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五章 北月降临(为‘?寳鎶?’新盟主贺!)

大圣传 第五十五章 北月降临(为‘?寳鎶?’新盟主贺!)

    ww.x.om

    秋海棠初时觉得十分紧张,但随着遥望灯火,心神却缓缓安定下来,这幅景象从小到大看了不知多少次,却是第二次觉得是这么美。

    记得第一次时,她还是穿布衣的小女孩,趴在天台边上,一脸惊叹,眼眸发光,不信世上有这样繁华美丽的景色。

    今日大概便是永诀了吧!

    刹那间,过往的记忆涌入脑海,又随着夜风飘远,小女孩似柳条抽枝般迅速长大成人, 直到此刻。

    她淡淡一笑,放下生死,反而坦然,屹立于众人之间,宛如神女,凛然不可侵犯。

    恶风脸上的狞笑渐渐加剧,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肆意张狂的笑声,犹如豺狗嚎叫,张开双臂,旋转一圈:

    “哈,你告诉我,那妖孽在哪?不是说在片刻之间,他就会来救你吗?怎么过了这么久,还不见他的踪影!”又凑到秋海棠身前:“你不会是说谎骗我们吧,来嘛赶快承认吧!喂,小畜生,被女人骗的感觉如何?”

    众人也放松下来,皆议论纷纷,“北月怎么可能会来,她到底只是硬撑场面。”“罢了,云雨门的事,跟我们无关!”“却叫李统领脸上难堪!”

    尤姥姥更是怫然不悦:“小孩子真会作怪,李统领,这是我们云雨门自家事,请你闪开吧!”

    李青山忽然指向恶风身后,大喊一声:“北月!”

    恶风愣了一下,眯眼道:“你当我是小孩子吗?还想用这种招数……”

    忽然发觉天台上一下变得极为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李青山所指的方向望去,然后一个个就像是中了定身咒似的定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却扭曲变幻,惊慌、恐惧、颤栗……

    尤姥姥更像是受了惊的老母鸡似的,身形一缩,越发显得矮了。

    恶风缓缓转过头去……

    一轮钩月下,赤发赤眸,俊美无俦的男子。站在天台的边缘,月色似也被染红。他的身后是璀璨的灯海,长发与衣衫,皆随着夜风飘扬。

    悄无声息间,海啸到来。北月降临。

    恶风感觉浑身血液都翻涌起来。心脏却在瞬间变得冰冷,张着嘴巴发不出声音来。

    “喂,女人,叫我有什么事?”

    北月用那赤眸在天台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在秋海棠的身上。

    众修行者对上那双红眸,就忍不住向后缩,哗的一声,退了一大圈,就仿佛北月的眼神包含着什么看不见的妖术。

    “北月。”

    秋海棠不由得上前一步。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本来已定下死志,但是信口胡说的救星,却一下子从天而降,让她的心神也恍惚了一下,甚至怀疑数年前的记忆出了问题。

    在旁人眼中,自然是女子见了梦寐以求的情郎,心情激动难以自已的表现。

    那几个黑衣修士皆是满脸惊骇之色,恶风背心冷汗流淌。强令自己镇定下来,这一战必须智取,不能力敌,必须尽快制住秋海棠,让那妖孽投鼠忌器!

    余光一扫。真是天助我也,李青山不知在何时,退开一旁。秋海棠孤零零站在那里,真如一朵海棠花般娇弱。连忙传念给几个同伴,只要一招。就能制住她!

    正在蓄势待发,一阵热风拂过脸庞,恶风瞪大眼睛,感觉周围时间仿佛静止下来,唯有一人不受影响,北月闲庭信步般从他身旁掠过,来到秋海棠的身旁。

    “赢不了!绝对赢不了!连逃都不可能!”恶风心中呻吟。

    北月自然而然的揽住秋海棠的格外纤细的腰肢:“怎么不说话?”瞟了一眼那一堆金银珠宝:“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秋海棠娇躯一僵,樱唇微张,望着北月,几年前的记忆变得无比鲜活,他仿佛是从他的记忆中直接跳出来一般,但在那双赤眸中,却什么都读不出来。

    不过到这个地步,这场戏不演也得演,索性半依在他身上,用撒娇的语气道:“这几个人想要逼我嫁给恶丹,这些金银都是给我的聘礼……”

    絮絮说着事情的前因后果,特别着重描绘了了恶风骂北月为妖孽的场景,什么“那妖孽来了我也不怕”,“见了我师傅要望风而逃”,俱都说的活灵活现,虽然不曾说谎,但难免添油加醋,让恶风等人显得越发可恶。

    秋海棠每说一句,恶风几人就浑身一颤,简直是句句诛心,秋海棠眸中闪现着报复的快意,无论北月来此是为了什么,听了这些话,这几个人都难逃一死!

    北月默默听完,不禁笑了:“哦,这倒有趣的很!”半是玩笑的伸手轻抚秋海棠丰润的脸颊,温柔的道:“让你受委屈了。”

    “这都是一场误会,我们并无意与阁下为敌,我们是师傅大将军恶丹,也是久慕阁下的大名。没想到秋道友真的身有所属,还以为她是大言相欺,如有冒犯之处,还请秋道友见谅!”

    恶风一改方才张狂之态,竟显得彬彬有礼,尊称北月为阁下,最后向秋海棠深深一揖。竟显得十分诚恳,哪里还有半分言语无忌的流氓气质。

    “是啊,是啊,都是误会,老身正要将门主之位传给海棠,继续回深山隐修呢!”

    尤姥姥搓着手,陪着笑脸,秋海棠讲述的时候,可没忘了把她给带上,她不敢露出丝毫不满,将一张老脸笑的花一样,望向秋海棠的时候,更带着乞怜之色,悄无声息间,用上魅术。

    秋海棠不由觉得,尤姥姥年纪已经这么大了,还能活多少年,她到底也是我的前辈,是为了云雨门好!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北月信手一巴掌抽在尤姥姥的脸上,一层护体灵光,在他的牛魔震荡之力下,被瞬间粉碎,她的脑袋转向一旁,一张老脸飞扬起来,嘴巴里飞出十几颗牙齿。

    “笑的难看死了,你给我收敛一下!”北月不耐烦的道。

    尤姥姥又惊又怒又惧,捂着肿起的脸,越发的不敢出手,也不敢再笑,呐呐的道:“是,是!”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北月反手又给了尤姥姥一巴掌,挥挥手道:“算了,你还是接着笑吧,不笑更难看!”

    尤姥姥被打的头晕目眩,满口牙齿一颗不剩,尴尬的站在那里,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秋海棠也回过神来,知道又中了魅术,本来还很着恼,见尤姥姥这幅狼狈样子,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想起她耀武扬威,一再逼迫自己的样子,心中大觉快意。

    啪!再是一记耳光。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好歹也是堂堂金丹修士,尤姥姥惊怒的道:“你……我……”

    “你若喜欢我再打给你看!”

    北月根本不理会尤姥姥,温言对秋海棠道,学不来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但随手打几个耳光,还是很简单的。

    “不用了。”

    秋海棠低下头来轻声道,脸颊微红,知道他这是为自己出气,心中说不出感动还是什么,有些头重脚轻的微微晕眩。

    上一刻她还被尤姥姥逼迫,被恶风羞辱,遭众人冷眼,唯有一个李青山肯来帮她——念到这里,她不禁回眸望了一眼,只见李青山退的远远,冲她微笑点头。

    再回过头来,哪一个人看她的目光不是充满了惊慌,只怕她一句话指到自己身上,就算侥幸不死,挨上几个耳光,也是颜面丧尽。特别是恶风几人,更是面如土色,惶惶如丧家之犬

    又见花承赞神情极为复杂,她粲然一笑,再无一丝记挂,发觉自己心中竟有些得意,“哼,想你的顾雁影去吧,老娘也不是没人要!”

    秋海棠咬了咬嘴唇,拉了拉北月的衣襟,指了指恶风几人:“还有他们!”

    恶风几人在心中臭婊子、贱女人的骂个不休,脸上干笑:

    “阁下若定不肯放过我们,我们恶丹师傅,还有姒庆皇子,皆不会与你善罢甘休,何必为了一桩误会,闹到如此地步呢?”

    北月摆摆手:“既然是误会,你们还不快滚!”

    恶风几人闻听此言,喜出望外,如蒙大赦,心道:“哼,果然还是有所忌惮,这妖孽将来必不得好死!”想留几句硬气的话,却又不敢,拱了拱手转身便走。

    秋海棠心下有些不甘,但她没忘了现在是做戏,如果一言不合,惹了他不快,那就得不偿失了。

    “等等!”

    恶风几人已经走到天台边缘,再往前几步就是龙归大海,虎入深山,身后却传来北月可恶的声音,咽了一口吐沫,转过身来:“阁下还有何吩咐?”

    “你们忘了带聘礼!”北月斜觑了一眼那些金银珠宝。恶风几人心下一松,又走回来,正要将这小山似的金银珠宝纳入百宝囊中,只听北月又道:“等等,你们就这么带?”

    “阁下想要我们怎么带?”

    北月冲那堆金银珠宝扬扬下巴:“吃下去!”

    “什么!”恶风惊怒,这些金银珠宝,怎么能吃。

    北月微笑道:“自己说出来的话,要自己吞回去,自己带来的东西,也要自己吃下去,少吃一锭银子也不行!”

    ps:

    哇,神龙好灵啊!恭贺神龙使者“?寳鎶?”打赏三个盟主,荣升大盟主,让我心想事成。好吧,我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了,爆发什么的,你们知道,我不是这块料,但从明天开始恢复”朝八晚六”的更新节奏!

    wxs.o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