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画里画外,胜负已分

大圣传 第一百四十三章 画里画外,胜负已分

    在投入画中的瞬间,李青山看见一片白色世界,分不出天空与地面,似乎无边无际,又似乎狭窄如牢笼,知道自己被困入画中。

    下意识的皱眉,发现在自己动弹不得,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出来,让他高兴的是,依然能够调动妖气,催动天赋神通,立刻施展牛魔震荡之力,想要从内部将画卷撕碎。

    画纸之上,一道道黑色墨痕从他身上弥散开来,交织成裂纹的形状,然后迅速消弭。

    在这方画中世界,他破坏力最强神通,变成一种毫无威胁的动画展示。世界运转的法则,乃至自我存在的方式,被从根本上改变了,引入了一种新的规则。

    可以想见,即便动用凤凰之火,也绝无法将画烧掉,最多会有一团像是火焰的墨痕来表示燃烧。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二次元?这感觉可不怎么好!”身陷困境的李青山并不惊慌,反而有一种奇妙的新奇感,为这奇妙的招数感到赞叹。

    墨羽不胜快意的审视着画中的北月,没什么比看着自己的敌人,变成这样一幅小小的画更加痛快的事了,他遥遥望向西方,风雨亭中的顾雁影。

    雁影,你看到了吗?这一战是我赢了!你虽然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子,但也并非事事都能料得到。

    北月的速度实在太快,墨羽根本没有把握能够将他卷入画中,忍耐了许久才抓住机会。一举奠定胜局

    李青山静静的审视这方白色世界,渐渐发觉这颜色并非是纯白。而是微微泛黄,像是一幅经历岁月的古画。

    “呸,这不废话吗?这本来就是画!”

    他在心里骂了一声,忽然发觉,在这方白色世界中,存在着一些白色的影子,比周围泛黄的环境,要显得更加白皙一些。隐约可以分辨,是一只鸟站在竹子上。

    “这难道是以前的画中之物?鸟,竹子……”李青山忽然想起墨羽吹奏的黑色竹笛,“难道那只鸟是一只乌鸦,以前被困在画中的就是墨羽,不,不是被困。而是他本来就是一幅画!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难怪他可以屡屡承受我的攻击,按说就凭我现在的力量加上牛魔震荡的杀伤力,什么妖帅硬挨一下,都得被砸成肉泥,他却能够安然无恙。其说他的原形是一只乌鸦。倒不如说是一团墨痕,本就不存在血肉骨骼,大脑心脏,也就无所谓要害,即便身躯被震裂。也能重新弥合!”

    李青山想到了这个关窍,然而对于他的困境。似乎没有多少帮助,现在不是想画的内容的时候,而是怎么从画里脱身,先得让自己动起来。

    二次元也就罢了,好歹也得是动画啊!

    但他想要发挥无穷大力动一动身子,便感觉被一种无所不在的力量牢牢筋骨在原地,连收缩肌肉都做不到。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墨羽说要将他带回墨海交给龙王处置,看来这画轴只有封镇的功效,却不能在画外对封镇的对象进行攻击,这一点与镇魔塔有些相似。

    这也理所当然,否则这画轴未免强到逆天了,墨羽只要挪移到对方身后,趁其不备用画轴一卷,那岂不是连妖王也要任他宰割?

    他不知道,墨羽此时也在犹豫,这卷画轴作为他的本命之物,他自然能够进入画中,便能够展开攻击,但北月方才表现出的实力让他心有余悸。

    李青山可不会乖乖任人处置,默默催动灵龟之力,开始对这卷画轴进行解析。

    画上的他泛起一轮轮涟漪,消失在画纸的边缘,他的心中渐渐有一丝明悟,那层禁锢并非来自于画轴,而是来源于他自己,他还不太“适应”画中人的生活。这个适应并非说是习惯,而是对于法则的了解。

    咦,这个是?

    “放弃吧,一切挣扎都是徒然的,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墨羽双目漆黑如墨,声音嘶哑难听,充满死寂。同时发挥死亡凝视与催死咒两大天赋神通,决定先在画外削弱北月,若能熄灭他求生的意志,那就最好不过了。

    李青山凝滞的眼珠猛地一转,与墨羽对上,亦看到了画外的世界。他先是眨了眨眼,然后整个脸庞都生动起来,露出不屑的表情,嘴唇开合:

    “墨羽,别白费心力了,我还以为你是什么妖怪,原来只是一团墨,这已是你最后的招数了吧!嘿,从这画中脱身又有何难?”

    墨羽心中一惊,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适应了,立刻打消进入画中的念头。画中世界虽是他的主场,能够对他产生种种压制,但他实在是不想再同北月交手了,还是带回墨海去处置吧!

    “不要口出狂言了,你以为适应了画中的规则,便能够从画中脱身吗?”

    “脱身之法多的是,先来试试这一招吧!”

    李青山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柄残剑,漆黑如墨的剑,他身躯也动了起来,对准墨羽轻轻一挥,一道凌厉剑气透纸而出。

    “这是!”

    墨羽硬挨李青山的拳头尚且不怕,看见这股剑气却变了脸色,连忙偏首避让。但在仓促之间,苍白的脸上留下一道剑痕,流出黑色的鲜血,久久无法愈合。

    这柄黑色残剑,正是李青山炼化《三绝书》,蓄养在体内的那一股剑气,在炼成沧海珠之后,这股剑气也变得越发凝炼。原本只是一股剑气而已,身在画中的李青山,却能将之握在手中,当做一柄真正的剑来挥舞。

    在解析这卷画轴的时候,李青山意外的发现熟悉的印记,那是作画之人所留下的印记,这卷画与《三绝书》竟是同出一源,自然而然,他便想到体内那一柄残剑剑气。

    一击奏效,李青山纵声大笑,手中残剑舞成一道道墨痕,仿佛制作精良的水墨动画,剑气激射而出。

    每当一道剑气离开纸面,成为一道实实在在的剑气时,李青山心中便多了一分明了,虽然被从三次元封入二次元有些突然,但想要从这二次元脱身,也并非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现在他至少明白三件事:一是墨羽应该就是出自五绝仙人的手笔,才会受到他手中残剑的克制,这么说来,难不成墨海龙王也是画中之物?

    二是只要彻毁了这卷画轴便能给墨羽重创,若能炼化这卷画轴甚至有机会控制他,这卷画就堪称一件法宝了,甚至能够用来要挟墨海龙王,不过这个机会不怎么大。

    三是五绝仙人屌爆了,难怪当初牛哥看见区区灵器级别的《三绝书》残卷都会出口赞赏,当然口气也只是“这个后辈有点料”那种。

    一道道剑气破画而出,墨羽显得极为狼狈,那只要被剑意锁定,剑气追踪不休,只能抵挡不能闪躲。若是其他妖帅,硬挡这几道剑气也不算什么事,但他却受这剑气克制,每一道剑气落在身上,必是一道伤痕。

    于是便陷入两难之中,他身在画外,不能直接攻击北月,他的一切攻击落入画卷,都会被画轴转化为墨,这是作画之人为保护自己的画所设下的法则,毕竟这画本不是用来封镇敌人的。除非有力量能超过这法则,但那样就会直接毁坏画卷本身,这是墨羽所不能接受的。

    若将画轴卷起,恐怕用不了一会儿,这卷画轴就会被撕裂,让北月脱身而出。墨羽可是知道当初的《三绝书》是怎么被撕裂成许多份的。

    唯有期盼着北月手中那一柄残剑耗尽力量,立刻将画轴卷起,带回墨海交给龙王处置。

    随着不断挥舞,李青山手中残剑,果然变得越来越短,最后只剩下一段剑柄,毕竟只是一股剑气凝结,不是无穷无尽的。

    墨羽还来不及松一口气,李青山又摸出一卷真正的《三绝书》来,他手中的残剑立刻恢复原状,变得越发凝实凌厉,只要他的灵气不被耗尽,就可以不停的挥舞下去,直到将这卷画轴斩断撕裂为止。

    “糟了!”

    墨羽亦明白当初在九府演武之时,是谁杀了他的属下,夺走了《三绝书》。想起顾雁影的警告,有心放了北月,脱身离去。

    但想起北月的种种嘲笑,他心下一横,也拿出一卷《三绝书》来,纵身跃入画中。

    无人掌控的画卷飘飘荡荡的向着湖面落去,风雨亭中,顾雁影双目如鹰,凝视着画中的景象,他们各持一柄墨剑展开激战,一团团墨痕淋漓舞动,在泛黄的纸上游走,他们的身影时而重叠,时而分离。

    墨羽自然要比李青山更为适应理解画中规则,更可利用画轴来对李青山进行压制,这是他敢跃入画中的依仗所在,轻而易举便占据上风。

    姒宝不断扭着头,想要看清画卷的正面,“阿姐,谁会赢?”

    顾雁影叹道:“胜负已分!”

    画卷随着夜风飘荡,终于抵受不住重力的拉扯,即将落入水中之时,墨羽忽然从画中脱身而出,浑身伤痕累累,眉头紧皱,手中墨剑不知所踪,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抓住画轴用力一抖,李青山被从画中甩出,口中咬着一卷《三绝书》,左手拿着一卷《三绝书》。

    墨羽立刻张开黑色羽翼,欲脱身而去,手中一紧,回头只见李青山正抓住另一边画轴。

    墨羽咆哮道:“放手!”

    李青山微笑道:“休想!”(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再接再厉,再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