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五章 拜师

大圣传 第二十五章 拜师

    第二十五章 拜师

    多噶还想要说些什么,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上心头,许多前尘往事如海啸般扑来,远去的家园,死去的爹娘,那些原本不在意的过往,忽然变得清晰起来,刺痛人心,忍不住悲从中来,泪如雨下。 .

    .

    李青山摸摸他的头,哭吧,痛苦总胜过被灌输的一切,胜过无知无觉的麻木,即便是野兽也懂得伤悲。

    此番多噶能从魔化中回转过来,多亏了《镇魔图录》的玄妙,李青山的救助与其本身的领悟缺一不可。一下打破了魔心的束缚,感受到了普通人的喜怒哀乐。

    经历了激烈的争斗,以及前所未有的情绪变化,在痛哭一场之后,多噶昏昏睡去。

    李青山又回眸望去,望向那一尊镇魔雕像下方,有一种更进一步,再下一层楼的冲动,他现在叛魔剑与镇魔塔在手,可谓是实力大增。

    小安扯住他的衣袖,轻轻摇了摇头。李青山点了点头,再往下必然有真正魔帅出现,一不小心便会有棘手的情况出现。

    “下来吧,下来吧,我会给你最强大的力量!”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陡然在脑海中响起,带着极大威严,夹杂奇异的嗡鸣,让人不由自主的就要按着他的吩咐行事。

    李青山神情恍惚了一下,立刻清醒过来,问道:“你是谁?你在哪?”

    “我在最下面,只要你来,我就给你最强的力量,让你可以纵横驰骋,为所欲为。”

    李青山忍不住笑出声来:“哈,还是等你自己纵横驰骋,为所欲为的时候再跟我说这些话吧,比起囚犯我觉得还是跟牢头混更有前途点。”

    不怒僧要收他当弟子,他都不肯答应,更何况是冒生命危险去找一个囚徒,当我是白痴吗?

    “你竟敢如此对我说话,你可知我是谁?!”那声音顿时暴怒了。

    李青山闹道理“嗡”的一声,那奇异的嗡鸣声陡然增大,仿佛有几十把钢锯在脑子里拉扯,痛苦难当,他神色微变,更加嘲笑道:“我管你是谁,废物,有本事就来杀了本大爷啊!”

    这一层层镇魔殿,简直犹如一个个被隔绝的空间,这声音能从对底层传过来,其实力绝对不凡,又被专门镇压在最下层,绝对是一代凶魔,决不是现在的李青山所能对抗,但既然都被镇压住了,还有什么可怕,等你五百年后脱困而出,老子一指头戳死你信不信。

    那声音顿时安静下来,忽然间,脚下一阵震颤,镇魔殿轰隆隆的震动起来,仿佛有一头凶兽要从镇压中挣脱出来。

    “不会这么邪吧,刚好赶上今天要出世!”李青山吃了一惊。

    正在这时,一个满脸笑容的大胖和尚,一手提着羊腿,一手提着酒葫芦,双袖带风大步走来。

    一双大脚踏着一双破芒鞋,每向前踏出一步,镇魔殿的震荡便小上一分,待到踏至李青山面前,镇魔殿便完全安定下来,正是不怒僧。

    不怒僧虽然身形高大,但也只到魔化后的李青山腰际,但其走来之时,李青山只觉仿佛有一座山岳向自己平推而来。

    不怒僧大笑道:“好徒儿,还不速速拜师。”

    李青山愣了一下,“我不是说了不想当和尚吗?”

    “你与我佛有,呸,我们有缘!”不怒僧伸出手来,按在李青山的肩头,露出神秘的笑容。

    因为身高的差距,不怒僧原本要跳起来才能够着李青山的肩头。在旁人看来,就仿佛李青山主动恢复了人身,让不怒僧得手。

    但李青山看了一眼那按在肩头的胖手,心中却极为分明,这只手伸来时,蕴含着一股庞大无匹而又极为熟悉的力量,镇压了他浑身魔性魔气。

    豁然明白了不怒僧所说的“你我有缘”的意思,这是《镇魔图录》的镇魔之力!而且显然要比他纯熟强大的多,说不定已经完全融会贯通了《镇魔图录》。

    原来不怒僧才是天龙禅院内,修成《镇魔图录》的第一人。

    李青山忍不住打量面前那种溢满了笑容的和善胖脸,谁能想到,这天龙禅院内,相当于“僧王”级别的不怒僧,心中竟有如此强烈的魔性。

    他虽不知道,在百多年前,不怒僧以易怒好杀闻名,直到后来才性情大变,变成现在这爱笑随和的模样。但也隐隐猜出来,这不怒僧可能要比无畏僧还要危险的多。

    李青山暗骂了一声:“果然是不秃不毒,不毒不秃,和尚没有好东西。”然后斟酌着言语道:“这个大师,我马上就要回老家成婚了,实在是不能皈依我佛,你就放我一马吧!”

    刚才那声音就算是再强,也是被镇压在镇魔殿下,相当于被关在笼子里的猛兽,而眼前这头猛兽,可是站在笼子外面的,一只利爪就搭在肩头。

    “你是天龙禅院修成《镇魔图录》的第一人,这《镇魔图录》乃是天龙禅院的至高绝学,不传之秘。我师兄说你乱闯内院,只是借题发挥,最终也不会拿你怎样,但是涉及这等功法,你觉得就算我能放过你,他又能放过你吗?”

    “这……”

    “你若不答应,就只有废了你的魔心,破了你的《镇魔图录》,你这一路而来的收获,全都付之东流。”

    “那大师动手吧,那女子对我情深意重,我实在不能相负。”李青山长出一口气。

    “咦,没料到看你一副无情无义的模样,倒是个痴情种。”不怒僧瞪了瞪眼睛,啧啧称奇。

    “你才是痴情种,你quan家都是痴情种,咱是无情无义的真汉子。”李青山说着,感觉怎么在向魔人靠拢,难道是凝结了魔心的缘故。

    “罢了,你不用当和尚。”不怒僧大袖一挥。

    “多谢大师宽厚!”李青山拱手道。

    “不过还是要拜我为师!”

    “啊?”

    “俗家弟子不禁婚娶,吃肉喝酒都没问题,这你总没话了吧!”

    不怒僧挠挠光头,苦笑不已,凭他的身为修为,想拜他为师的人,能从天龙禅院一路排到南枢城去。主动要收这小子当弟子,还百般不情愿的。

    “那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李青山肃容道。

    “你问吧!”

    “有没有什么好处?”

    “你想要什么好处?”不怒僧笑呵呵的道,李青山觉得肩膀一紧,不怒僧的声音在李青山脑海中轰然炸响,“你再不答应,信不信佛爷我灭了你。”

    “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李青山也不矫情,反正又不用当和尚留在这天龙禅院中,还能得一个渡过三次天劫的厉害人物当师傅,何乐而不为。

    不过和尚啊和尚,你现在逼我当你徒弟,将来可别后悔。

    不怒僧笑道:“很好,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座下大弟子了,以后自可传承我的衣钵。”

    李青山嘿然一声,也不说什么。

    不怒僧在多噶脸上轻轻一抚,多噶醒了过来,看见一张满月似的大圆脸,心中一惊,眼前之人莫非便正是人类中最可怕的存在——和尚!

    传说人类已是非常愚蠢下溅,而和尚更是其中的极品,他们信奉和尚总头目,竟然会做出“割肉喂鹰”这样不可思议的蠢事来,而谁若不像他们那么蠢,他们就要打杀谁。

    多噶吓的连忙躲到李青山的身后,虽然打破了魔心对思想的束缚,但是某些固有的想法,却没那么容易简单改变。

    不怒僧笑问道:“你想不想离开这镇魔殿?”

    “想!”

    多噶立刻道,在打破了魔心的束缚后,他立刻感觉到了,被困在这里与同族互相残杀,是何等不幸的一件事,但凡有任何一丝机会,他都要尝试。

    “只要拜我为师,你便可以离开这里。”

    不怒僧道,这小魔民从绝对魔化中恢复原状,虽然他自己还不曾差距,但其实已对《镇魔图录》有了些许领悟,若能善加调教,魔人出身的他,或许才是修行者《镇魔图录》的最佳人选。

    多噶登时犹豫了,让他拜一个和尚为师,就像让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去拜一个魔民为师一样,实在难以接受。

    这也是他解脱魔心束缚的证明,开始有了自我的意志与判断。若在过往,只要是有好处的事,哪里管什么是非对错,只怕会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拜师吧!”

    李青山伸手抓住多噶的脖颈,从身后提溜出来,放在面前,都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尊者!”

    多噶惊讶回头,看了看李青山,又看了看面前笑容满面的不怒僧,跪在地上,规规矩矩的磕了几个响头,心想道:“既然连尊者都这么说,那自然是大有道理,尊者是不会害我的!”

    即便在魔化发狂中,他也留存着些许记忆,知道又是李青山救了他,心里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奇异感觉,那是感激和信任,这些情感都是魔民所没有的。

    “现在我座下只有你们两个弟子,以后你们师兄弟要互帮互助……罢了,都是些废话,有酒杯没有?”

    李青山拿出几个酒杯来,不怒僧倒满三杯,然后自拿起一杯,笑呵呵的道:“来,为师敬你们一杯!”说完就一饮而尽。

    就连李青山都觉得这拜师礼的有点奇怪,不过拜这样一个家伙为师,或许不是件坏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