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死决,龙王怒

大圣传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死决,龙王怒

    连番鏖战,终于占据上风,李青山恨不得哈哈大笑三声,在画卷之中,墨羽虽然在一开始大占上风,但是他的妖气却也不是无穷无尽的,全力施展了多次神通,又接连受到李青山几次重创,消耗其实很大。

    而李青山却显现出了惊人的耐力,此消彼长之下,反倒是墨羽渐渐不支,被李青山斩中三剑,败下阵来,此时想要脱身而去,却哪有那么容易。

    李青山牢牢抓住画轴,纵然墨海龙王出手,都别想将此物完完整整的从他手中夺走,这卷画确实具有神奇效用,但若论坚固未必及得上一些金铁所铸的法器,绝对经不起两个妖帅的全力拉扯。

    “你……北月……你想怎样?”

    刹那间,墨羽脸上显出狂怒之色,但立刻恢复没有表情的死人脸,现在北月占据上风,却没有立刻出手,显然是另有所图。

    “不如你先放手,我们再慢慢谈?”

    李青山早已看出,这卷画对墨羽极为重要,否则从画卷中脱身之后直接挪移,他也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脱身,到时候墨羽早就远走高飞,难以追及,但他却不惜放他脱身,也要带走画卷。

    他之所以不急着出手,自然要将利益最大化,矛盾最小化。若墨羽真是来源于画中,很有可能只要炼化此画,就能控制住他,有这么个人质在手上,墨海龙王也要投鼠忌器。

    从墨羽的表现来看,他更是确信自己的推理。

    “有什么条件,你尽可以开出来,但这卷画,你不用痴心妄想!”

    墨羽说的斩钉截铁,这卷画是他的根本所在,虽然拥有了自我意志。变成可以修行的妖怪,但仍无法摆脱这种联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所谓的器灵,若是被北月炼化了,就只有为奴为仆的下场。

    “你似乎没搞清楚,现在是谁说了算?”

    李青山猛地向后一拉。画卷绷紧拉直,脸上虽还带着笑意,赤眸中已闪着寒光。看了一眼墨羽抓着画轴的手。原本苍白的手,现在化作乌黑,几乎与画轴融为一体,否则他就要考虑进行突袭。

    “你若敢毁了此画,便成了与墨海不共戴天死敌,从此青州,不。九州再无你容身之所!”

    “难道我今天放了你,咱们还能化敌为友,从此做一对儿好朋友吗?”

    李青山嗤笑道,这种威胁越发显得墨羽色厉内荏,今天不将墨羽制服或者击杀。难不成要等到他渡过三次天劫,成为妖王之后再来找他报仇吗?

    墨羽仰望苍穹,一声长叹,“罢了!”

    李青山微微一笑,终于服软了!却见墨羽神情一厉,用力一拉,嗤啦一声,画卷从中断作两截,墨羽竟是宁可毁掉也绝不交给李青山。

    画卷断裂之处,灵光狂涌而出,结成一团白色液体,变幻着形态,向李青山罩来。这是画卷中所存在的那片奇异世界,在彻底消散前,被墨羽当做最后反扑的手段,一旦被裹入其中,纵然是李青山也必受重创。

    但李青山时刻防备着,怎么会中招,立刻抽身后退。白色液体很快溃散,融入虚空中,再看墨羽已带着半卷残画,投入黑色旋涡消失不见,彻底断绝了李青山修复此画的可能。

    “倒是有几分果决,不过都到了这一步,还想走吗?”

    李青山赞叹一声,神色转厉,挥舞羽翼冲霄而起,天旋地转之中,片片灵龟玄甲飞散而出。

    李青山闭上眼睛,旋即睁开,“西南!玄光尽照!”

    一挥手,所有灵龟玄甲重叠在一起,照向西南方向,果然在数百里外,发现墨羽的身影。没想到他不逃往墨海的方向,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倒没有失了方寸。

    李青山化作一道赤光,宛如流星般向西南方向呼啸而去。

    墨羽刚刚挪移成功,便猛地喷出一口黑血,撕裂画卷已给他造成无法弥合的重创。猛地觉得心中一寒,回眸望去,数百里外,仿佛有一只赤红的眼睛,在死死的盯着他,他强压伤势,立刻进行第二次挪移,再一次改变方向。

    “又向北去了吗?玄光尽照!”

    墨羽连续三次挪移,不断的改变方向,被监视的感觉如影随形,宛如一柄利剑悬于头顶,随时会斩下来。

    而且他挪移的距离一次比一次近,勉强又进行了最后一次挪移,却只挪移出了几十里的距离,依然没有逃脱监视,知道这对北月来说,不过是一个冲刺的事。

    墨羽已是筋疲力尽,身上的伤势猛的爆发出来,被《三绝书》留下的伤口,好不容易才弥合,此时纷纷开裂,流淌出黑血。

    不过片刻,一道赤光便跃出地平线,飞逝而来。墨羽心知逃脱无望,就这么立于虚空中,平静的望着赤光逼近,“北月,你逼人太甚!”

    李青山张口一吐,一道吹息风,从小到大,化作一条呼啸的龙卷,向着墨羽卷去。

    将你绞成粉碎,你还能不能恢复过来吗?

    ……

    西山风雨亭上,姒宝见他们消失,正要飞腾去追北月的赤光,一只手按住她的肩膀,姒宝回眸不解的道:“阿姐!”

    “我们该回去了。”

    “咱们不去看看结果吗?”

    “生死已决!”

    顾雁影沉重的摇摇头,她很希望墨羽能够答应李青山的条件,那样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可以请墨海龙王出面,付出代价、作出约定等等……

    但她也明白墨羽不会接受,她可以去劝李青山放墨羽一条生路,但他也不会答应。

    “为了你好”这样冠冕堂皇的话她听过不少,但也最明白这话有多么惹人厌恶,装模作样的预言对方的未来,如果不按自己说的,就会如何如何!即便真的是如此,又有几个人会甘心接受呢?

    她明知无用,到底还是说了,也到底还是无用,没有什么比看着糟糕的事情发生却无力阻止更加糟糕的了,从此这修行道上,又要少两个相识之人!

    墨羽一声凄厉的鸣叫,化作一只黑色乌鸦,绕过风柱飞向李青山,身上洒落一滴滴墨汁。

    面对着绝死反扑,李青山也收敛了表情,默默提起拳头,准备送这敌人最后一程,忽然拧身向后一拳击出。

    乌鸦消失又化作墨羽,正出现在他身后。

    面对这致命的一拳,墨羽张开双臂,脸上毫无畏惧,甚至没有一点吃惊,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嘴唇无声开合。

    你会死!

    李青山心中一沉,拳头刚刚触及墨羽的身躯,他便化作一团漆黑的墨汁轰然爆裂。

    自爆妖丹,同归于尽!

    那威力远比李青山见过的任何金丹修士自爆金丹,都更猛烈十倍,天地仿佛都被墨汁染黑,充斥着死亡力量的黑暗球体膨胀到极致,又似天空出现了一轮黑日。

    方圆数十里之地,草木凋零,人畜死绝。

    李青山早已料到这种情况,也做出了相应的防备,在墨羽自爆妖丹的瞬间,片片灵龟玄甲飞出,结成一个稳固的球体。在晋升妖帅之后,灵龟玄甲这个灵龟最基本的神通,其防御力也变得更加强悍。

    黑日无声无息的将之吞噬,霎时间,灵龟玄甲上出现一道道裂纹,摇摇欲坠,只支撑了片刻就轰然破碎,李青山也被黑暗所吞噬,死亡的力量,最后一次对他的生命之火,发动侵袭。

    这并非灵龟玄甲不够强,而是李青山战到现在,不断的催动天赋神通,不断的进行预判,无论精神还是妖气都消耗极大。

    黑日徐徐变小,最终消失。

    李青山仰望一轮钩月,满天星辰,长出了一口气,笑道:“墨羽,我到底还是没有死啊!”

    灵龟玄甲支撑那片刻至关重要,抵挡了大部分伤害,也好在这股爆炸的力量没有任何引导,只是无序的向四面八方扩散,否则真的会有危险。

    历经艰辛,斩杀寇仇,不亦快哉!

    不过现在该跑路了!

    ……

    万里之外,不等命灯熄灭,一双龙睛再次睁开,墨海开始翻腾。

    墨海之中,龙王长吟。

    南枢城中,青州牧楚烈王踏上城头,遥望墨海深处,神念飞跃千里,只见一条墨龙冲天而起,蜿蜒腾飞,宛如一条擎天巨柱,连接天与海的距离,墨海狂啸,欲要随之而去。

    “墨龙道友,出了何事?”楚烈王大声问道。

    墨海龙王不答,从南枢城上空掠过,直指西南方向,万里之外。

    ……

    李青山浑身汗毛乍起,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怖,明明感知之内没有任何敌人出现,那危险的感觉,却仿佛神剑斩向脖颈,只剩下毫厘之差,便要叫他人头落地。

    镇定心神用灵龟做好防备,以免被占卜之术锁定方位,最后再收敛气息。

    然而到这一步却出了问题,在方才的爆炸中,他身上被沾染墨痕淋漓,仔细探查,墨痕不单单沾在皮肤上,更深入肌体骨骼,连妖丹之上都蒙着一层死气。

    虽然伤不了他,也不是一时片刻能够彻底清除。若猜的不错,墨海龙王与墨羽同出一源,那这墨痕便如黑暗中的明灯一样醒目,就算将气息隐藏的再彻底都是无用。

    “这便是墨羽最后的诅咒吗?呵呵,以前都是说笑,这他娘的才叫催死咒啊!不得不说,干得漂亮!”

    李青山称赞着,挥舞羽翼,纵身投入罡风之中。

    ps:更新即至,月票何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