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十一章 在路上

大圣传 第二十一章 在路上

    香花市外,香花曼带着一群族人,目送白莲使者带着一支长长的队伍离去,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有一定实力的巫民,剩下三分之二就是十五岁一下的孩子,李青山就在其中,不知是为了考验还是磨练,一行人都是步行,白莲使者走在最前头,大袖飘飘,颇有几分仙人飘逸。

    “使者大人真是风姿不凡,怪不得会被圣母派来担当这么重要的工作。”一人赞叹道。

    香花曼微微冷笑,这工作重要?分明是没前途才会被派出来浪费时间!什么狗屁使者,不过是个色心不死的老头子罢了,这些天可没少找族中女子作陪,竟然还敢对她动念头,也不看看自己还有几年活头。

    唯一担心的只是阿绿,但阿红与阿紫现在都是入了白莲教,阿红更是已经到了白莲教总坛,成为了正是弟子,谅他一个老东西也不敢太过分,再说还有他在呢!

    白莲使者遥遥回望了一眼,潇洒的冲香花曼挥了挥手,心中也是冷笑,一个小小族长,竟敢拒绝他的要求,真当自己是什么烈女吗?香花紫那个贱人也是,搭上了坛主就敢完全不把他这老人放在眼中。

    不由瞟了一眼香花绿,在他们母女那受的窝囊气,非得在这小丫头的身上找补回来,一个未经人事的小丫头,要哄上床还不简单,只要不是用强,哪怕是给她两个姐姐知道了,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香花绿对这一切皆浑然不觉,她正用警惕又包含敌意的目光盯着李青山,李青山目不斜视,缓步前行:“我脸上有花吗?”

    “有屎!”香花绿气呼呼的道,明明在温泉池中对她如此大胆妄为,竟然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简直是可恶至极,娘偏偏还说要万事多与他商量,真是是非不分,这里的哪个人不比他对自己好!

    香花绿作为香花曼的小女儿,生的又是俏丽可爱,在队伍可谓是众星捧月,大小蛮人们无不对她恭敬有加,有些大胆的更是大唱情歌,送各种礼物。她便觉得外面的世界,也不想娘说那样凶险,除了这个脸上有屎的混账小子外。

    李青山转头一笑:“那你就是狗喽!”

    “你敢骂我是狗!”香花绿愣了一下,大怒去扯他的耳朵,被李青山随手抓住,香花绿挣了几下挣不开也就任凭他拖着,只是在口中嘟囔喝骂,脸色微红却不见多少恼怒之意。

    李青山就只当做春风拂面,其实这些天来,因为担心如心的事儿,他并不怎么主动招惹香花绿,只是这小丫头一次次送上门来了,他也就全当解闷了。

    周围投来无数敌视的目光,若非估计前面的白莲使者,恐怕已有不少人忍不住要出手英雄救美了。年长的巫民们微微摇头,这小妮子分明对这漂亮小子有意思,否则凭她的实力怎么会挣不开,毕竟她也算是个实实在在的巫民了。

    白莲使者眸中也有寒光一闪,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以为有几分资质,就敢动他嘴里面的肉了吗?

    “小子,你叫金子阿月,你爹妈叫食骨蛮给吃了吗?不知是先啃的手还是先啃的脚?”一个脸上涂着油彩的青年巫民不怀好意的说道。

    李青山斟酌了一下,吐出一个字来:“滚。”

    那青年巫民脸色大变,唰的拔出刀来:“你说什么?”

    “远点。”

    “喂,你这不是故意欺负人吗?阿月的爹妈怎么死的,跟你有什么关系?”香花绿皱眉道。

    “躲在女人背后,懦夫!”那青年巫民狠狠啐了一口,掉头向队伍前方走去,感到白莲使者的身旁,脸上的怒气已经消失了,悄声道:“大人,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金子坞确实有金子阿月这个人,但是根本不是这个年纪,我跟他搭了几次话,他都不理会,激他他也不露口风,这小子来路不太对!”

    “今天晚上就收拾他!”

    李青山眨了眨眼睛,他早预感到此行会有些波折,但是这波折好像不在这些个蛮子身上,这是来自于灵龟的灵性感应。

    日落月升,篝火升腾起来,熊熊燃烧。

    在雨林中穿行了一整天,巫民们还能支撑,那些孩子早就累得不行了。

    李青山面不改色的坐在远离篝火的一棵幽暗大树下,香花绿就坐在他身旁,骄傲的道:“若不是我身上的香气,你现在已经被毒虫咬死了!”

    李青山只是随意躺倒,毫不客气的拿她的双腿当枕头,翘着二郎腿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

    香花绿被他的无耻惊呆了,愤怒的伸手在他脸上一阵乱捏,不过动作太过温柔,像是亲昵更多过像是惩罚,神情也渐渐变得甜蜜起来,自从“青春不老泉”中那一天之后,她的心中便有了一个影子,那是第一个将她当做女人来亲吻爱抚的男子,虽然只是个小孩子。

    没想到几天之后就能再见,而这些天的相处,更让这影子不断加深,只觉得他与自己平生所见的任何人都不相同,站在人群之中仿佛散发着光芒,能把周围所有人都盖过。

    这时候,篝火旁响起了歌声,是小伙向姑娘求爱的一首民谣,十天前李青山还觉得挺有趣,现在就觉得听腻了,特别是在这歌声是针对自己身旁的香花绿的时候。

    “人家唱的多好听,你会唱歌吗?”香花绿看他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笑嘻嘻的道。

    “当然!”李青山道,当年他可是把姒庆皇子的脸都唱黑了。

    “你唱来听听!”

    “想听可以,来亲一个!”

    “我不信,你一定是不会唱,我才不上当!”

    李青山仰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吻,不等她回过神来,便轻唱起来:“月光啊下面的凤尾竹哟,轻柔啊美丽像绿色的雾哟,竹楼里的好姑娘,光彩夺目像夜明珠……”

    声音一出,李青山自己都觉得异样,篝火旁的歌声更是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竖耳倾听,从未听过如此动人的歌声,华美清灵犹如天籁。

    待到歌声停止,所有人都还沉浸在歌声中,近在咫尺的香花绿更是一脸痴迷之色,李青山摇摇头,“雏凤清于老凤声,这也算是凤凰变带来的一桩好处吧!”

    “太好听了,这是哪里的歌谣,我怎么从来没听过!”香花绿回过神来,满脸兴奋的道,浑然忘了发作被强吻的恼怒。

    “你没听过的多了!”李青山打了个哈欠,忽然耳尖一动,似在倾听什么!

    正在这时,一群人影欺近,大大小小的蛮人们,眸中凶光闪闪的盯着李青山,这些天来,李青山从来不与任何人说话,就算有人与他搭话,他也是置之不理,他根本跟这些人没什么话好说,在旁人看来就是狂傲不群,这就惹得所有人不快了。

    一直隐忍不发,不过是畏惧于白莲使者,现在得到了暗示,全都跳了出来,嫉妒之火在心中熊熊燃烧,比篝火更热。

    香花绿道:“你们要干什么?”

    “金子阿月,我们要向你挑战!”“阿绿,这事跟你没关系,你走开!”

    李青山悠哉躺在香花绿的腿上,不以为然的道:“我看你们面带死气,今晚还是算了吧!”视线落在篝火旁,白须白发仙风道骨的白莲使者,脸上也显得阴气森森,他不敢对有背景的香花绿直接用强,却不代表他不敢对一个意图混进白莲教中图谋不轨的小子下手!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砍了他!”蛮人们唰唰唰的拔出刀来,乱刀斩下,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香花绿大吃一惊,不知道平常如此和善的一群人,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狰狞,对阿月痛下杀手,正要出手!被李青山骂走的那青年巫民,已经悄悄过来,准备趁机制住她。

    刀光闪闪,鲜血迸溅,猛地响起凄厉惨叫,那些拿刀来砍李青山的蛮人,不知怎么,他们的刀都砍在了自己身上,痛的满地打滚,更有两个直接把自己砍死了。

    这一下所有人都愣住了,香花绿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那青年巫民更是一脸茫然,篝火旁的人更是莫名其妙,唯有白莲使者的脸色剧变,那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了一面镜子。

    镜花水月——有着反射敌人攻击的效果,李青山摇摇头,用在这些蛮子上,简直是杀鸡用牛刀。

    “你做了什么?”那青年巫民色厉内荏的冲李青山吼道。

    白莲使者也站了起来,义正言辞的道:“小子,敢伤我白莲教的根基,今日需容你不得,所有人听令,给我拿下他!”

    那青年巫民正要出手,一股腥风袭来,蕴含着强烈的吸力,将他吸入树后的黑暗中。

    一条妖气森森,浑身缀着金钱纹路的大蟒蛇,从大树后探出头来,脖颈蠕动了一下,将那巫民吞下肚子。

    “有妖兽!”蛮人们一片惊呼。

    “不,是妖怪!”李青山订正道。

    蛇妖猛地转过头来,阴冷的蛇眼盯着李青山与香花绿,蛇信嘶嘶吞吐,近在咫尺。

    香花绿感觉浑身血液都凝固了,妖怪的恐怖,她只听说过,从未见过,今夜一见,却觉比传说更加骇人。

    李青山不耐烦的摆摆手:“滚去吃他们!”

    蛇妖硕大的脑袋一缩,竟然极富人性化的点了点头,翻身向篝火旁的蛮人巫民们游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