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四章 等一场海啸(为‘一生随缘,随缘一生’新盟主贺!)

大圣传 第五十四章 等一场海啸(为‘一生随缘,随缘一生’新盟主贺!)

    ww.x.om

    花承赞不由望向李青山,李青山低头摸了摸鼻子,心下唏嘘:“原来是被人暗恋啊!感觉好麻烦!”嘴角却不禁勾起一丝神秘的微笑,当然,他知道是秋海棠是被逼的穷途末路,病急乱投医,但也不妨暗爽一下先。

    “你以为我是被吓大的吗?”恶风很快恢复镇定,他总不能只听一个名字就落荒而逃,那不用北月出手,恶丹就能宰了他。想来就算秋海棠说的是真的,那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只要将她交给恶丹,接下来的事就不归他管了。

    秋海棠趁机挣脱尤姥姥的“鸡爪”,拿出一枚玉佩来高高举起,“只要我捏碎这枚玉佩,他片刻间就会赶来救我!”

    那是一枚普通的羊脂玉佩,但在这一刻却像磁石一般,牢牢的吸住在场所有人的视线。

    恶风心中一凛,那玉佩上有灵光闪动,确实是一枚传讯玉佩,但到底是否是传给北月,却不得而知,唯有仔细打量秋海棠的神色。

    但女人本就在演戏方面有天生的本事,秋海棠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修行魅术数十载,神情气势没有半分漏洞,恶风也不禁有些迟疑。

    秋海棠见这一招镇住恶风,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必须尽快想办法脱身,这如意郡已经不能再呆下去了,但要如何脱身却是个问题。

    恶风几人像是几头贪婪的豺狼,怎会容得到手的猎物飞走。

    秋海棠以神念传音给李青山道:“妾身最后有一个不情之请。”

    “尽管道来。”

    “等一下我会想办法脱身,若有情况不利,请你为我抵挡,如若不成,我便当场自刎,绝不受辱。若我能逃出一条生路,来日必要你得偿所愿,放心,不会给琼枝知晓。”

    秋海棠此时也有些心灰意冷,觉得李青山虽非心中所爱。也总比恶丹要强上千万倍。要他屡次冒死相救,除却此身,再无可报答。

    “你既然钟情他人,我岂会趁人之危,只要拖到北月前来便好了。”李青山当然是毅然决然道。心中却想:“这两个人你随便选一个就成。我不介意。”

    秋海棠不禁心中苦笑,你还真的相信,我会同北月有什么关联吗?除了数年前那一次短暂的邂逅,后来也不过就远远见了一面。

    恶风忽然浑身一震。满脸不能置信之色,指向秋海棠的身后,李青山的方向,惊呼道:“北月!”

    所有人的视线都顺着恶风所指的方向,向李青山望去。李青山浑身一震,这家伙怎么看穿我的身份!

    秋海棠心神微微一分,一道劲风袭来,恶风直取她手中的玉佩。秋海棠犹豫了一下,她若是真的捏碎玉佩,谎言岂不露馅,这一犹豫,玉佩就落入了恶风手中。

    众人方知道,恶风是故意骗秋海棠。暗暗骂他无耻,但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也放回肚子里来。除却花承赞,谁都不知道,恶风这信手一指。竟然道破天机。

    恶风将玉佩在手中抛了抛,得意的道:“原来是我看错了,不过畜生跟妖孽本就是一类。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此物能够召来北月?你以为我之前不曾调查过你的资料?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就算北月来了。面对我师傅,也唯有落荒而逃的份!”

    虽然看起来像地痞流氓。但实则心思缜密行事谨慎,否则也根本活不到现在。

    秋海棠冷笑道:“有胆量你就捏碎啊!”

    “你以为我不敢吗?”

    “我看你就是不敢!”

    “哼,你当我是傻瓜吗?少说废话,给我过来!”恶风骤然发难,挥出一张银色的大网,向秋海棠当头罩下。

    以秋海棠的修为,面对恶风,几乎跟炼气士面对筑基修士一样,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运用魅术,迷惑恶风的心神。

    恶风眼神微微恍惚了一下,只觉面前女子楚楚可怜,竟不忍心下手。但他心志坚毅,非寻常筑基修士能比,咬了一下舌尖,立刻便清醒过来,迎面一条水龙卷呼啸而来,李青山终于出手。

    恶风不屑一顾,身后跃出两个黑衣修士,猛击向水龙卷,虽然比不上恶风的修为,也都是筑基修士,但那一触碰那水龙卷便浑身一震,感到一股压抑不住庞大力量,而且绵绵不绝,层浪相叠。

    不禁连连后退,每一步都踩出一个深坑,转眼退到恶风面前,心中都是骇然,看他同那吞火人交手还不觉得,没想到他竟能将柔性之水的狂暴一面,演绎到如此程度。

    见同伴抵挡不住,又有两个黑衣修士出手,又将手印在他们背心,彼此配合的天衣无缝,以四人之力,对抗李青山一人。

    李青山蓦地想起如心击溃他水龙卷的手段,双臂一扬,水龙卷急剧旋转,却是以截然相反的方式,让其以最大威力爆裂开来。

    轰!

    四名黑衣修士身形踉跄后退,李青山开门见山,一拳轰向恶风。

    这番以一敌五,仍抢占上风,所凭的已不单单是力量手段,更是有我无敌的汹汹气势,

    众人都不禁叫了一声好,一众鹰狼卫更是叫的最响。

    “小畜生!”

    恶风怒骂着抽出长刀迎上去,李青山浑身气势忽然一收,所有灵光皆向他右手汇集,化为一滴璀璨之极的水珠,扣指一弹,水珠激射而而,穿透恶风的护体灵光,精准的射在那枚玉佩上,玉佩登时化为粉碎。

    搏沧海?滴水式!

    以无量沧海之力,凝聚于一滴水之中,发挥出惊人威力。这一招李青山早就研究过,一直有些不得要领,今日灵机一动,临场发挥,本该有八九成机会失败,他却偏偏成功了。

    李青山长笑道:“既然你不敢,那我就来帮帮你!”

    恶风心中一惊,更加恼羞成怒,手中长刀吞吐数丈刀罡,向李青山迎面砍来,李青山双手乱拂,面前的虚空,登时充斥着一道道乱流般的蓝光。

    每一道乱流划过,刀罡便被引动一次,恶风更是隐隐觉得控制不住手中长刀,最后一刀斩在李青山身旁的地板上,切出一道十余丈的长的裂缝,若非云雨楼是墨家工匠用特殊材料建筑,非被劈成两半不可。

    搏沧海?横流式!

    沧海横流,波涛动荡,敌人的攻势越是凶猛强悍,自身也就越难控制,陷入这沧海横流之中,不免失却本来目标。

    待到那四名黑衣修士合击而来,李青山已经抽身而退,进退之间,不带丝毫犹豫,举重若轻的击碎恶风手中玉佩,又引得一片轰然叫好。

    恶风一抬手,止住几个师弟,这小畜生手段惊人,而且有着赤鹰统领的身份,今日在这里杀不了他,也不能杀他。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玉佩已碎,北月到底会不会来?

    这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李青山冲秋海棠微微一笑,秋海棠心中更是苦笑复苦笑,你倒不如想办法带我闯出去,但脸上却丝毫不敢显露出来,反而要冷笑道:“你们等着吧!”

    恶风纵声狂笑:“你真以为老子会怕区区一个妖孽,一而再再而三的拿他来吓唬老子!”却不免显得有些色厉内荏。

    “若是不怕,就陪我在这里等一会儿好了。”

    秋海棠到这一步,无可奈何也只能强撑下去,她当然知道,就是再等个十年八年,北月也是不会来的。

    “老子有要事在身,哪有时间陪你在这里耗!”恶风走向秋海棠,眼前人影一闪,李青山高大的身躯,护在秋海棠身前。

    恶风心知一时半会儿想拿下李青山是不可能的,冲尤姥姥道:“尤掌门,这是你云雨门内的事,怎么容得一个外人插手!”

    “海棠,不要再嘴硬了!”尤姥姥厉声道,正欲出手,李青山叉手而立,漫不经心的道:

    “等一下北月来了,他要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妨说给他听听。”

    尤姥姥登时怂了。

    恶风道:“你堂堂赤鹰统领,竟然勾结妖孽,这女人说的是假的也就罢了,如果是真的,你就是维护妖孽的同党!”

    李青山一声嗤笑,“有本事就去告我啊!”

    恶风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鹰狼卫身份特殊,在如意郡除了顾雁影谁也没资格审判他,但谁都知道,那位顾统领同那妖孽勾结之深,比如意郡任何一个修士都要多。

    “果然是愚蠢畜生,被女人谎话团团转,老子就在这里等着,等那北月来!”

    恶风心下一横,索性抛开了一切顾及,他认定这是秋海棠的缓兵之计,绝不相信北月真的会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一轮弯月静静的挂在天上,天台上静的吓人,有的人额头见汗,想要提前离去,又怕被人耻笑。

    不说旁人,就连柳长卿这堂堂知府,心里也直打鼓,北月纵然来了,也当不会滥杀无辜吧!

    夜风飘荡,清河府城,人声鼎沸,灯火璀璨,在四面八方涌动。而这片天台,就像是一座漂浮在海上的黑暗孤岛,微微颤栗着,等待着一场不可预知的大海啸降临。

    ps:

    传说凑够七个盟主就能召唤神龙~哇,真的出现了!神龙啊神龙请实现我的愿望吧!我要打十个,哦不,是要十个盟主!

    wxs.o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