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九章 破茧成凰(上)

大圣传 第四十九章 破茧成凰(上)

    许多年前,也是找人,也有重谢。

    那一场天机斗法,恩怨纠缠,宛如昨日,历历在目。

    追寻之人,宛如没入云海中的一只纸鸢,所有的天机都被掩盖。

    他好不容易才抓住一线踪迹,便有一股狂风袭来。

    风筝线断,翱飞天际,不知所踪,原以为早不知在哪里坠落,成为无法释怀的遗憾。

    何曾想到,那一根飘渺的丝线,今日会再浮现眼前。

    若非有如此深的因缘纠缠,他几乎忽略过去。正因为有如此深的的机缘,他才会笃定的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这是天意!

    “风道友,风道友!”

    白衣秀士连声呼唤,风不全惊醒过来,抹去脸上的泪水,在四大宗师惊奇的目光中,他发现自己弯曲的脊背,不知不觉间挺直了。

    “道友如此惊喜,是找到那妖孽的存在了吗?”文正名奇怪的道,那也不至于高兴到泪流满面。

    “妖孽?对了,没有,所有天机皆被遮掩,我算不出他在哪里。”

    风不全暗暗有些后悔,方才不该如此失态,还喊出了“幽妃大人”几个字,落在有心人的耳中,后果不堪设想。

    “老夫辜负侯爷重托,无言回去,请几位宗师代我赔罪吧!”他一拱手,虽然面相依旧丑陋,但挺拔的身姿,隐然间已有了几分昔日的洒脱。

    风不全飘然而去。四大宗师面面相觑,一时弄不清在风不全身上,到底出了什么事。

    但他们总不能再这么回去,再去向如意候请求援手,那就显得太无能了,于是商议道:

    “那些夜游人定都逃往地底,我们不如前往地底追杀,逼那妖孽现身。”

    “妖孽皆是无情无义之辈。岂会为了几个夜游人而冒险,恐怕没那么简单。”

    白衣秀士道:“那也无妨,这片地底下还有不少妖魔!那蜘蛛精罗丝下令屠城,是恶贯满盈的大害,就算不能将月魔诛杀,扫平这一地的所有妖孽,将罗丝斩杀。也算同郡守大人有个交代!”

    ……

    在小安的陪伴下,李青山又来到岩浆火湖中。这里的火灵最为猛烈。对于灵龟妖丹有很强的抑制作用,最适合来突破《凤凰涅般经》。

    浓重的硫磺气息,翻涌的金黄色岩浆,是这里永远不变的风景,而那狂暴的元磁动荡,更是让人心惊。

    若非有过几次交流,李青山也几乎无法相信。金蝉竟能在这种地方呆下去。

    金蝉灵王,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李青山等了一会儿。没有声音自脑海中响起,冲小安点点头。便踏入岩浆,他没有动用妖气护体,在这个地方,就连妖气都难以调动。

    岩浆灼烧肌肤的感觉,有一丝痛楚,却有十分爽快。

    让他想起过去洗热水澡的感觉。而且有一股力量与他的血脉共鸣着,这是他上一次来时,所没有的感受。

    李青山索性张开双臂,平躺在湖面上,赤发铺张开来。火焰如蛇一般,卷了上来,舔舐着他的身躯。

    很快便将他的身躯淹没,包裹。

    结成一个火红的火焰巨茧。

    待到破茧之日,便是展翅之时。

    ……

    石狮对卧,大门洞开,几阵寒风,萧瑟吹过。

    一人走到阶前,从脚下捡起一块牌匾,轻轻一抚,尘土飞扬,显现出“狂剑山庄”四个字。

    余疏狂向着门内望了一眼,犹豫了一下,终没有踏进去。

    因为盐山城周围,有不少通往地底的洞窟,妖魔作乱,受创极深。

    盛极一时的狂剑山庄,已经变成一片废墟,整个盐山城也变成了一座鬼城,没有人居住了。

    余疏狂归来,是为了扫墓,想对妻子说说,紫剑已经有了新的归宿,到藏剑宫修行去了。

    但当他来到盐山城外,却大吃一惊,飞身来到墓前。

    墓碑还安稳伫立,后面的坟墓则被挖开了一个大洞,其中的棺木也不翼而飞。

    棺木下葬已有十余年,并不会有血肉气息,吸引野兽妖怪的注意。而从挖掘的痕迹来看,分明是人类的手段无疑。

    如果是盗墓贼,也不会连棺木也一并带走,谁会花费如此大的力气去挖掘一具枯骨?

    余疏狂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来,忽的想起一个人来:“马超群!”

    ……

    洞窟中,一头形似的山猫的妖将,猛扑上来,腥风扑面,速度惊人。

    白光一闪,妖将身首异处,文正名随手捻出一颗妖丹,收在百宝囊中。

    四大宗师虽然找不到李青山,但要找其他妖怪,却实在是太容易了。

    在他们的神念探查之下,哪怕是擅长隐匿气息,进行刺杀的夜游人,也如黑暗中的萤火虫一般显眼。

    顿时在地底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所到之处,无论是夜游人还是妖怪,具都是死路一条,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毕竟像李青山这般,能够进行跨境界战斗的妖怪,实在是太少见了。

    “姐姐,我们的哨探被杀了!”

    夜流波急匆匆的来向夜流苏禀报,在李青山的命令下,所有的夜游人都撤回地底,她们虽不知道什么四大宗师,也知对手绝不是她们能够抵挡的。

    “继续向地底转移!”夜流苏果断下令,一马当先,率领众夜游人,继续迁徙。

    白衣秀士忽然停下脚步,闭上眼睛。

    文正名道:“唐师兄,怎么了?”

    白衣秀士睁开眼睛:“一大群夜游人在我们下方。距离二十里,没有渡过二次天劫的,正在向下转移。还有一股庞大的妖气,在我们平行位置,五十里外,应当是那蜘蛛精。”

    “我们追哪个?”

    白衣秀士道:“走吧,擒贼先擒王!先将那妖孽诛杀,再去扫平那群夜游人。”

    ……

    夜流波道:“似乎没有追来!”

    数万夜游人。在洞窟中匆匆前行,逶迤的队伍蜿蜒如蛇,没有一丝声响。

    “不可大意,继续向下。有地底元磁的干扰,他们想找我们便不容易了,然后我们散开!”

    “散开?岂不是会被各个击破?”

    “这次的对手,已经不是凭数量能战胜的。否则主人也不会让我们提前撤走。”

    夜流波担忧的道:“不知主人怎么样了?”

    “凭主人的手段,自保当没有问题。我们快走吧!”

    每遇到一个岔路。便进行一次分裂,队伍很快被打散,到最后便只剩下夜流苏与夜流波二人,周围的气温已经变得灼热,岩石隐隐发红。

    一滴汗水落在地面上,立刻腾起一团白雾,夜流波有些烦躁。一刀斩断面前的石笋,

    “可恶。如果我能更强一点!”

    “别说了。”

    夜流苏心情同样糟糕,只是心性沉稳。不显露出来罢了。刚刚在地面上建立起一片领地,就被逼回地底,而且是地底更深之处。夜游人才统一没多久,就得由她亲手打散。

    “不过主人一定会解决他们的!”夜流波充满自信的道。

    “嗯。”

    夜流苏对此并不乐观,这青州地面上乃是人类的天下,纵然是妖帅也没办法横行。不过既然选择了依赖,也唯有相信他了。

    轰隆一声震动,从头顶传来,洞窟猛烈的颤动着,土石飞扬。

    “怎么回事?”

    “大概是那些人遇到蛛后了,我们继续走!”

    ……

    李青山像是婴孩般蜷缩着身子,躺卧在火焰巨茧中,等待一场新生。

    滚滚火灵,在他的体内,凝成一颗赤红色的凤凰之卵,上面勾勒着精美的金色符文,一明一暗间,仿佛是拥有生命的活物,在呼吸一样。

    李青山的心跳呼吸的节拍,也渐渐保持一样的节奏韵律,息息相关。

    他的心中忽然生出一个念头:“这怎么感觉跟怀了孩子似的!”

    不过李青山很快发现,要将这颗卵孵化,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恐怕十月怀胎还远远不够。他眉头轻轻一皱,《凤凰涅槃经》虽只是第一重,修行的难度也远超他最初的想象。

    这颗凤凰之卵,仿佛不知满足般,源源不绝的吸纳着火灵之力,按照现在的进度,花费个一年半载都算是短的。

    这对一个妖怪来说,这并不算太久,但他现在最缺的便是时间。

    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我来助你一臂之力,接好了!”

    岩浆深处,金蝉凝视着这一幕,轻轻的挥了一挥稚嫩的小手,岩浆火湖上,立刻腾起一波波巨浪,数丈高的火焰,化作一条条火蛇,向着李青山飞来。

    “好,多谢!”

    李青山心中大喜,说完这三个字,便再也无暇说话,拼命运转《凤凰涅槃经》,将一条条火蛇吞纳转化,引入凤凰之卵。

    凤凰之卵欢快的吞噬着火焰,由赤红变成金光,上面的符文也变得越发闪亮。

    李青山不敢有丝毫大意,这任何一条火蛇,都足以燃尽一座城池!若有一条控制不住,在体内爆裂,就能令他身受重伤。

    火蛇的数量变得越发密集,狂暴而猛烈,却又不突破李青山承受的极限,也算真正见识了这一代妖王的手段。

    不知过了多久,岩浆火湖恢复平静,不再有火蛇飞出,凤凰之卵闪着耀眼的光芒,像是一颗小太阳,达到了极致。

    在灼热的火焰,李青山感觉自己好像快要融化了,忽然觉得背后有痒痒的,肩膀向后一扬,有两根骨骼自背后生长出来,很快便触到了一层屏障,不得舒展。

    他忍不住扭动身形,摆动手臂,一拳轰在周遭的火焰巨茧上。

    “咔嚓”一声,凤凰之卵上,出现了一道裂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