卫,终归不是一件坏事,他也不想让韩琼枝现在就回清河府,至少要等到局势完全平定下来再说,便微微颔首:“好。”

    如意候笑道:“你们说的是琼枝贤侄吧!你这当伯父的再劝劝她,那副《天女散花图》,到底如何才肯出让,难道我还会亏了她还不成吗?”

    “这就要看她自己的意思了。”

    ……

    大将军府。

    “不行,我一定要回去!”韩琼枝坚决的道。

    “我已经答应了,军令如山,你身为鹰狼卫,顾统领便是你的将官,你理当遵从他的号令。好了,别任性了,你已经不是孩子了。”

    韩安国极为难得的露出温和之色,让在场的几个青年男女羡艳不已,老爹何曾对他们这么和颜悦色过,再说韩琼枝来了之后,他们的日子也好过许多,纷纷劝道。

    “是啊,琼枝姐姐,你就留下来吧,他都说了让你等他了!”

    “那李青山有什么好的,这么久了,音信全无,连封书信也没有。”

    韩安国寒声道:“他亲手斩了四个妖将,全都是单打独斗。现在更是清河府的赤鹰统领,要议论别人,先照照自己!”

    几人顿时噤若寒蝉,心中却十分不忿,那不过是我们没赶上机会罢了,等到那李青山来了,定要好好较量一番。

    韩琼枝微微一讶,她一直在闭关,为求突破筑基境界,还不知道李青山已是赤鹰统领,但听伯父夸赞他,心中总是开心的。

    “青山,你快些来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