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六章 给我吃

大圣传 第五十六章 给我吃

    ww.x.om

    秋海棠脸上登时扬起动人的笑容,赞同道:“好主意!”

    恶风表情扭曲,额头青筋暴露:“北月,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你在说我吗?”北月的问身旁的秋海棠:“你觉得我有欺负他们吗?”

    “当然没有!”

    “那我就再欺负的认真一点,给我吃!”

    北月抓住一个金元宝,信手丢出去。虽然镜像分身只得他数层力量,但牛魔大力哪怕是打一个折扣,也依旧恐怖。

    金元宝在被投掷出去的瞬间扭曲变形,化作一道金光,击穿一名黑衣修士的护体法器,又贯穿他的身躯。

    那名黑衣修士不能置信的低头望了一眼胸口的空洞,发出高亢的惨叫,那与其说是痛苦,还不如说是恐惧,他不怕与人搏杀战死,但是这种被随手碾压的感觉,却丧尽了他的勇气。

    金元宝飞向远方,耳边才传来尖利的呼啸声,天台上狂风四溢,众修士人人变色,区区一枚金元宝,在北月的手中,亦是恐怖的杀人利器,杀筑基修士如杀鸡屠狗一般。

    “跟他拼了!”恶风大吼一声,但声音中没有半分底气。

    “看来你们是不肯乖乖吃东西,那就只能让我帮你们一把了。”

    北月身后豁然张开一对儿华美的烈火羽翼,在周围旁观者的眼中,他刹那间一分为五,同时出现在恶风五人身旁,对每人只出一招,或信手一拍,或轻轻一点。

    五个刚刚跃起,要做拼死一搏的黑衣修士,就统统倒在地上,却并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只是被灵龟的力量镇压住了灵力乃至身躯,全都睁大眼睛,动弹不得。身上的法器和百宝囊都被李青山顺手取走。

    恶风瘫在地上:“今日落在你的手里。是我们兄弟命不好,你要杀要剐,尽管来吧!”

    北月赞了一声,“好!我就敬佩你这样的汉子,我也不杀你。也不剐你。只是想让你们吃而已!”身后的火焰羽翼一扬,那一堆小山似的金银珠宝,登时融化成水,悬浮在半空中。不断变幻。

    北月手指一动,五股炽热的金银水,涌向恶风五人,他们咬紧牙关,闭上嘴巴。但嘴唇牙齿瞬间便被融化,一股滚烫直入肺腑。

    这堆他们用来羞辱秋海棠的金银珠宝,反而成了他们的催命符。他们虽然各个身躯强悍,生命力强大,但是不能动用灵力,怎能与这炽热的金银水抵抗,强大的身躯反而延长了痛苦的时间。

    嗤啦声中,白烟腾起,不一会儿便闻到一股焦糊味。金银水烧穿肺腑。流淌全身,李青山又吹了一口气,金银水登时冷却凝固,将他们浇注成五个金银人。

    这番残忍的妖魔手段,更是让在场的众修士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但不少在心中叫好,“让你们如此狂妄,不将我们放在眼中,果然是不得好死!”

    北月回身对秋海棠道:“气可消了?”

    其实他是在消自己的气。一群狗杂种,小畜生小畜生的骂个没完。现在知道积点口德是多么重要了吧!宰了你们这几条小狗,再去宰恶丹那条老狗。

    秋海棠心下却十分感动,“消了。”

    “这个要杀了吗?”北月将手一指,尤姥姥被火烫了似的跳起来,高呼道:“北月大人饶命!北月大人饶命!”

    秋海棠终于是有些于心不忍,她也不知道是否是魅术的作用还在持续影响,咬着嘴唇轻轻摇了摇头。

    “就放过她吧!”

    尤姥姥大喜,北月身形一闪来到她面前,扼住她的咽喉,轻轻一捏,一颗苍老的头颅飞了起来,大叫到:“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欲要引爆金丹,北月的另一只手已插入她腹中,将金丹掏了出来,又取了她的百宝囊,顺手将其尸身塞入百宝囊中,稍微积攒一下,准备等到将来给小安做礼物。

    至于恶风那五个人,就当做行为艺术,留给恶丹作为参考吧!

    又训斥秋海棠道:“真是头发长见识短,你放过她,她会放过你吗?”

    秋海棠委屈的道:“那你问我干什么?”

    “随便问问,走吧!”北月向她伸出手去。

    “走?”秋海棠脸显一丝迷茫之色。

    “难道你想留在这里?”北月脑袋一歪。

    “我……我……我跟你走!”

    秋海棠大声道,上前抓住那只手,北月顺势揽住她的腰肢,腾空而起。她回过头来,只见天台迅速变远变小,众人的面目很快模糊不清,只见李青山遥遥的冲她挥手。

    清河府的璀璨灯海,也渐渐远去,直来到天空之中,风声呼啸过耳,她转过脸,望着他的侧脸,“你要带我到哪去?”声音柔弱的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

    “到了你就知道了!”

    “你要拿我怎么样?”

    “你想我拿你怎么样?”

    北月不禁笑了,这笑容让秋海棠感觉有些熟悉,但被妖魔固有的邪气所掩盖,怎也猜想不出他真正的身份。李青山是豪爽,北月却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秋海棠只觉心跳得厉害,视线不敢与他相对,“我想回洞府收拾一下东西!”

    “真麻烦,洞府在哪?”二人飞驰的身形忽然折转,掠向西南方向。

    ……

    北月离去之后,天台上所有人都不由松了口气,浑身松懈下来,虽然从始至终,北月都没将矛头指向他们,但那股凶厉沉重的气势,却死死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方才的变故,花承赞传音给李青山道:“盼你能好好对她。”

    李青山心思全在镜像分身那一边,正感受着秋海棠玲珑有致的温软娇躯,闻听此言,笑而不语,高声道:“拿酒来!”

    尤姥姥被杀,秋海棠离去,众云雨门弟子都惶惶不安,不敢违背李青山的命令,将天台打扫了一番,又送了美酒佳肴上来,只是那几个浇铸成型的金银人,谁都不敢靠近。

    李青山高举酒杯,“诸位道友,方才的表演十分精彩,我们继续喝!”

    众人经历了方才的惊变,大都没了酒兴,但是听李青山这么说,也唯有举杯,否则岂不是显得被北月给吓破胆了,心中念道:“这位李统领的心还真大!”

    如意郡城中,恶丹心中一跳,“恶风他们出事了!”立刻动身赶来清河府云雨楼。

    天台之上,酒宴依旧,只是众人饮酒谈笑的时候都有点勉强,真正越饮越兴起的,只有李青山一个,看起来他是一人独饮,但实际上,那陪伴在身旁的人,其实并没有离去,反而越发的亲密。

    恶丹从天而降,扫了众人最后一点酒兴,他的目光,先是恶狠狠的盯住李青山,然后落在那五个金银人身上,“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干的!”

    一片寂静,哪里有人敢回答他,李青山提着酒坛站起身来,醉醺醺的道:

    “你那几个弟子来帮你讨老婆,不巧那位秋道友已经心有所属,你那几个弟子逼迫的太紧,人家就找上们来,顺便开了点杀戒,结果就是这样子喽!”

    “是谁?你给我说清楚,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恶丹脸色赤红,仿佛随时会爆发的火山。这几个弟子都是他最为得力的,培养起来也并不容易,本以为执行这样一个任务还不是手到擒来,却没想到会遭人毒手。

    他不信李青山有这样的手段,按说恶风他们几个联手,就是面对金丹修士,也不会全无还手的余地。

    恶丹散发出的恐怖气势,比方才的北月还要强,仿佛一头人形凶兽,正处在暴怒之中,众修士都替李青山捏了把汗。

    李青山不为所动,打了个酒嗝,吐出两个字来:“北月!大概是在月庭湖吧,你要是想去报仇,快一点估计还能赶得上!”

    柳长卿也不禁在心中感叹:“如非豪勇,安能如此!”

    恶丹虽然对自己的实力很自负,但对上那个“北月”,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立刻前往报仇雪恨的心思唯有消除,留下那扭曲的五个金银人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恨怒如狂,将手一挥,五个金银人化为粉碎。

    李青山笑呵呵的劝道:“道友息怒啊!”

    恶丹恨不得现在就亲手诛杀了这幸灾乐祸的小畜生,但想起姒庆的交代,按捺住这股杀意,且先让你这小畜生再得意几天。

    恶丹拂袖而去,李青山将举起酒坛一饮而尽:“痛快!今日饮宴,十分尽兴,诸位道友捧场,李青山不胜感谢,今日且就散去,来日再共谋一醉!”

    众修士早就想走,听闻此言,求之不得,纷纷起身告辞。李青山就与众人一起回百家经院,免得被恶丹暗算。

    柳长卿则留了下来,当然不是为了眠花宿柳,云雨门在清河府也算是根基很深的门派之一,且在战争中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保存了大部分实力。现在尤姥姥与秋海棠一死一去,正是将这股实力吞并的好机会。

    凭着一群群龙无首的炼气士,自然不能反抗,但柳长卿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因为他实在有些担心,如果有朝一日,秋海棠又回来做这云雨门主,那可怎么办!

    另一边,李青山回到百家经院,立刻说要打坐修行,因为他要集中精神在分身那一边,双眸闭上再睁开,看到的是秋海棠收拾东西的窈窕身影。

    wxs.o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