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劫再临,沧海遗珠

大圣传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劫再临,沧海遗珠

    一曲笛声终了,天色已是黯淡,修罗场经过了再一次的晋升与突破,天空中的血色漩涡反而渐渐散去,显露出淡红色的天空,等待下一场生死对决。.

    李青山准备离开修罗场,准备闭关修行,突破金丹境界。忽然感觉一道炽热的目光,从下方遥遥的望着他。

    夜明珠寻找合适的地方稳固修为,夜流苏则指挥众人重建家园,所有人都各有工作,只是不时会抬起头来,望向那树冠深处。

    只有夜流波抱膝坐在梢头,眼神一瞬不瞬看着他,倾听着笛声,如聆仙音。那与其说是男女之情,倒不如说是对神祗的仰望。

    李青山微微一笑,从大榕树上飞跃而下,凤凰羽翼轻轻拍打,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从雨林上方掠过,将她抱在怀中,飞向远山。

    “看来是时候完成我的承诺了。”李青山低头对怀中的她笑道。

    “主人!”夜流波惊喜的道,紧紧抱住他。

    “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可我喜欢叫你主人。”

    “那也随你。”

    夜流苏仰望着他们飞离大榕树,飞离雨林,心中有些酸涩,又替夜流波感到高兴。最后反倒释然了,方才听他吹笛,越发感受到彼此的距离是何等遥远,而且会越来越远,他永远不会属于某一个女人。

    风声呼啸过耳,夜流波知道这方世界的怪异,但在他的怀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宁静,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欢欣,还未怎样,双目便有些迷离。

    飞过沙尘漫天的沙漠,那些阿修罗们正在战斗,数个修罗将正在为彼此的地位用力拼杀,看到从天际掠过的李青山,纷纷停下兵刃,肃然而立。那一战已让他们明白谁是这里当之无愧的主宰。

    李青山笑着向他们敬了个军礼,再看那些阿修罗也纷纷以同样还礼,不禁摇头一笑,继续向前飞去,直来到那座雪山前方才停下,轻轻落在山脚下,在这里能够遥望远方的大湖。

    “喜欢这里吗?”

    “喜欢。”夜流波咬着嘴唇,呼吸有些急促,身躯也开始发烫。

    李青山将她放在洁白的雪地上,用手指轻轻抚过她的面容,再向下滑落,衣甲无声无息的解裂,丰满的酥胸跃然而出,微微波动,继续滑落,裙甲也随之分裂。

    她美丽的酮体便完全展现在眼前,只剩下一双长靴,夜游人特有的美丽花纹舒展开来,暗蓝色的肌肤与洁白的雪地形成极为鲜明的映照。

    夜流波宛如待宰羔羊般又期待又无助的望着他,喃喃的道:“主人。”

    对于这毫无保留的将一切奉献给他的可爱“宠物”,李青山反而没有多少急色,怀着趣味耐心的逗弄着她,食指从酥胸之间穿过,直到精巧的肚脐,轻轻一戳。

    夜流波浑身一颤,发出一声悦耳的低吟,浑圆的大腿相互交叠,微微摩擦着。李青山也未想到她如此容易动情,调笑道:“真是银荡!”

    夜流波蹙眉委屈道:“都是主人你……”

    “不许顶嘴!”

    李青山笑着将食指点在她撅起的嘴唇,立刻陷入温热之中。她仰头含住指头,柔滑的香舌缠绕上来,[***]着仿佛在品味什么美味佳肴,双目迷离而充满了欢愉,即热烈又小心,仿佛最狂热的信徒在取悦自己的神明。

    李青山感到一股欲念火热起来,爱抚变得炽烈起来,用力把玩着一团丰软,一手探入她身下,发现那里已比她的檀口更加的湿润,只听她口中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主人!”充满了渴望。

    于是李青山再不犹豫,俯身而上。

    ……情爱的欢愉还未完全散去,已回到黑暗的山腹中,李青山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而后焚香、沐浴、更衣、静心,做足最充分的准备。

    盘膝而坐,闭上眼睛,这段时间的种种经历,从九府演武开始,直到击杀恶丹,这其间所发生的一切,战斗、言语、仇恨、感激、敌意、善意……一幕幕景象从眼前划过,包含了全部的人与事。

    愤怒与欢喜,无奈与渴望同时激荡着他的内心,他的眼眸渐渐平静如水,让这一切沉淀起来,或许是因为服用了智慧果实的缘故,心神变得格外明晰。

    最后,所有的人与事全都淡去,只有丹田气海中的灵气浮沉波荡,说来不过是咫尺之地,却似大海般幽深广阔。

    时机已然成熟,是时候跨出这一步。

    他取出一枚元灵丹来,服下,炼化。

    一股奇异在体内散化开来,原本平静的丹田气海,忽然不安定的波荡起来,识海也随之翻腾,仿佛要弥漫扩展的更大更远,又仿佛要收拢,凝沧海于一珠。

    两种感觉截然矛盾,又极为协调,让李青山窥视到那一重门径的存在。

    他默默的运转《大海无量功》,却又并不急着突破,默默的体会着元灵丹的药姓,还有大海的真谛。

    片刻之后,药姓散去,第一颗元灵丹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即便是金丹修士也会觉得奢侈,但他只是安之若素的拿出第二枚元灵丹来,却并不立刻服用,只是静静坐着,任凭时光流逝,匆匆而过。

    忽然间,小五行颠倒阵曾被莫名的力量所激荡,全力运转起来。然而就连这神妙的阵法,也挡不住那股力量的探索,一点点穿过混乱宛如迷宫般的命运,直指他的本身。

    他屏息以待,让灵龟深潜,藏于渊海,缩于龟甲,自成一统。那股力量在穿过法阵之后,也有些后继乏力,探索了许久,终归未能抓住丝毫破绽,只得无功而返。

    龙州,钦天台焕发着微光,四面绘刻着曰月星辰,天时变化。而在顶端则是一个偌大的八卦图,中心坐着一个羽衣星冠、鹤发童颜的老者。

    片刻之后,老者睁开眼睛,其中乌黑一片,没有瞳仁,却清澈如幽潭,满天繁星倒影其中,他自言自语道:“难知之人,嗯,小五行颠倒阵。”

    若是非要卜算,倒也不是做不到,至少能确定其位置所在。但那要付出相当的代价,兽王那死鬼弟子还不够资格让他如此,若是姒庆自己死掉还差不多。

    “不过,我算不出你,还算不出这小五行颠倒阵吗?”

    老者眸中的漫天繁星一起闪耀了一下,小五行颠倒阵作为专门对付卜算的法阵,并没有任何防御困敌的能力,并不是常见的法阵,其价值却相当不菲,拥有的人并不多。

    对于他这样的大阴阳家来说,这样的防护手段也同样是一种线索与破绽。

    片刻之后,一个身影在他眼中浮现,从模糊到清晰,正是顾雁影,还对他微笑了一下,拱手行了一礼。

    “这丫头。”老者摇摇头,起身走下钦天台,在离开钦天台的瞬间,他高拔的身形忽然佝偻下来,清澈的双眸也变得浑浊一片,就连红润的脸庞也黯淡下来,凭空生出许多褶皱沟壑,将双手背在身后,慢慢的走着,宛如凡人。

    兽王、姒庆、贾真三人,就在钦天台下等候,看见老者下来,兽王也底下头颅,行了一礼:“监正大人,结果如何?”

    “算不到。”老者抬头瞥了他们一眼,忽然闪过一丝惊异,此时此刻,钦天台的力量还未完全散去。脸上却不动声色,转身便走,但是走得很慢,兽王一步便赶上来,“他所在总能算到吧,我别的不要,只问他的本尊藏在何处?”

    “算不到就是算不到。”老者摆摆手。

    三人皆大为意外,他们皆深知这老者的能力,更别说还动用钦天台这等法宝,照理来说,连北月那妖孽的生辰八字、身份来历都能算得一清二楚,怎么会连位置都算不出来。

    兽王为了卜者一卦,是花了大价钱的,却只得到这么个结果,心中如何甘心,眉头一皱,一张威严的脸,越发显得气势汹汹,但面对着这老者,那狂暴的脾气却半点也发作不得。

    老者停步回头,浑浊的眼眸变得清澈如许,“对了,我还有一言奉告三位。”

    三人不敢怠慢,凝神静听。

    老者说的也不是什么玄妙的谶言,“世间事,了犹未了,不如以不了了之。”

    ……这时候,李青山将第二颗元灵丹服下,仍不用来突破,静静的观想着,然后是第三颗,第四颗,等到他拿出第五颗元灵丹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他看了看手中的第五颗元灵丹,重新将其收起,然后继续打坐,直到将前四颗元灵丹的药姓彻底化去,然后全心全意的运转《大海无量功》,一到六重功法,皆圆转如意,再无滞涩,又用了将近两个月时间。

    他借助元灵丹来窥视那一道门径所在,却并不打算用元灵丹来进行突破,最终,仍要凭自己的力量,去走出那一步,这自然要艰难的多。

    但他并不着急,又耐心的坐了四个月,说来是极漫长的一段时间,在修行之中,却恍如一瞬,仿佛沉浸在一个梦境中,直至某一天黎明时分,他睁开双眼,大梦醒觉,丹田气海中,滚滚灵气开始汇集,去凝结成那一颗沧海珠。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雷霆的怒吼。

    李青山微微一笑。

    (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