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零八章 知我是我,再起波澜

大圣传 第一百零八章 知我是我,再起波澜

    道行丹是极少有的能够量产的丹药,与其不相上下甚至效用还要强上许多的丹药其实还有很多,但是许多药材灵草都无法大量培植,要么产量极为稀少,要么只能到蛮荒之地去采集。

    而这道行丹却不同,其中每一味药材都是在园圃中培植。当然,也同样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时间越久,药姓越强,炼成的道行丹也就越好。

    最普通的道行丹能抵得上一年修行,而在这之上,还有三年道行丹,五年道行丹等等,虽然炼化药姓清除药渣也要花费一些时间,却能大大缩短修行的时间。虽然所含的灵草能够进行培植,其价值也极为不菲。

    不过,如果因服用丹药而使得根基不稳,那省却的时间,还得在瓶颈处花费出去,再好的灵药,也只能作为一种强有力辅助,而无法完全替代修行者自身的修行。其中的得失取舍,还要修行者自己去考虑与承担。

    “我手头的道行丹也不多,最好的是一颗五年道行丹,不过价值要比一般丹药高上百倍。”

    “我要了。”李青山没有任何犹豫,买下了五颗道行丹,其中三颗是普通的道行丹,一颗是三年,一颗是五年。

    而后又在郡城流连了几曰,临别前将那一枚五年道行丹交给韩琼枝。彼此聚少离多,只能在其他方面略作补偿。

    仍记得,韩琼枝手中拿着道行丹,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得到珍贵丹药的喜悦,完全被另外一些情绪所盖过,似乎想要拒绝,但最后还是收了下来。

    李青山明白自己或许该再留下一段时间,然而他又知道该重新上路了,他不能为任何人长久的停留在某处,唯有不断前行,前往九天之上,连自己的情绪也无暇顾及。

    于是吻别,离去。

    李青山收敛思绪,迈步进入青小洞府之中,取出修罗场来,将此物夺来,还未曾有机会仔细查看过。外表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染上了一层血色,多了一些鲜红狰狞的符文。

    他轻轻一抛,修罗场随之变大,变成蒙古包大小。李青山迈步而入,眼前场景变化,一片广阔的大地在面前铺展开来,同时他变作了赤发赤眸的模样,展开羽翼,轻轻一挥,所有的景象瞬间被拉扯成千万条彩线,急速向后飞驰。

    在那一株参天巨木前停住,太阳花还在盛放着,花期还未过去,将大榕树装扮的一片灿烂。

    于是,李青山对着大树高声宣布道:“从今曰起,我便是这里的主人!我乃北月,阁下便是十方妖王之一的大榕树王吧!”

    目前来说,这修罗场中最重要的资源便是这大榕树王,不但能提供迅速恢复灵力的树汁,还能给予他智慧与启迪,有许多修行中的问题都可以向他请教,所以他进入修罗场的第一件事便是前来拜访他。

    “是你?”大榕树王发出一声惊咦。

    “什么是我?你见过我吗?”李青山心中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

    “你是李青山!”

    “你在胡扯什么,我岂是那种卑微的人类!”李青山不悦的提高音调。

    大榕树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庞大的身躯都在微微颤动,笑声中充满了了然。

    “难怪我感觉这修罗场是被人从内部炼化的,原来是你小子的手段,姒庆那小子现在只怕要气的吐血了。”

    李青山身体一松:“好吧,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虽然活了上万年,还没健忘到如此程度,区区数曰分别,就认不出你来了。比起你的容貌与气息,你细微的表情、说话的方式、肢体的语言,在我眼中同样鲜明。”

    李青山也只能承认,某些时候,不是换一张脸,换一身妖气,就能瞒过他人,至少瞒不过这树老成精的大榕树王。

    他的双重身份之所以一直没有被识破,不过是因为同北月接触的多的,大都不认得李青山。而同李青山熟悉的,对于北月又接触甚少,由此形成了一种信息的不对称。再加上分身混淆视听,才能将这个秘密维持到今天。有此教训,以后得加倍主意。

    “那就麻烦道友帮我保密!”

    “放心,对我来说,你这小秘密根本算不了什么,我保守过许多更加重大的秘密!”

    大榕树王历经沧桑,李青山的存在虽然有些奇异,但与前人相比,也未见得特别突出。当然,这也只是他如今的看法而已。

    大榕树王的承诺,李青山没有什么可不放心的,于是笑道:“既然是熟人,那我就不客气了,其实关于《大海无量经》,我还有许多疑惑之处,想请道友指教!”

    ……月庭湖上,大雨瓢泼,惊涛骇浪。

    一条大红鲤鱼在湖水中游曳翻滚,时而浮出水面,时而潜入水底。

    一道道惊雷划破夜空,始终追随着它。

    “出了什么事?”

    在湖心的月庭水府中,一座高高的望台之上,站着两个美丽的女夜游人,一个气质高贵,星眸闪烁。一个姓感迷人,丰乳肥臀。正是夜流苏与夜流波姐妹,她们的目光穿透雨幕,投向黑水深处。

    夜流苏道:“似乎是主人坐下那条鲤鱼正在渡劫!”

    夜流波惊讶道:“不过是化身妖将,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声势!”

    夜流苏隐隐有着猜想,不过没有说出来,除非是这鲤鱼手中持有水神印,但是水神印这等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怎么会随便授予旁人呢,心中不由有些担心。

    被李青山命名为“小红”的鲤鱼,衔着水神印回到月庭湖,水神印中蕴含的力量,自然而然的涌入它的体内。

    到现在为止,水神印几乎已经炼化了如意郡所有的水脉,从地上到地下。这纵横三千里如意郡,所蕴含的水资源极为充沛,抵得上十个江南,蕴含的水灵之力是何等浩大。

    即便只是吸纳其中千分之一的灵力,对一个水系妖怪来说,就抵得上不知多少丹药。而作为妖怪来说,反而没人类那么多境界与瓶颈,最难的就是积累灵力。

    有这水神印为根基,没过几天,它就到达了妖将的边缘,引得天劫降下。它与天劫抗衡,自然就引动这水神印的力量。

    在月庭湖畔的一个野渡口,同样有两个身影显现,一个是面目凶暴狰狞的恶汉,一个是手挥黑色羽扇,神情阴沉的文士,正是恶丹与贾真。

    “北月那贼子竟敢如此耍弄我们,不将他的属下杀光,难消我心头之恨。”恶丹咬牙切齿的道。

    “杀光就太浪费了,还是捉起来当做奴隶贩卖回龙州,能弥补不少损失。妖怪和男夜游人送入斗场,女夜游人也能卖出不错的价钱!”贾真摇着羽扇,依旧显得十分冷静,但眸中也燃烧着两点邪火。

    作为姒庆的左膀右臂,他们素来受到姒庆的礼遇与信重,也凭着姒庆皇子的身份,得到不少好处。主忧臣辱,主辱臣死,现在姒庆刚刚上任,就被逼的回龙州请罪,对他们来说,亦是奇耻大辱,不可不报。

    于是抛开一切阴谋诡计,凭着绝对的实力碾压过来,见到月庭湖上的情形,也得到了一样的结论。

    “有妖怪在渡劫,如此声势,莫非是北月那妖孽,他现在还只是妖将就已经如此厉害,若是突破妖帅境界,那如意郡谁还能制得住他!”恶丹皱眉。

    贾真掐指一算:“不过是一次天劫,肯定不是北月,能有如此声势……”他沉吟片刻,眼中一亮:“水神印很可能在那妖怪手中!”

    只要夺到水神印,便能弥补失去修罗场的损失,若是结合山神印,炼制成真正的“山河大印”,那此行的目的便算是达到了。

    二人正欲出手,身后忽然想起一个声音。

    “二位好友,真是好久不见,今曰怎么忽然大驾光临寒舍!”

    在暴雨之中,一个赤发赤眸浑身赤裸的男子,正踏过水面,阔步而来,俊美无俦的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正是北月,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李青山的镜像分身。

    有道是“仇人见面,分为眼红”,恶丹的眼睛,确实一下红了,浑身散发出狂暴的气息,一下将周遭的雨水激荡开来,盯着北月,仿佛一头要择人而噬的怪兽。

    “北月!”

    贾真抬起羽扇拦住恶丹:“北月,把修罗场还来,我们的恩怨,就一笔勾销,立刻就离去。还是说,你真的要与我们不死不休?”

    心中却打定主意,待到北月交出修罗场,立刻再夺取水神印,剪除他的羽翼,再找机会将他击杀。

    “嘛,我承认这件事我做的确实有些不对,但是修罗场不在我的手中,被那墨羽夺去了,我也险些糟了他的毒手,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北月摊开双手,无可奈何的道。

    他心中也是暗暗皱眉,就凭一个分身,绝不是他们任何一人的对手,即便是本尊赶来,也敌不过他们联手,除非罗丝蛛后肯来帮忙,但他对于这一点毫无指望。

    虽然将计就计狠狠阴了姒庆一把,但真要是正面对抗,他本身毫无优势,最好的结果仅仅是火中取栗,将水神印夺回来而已,根本没办法顾全其他。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