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九十七章 皆杀(下)

大圣传 第九十七章 皆杀(下)

    李青山转战其他斗场,先是暴喝一声吸引注意,然后杀人立威,最后发表讲话并将所有的筑基修士召集起来维持秩序,有了经验之后,这工作做的越发行云流水。

    这当然建立在绝对的力量上,他本就是筑基巅峰的修为,配合魔心魔化之后,又有叛魔剑这等利器,哪怕是普通的金丹初期修士也可以一战,在筑基修士中没有一合之将。

    而除了力量之外,《镇魔图录》的镇魔之力也是至关重要,无论怎样疯狂嗜杀的修士,只要被镇魔锁链一缠,基本上很快就会恢复理智。

    李青山所到之处,战争立刻结束,然后将所有人召集起来,清河府百家经院的修士,纷纷聚集在他身旁,战死的绝大多数都是炼气士,筑基修士大多还能保一条性命,如心与褚丹青自是无碍,让他放下心来。

    而后便让佛门僧侣聚在一起,齐声诵唱佛经,乐家弟子以琴声相合。再让各家各派的修士,施展各种凝神静气的法术,来对抗龙斗场的影响,终于将场面控制住,升腾的杀气、沸腾的战意就渐渐平息下来。

    姒庆正跟那神秘黑影交锋,将这一切都看在其中,不由心中大急,恨不能将李青山千刀万剐,但此时此刻却半点分神不得,对方的实力极为强悍,更蕴含着一股浓烈的死亡之力,侵蚀消磨他的生机。

    青州能跟他交手的人本就不多,他已猜出其来历:“青州的妖族太子,也稀罕我这无用的斗场吗?”

    “姒庆,你以为我不知道修罗场是怎么炼出来的吗?”

    墨羽也不隐藏身份,他一直在如意郡调查是谁杀了他的手下,夺走了《三绝书》,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尽管没留下任何线索,他依然能够顺着死气追查出凶手。但结果却出乎意料,不得不慢慢调查。后来偶然窥见姒庆与一众金丹交手,便隐隐猜出他的打算。

    姒庆脸色一变:“我乃大夏皇子,你抢夺我的东西,不怕朝廷降罪吗?”

    墨羽道:“你把这么多修行者当做祭品。就不怕朝廷降罪吗?”

    二人的身份同样高贵,都心知肚明,所谓的律法规矩。是强者为了束缚弱者的,没有背景靠山的人才会顾忌。姒庆能够肆无忌惮的炼修罗场,墨羽就能肆无忌惮的抢夺,难道大夏王朝会为了这种小事就跟墨海龙王开战不成?

    这两方面一抵消,凭的还是各自的手段。墨羽深知修罗场的价值,若在过去,或许还未必会出手抢夺。但现在他却十分想杀一个妖怪。

    “你将这修罗场交给我,我杀了北月就还给你。”

    姒庆怎会信他,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是三岁孩童吗?你现在放手,我保证必杀北月。”

    墨羽不再言语,虽然姒庆是龙斗场的主人。但他也做了好几天的准备,好不容易侵入龙斗场的核心,怎么可能放手。反正他也不怕贾真恶丹等人围攻,一旦抢夺成功,立刻施展天赋神通,谁能拦得住他。

    以龙斗场为媒介,两股力量不断的拉扯,姒庆的力量虽然霸道,但墨羽的死亡之力,宛如跗骨之蛆,紧紧附着的龙斗场中,一时之间难分高下。

    虽然龙斗场中的战斗停止了,但二人杀意战意却越来越盛,源源不断的注入龙斗场中,将之向修罗场转化。

    ……

    天空中飘着大雪,片刻间,地面上就覆盖上一层雪白,盖住了所有鲜血与尸首。数千个修士盘膝坐在雪地上,一动不动,任凭雪花飘落身上。

    按说每个炼气士都是寒暑不侵,但这雪花中蕴含着一股冰寒之力,一些修为较弱的炼气士,就忍不住微微发抖,但是心神却越发冷静,倾听着诵经之声,回想这短短数日的经历,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无数修行者被杀,很多都是他们的师兄弟,或者弟子乃至情侣,如果不是李青山的出现,恐怕这里的大部分人都难逃如此下场,对他既感激又佩服,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而对姒庆则是深刻的仇恨,无论门派修士还是百家修士,“身为皇子就可以不将我们当人,让我们像蛊虫一样自相残杀,来满足你那变态的兴趣吗?”

    仇恨之心如火煎熬,好不容易平息的杀意又再一次沸腾起来,不时有炼气士从雪地中一跃而起,双目通红,挥舞武器,唯有杀戮才能平息这愤怒。

    但立刻又一条漆黑的锁链飞射而来,将这些人缠住,拉进那一座漆黑的镇魔塔,众人不由望向站在镇魔塔前,那一尊铁塔般的巍峨身影,心中惴惴。李青山杀人的手段所有人都见识到了,那可是不带一点手软的,如砍瓜切菜一般。

    “李……李统领,我那弟子……不会有事吧!”一个老修士看着弟子进入镇魔塔中,充满担忧的问道。

    李青山道:“放心,死不了!”

    镇魔塔本就能隔绝龙斗场的影响,又能镇压魔性,凭这些炼气士的心性,基本上一下子就被镇压了,控制住了局面,李青山也不欲乱杀。

    “那就好!”那修士放下心来,深深行了一礼,退回队列之中。

    “青山,这次多亏你了,不然我们都危险了,没想到,没想到这一次如此险恶!”柳长卿到底是不敢直斥姒庆,其他人也是一样,不过脸上的愤恨不满却难以隐藏。

    “姒庆那混蛋想要我们死,我马上就去最后一个斗场,斩断他最后的爪牙!”

    李青山走了四个斗场,却没找到那三个逃跑的家伙,只剩下一片布满石林的斗场没有去,因为是一座先天法阵,他就先选择稳定局面,再腾出手来去追杀。

    柳长卿叹了一口气:“他这样做,也不知有什么好处?”

    “姒庆是想将这龙斗场炼成修罗场!”韩铁衣冷冷道,他作为出身世家的兵家子弟,却是隐隐听说过龙斗场可以炼制成修罗场。具体方法虽不太清楚,但经历了这些事,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

    韩铁衣解释之后。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对姒庆更加的仇恨,几千条性命,整个如意郡修行道的根基。竟被他当做祭品。

    李青山越发坚定,决不能让他成功!很显然,姒庆炼成修罗场之后。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

    “青山,你这般变化,不要紧吧!”耳畔忽然响起花承赞的神念传音,却见他目中闪烁着忧虑。花承赞知道李青山的秘密,看他魔化的样子,还以为是妖魔手段,恐怕他泄露天机。

    李青山道:“放心。我这是正宗的佛门功法!”

    如果李青山说这是一门魔功,花承赞倒还信上几分,但这样魔气森森的变化,怎能跟佛门扯上关系,苦笑问道:“到处都不见承露。她不会也深陷迷阵之中,那可如何是好!”

    “这不是来了嘛!”李青山笑向远方一指。

    天边飞来一个身影,浑身闪烁着星星点点金灿灿的光芒,原来是一个绝色女子,一身气质不凡,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

    “李大哥!?”

    花承露来到李青山面前,仰起头惊奇的道。她也没见过李青山这幅模样,在李青山离去之后,她完成了对太阳花蜜的采集,这些花蜜对修行《芳华诀》的她来说价值极大,也沾染了一身金灿灿的花粉。

    “承露!!”

    但花承露的惊奇却远远及不上花承赞,还有一众认识的她的人,她在进入龙斗场的时候,还明明只是一个炼气士,离炼气十层还差得远,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筑基修士,而且看身上的气息,已经是快要突破筑基中期的程度。

    虽然在修行道中,不乏各种的奇遇,但能让人在几日之间达到如此程度的奇遇,却是闻所未闻。

    李青山嘿嘿一笑,“怎么,不认得我了!”

    “太好了!”

    花承露喜形于色,李青山消失之后,她一直担心,现在见他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在经过了醍醐灌顶之后,她明白了心中的情愫,却也更加明白,彼此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此时再一相见,心情激荡竟有些难以自已。

    纵然他魔化的样子在别人看来是狰狞凶恶无比,但在她的眼中看来,纵然是俊美如花承赞也相形见绌,俊美也好,丑陋也好,无人能够代替他的存在。

    花承赞何等玲珑的人,立刻看出花承露的神情不对,心中暗惊,问道:“承露,你是怎么筑基成功的?”

    这也是所有人想问的问题,在众目睽睽之下,花承露依旧坦然,单这份气度的变化,就够令人吃惊的了,却听她道:“此事说来话长,多亏了李大哥!”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李青山身上,感觉越发的看不透他。

    李青山道:“这是你自己的机缘,我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耳边忽然传来如心的讥诮的声音:“恭喜李道友,又俘获美人芳心。”

    李青山笑着斜觑她一眼,“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误美人,如心道友莫非是吃醋了?”

    如心道:“此事了后,有一事相求。”

    李青山极少见她如此严肃的模样,而且隐隐感觉她好像变了,却又说不出个究竟,便道:“你我之间,何须一个求字。纵然你要天上星月,有朝一日,我也能拿给你。”

    “摘星拿月”乃是他的野望。

    如心沉默了一会儿,“少拿大话来哄我,我才不会上你这小子的当!”

    “哈哈,这都被你识破了!”

    李青山纵身飞起,闯入石林迷阵,要将姒庆的爪牙赶尽杀绝。(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