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二章 断剑,灵丹,选择

大圣传 第四十二章 断剑,灵丹,选择

    月庭湖上的激战,惊动了周边的城镇村庄。

    特别是以船为家的渔家,忽然感觉身子直向下坠,惊惧的奔出船舱,却见湖面陡然下降了一尺,而在湖心处,一只流水所化的巨掌,正擎起苍穹。

    “湖神爷爷发怒了!”

    惊愕恐惧的神色,写在了每一个人的脸上,不知哪个吼了一声了,众人跪倒一地,叩拜不已。

    在离湖畔不远处的小石桥上,一人独立,青衿飘然。

    付青衿以手按剑,张目凝望:“月魔,你已有这般变化了吗?”

    ……

    数月之前,深秋时节,仁心岛上,龙蛇湖畔。

    一个孤独的身影,手持断剑,独坐湖畔,没有青墟幻境,也没有青丝垂下。

    “那个付青衿怎么像傻了一样!”花承露来仁心岛上,探望一个在任务中受伤的鹰狼卫,遥遥看见付青衿的身影。

    余紫剑道:“嘘,承露,小声点,别让他听到了。”

    议论声清晰入耳,他却恍若未闻,凝视着青墟剑折断的边缘,折断的,不只是剑,还有一切同外界的联系。

    诛妖盟已成往事,渐渐已无人来探望。

    藏剑宫既没有责罚,也没有召唤,唯有师傅遥遥传来四个字“好自为之”,简简单单四个字,却令他费尽思量,不得其解。

    他的伤,早就好了,但却茫然不知该往何处,于是就留下来。留在这个异乡,像一缕孤魂。

    “你没有线,怎么钓鱼?”

    一个脚步走近,一个声音传来,是余紫剑,付青衿没有回头,也不曾回答。

    昔日曾因为青墟剑而相信。这少女与他,会有一段深深的缘分,现在剑已断。缘不存,再看也不过是寻常女子,或许真的有继承紫宵剑的天分。但那与他何干。

    余紫剑想起了昔日的自己,幽幽一叹,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幽远沉静,问了一个问题:“这把剑真的对你这么重要吗?”

    付青衿如岩石般沉默,

    “紫剑,我们快走吧!”

    “来了!”余紫剑转头应了一声,又对付青衿道:“有一个人对我说过,世事两难全,从要有所取舍,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普普通通一句话。却好似一线灵光,从付青衿的脑海穿管,持剑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在余紫剑走后。才用用唯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低语道:

    “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一切恢弘,终将归墟!”

    师傅的话再一次萦绕耳畔:

    “青衿,你可知道这青墟剑的来历,我藏剑宫有一位前辈。本是一国之君,当然,那时候还没有大夏,这九州还是诸国林立。那位前辈为了应对敌国的威胁,他出外寻求帮助,误入仙境,得到了一位仙人的传承。他满心欢喜,待到离开仙境,却发觉已是数十年过去。”

    “亲人朋友俱都离世,而故国早已被敌国攻破,成为一片废墟,他想要报仇雪恨,却发现敌国也早在战乱中灭亡。他心中无限怅惘,将这股意念融入剑中,这便是青墟剑所蕴含的剑意,无尽繁华将归一片废墟,为青苔萝蔓覆盖……”

    付青衿举起青墟剑,轻轻的道:“就连你也未能例外吗?”

    第二天,付青衿离开了百家经院,他走过每一座在战乱中被毁灭的城池,想象着他们昔日的繁华胜景,他仿佛洗掉了眼前的尘埃,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同。

    一天,又一天,青墟剑依旧那么断着,却有一丝丝青光融入其中。

    这一次,非是千古之上,那位前辈的唏嘘,也不是历代青墟剑主的慨叹,是他付青衿自己的领悟。

    不知走过多少城池,他终于明白,青墟剑其实并没有断,在那一刻,青墟剑上陡然焕发出从未有过的光华,他恍惚发觉自己又站在了青墟幻境中。

    一个身影站在远方的坍塌的宫墙下,转过头来,淡淡一笑。

    是一位甚有威严的中年男子,那容貌很陌生,但那神情却极为熟悉,那孤傲惆怅神色,曾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脸上。

    付青衿也笑了,笑的很是爽朗,像他拿起青墟剑之前。

    从此以后,藏剑宫的十名剑中,多了一柄断剑。

    周通好不容易拿回了雷殛剑,正在洞府中闭关静修,为突破金丹境界做着准备,忽然感觉法阵为人触动,眉头一皱,踏出洞府。

    “是你?”

    周通心中本就有三分火气,见到来人,更升成七分:“付青衿,你来做什么?”

    付青衿张开手心,其中有一枚紫色的丹药。

    周通的火气消失一空:“这是元灵丹!”

    ……

    面对抓来的巨掌,周通不屑冷哼,雷殛剑一挥,合身化作一道电光,穿透巨掌手心,速度丝毫不在李青山挥舞风神羽翼之下。

    刹那间,电流水中蔓延流窜,从内到外,将巨掌照的透亮,轰然坍塌瓦解,仿佛山崩的景象。

    “这牛鼻子渡劫之后还真难对付。”

    李青山稳住身形,浑身一震,震散紫电,长长的呼一口气,与天空中宛若雷神的周通对望。

    视线交击碰撞,似有火花闪烁。

    周通拉着一道电光,俯冲而下。雷公的幻影,似乎也跟不上他的速度,拖到身后,显现出周通本来的模样,雷光缠绕在雷殛剑上,让这柄貌不惊人的木剑,焕发出凌厉之极的电光。

    李青山踩着一道水龙,挺身而上,他握紧拳头,震荡之力,不断的汇聚,凝而不发,一圈黑色裂痕交织,仿佛能将这虚空也撕裂。

    他耳尖忽然一动,将手向旁一挥。

    二人错身而过,电光笔直,水龙碎散。

    李青山的胸口,穿透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转过身来,喝道:“再来!”

    周通转过身来,虽然毫发无损,但脸色却颇不平静:“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你个混蛋少拖延时间!”

    飞天龙舰上,柳长卿不解的道:“周前辈他怎么了?”

    “你们看月庭湖的四周,月魔刚刚分神了。”花承赞的神情,也有说不出的惊异,乃至一丝佩服。

    “似乎没什么变化,什么分……”柳长卿顺着花承赞的手,极目远望,看不出有任何异样,心中忽然一震,明白过来。

    在那擎天巨手被雷电激荡,坍塌的时候,在月庭湖上砸出一个大坑,掀起数丈高的巨浪,向着四面八方的涌去。准确的说,那已不是浪,而是只有在海上才会出现的海啸。

    付青衿的身影消失在小石桥上,立于湖畔码头,一手持剑,欲将扑来的大浪斩断,却见大浪凭空溃散在面前,才放下青墟剑,望向天际。

    在凡人感谢湖神爷的欢呼声中,一时之间,付青衿的神情有些恍惚。

    沿岸的这些村落城镇,本该变成一片狼藉,现在却安然无恙,显然是月魔在交锋时,分神操控,才会被周通一剑贯穿。

    飞天龙舰上,众人都明白过来,面面相觑,心中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你为何要受我这一剑,你本来能躲开的?”

    周通的感触无疑更深,心中没有半分得意,昔日他与血影交手,一击天雷震杀一城之人,他心中虽有些不适,但是在斩妖除魔的大义之下,也不会有任何愧悔。

    但是现在,他为了私怨而出手,结果李青山反倒是宁可受他一剑,救了无数性命。彼此的身份好像颠倒了过来,“斩妖除魔”四个字,也不再那么的正义凛然。

    “我乐意,废话少说,我们再来打过,这一剑就算是爷爷让你的!”

    在方才那一刻,李青山听到无数呼喊,面对排空而来的巨浪,有的人大喊着“湖神爷爷救命”什么的,还有些小孩女人的哭叫声,心念一转,就动用了水神印,散去了巨浪。

    他不是什么圣人,如果真的是命悬一线的生死战,他也不可能分心去顾忌凡人的生死。但若只是挨一剑,救数十万性命,那也是理所当然,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罢了,你吃我一剑,我们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周通无言,忽然长叹一声,化作电光一闪,御剑破空,来到飞天龙舰上:“柳大人,此战无益,那水月盘,我会想办法补偿。”

    若再战下去,李青山再为了顾及湖畔百姓而受伤,他就真丢不起这个脸了。说到头来,他又不是如意候,月魔占据一片水域修行,与他何干。修成金丹境界的他,已经跳出棋盘,不必再看任何人的脸色了。至于最上面的那几位的脸色,寻常人就是想看也看不到。

    “任凭前辈吩咐。”

    柳长卿拱手道,而后下令,飞天龙舰调转过头,飞向百家经院,几乎所有人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李青山表现出的力量,实在太惊人了,那几乎是可以与金丹修士分庭抗礼,而且占据着地利,恐怕连周通都未必能赢,这样未尝不是最好的结果。

    从今日起,清河府再没有哪个修士,会脑袋抽风,想着同月魔开战。

    “莫名其妙啊!”

    李青山摸着下巴,妖气涌动,胸口的伤口迅速愈合,跟与罗丝蛛后大战时候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忽然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息,目光一转,眼神变得十分锐利,一眼便看到了湖畔码头上的青色身影:

    “付青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