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十五章 皆杀(上)

大圣传 第九十五章 皆杀(上)

    祝烈神色大变,浑身燃起烈火,不顾一切的向如心冲过去。如心笑容不改,飞身后退,二者的距离被迅速拉近,然后又慢慢拉远。

    各种猛烈疾病在祝烈身上同时爆发出来,浑身肿胀,肌肤溃烂,视野中的如心渐渐模糊,他的双目染上一层翳影,几近失明。

    “你这个杂种,一起死吧!”

    祝烈发出濒死野兽的狂嚎,胸口炽热发亮,剧烈跳动,一颗心马上要爆裂开来。吞火人族的心脏仿佛妖族的妖丹,乃是一身力量的中枢集合,一旦引爆能迸发出惊人的破坏力。

    在如此近的距离,如心难逃一死。

    “困兽犹斗,心脏骤停!”如心笑着张开五指,轻轻一握。

    一瞬间,祝烈像是被抽去了全部力量,有生以来,心脏第一次安静下来,不再跳动,身上的火焰也随之熄灭,身躯仍维持着冲势向如心冲去,努力的举起手中的三股叉,向她刺去。

    如心微微侧身与他擦身而过,一只白皙如玉的手直插入他胸膛中,掏出一颗鲜红的心脏。在风中迅速的凝结变硬,变成一块火红的石头——熔火之心!

    祝烈身躯完全被病变所吞噬,死亡,腐败。瘟鬼从他身上浮现,回到如心的体内。

    如心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天空,湛蓝中渐渐透出血红,隐隐感觉到自己怕是受了这龙斗场的某种影响,才会有些控制不住心中杀意。

    然而野兽一旦被释放出来。要怎么才能重新关押呢?

    ……

    李青山一离开大榕树,便感觉到了极为明显的变化,杀气在空中凝结,天空被一抹血红所浸染,识海中虎魔发出嗜血的低吼,若非有灵龟镇压,恐怕就连他都会受到影响。

    几近炼化完成的龙斗场虽然还比不上真正的修罗场却已得了几分真意,各门各派的修士在其中忘我杀伐,再没有任何留手的余地,短短数日便有数千修士战死。更如火上浇油,仿佛空气都燃烧起来。

    大湖消失,变成一片连绵起伏的荒漠,姒庆的猎杀计划回到正轨之中,十七个筑基修士养精蓄锐,手中飞出一柄柄飞剑法器,灵光交织成一片绵密的大网,封死了李青山所有前进后退的道路。

    李青山笑,身形陡然消失。虽然并未起到隐身的作用,却让所有的气机锁定全都落了一个空。法器之间的配合顿时出现些许混乱,显现出一道微不可查的缝隙,他顺势一剑斩落,大网破。

    正要趁势杀上几个,忽然感觉浑身一重,身形不由随之一缓,知道已中了对方法术,当是某种土系法术,同时至少有七种法术落在他的身上。法术不比法器,攻击范围巨大,只能硬挡。其中又至少有四种是控制迟滞身形的法术,顿时变得寸步难行。

    而那一件件法器又顺势飞来,每一件都有杀生害命的力量,伤疤壮汉一声暴喝,双臂虬结变粗了一圈。八方裂地锤变得巨大无比,向李青山当头砸下。

    所有人的心中一松,真以为能够敌得过我们联手吗?眼看李青山以寡敌众,一个照面便身陷绝境。

    “铛!”

    一尊漆黑宝塔凭空出现。所有法器落在其上,皆叮叮当当的弹开,但都被八方裂地锤的轰击声压下,伤疤壮汉的虎口登时开裂,巨大的反震之力,让他受了暗伤,看着那完好无损的漆黑宝塔,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来。

    他这一锤,金丹修士都不能硬受,竟破不了这一尊怪塔。他不知道,李青山这镇魔塔,也是金丹修士都打不开的,而且还是天龙禅院的首座长老。

    众人虽惊不惧,喝道:“布阵!”

    立刻有八名修士,拿出准备已久的阵旗,在八个方向将宝塔团团为主,布下一个“八面来风阵”,阵中登时狂风呼啸,卷动着宛如刀剑般斩在镇魔塔上,有积毁销骨,断金割玉之威能。

    但对于镇魔塔来说,却如微风拂面,浑然不放在心上,连一道痕迹也无法留下。

    轰轰轰轰轰!

    一众修士各自施展出最强手段,轰击在镇魔塔上,巨响回荡在整个沙漠之中。

    镇魔塔在这攻势之下微微摇曳,几乎快要倾倒。八条镇魔锁链飞向八方,将镇魔塔锁定在虚空之中,再不摇晃。

    吾之魔性,滔滔不绝。吾之罪孽,无穷无尽。

    对于李青山来说,这便是仅次于灵龟玄甲的最强防御。

    “难怪他如此狂妄,原来有这等立于不败之地的手段!”伤疤壮汉心中暗惊,大声命令道:“大家轮流执掌阵旗,保存灵力,看他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所有人都是点头,露出狰狞之色,越是强大的法器法术,对于灵力的消耗也就越大,一味的防御只能是灵力耗尽的下场。

    这自是很合乎常理的推断,不过这天龙禅院的不传秘法,却是以被镇压在塔中之人的魔性为力量源泉。

    李青山身在塔中,之所以没有立刻杀出去,便是感觉自身的魔性沸腾。在战斗之中,虎魔越发的躁动,原本以灵龟镇压牛魔虎魔就有些勉强,受到这龙斗场杀意的影响,本就狂暴的虎魔,越来越不安定。

    攘外必先安内,再说跟自身的麻烦相比,外面的围攻反倒不算什么,他安抚着虎魔,将这股戾气分流,一股投入暗红色的魔心中,变得越发晶莹。而另一股则干脆注入丹田剑气之中,让剑意便得越发凌厉杀伐。

    片刻之后,李青山发出一声虎啸,再不隐藏压抑自身的魔性,而是让其以另一种姿态释放出来,身形暴涨达到一丈,浑身覆盖着一副狰狞甲胄,鲜红的仿佛要滴下血来。

    左手持叛魔剑,而右手握的则是一个黑色圆环,这正是姒庆在飞云台上,不得不赏赐给他的魔器,本想害他,却正合他用,名之为“勒魔圈”。

    眼见镇魔塔丝毫没有被击破的样子,一众筑基修士神情渐渐凝重,“他一定是凭着迅速恢复灵力的灵药在支撑,只要再攻打片刻,一定可以将他逼出来!”

    话音未落,一条条镇魔锁链收起,众人刚刚露出喜色,便见镇魔塔呼啸撞来,轰的一声撞在大阵上,所有持阵旗的修士,感觉胸口一闷。

    “维持阵法,别让他逃出来!”

    镇魔塔高高飞起,现身其中的狰狞魔将,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他怎么变成这模样!”催动法阵更急。

    狂风落在李青山身上,锵然有声,身上重甲,转眼就被割出无数痕迹,近乎剥落一层。

    李青山抬手,挥剑!

    剑柄邪眼释放出一轮邪光,然后又小了一圈,血红剑光撕裂视线,同时撕裂一名把持阵旗的修士,在惊骇欲绝的目光中,被从中劈成两般。

    八面来风阵,破!

    大风顿消。

    同时镇魔塔在他的趋势之下横冲直撞,挡住无数攻击,将姒庆爪牙们的合围之势搅得七零八落。

    仍有不少法术落在身上,俱都被甲胄抵挡,魔气抵消,李青山脚步不停,回身一剑,血光一闪而逝,一颗头颅被鲜血冲飞。

    他那一股三绝剑气,被收入叛魔剑中,凝而不放,剑意中更包含着虎魔滔天杀气。

    一剑所指,杀意慑服敌人,不可闪躲。邪眼窥出破绽,不可抵挡,无论怎样之敌,俱都一剑破之。

    顷刻间,他受了不知多少次攻击,护体法器被损毁,一身魔甲满是裂痕,他则趁此机会,挥出了五剑,杀杀杀杀杀!

    十七个修士,便只剩下了十人。

    李青山眸中两点红光一扫,所有人都脸上变色,心中大骇。

    战斗从天空打到地面,沙漠中忽然伸出一只沙土凝成的巨手抓住李青山,伤疤壮汉狂吼着挥舞八方裂地锤砸下。

    李青山魔气一动,震散巨手,再一拳轰在八方裂地锤上。

    轰!覆盖在手臂上的战甲碎裂成片,四面飞散。

    伤疤壮汉双目圆睁,双手鲜血淋漓,八方裂地锤脱手,旋转飞向天空。陡然感觉脖颈一紧,多了一个黑色圆环。勒魔圈不断收紧,勒入皮肉之中。

    噗地一声,一个偌大头颅被生生勒断,说出最后一句话来:“原来你一直在隐藏实力!”

    他昔日与祝烈一战,所有人都看他被逼到绝境,好不容易才反败为胜,所有人都以为那便是他力量的极限。

    “土鸡瓦狗,也敢杀我?”李青山长笑,勒魔圈飞回手中,剑指长天:“多谢你的厚赐!”

    姒庆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握紧拳头,脸色剧变。

    “杀!”剩下十名修士,俱都鼓起勇气,向李青山杀去。但人多尚不能胜,更何况是人少,李青山一番鏖战,不但没有感到疲倦,反而杀意沸腾,还没尽兴。

    一转眼间又是三人殒命,剩下六人心胆俱丧,四散奔逃。

    李青山将手一挥,镇魔塔镇住一人,镇魔锁链哗啦啦缠住一人,勒魔圈圈住一人,毫不留情,挥剑将之一一斩杀。

    姒庆再也顾不得什么规矩,操控龙斗场,要将李青山传送出来,不顾一切,直接斩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