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四十一章 收徒

大圣传 第四十一章 收徒

    ff37;ww.ff35;ff18;xff33;.ff23;om u8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姒庆笑过之后,神情复冷,微微偏首,那满身伤疤的壮汉,迈入走入龙斗场中,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飞腾而起,居高临下的磐手而立。

    钱容芷的艳丽小蛇因为来自于地狱,介乎虚实之间,很难被修行者的神念所探查到,乃是偷袭刺杀的利器,但是其本身仍是肉眼可见,只要对手拉开一定距离,便没那么好用了。

    正在这时,四周的环境扭曲变幻,由连绵起伏的沙漠,变成一片茫茫戈壁,一座座褐黄色山丘耸立在大漠之上,被夕阳晚霞映的一片通红。

    钱容芷就坐在一座山丘上,又将三件防御法器架起,盘膝而坐,调息恢复。

    那伤疤壮汉五指虚张,对准钱容芷,用力一握。

    轰隆隆隆,钱容芷下方的山丘颤动起来,轰然坍塌,钱容芷就悬浮在半空之中,陡然间,一只土黄色的巨手从下方想她抓来,正是那坍塌的山丘所化。

    钱容芷不为所动,眼睁睁望着五指收拢紧握,最外围的菱形小盾放出璀璨的光辉,但结成的光幕,却在土石巨兽的挤压下,不断的扭曲。

    她仿佛被孩子捏在手中的一只萤火虫,徒然的释放着光辉,随时会被熄灭。

    但这一次她一心一意防御,将全部的心力都放在这三件防御法器上。虽然彼此差了两个小境界,但防御法器,也不是区区一招法术,就能轻易击破的。

    伤疤壮汉狞笑一声,取出一把长柄的黑沉沉的八角战锤来。

    顾雁影道:“上品法器!凭你这手下的修为,要催动一件上品法器,还有些困难吧!”

    以筑基修为驾驭中品法器,差不多已经是极致了。再往上的上品、极品法器,纵然强行炼化,也发挥不出其真正威力来,仿佛小孩子舞大刀。勉强使用反而会损伤神念。

    姒庆笑道:“他要御使这柄八方裂地锤,倒也不全凭神念催动,雁影你看下去便知。”

    顾雁影笑了笑,也不说什么,暗中寻思:“果然不出姒宝所料,他的性情还是如此,那即便没有青山在,要胜他三场也不是什么难事。”

    决斗的胜负。固然是看修行者本身的实力,选择合适的环境、法器、战术,同样至关重要,姒庆性情狠戾,给予手下斗士佩戴的法器,也都是威力强大。追求一击必杀。

    那伤疤壮汉将手中的八方裂地锤,高举于头顶,一圈圈舞动起来,每舞动一圈,锤柄就变得越长,锤头就变得越大。

    只听风声赫赫,一条土黄色的龙卷风冲天而起,扬起漫天沙尘,夕阳落日都变得一片昏黄。

    原来伤疤壮汉不单修为不凡,更是一名强悍的炼体士,凭着自身的蛮力与神念,二者合一来催动着八方裂地锤,正可发挥出惊人的威力来。

    龙卷风中伤疤壮汉的身形模糊不见,八方裂地锤猛然停止旋转,龙卷风犹然在呜呜呼啸,探出一只八角巨锤,向钱容芷轰然砸来。声势宛如天崩地裂。骇人肝胆。

    他欺钱容芷动弹不得,将这一招的威力催到极致。要一举从正面击破她三重防御,非将她砸成肉泥不可。

    钱容芷神情不变,无惊无惧,淡淡说了三个字。

    轰!

    一声轰然巨响,大地猛烈震颤了一下,一轮冲击波扬起十丈烟尘,向着远方扩散,同时有一道道裂隙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许久之后,烟尘方才平息,

    伤疤壮汉脸上显现一阵不自然的潮红,表情扭曲,越发显得狰狞,胸口起伏,剧烈的喘息着,但并不只是因为这一招的消耗,他死死的盯着毫发无损的钱容芷。

    在最后关头,那惊天动地的一锤,却砸在了离她数丈外的地方,单凭余波还不足以攻破她的护体法器。

    钱容芷索性收起三件护体法器,整个人完全处于没有保护的状态中,伤疤壮汉只要随便施展一个法术,就能重创与她,但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转身离去。

    钱容芷说的那三个字是:“我认输!”

    决斗场虽然血腥残酷,但也不是次次都要分出生死,否则再多的天才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往往只要有一方主动认输,决斗便算是结束了,而另一方是绝对不能再下杀手,否则就是违背了决斗铁则,要面临极为严重的惩罚,甚至赔上性命也不稀奇。

    如果伤疤壮汉这一招已经发出,处于自己也无法控制的状态下,钱容芷再认输也已经迟了,只能白白丢掉性命。她却刚好卡在其蓄势到极致,将发而未发的那一瞬间。

    这一招伤疤壮汉本就有些控制不住,若是进行舒展出去也就罢了,在最后关头强行变招,双臂火辣辣的疼痛,胸口气息憋闷,已受了暗伤,而身上那股无所不破的气势,也大大减损。

    李青山虽然一向鄙夷其为人,这时候也不由得在心中替她喝一声彩。这一番作为,虽然看起来简单,但却需要对规则与心理的缜密掌控,更要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定力。卫可若有其一半心志,也不会死在这里。

    钱容芷从龙斗场中走出来,对顾雁影行了一礼道:“幸不辱命!”

    顾雁影笑道:“很好。”姒宝也对顾雁影的识人之明,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雁影这属下果真不凡,从头到尾只出一招,便让我两个强手一死一伤,本身却毫发无损,从容离去,不知她是否已有师门,我倒有心将她收为弟子了,不知雁影可否割爱?”

    姒庆对于女色并不不如何在意,反而是对于能征善战的强大斗士格外青睐,对于钱容芷颇有些见猎心喜。

    钱容芷虽然暴露了自身的大秘密,但也展现出远超常人的心志能力,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可谓是有失有得。

    顾雁影冲那一名白狼卫阎锡新微微颔首,那阎锡新立刻领命进入龙斗场中,去迎战那刀疤壮汉,不给其喘息之机,然后才凝神考虑姒庆的提议。

    “休想,她拜师也是拜我!”

    顾雁影还未曾开口,姒宝便一口打断姒庆,不单是要刷他的面子,而且经过方才两战,对钱容芷也是刮目相看。

    世上女修的数目本就要比男修少的多,纵然有些天赋,受天性所限,胆略心志往往也有所不足,能达到钱容芷这般地步的更是罕见,便也起了收个弟子玩玩的念头。

    钱容芷当即跪倒在地,一头向姒宝磕下去,“属下多谢统领傅厚爱,亦早有此心,愿拜统领为师。”

    同时在心中算计:“我本就打算寻一个合适的师傅拜师,在修行道上能轻松不少,可以利用资源的也就更多,现在正是天赐良机,只要能搭上这一重关系,顾雁影也不便太过针对我,安全就多了一份保障。而这姒宝要比顾雁影要好对付的多了,不但平白得不少好处,更能再接近顾雁影一点。”

    “呵呵,我还没收过弟子呢!既然荣芷你如此有心,那便来当我的大弟子吧!”

    钱容芷的神情一僵,浑身汗毛竖起,因为说这话的不是姒宝,而是顾雁影。

    姒宝跟顾雁影贴在一块,钱容芷口中称呼的又是统领,顾雁影这番话,显得很是顺理成章,到似钱容芷本就想向她拜师一般。

    顾雁影微笑望着面前跪拜的钱容芷,打趣道:“怎么了,乖徒儿,还不快快起身。”

    “弟子……弟子太高兴了,师傅能够将弟子收归门下,弟子也绝不会让师傅失望。”钱容芷缓缓抬起头来,以望着顾雁影含笑的脸庞,露出极为诚挚的表情,脸色却有些发白。

    顾雁影哑然失笑,那不是欣慰感动,而是觉得十分新奇有趣。那锐利的眼神与其是说是在看弟子,倒不如说是在看一件特异的事物。

    姒庆道:“恭喜雁影,收得这样一位佳徒,略加栽培,将来必是一位人杰。”

    “那不会错。”顾雁影眼神直盯着钱容芷,微笑着道。

    众鹰狼卫皆满心欣羡的向钱容芷道贺,在如意郡中,不知有多少男男女女的青年才俊曾想要拜顾雁影为师,但她都断然拒绝。钱容芷能拜这样一位师傅,简直是天上掉馅饼。

    钱容芷却被这个馅饼砸的头晕目眩,她是想接近她一点伺机报复,但没想过要接近到这种程度,这对现在的她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

    仿佛是一条被大鹰捉向天空的小蛇,只能仍凭其戏弄玩耍,一旦胆敢反噬,利爪一松,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姒宝心下奇怪,顾雁影曾说过,这辈子都不打算收徒,专心修行,怎么突然改变主意。这钱容芷虽然很不错,但也算不上特别的惊采绝艳,至少还远远比不上那位名震青州的天龙禅院第一弟子。

    顾雁影笑着摸摸姒宝的光滑的脸颊,也不说什么。钱容芷这一拜,以姒宝的性情,绝对不可能拒绝,而这个游戏,对她来说有些过分危险了。

    正如昔日与白莲圣母相争,有这样一个徒弟,也是颇有趣的一件事。

    这片刻间,龙斗场中,两位修士的战斗已经越发激烈,趋于白热。

    ff37;w03c9;30fb;;off4d; ff55;247b;5c0f;8bf4;66f4;65b0;6700;5feb;5c0f;8bf4;9605;8bfb;7f51;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