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一章 是我的了

大圣传 第二十一章 是我的了

    第二十一章是我的了

    从低等的火球符到强大的赤阳符,间杂着奔雷符以及爆裂符,这百名尸兵背后,密密麻麻贴了超过千张灵符——当然,那些比较珍贵,又容易惹来怀疑的紫符当然是不能用在这里的。

    李青山与小安一路杀到这镇魔殿第六层的的外围,便开始着手进行准备。这一招恐怖分子惯用的招数,当然是李青山想出来的,原本只是想打个措手不及,好进行突袭。

    但从贴上第一张灵符开始,李青山就像是想试试鞭炮的威力小孩子的一样,把所有雷火一系的破坏性灵符全部拿了出来,然后小安一声令下,百名自爆尸兵一起冲入其中。

    魔将们的反应也不算慢,各自施展防御的手段。但奈何这圆形广场一共也才九个门而已,而且小安安排的尸兵并没有全部冲入,还留下九个来,专门负责关门!

    九扇鎏金大门开启又关闭,一切都在转瞬之间。

    轰隆隆隆!

    所有尸兵首先被雷火撕裂燃尽,火焰狂涌,电走龙蛇,将一众魔将吞没,狠狠撞击在四壁,却被死死的挡住,反弹回抑,然后变得越发猛烈,刹那间,这个过程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将爆炸的威力完全释放出来。

    整个镇魔殿都狠狠震动了一下,然后在许久之后,震荡在完全平息下来。

    李青山蹲在门外,两根食指插在耳朵中,用力晃了晃脑袋,站起身来,吹了声口哨,没想到这些灵符一起爆炸的威力如此之大,震得他也有些发晕。

    李青山对小安竖起大拇指。

    “里面的家伙估计全都被炸死了!”

    李青山估计如果是自己被堵在这种地方给炸这么一下,也决计不能毫发无伤,里面的魔将纵然再强,恐怕也难逃一死。

    小安却摇摇头,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门内还有着一个强烈生命气息。

    “那我倒要看看是谁如此命硬,总不至于是魔帅吧!”

    李青山暗含警惕,推开鎏金大门,在触摸大门的瞬间,他心中有一丝惊异,因为这大门上依旧冰凉如初,连一丝热度都不曾有,更别说被炸的变形,这镇魔殿也不知是用何等材料制造的,竟然如此坚固。

    小安拉住李青山,身后跃出几个尸将,率先扑入门中。

    锐利之极的光芒一闪而逝,几头前扑尸将忽然向后仰倒,但下半身却依旧维持着前冲的姿态,像是被镰刀斩过的麦子一样,从中裂成两段。

    “嗯?”李青山凝眸望去,只见一个魔人男子,正站在镇魔雕像前,手中横着一柄奇型长剑,一抹光华在剑身上来回流转,剑柄上空洞的眼球死死的盯着李青山。

    他虽然衣衫褴褛,焦黑片片,但气势丝毫不减,双目中充斥着愤怒与杀机。任何人被如此阴了一把,都难免会有如此感受,而如果不是手中这柄剑,他也必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

    在他的脚下,是一地焦黑的碎尸,还有一些仍在微微蠕动着,留有着一线生机,也随时会被熄灭。

    列图沉声道:“以为凭这种手段就能杀死我吗?!用你的血来祭剑吧!”

    “你叫什么名字?你这厮的命倒是硬的很?”

    李青山将重水剑拔出,锵的一声剑尖落地,双手柱剑而立,心中却道了一声:好险!

    “能在那种状态下,第一时间做出反应来,这家伙决不是寻常魔将。这一剑万不至于对我造成致命威胁,所以灵龟没有什么警兆。但若是我率先踏入其中,再想要躲避开来,就必然会运用出超越筑基修士力量,难免会惹人怀疑,不过,那把剑倒是很有趣!”

    李青山在看到那柄怪剑的瞬间,视线就被紧紧吸引在上面,不单单是因为其散发着诡异强大的力量,更因为剑的造型,实在是很符合他的审美!

    “他不是寻常魔将,身上的魔气异常纯粹,就算是在魔帅之中,也没有几个能达到这种程度!”

    列图也在打量着李青山,更准确的说,是通过手中的“邪眼”,在邪眼的视线直接透过李青山的身躯,看到了他那颗暗红色魔心的所在。

    魔心不像是心脏,可能凝结在魔民任何部位,极难被当做要害攻击,列图就是凭着魔眼的这种能力,才能一击摘下那方才拿凶暴魔将的魔心。

    感觉到手中的“邪眼”正在脉动着,渴望对方的魔心,这种情况极少出现,过去他为了增强邪眼魔剑的力量,也斩杀过不少魔帅,但也不是每颗魔心都能让“邪眼”满意。

    如果能得到这魔将的魔心,就能发挥出邪眼的力量,他现在就能回到第七层去。

    “你那把剑,是我的了!”

    “你的魔心,是我的了!”

    二人同时开口道,就连说话的语调都一般无二,不过可惜那并非朋友的默契,而是仇敌的必杀之意。

    锐利之光再次闪过,列图破空而来,挺身挥剑。

    李青山不敢大意,他亲眼见过小安斩杀尸帅时的姿态,知道一柄锋利的剑在一个高手手中,能发挥出怎样的可怕威力。

    一声暴喝,重水剑高举,化为破城之剑,轰然斩下。

    呛!

    一声轻鸣,断剑旋转着飞出去,撞击在穹顶,又落在地上,火花四溅。

    重水剑恢复原本大小,被斩去了三分之一。

    列图冷笑,下一剑便将你斩成两段!

    李青山神色从容,改双手为单手,握紧手中断剑,斜劈出去。腾出的一只手来,虚笼列图。

    镇魔锁链!

    哗啦啦金属碰撞之声,黑色锁链穿梭虚空,纵横交错在列图前后左右。

    “什么?”

    列图一愣,感觉体内的魔气无法控制的动荡起来,恰好在他势在必得的一剑即将挥出的瞬间。镇魔锁链紧紧缠绕上来,将他捆绑在原地,体内的魔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断剑已劈到脸侧。

    李青山用这一招,弄死了不知多少怀有各种能力的魔将,简直无往不利。但在断剑上传来的却不是一斩而过的快感,而像是被卡住了。

    列图的嘴巴如犬科动物般向前突出,死死咬住剑锋,用力咬合,尖牙刺入剑身,裂纹迅速蔓延,只闻一声破碎之音,重水剑竟被生生咬碎,眼神狞笑着的望向李青山。

    李青山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剑柄,狠狠插在列图的脑袋上:“你以为不用赔啊,白痴!”伸手便去夺他手中怪剑。

    剑柄中心眼球忽然鼓动了一下,周围纠结缠绕的那一条条拇指粗细,宛如血管经络的东西,猛然活了过来,蜂拥而起,倒插入列图的手中,与之完全融为一体。剑身上那流转不休的光芒,倒流回到剑柄,再经由那一条条“管道”传输入列图手中。

    这一切皆在转瞬间完成,待到“人剑合一”,列图浑身上下,忽然激射百道剑气,粉碎镇魔锁链,更有数十道剑气直冲李青山而来。

    变起肘腋,欲躲不及。李青山又失了兵刃,无法格挡,若他真的只是普通的筑基中期的修士,此刻便是被分尸的下场。

    一道金光横插在二人之间,金剑在小安手中,犹如一支金色大笔,挥毫泼墨,横竖撇捺,狂草乱舞,写出一个偌大的“剑”字。

    列图身上鲜血飞溅,后退数步,惊疑的道:“佛门金身!”

    此刻的小安,就像是寺庙里刚刚完工的鎏金塑像,但是那工匠虽然技艺通神,却搞错了僧侣的要求,将一尊怒目金刚修成了绝色天女,头戴金色发冠,身披金色飘带,额心一点红痣,赤足而立,显得平和大气,华美庄严,而那股威严之意,却丝毫不减。

    列图感觉到剧烈的威胁,不过他还有一个选择,可以从这里退到第七层去,他们若敢追来,就难逃一死。

    “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

    李青山忽然说了一声,就这么绕过列图,来到镇魔雕像前,去凝视打量那尊雕像,这么一来,也将列图逃跑的道路封死。

    难得有如此合适的对手,就给小安表现一下,我们一路杀到这里,那两个偷窥的死和尚,也该满意了吧!

    无畏僧与不怒僧岂止是满意,简直有些惊喜的感觉,在修行道,拜名师入大派,固然是不容易,但想要收一个天才弟子也很难。

    但这两个人不单佛缘深厚,而且擅长攻杀,正是这乱世风云儿,必可大壮天龙禅院的声威。

    这听起来有些矛盾,在世俗眼中,僧侣似乎就该清心寡欲、慈悲为怀。但如果天龙禅院的僧人真的只是这样,那就没有现在的天龙禅院,更不会用镇魔殿这样的残酷杀伐之地来磨练弟子。

    我佛如来,尚要做狮子怒吼,降伏外道诸魔。尚要塑像鎏金,要众生膜拜,更别说这些门下的徒子徒孙了。

    不过,无畏僧满意于小安,不怒僧看重的却是李青山,望着站在第六尊“镇魔雕像”前的李青山,心中念道:

    “镇魔图录,镇魔图录,我原以为,这是那位前辈留给我的大机缘,没想到还能遇到你,那可真是天造地设的师徒了。小子,这次就算你不想拜我为师,也由不得你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