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章 南枢城中

大圣传 第一章 南枢城中

    风不全心急如火,一路飞驰,越过无数崇山峻岭,城池村落。

    一个高达数百丈,身穿铠甲的巨人,出现在地平线上。

    伟岸如山的巨人按剑而立,仔细看去,方见那并非真正的巨人,而一尊雕像,不但高大到不可思议,而且更难得的是形神兼备,连肌肤的每一丝纹理都都清晰可见,瞳仁中甚至闪动着光彩。

    这是第一代青州牧,楚威王的雕像,昂首遥望着无边墨海,仿佛在震慑警告着那深海中的龙王。

    在雕像身旁,大海之滨,屹立着一座雄城,高低错落,连绵起伏的宫阙,构成了一个巍峨壮丽的整体,又经过时间的浸润,笼罩上了一层淡青的色泽。

    城脚下大浪滔滔,仿佛一块巨大无匹的礁石,经受着墨海千万年的拍击与冲刷。但在大海烟波的蒸腾中,有一种飘渺的意味。

    风不全心中激荡起来,“这是何等熟悉的景色!”

    出现在他眼前的,正是青州第一雄城,南枢城。

    当风不全踏足南枢城,不禁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无暇感慨,直接赶到南枢城中央区域。

    一尊尊宛如寺庙中金刚力士般的卫士,手持兵刃身披战甲,守护在这里,虎视眈眈的望着来人。竟无一人是筑基修为以下,而且都是体气双修,实力强悍,随便一个放在地方,都是纵横一方的人物。

    风不全昔日也算是州牧府的贵客,熟门熟路。经过层层通传,很快便得到了幽妃的接见。

    一座能远观沧海的清幽香榭中,女子静坐窗前,一轮勾月悬于云海之上,她的神情清冷,轻轻抚摸着怀中的猫儿,眼眸投向窗外。却不看沧海,不看明月,眼神飘忽不知投向哪里的虚空。

    反倒是猫儿用一双萤火般的碧绿眼眸。审视着面前的风不全,然后喵呜一声,露出极为人性化的无趣表情。低下头舔舔爪子,显出额心挂着一枚精巧的银月。

    风不全道:“幽妃大人,还请屏退左右。”

    幽妃终于转过头来,望向风不全,猫儿“喵呜”一声,侍女们纷纷退下,然后淡淡道:“说吧!”

    风不全看了一眼猫儿,猫儿直接开口道:“我才不走!”

    风不全想起这猫儿的名字,心中一叹,深深一揖:“大人。我……找到她了。”

    “你说什么?”

    幽妃陡然起身,声音清冷而威严,却有一丝难以自已的颤动。

    猫儿轻盈落地,有些奇怪的望着主人,不满的喵呜一声。

    风不全道:“我找到她了。我感受到了一线天机,是属于她的。”

    “她在哪里!?”

    “我不知道,但她一定还活着,活在这世界上!”

    幽妃紧紧握拳,指节发白,指甲刺入手心。一阵刺痛,强令自己冷静下来:

    “风不全!我记得过去你曾跟我说过,她已经生机丧尽,必死无疑。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你突然来跟我说,她还活着?而你依然不知她在哪里?”

    声音与神情都是淡淡的,没有一丝声色俱厉的味道,但在月光照耀下,她身后的影子,不断变大,爬上墙壁,爬上穹顶,阴森而狞厉,狂乱的舞动着,彰显着她内心的不平静。

    风不全抬起头:“是!”

    “把话说清楚。”幽妃闭上眼睛,长吁了一口气。

    风不全便讲述了事情的原委,清河府出了一个名为“北月”的厉害妖怪,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水神印,在大举炼化水域,四大宗师联手也找不出他来,如意候便请他去算,结果在那时候,他又感受到了那一线断绝多年的天机,那是她的存在。

    幽妃道:“后来,你又卜算过吗?”

    “有,但是算不到。”

    “或许只是你的错觉。”

    “我的瞎眼,我的跛脚,我的驼背,还有我的心,都在告诉我,那绝不是错觉。”风不全的脸上也有了激动之色。

    幽妃也注意到,风不全的那一只瞎眼,有些些许清澈,驼背也挺直了,走进来时,脚也不像当初离开时,跛的那么厉害。

    这些伤残都是昔日与人斗法,受天机反噬的结果,卜算者之间的斗法,有时寻常修行者的斗法更加凶险,轻则折损阳寿,重则丧命当场,受的伤害往往不像被刀砍斧劈那么直接,却更加的刻骨,深入命理。

    像是风不全这等金丹修士,按说只要不死,哪怕是被砍到了手,戳瞎了眼,也有办法断臂重生,双目复命。他身上这些伤残,却无法用任何手段治愈,因为这已是他的“命”,仿佛一个死结。

    当初为了回报风不全的这些牺牲,幽妃也曾调动州牧府乃至玄阴宗的力量,都无法治好他,现在却有如此明显的好转,那个死结,仿佛有松动的迹象。

    风不全道:“以前,我能算出她已经死了,现在却连她的生死都算不出。”

    幽妃终于动容,她对天机术数也并非一窍不通,这样的情况,显然是天机出现了某种变化,喃喃自语道:“北月!”

    “这是一条极重要的线索,据我了解,那北月与藏剑宫飞龙长老之死,有着极深的关联,藏剑宫派付青衿前往清河府,主要便是为了调查此事。”

    说到这里,风不全望了一眼桌上的猫儿,现在她才是与飞龙长老之死的最大关系者,如果不是她逃往龙州,飞龙长老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死在那里。

    “你说他叫北月,你说他叫北月!”

    猫儿忽然叫了起来,方才听风不全说北月,她就觉得十分耳熟,但又有点不敢相信,她离开冰剑崖的时候,他离妖将境界都还差着老远,现在却是让一群金丹修士毫无办法,这个差距未免太大了。

    “是,他头生双角,刻着‘北月’二字。”风不全道,他并不是冒冒失失的就来向幽妃报喜,而是专门进行了一番调查,特别是针对目前唯一的线索,也就是“北月”这个妖将。

    “不会错,一定是大黑,一定是大黑!我要去清河府,我要去清河府!”

    猫儿一跃而起,化作一个碧衣少女,抓住幽妃的手,用力摇摆。身后的尾巴还未完全化去,兴奋的摆动着。

    幽妃微微一愕:“北月就是你说的大黑?”

    “大黑是怎么回事?”风不全虽然大体知道北月与弦月,都与飞龙长老之死有关,对其中的内情也并不特别清楚。

    幽妃摸摸弦月的脑袋:“月儿曾在苍茫山中遇到一个妖怪……”

    “让我说,让我说!”弦月兴奋的讲了,在苍茫山中,与“大黑”相识的经过,然后得意的笑道:“他还挺认我这个主人的,喵哈哈哈!”

    “你可知道,北月的身旁,是否跟着什么人?”

    风不全也没想到,“北月”这个名字的来历,竟是面前少女的爪子。昔日那一线天机的出现,显然是为了掩盖“北月”的所在,与之必然有着不浅的联系。

    “就是小白啊!”

    “小白又是谁?”

    “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小骷髅,大黑对它可好了。”弦月皱皱鼻尖,对此有些不满的样子。

    “骷髅!”

    风不全豁然转头,望向幽妃。没有什么东西,生下来就是骷髅,变成骷髅白骨,自然是死过一次,又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活转过来。

    那一线天机的断绝与存续,似乎一下都得到了解释。

    幽妃哑然无语,心神摇曳,不能自已。

    这个故事,她已经听弦月讲了无数次。最初也曾为飞龙长老到底是如何死的而奇怪,到后来,连探究的**也没了,只是静静听着。虽然不觉得厌腻,但也失去了最初的兴趣。

    却未曾想到,这其中竟隐含着如此玄机,故事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小配角,却可能是她生命中至关重要的存在。

    那破碎的拼图,正一片片飞来,隐约构成一幅图画。

    但是疑点也有很多,如果那真的是她,如果她果真死而复生,为何不回来?在冰剑崖为何不向顾雁影表明身份?

    就算一切不假,一具无知无觉的骷髅,还算是她的孩子吗?

    幽妃长长嘘了一口气,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用冷静的语调道:“我想见见他们。”

    弦月叫道:“让我去,让我去!”

    风不全道:“这万万不可。”

    青州九郡,也被三大宗门的势力分割,如意郡所在的北方,一向是藏剑宫的势力范围,南方才是玄阴宗的大本营。

    所以上一次弦月出走,幽妃只是托付给了顾雁影,未能亲自前往。而诛妖盟在北方发展的如火如荼,在南方则没有一点动静。

    天龙禅院所在的中部,则是一个缓冲区,基本上,两派弟子只要踏入对方的地盘,就得冒生命危险。

    而且在清河府,人族与妖族的战争,正有不断升级的迹象,让弦月这只猫妖去,无疑是羊入虎口,有九条命也不够送。

    “丑八怪!”弦月冲风不全做个鬼脸,专向幽妃,立刻变成一脸可怜相:“求你了,主人!”

    幽妃思虑了一会儿,竟然点了点头:“好!”

    “这……”

    风不全正在惊愕,却见幽妃眸中闪着幽幽光芒,开口说道:“我们一起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