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四章 长大了(四更有木有)

大圣传 第十四章 长大了(四更有木有)

    数日之后,香花曼就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来回把玩着修罗场,不断的放出真气试探,但就凭她炼气级别的实力,显然无法让一件法宝做出任何反应,甚至她根本就看不出这是一件法宝,那离她所处的世界实在太远了。

    “母亲,这到底是什么?”

    香花紫好奇的道,在回来的路上,她也猜了一路,始终不明所以。

    “此物很是不凡,绝非寻常人所能驱使,那神秘巫术的秘密,应该就藏在其中,不然还是拿去给你大姐看一看。”

    “大姐远在千里之外,怎么给她,白莲教中教规甚严,总不能为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东西,就让她赶回来吧,若是母亲没用,还是赐给女儿吧!”

    香花紫眼珠一转,提起大姐香花红,就是一件废物,她也要争一争。

    “这……既然是你拿回来的,那你就拿着吧!”

    香花曼考虑了一下,大女儿香花红已经贵为白莲教的弟子,前程远大,也不差这么一件东西,这些年都是二女儿香花紫在膝前奔走,手心手背都是肉,也不能太厚此薄彼,反正二女儿早晚也要到白莲教中去,总能够解开此物的秘密,得到其中的神秘巫术。

    香花紫高兴的收下修罗场,百丈之外的温泉池中,李青山放心的闭上双眼。

    虽然现在就可以考虑把修罗场偷回来,但是风险太大,没有什么必要,好好睡一觉,恢复个一两成力量,当着所有人的面去拿都没问题。

    几个时辰后,香花曼发现自己的猜测完全错误,那神秘巫术和这花布包没有任何关系,她皱眉望着面前衣衫褴褛,宛如乞丐般的少年,问道:“你是黄良滩的人?”

    “是,是的!”

    “你是说你被金子阿宝和一个婴儿袭击,所有人都死了,就你一个逃回来?他们为什么会放过你?你又为什么要逃回香花市,而不是黄良滩,都给我交代清楚,若是有一句虚言,哼!”

    少年又将那噩梦般的经历讲述了一遍,身体不断的瑟瑟发抖,在金子阿宝与李青山走后,他也随即上路,运气很是不错,食骨部落被从大路上引开,给他逃过一劫,花费了几天时间,才逃回香花市,心中气不过,故意在闹市宣扬金子阿宝如何杀了他们的人,要让各部落都知道金子阿宝的嘴脸。

    但没过多久就被香花氏的人盯上,仔细询问之后,带到香花坊中,禀告给了香花紫,最终带到香花曼的面前。

    “赤发赤眸的婴儿!是吞火人族吗?”香花曼秀眉紧皱,身旁的香花紫,“阿紫,香花市里可曾见过这样一个婴儿吗?”

    香花紫道:“绝对没有,否则我一定会知道。”

    “那个婴儿不简单啊,只用了几天时间,就把一个凡人变成那样凶悍的怪物。可能是躲在哪里,派人好好搜查一下,每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我倒是想见见他!”

    “是,母亲,那这个小子怎么办?”

    “杀了吧!”香花曼轻易的仿佛在说碾死一只臭虫,反正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蛮人:“若是让他把这些话乱传,还不知会惹来什么幺蛾子!刚好花圃也需要点肥料了。”

    那少年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样一位美丽高贵的女族长,竟会在随口间致他于死地。

    香花紫拍拍手,立刻进来两个赤luo上身的强健护卫,根本不给他求饶或咒骂的机会,干净利落的在他脖颈上切了一张,咔嚓一声,颈骨折断,把尸体拖了下去。

    香花紫命人在城中搜查了一番,结果也只是不了了之,或许那婴儿已经离开香花市,或许已经死了,被阴沟里的老鼠啃干净,也有可能被无良商贩做成的烤肉……

    时间匆匆而过,香花曼渐渐把这件事抛诸脑后。

    不知多长时间过去,李青山再一次睁开眼睛,赤眸中神光内敛,赤发垂落到肩头,已经变得坚硬起来,随着他身躯的成长,假山中的空间也变得有些狭窄,看了一眼变大许多手,微微一笑,用力一握,不再感到那么软弱无力。

    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恢复了些许力量,可以出去做点该做的事了!

    又深吸一口气,涌入口中的却不只是空气,还有滚滚天地灵气,在灵气的推动下,妖丹徐徐旋转起来。

    虽然只恢复到了妖怪境界,但已然可以催动三个神通,那便是灵龟玄甲、牛魔震荡、虎魔吹息,当然,理论上还有凤凰涅槃,不过估计在这种状态下,是没法立刻再用第二次了。

    不过这就足够了!

    李青山迈步走去,假山的山石还未碰到他的肌肤,就纷纷化为齑粉,对于震荡之力的运用,越发的随心所欲。

    “啊!”耳畔响起女子的惊呼声,就在不远处!

    李青山微微一笑,一醒过来就能见到想见的人,还有福利可看,看来倒霉了这么多天,终于要开始转运了!

    香花曼平日里除了修行之外,最爱做的事就是泡在温泉中,中庭的这一大片温泉,便是为她一个人而设,除了她之外,任何人都不得污染池水,否则定是死路一条,被埋进花圃当化肥的下场。

    一片片姹紫嫣红的花瓣漂浮在水面上,她正舒舒服服站在池水中,曼妙的身姿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双手轻抚过娇嫩的肌肤,丰盈的**,平滑的小腹,虽然已经育有三个女儿,但依然能够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不但是美人,而且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香花族长,她对自己的生活很是满意,然而就在她孤芳自赏的时候,忽然感觉水面一阵波动,假山微微震颤,滚滚天地灵气疯狂涌入其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要脱困而出。

    饶是她见多识广,也不由发出一声惊呼,但立刻镇定下来,双手真气缭绕,死死的盯住假山:“什么东西,给我出来!”

    话音方落,一个人影从假山中走出来,乍眼望去,就只是一个五六岁年纪的孩童,赤发垂肩,容颜俊秀,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看起来没有半分威胁。

    但仔细一瞧,就会发现他额头微微隆起,十指指尖并非寻常指甲,而是近乎锋利的爪子,一双赤红的眸子,更是深邃无比,射出的视线如有实质,从她赤luo的身躯上扫过,充满了侵略性,那绝非孩子的眼神。

    “你是什么人?”

    李青山的回应是一声轻佻的口哨,但看了一眼自己的倒影,又复化作一声叹息。

    香花曼纵身跃到池边,拿起衣服旋转一圈,裹在身上,冷冷的盯着李青山,忽然觉得有些熟悉,心中一动,赤发赤眸!难不成是……不是说是个婴儿吗?

    李青山用清脆的童音问道:“我有两个问题想问你,一是你女儿在哪里?就是前些天被你派到黑水峒的那一个,第二个问题是……”

    话还没说完,一股香风袭来,香花曼隔空一掌击出,。

    一片正六边形的灵龟玄甲自动飞出,挡住气劲,香气却在李青山的身旁弥漫开来,他抽抽鼻子:“好香啊!”

    “既然香,那你就再多闻闻!”

    香花曼轻笑一声,连连出掌。

    砰砰砰砰!

    温泉池上腾起一道道水柱,蒸气被一扫而空,全都被灵龟玄甲挡住,李青山踏过水面,不紧不慢的向她走去。

    “你最好赶紧收手,不然我会狠狠教训你!”

    “哼,你想怎么教训我?”

    “先打屁股,实在不行再打脸,真没办法就杀了你!”

    “是吗?就凭你这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子!我倒是想有你这么个儿子,来叫声‘娘’听听!”

    香花曼心中暗凛,她的实力在巫民中也算是很强,只是比不过那些渡过天劫的强者,竟然破不了那薄薄一层防御。不过任你再强,等下也要任凭老娘摆布!

    香气越发的浓郁,她已然催动体内的香花蛊,掌风中包含着许多细小花粉,但凡被沾染在身上,必会浑身酥软无力,任她宰割,更别说直接吸入体内了。

    “你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骂人不揭短!不把打到你叫爹,我名字倒过来写!”

    李青山身形一闪,出现在香花曼的面前,随手一掌拍在她平滑的小腹上,不是他要耍流氓,而是身高所限。

    香花曼并没有飞出去,而是浑身一颤,直接瘫软在地上,感觉每一根骨头都在震颤,丹田的真气中更是震的粉碎,对方明明吸了他的花粉,竟然毫无反应,顿时明白双方的力量有着超乎想象的巨大差距。

    其实单从境界角度上来说,李青山也只是刚结成妖丹的程度,要是多年以前,他刚结成妖丹的时候,就算能胜过香花曼,也需要一番苦战,哪像现在那么容易。

    这些天来藏在假山中,他并非只是睡觉那么简单,而是将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体内,调和这四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已然初见成效,现在的他,比当初刚成为妖怪的时候,强了何止十倍。

    而且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有着多年战斗经验在里面,对于时机的把握,力量的控制,都是精妙绝伦,哪里是蛮荒之地一个小部落的头领能够匹敌的。

    “第二个问题是,食骨部落在哪里?”

    李青山蹲下身子,说是恩怨分明也罢,说是瑕疵必报也好,总之,他很记仇!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