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四章 警兆

大圣传 第六十四章 警兆

    ww.x.om

    “你们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说些什么?”

    褚丹青满脸酡红的从竹林中走出来,他的酒量比之过去也长进了不少。今夜也觉得十分畅快,杀死了那三位师兄师姐,同情不忍固然是有的,但到底是兴奋喜悦更占上风。。

    褚师道在失意之下隐居山林,同这三个逆徒大有关系,也算是清理门户。

    “说的当然是你最喜欢的女人,走啦,回去接着喝!”

    李青山打了个哈哈含混过去,搂着二人的肩膀,又回到林间空地。

    竹林幽幽,月光婆娑。

    韩铁衣一手按着酒坛,靠坐在一块青石前,神情冷峻不苟言笑,默默的一杯杯饮酒。

    琴声清幽,琴心坐在案几前调琴,十指轻勾慢挑,琴音连绵不绝,宛如一道清溪,使人忘忧。经过一段时间苦修,她终于也筑基成功,成为了乐家家主。

    觉心手持念珠,侧耳倾听,饮的却是清水。在场的皆是年轻一辈的筑基修士,而如柳长卿等年长者,就自觉的不来参加,见李青山三人回来,纷纷打着招呼。

    特别对李青山更是格外关注,在场的虽然无一不是才俊,但离那金丹境界,还不知有多远的距离,能不能渡过二次天劫都说不一定。唯有他一人真正摸到了金丹境界的边缘,而且还是如此年纪。

    本来他的年轻是众人中最轻的,但众人却隐隐以他为首。虽然还各有矜持,谈不上巴结逢迎。但都是着意结交。

    “你们去了这一会儿,可错过一大段曲子,要不要我重弹一遍?”琴心按琴笑道,口中说的虽然是你们,但眼睛却落在李青山的身上。

    魏央生道:“琴心你好不公平,我们岂不是陪着再听一遍!”

    琴心道:“你可以先封闭听觉,等到我弹过之后再叫你!”

    “不可,那就更亏了。”

    李青山笑道:“琴心你如果不说。我是决计听不出来多一段还是少一段,你尽管弹下去便是。”

    而一向儒雅的花承赞,竟真的走到酒坛旁,连饮了三坛,引得一阵轰然叫好。

    褚丹青朗声道:“如此良辰美景,英杰佳人,正可以入画!”说话间。便拿出颜料画笔,开始作起画来,笔将落于纸上,却又停住,摇头道:“还差一样东西!”

    “差什么!”

    “只有琴音,没有剑气。”

    “还要有诗词歌赋!”魏央生拔剑而起,吟诗舞剑,剑气剑势,敛而不放,矫若惊龙。

    李青山也微微点头。儒家的剑法确实不凡。走到韩铁衣身旁坐下,笑道:“铁衣。听说你最近艳福不浅,可莫要损太多精气,在九府演武之时给韩家丢脸!”

    韩铁衣不屑的瞥了他一眼:“你若羡慕,也可如此。”

    李青山道:“可没人让我多生孩子,这一次的九府演武恐怕没那么简单,你要做好准备。”

    “你也一样,有大将军王的命令,恶丹暂时还不敢对韩家怎样,但若有机会,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至你于死地,他一直隐忍不发才最可怕,我可不想我姐姐没过门就当了寡妇。”

    “放心,我也是韩家的女婿!”

    正在这时,褚丹青已画完最后一笔,完成了这一副《竹林夜宴图》。众人围过去观看,只见每个人的音容笑貌皆入画中,栩栩如生。最妙的是还能听到琴音舞动,看到剑气飞扬。

    琴心忍不住问道:“丹青,你今夜兴致如此之高,还没跟我们说说,你同青山一道去干什么了?”

    褚丹青神智一清,不由望向李青山,李青山微微颔首,三个筑基修士之死,不是小事,很快会暴露出来,刻意隐瞒反而显得做贼心虚。

    褚丹青便大概讲述了事情的原委,但隐去了画冢之秘,还有紫符之事,待到一口气说完,竹林间完全安静下来,只闻风声潇潇穿林而过。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集中在李青山的脸上,除了敬之外,更多了几分惧。以一敌三斩杀三名筑基修士,回来之后,谈笑饮宴,宛如无事。

    “并非我好杀,只是世事逼人,我若不杀人,人便要杀我。”李青山拿出那枚留音石来,将三人所说的话语又回放了一遍,露出无奈的表情。

    “没想到他们竟如此大胆,简直是死有余辜!”魏央生怒斥道,其他人也纷纷迎合。但在场之人,谁也不是傻子,都在心里嘀咕:“你连留音石都准备好了,恐怕不止是世事逼人吧!”

    在他豪爽的外表下也不乏谋略心机,他敢当众与恶丹为敌,看来也有自己的凭依。但若有这样一个厉害的朋友,那却是再好不过了!

    “丹青,你怎么不叫我们同去,给你助阵?”“有青山出手,还用我们插手吗?”“哈哈,说的也是!”

    比起诗词歌赋,弹琴作画这些雅事,到底还是最为原始的杀戮更能折服人心。龙州决斗盛行,并非无由。

    直到三更时分,酒宴方才散去。

    李青山已饮得七八分醉,剩下两三分醒,也在镜像分身那边,继续炼化水脉。离开百家经院,本欲回青小洞府。

    但心念一转,飞身进入一个地底洞窟,变幻身形,收敛气息,又化作北月的姿态,笑道:“蛛后大人,我来了!”

    他挥舞风神羽翼,在错综复杂的洞窟内飞驰,很快便感觉到罗丝蛛后的气息,微微一笑,直接贯穿无数土石的阻碍,来到一片巨大的空间中,一道道蛛丝纵横交错,结成一个偌大的蛛网。

    而一个黑色紧身衣的冷艳女子,就立于蛛网的中心,面色不善的望着他:“北月,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因为想你了。”李青山醉笑道,打量着四周,“嗯?这里是蛛网城!”

    更准确的说,是蛛网城所在的那片洞窟,原本在战斗中,蛛网城毁灭,洞窟坍塌,又被大水淹没。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大水又退了下去,而洞窟也重新稳固下来。罗丝蛛后便又回来,将之作为巢穴。

    李青山一闪身来到罗丝蛛后身前,将她按在网的中心,俯身笑道:“有道是一夜夫妻百夜恩,不知你想我了没有!”

    罗丝蛛后冷冷道:“想杀你!”

    “那你最好别再做这种尝试,我怕会忍不住杀意,闹到恩断义绝就不好了。”

    李青山抚摸她的美艳绝伦的脸颊,轻轻滑落到胸前,抓住一团丰盈,恣意揉捏把玩。虽然比之秋海棠的伟岸,还是略逊一筹,但却更加富有弹性,轻轻一捏便似要将五指弹开一般。

    欲火瞬间沸腾,在韩琼枝那里未曾尽兴放纵的情欲,被秋海棠的所勾起的色心,还有今日被二师姐所引动的魔性与暴虐,趁着酒意一起在体内爆炸开来。

    “啊!”罗丝蛛后轻呼一声,胸前传来一阵痛楚,李青山的五指深深陷入丰盈中,牛魔五重的强大力量,即便是她的体魄也有些承受不住,他却丝毫不做理会,更用上了几分力量。

    在爱抚韩琼枝之时,哪怕灵龟已经压制了本身的大部分力量,他仍要小心翼翼,生怕弄痛了她,在交欢之时更是如此。而对罗丝蛛后便没这许多顾虑了。

    低头吻上她猩红的嘴唇,双手任意探索她身上每一个妙处。而每一次爱抚,都会给她一阵痛楚,但在她的眸子中,情欲之意反而渐渐浓郁了。

    过了片刻,李青山抬起头问道:“你这身行头,是要我撕碎,还是你自己脱了?”

    罗丝蛛后张开双臂,精心编织而成的黑色紧身衣,抽丝剥茧般的散开,她羊脂般白腻的胴体,完全展现在李青山的面前,雪峰之上两点殷红微微颤动,修长的玉腿相互交叠,体态动人之极。

    在李青山在她身上进行暴虐征服之后,在杀死他之前,她就不能再像过去那样,自由的寻觅祭品,身躯内同样积蓄满了欲望。身为妖族不大会压抑心中的欲望,而且服从强者更是天性。

    无论心中是否还有仇恨和不满,他都已然证明了自身的强悍实力,便拥有这种权力,而且是目前唯一具有交配权的雄性。

    “北月,我定会亲手杀了你,现在就……啊!”罗丝蛛后话音未落,李青山已然剑及履及,开始新一轮的征伐。

    一番巫山云雨之后,李青山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酒也完全醒了,罗丝蛛后在一旁沉沉昏睡过去。

    偷得浮生半日闲,不过此间虽好,终非我的归宿,休息过后,可以继续修行了!

    正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危机,登时警惕起来,“是灵龟在示警,有人要对付我!莫非是罗丝蛛后又想出什么招数来阴我?这次可饶不了她了。”

    李青山等了一阵,周遭却毫无动静,“不,不对,是镜像分身那一边!”

    刹那间,他的意念全部集中在千里之外的镜像分身上,镜像分身正操控水神印炼化一条大河。

    虽然还看不见敌人的踪影,却隐约感觉一张无形的大网向他笼罩过来,能让灵龟产生如此强烈的危机感,敌人可不是画家那三个傻子所能比拟!

    “原来是他们!”

    wxs.o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