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章 醒觉

大圣传 第六十章 醒觉

    ww.x.om

    在仁心岛的地下书库中,楚天漂浮在忆水散发出的微光之中,仿佛一块被浸透的海绵。混沌如一池死水的心海,泛起一个个气泡,激荡起波澜,被用力搅动起来。

    豁然间,楚天的眼睛再一次睁开,凝视着面前的黑暗,不再空洞麻木,又一线灵光闪现。

    “这里是哪里?”

    砰!他挣扎着一拳击在玻璃上,然后是第二拳,第三拳……他的拳头很快血肉模糊,鲜血弥漫在淡蓝忆水中。

    咔嚓!玻璃裂开道道裂纹!他轰的越发用力,裂纹不断蔓延,最终哗啦一声,玻璃粉碎,忆水流淌而出,他也随之扑倒在地,想要撑起身子,一时之间竟浑身乏力,动弹不得。

    通道中的光芒由远至近,渐次亮起,最后周遭都亮起光芒,华慈走到楚天的面前:“你终于醒了!”

    楚天的嘴唇嗫嚅良久,才勉强开口:“你是谁?我又是谁?”

    ……

    钱容芷缓缓睁开双眼,感觉躺在一张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子,听到波涛之声从身下传来,莲花的香气无处不在。

    恍惚间,她感觉这小小的房间便是天堂,因为,她刚从地狱归来。

    “这里是……听风水榭!”

    经过短暂的空白,记忆很快回归,占据脑海。她坐起身来,薄被从身上滑过,才发觉自己光着身子,她下意识地的抚摸肌肤,那被撕裂粉碎的肌肤,已经恢复平滑光洁,只是因失血而显得有些苍白。

    她下床走到镜前,只见其中映出一具动人的胴体,挺拔的酥胸,平滑的腹部,修长的双腿,姿容虽非绝世,也称得上是美丽。

    但她的神情阴郁。丝毫没有女人照镜子时,该有的自豪或不满,眼神平静无波,仿佛看着一具腐臭的尸体。

    将胴体扭转过来,将背脊映在镜中。脸却仍对着镜子。那姿态极为诡异,仿佛一条人形的美女蛇。

    而在她光洁的背脊上,也赫然有一条蛇的存在,仍是那条艳丽小蛇。但却变大了许多,曲成一个“8”的形态,咬着尾巴,似乎要将自身也一并吞噬,然而一动不动。似乎陷入了沉睡。

    她苍白的脸上浮现起笑容来。

    回想起那时候的情境,数十条地狱毒蛇,在她身上噬咬作乱,原本这地狱酷刑的发作是间歇性的。但是数十条蛇的存在,却意味着这场痛苦永无休止,这才是那些沉沦地狱的灵魂,最真实的情形。

    但她才不会坐以待毙,在几近崩溃的痛苦中维持着一线清醒,驱使着最初那条艳丽小蛇。将其他毒蛇一一吞噬。

    在忘我的吞噬下,最后那条艳丽小蛇将自己的尾巴也当做了其他毒蛇,而奋力想将之吞噬。在她的安抚下才平息下来,陷入了休眠,而她也在那时候昏了过去。

    钱容芷收回视线。走向门外。

    顾雁影坐在露台边缘,手中持着一杆长长的鱼竿,丝线垂入荷花池中,回眸道:“睡的可好?”

    钱容芷上前端端正正的跪下。拜了一拜:“钱容芷恳请师父传授《地狱经变图》!”

    顾雁影的伸手轻抚钱容芷的脸庞,滑落到脖颈。轻轻扼住:“或许现在杀死你才是最好的选择,你觉得呢?”

    “弟子也这么认为,不然弟子早晚会杀了师傅你!”

    “痴儿,何以自苦如此啊!”

    顾雁影悠悠一叹,脸上有一丝怜惜,那并非虚情假意。但这比羞辱胁迫都更令钱容芷愤怒,她直起身来,背后的地狱之蛇,立刻苏醒过来,吞吐蛇信。

    “师傅又何以自苦如此呢?”

    “那我就拭目以待,呵,鱼上钩了。”顾雁影将鱼竿一挥,一尾鲤鱼跃出湖面,甩给钱容芷:“去把它做了,孝敬孝敬为师!”

    钱容芷愣了一下,她这辈子就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在钱家虽然受尽欺辱,但也毕竟是炼气士。

    “快去,你不会以为,我会随随便便把法家的最高秘法,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传给你吧!”

    “是,师傅。”

    ……

    李青山同如心又来到仁心岛的地下书库,便看到楚天披着毯子,静静的坐在那里,虽然他一身修为尽毁,比一个凡人也强不了多少,但却有一种渊渟岳峙之感。

    “这里就交给你了,他恢复了一些前世记忆,今生的记忆似乎完全失去,但也不能确定。”

    华慈对如心交代了一声,转身走向门外,他已完成了作为一名医者的责任。

    李青山与如心面面相觑,又望向地上的楚天。

    “请二位道友告诉我,我为何会失去今生的记忆?又因何故会受这样重的伤?”

    楚天问道,其实他最想问的,他埋藏在魂魄深处的爬天藤种子到哪里去了?是被面前这二人取走了吗?

    李青山感觉太不习惯了,如果说原本的楚天是狂躁的小学生,那眼前这位就是个沉稳的大学导师,完全是两个极端。

    “为什么?嘿,因为你是个王八蛋!”

    楚天露出感兴趣的神情:“请道友说清楚!”

    李青山便把楚天干的那些混账事大体讲了一遍,楚天长叹一声,深深一揖:“没料到今生竟如此不堪,难怪有此下场,得罪之处,还请赎罪。”

    “你这家伙还真的改过自新了,你是天人转世,不知是来自哪一重天,天上又是什么模样,你给我讲讲!”

    李青山蹲下,仔细打量着楚天。对于金蝉所说的井外世界,他也十分感兴趣。

    “我虽然恢复了些前世记忆,但是残缺不全,这些问题,一时之间恐怕无法回答道友。”

    “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说不定假作歉意,实则对我怀恨在心,想着将来怎么报复,索性一掌拍死算了。”

    李青山抬起手来,作势欲拍,被如心拉住:“我师傅好不容易才把他弄醒!”

    “是我无礼挑衅道友在先,纵然被杀也是理所应当,何况只是被斩去一手,怎敢有什么怨恨?若能恢复记忆,道友想知道什么,自当知无不言。”

    楚天在心中默默排除了李青山拿走了爬天藤的可能性,李青山的声音他感到极为熟悉,他深陷昏迷之中,似乎就是被这个声音所唤醒。

    “好,就先放你一马,你最好重新做人,好自为之!”

    李青山收回了手,他一点都不怕楚天报复,天人转世又怎样,现在他的修为尽废,等到修回金丹境界,也不知还要用多少年,到时候还不是一招的事儿。

    而令他感到惊异的是,方才他杀气凛然,楚天却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反而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份心性意志,莫说是原本的楚天,就是柳长卿之流也远远比不上。

    如心让开一旁,“好了,你既然你已经苏醒,就可以走了。我提醒你一下,最好还是隐姓埋名,悄然离去,否则恐怕有性命之忧。”

    楚天道:“这是否跟那名为钱容芷的女子有关?”

    李青山微讶,方才他只是在痛斥楚天种种恶行的时候,提及他活该认识钱容芷,不料竟牢牢记在心里。

    “如果只是简单的走火入魔,怎么会放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进行治疗,我虽然得罪了这位道友,但是他胸怀广博,料不至于与一个废人为难,定是还有什么厉害的对头在外面,还请不吝相告。虽然我现在身无长物,但等到记忆再多恢复一些,这份救命之恩定会报答。”

    楚天极为诚恳的道,心中已将原本那楚天骂的狗血淋头,作为他的转世,天资悟性本就远胜常人,又身怀爬天藤这等异宝,二十年时间竟才渡过一次天劫,简直是个废物,为人更是差到连救命恩人都懒得搭理,想任凭他自生自灭。

    还好他福缘深厚,遭此横祸而侥幸不死,还提前恢复些前世记忆,免了两世记忆的纠结,倒也算是因祸得福。当务之急是弄清所处的现状,搞明白这是怎样一方世界,才好徐图恢复。

    如心便大体讲述了楚天的出身来历,在百家经院中基本的人际关系,算是从客观的角度帮李青山做了补充,也提及钱容芷最后来探病的事。

    最后,同意让楚天继续留在这里休养,留给他一些饮食书籍。

    在李青山和如心离去之后,楚天轻声念道:“钱容芷!”

    在李青山痛斥他的种种“恶行”,甚至威胁他的生命的时候,他都可以保持心平气和。但每当听到“钱容芷”这个名字,心情就会不由自主的激荡起来,生出一丝深深的恨意。

    记忆已然丧失殆尽,这股意念竟还能保存下来。怨恨之深,连他自己都觉得惊异。

    “看来爬天藤多半是被那钱容芷夺去,得想办法拿回来,而且有这样一股恨意不能释怀,终是不利于修行,必须做个了断!”

    李青山在离开仁心岛之后,便回到了青小洞府,开始了新一轮的闭关,要将这几日来的感受做一番领悟,再转化成成实实在在的修为。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不知过了多久,褚丹青的呼唤从洞府外面传来。

    “青山,你在里面吗?”

    wxs.o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