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五十三章 山雨欲来,藏剑之行

大圣传 第五十三章 山雨欲来,藏剑之行

    “尹道友不会是在说笑吧,我可是天龙禅院的弟子!”李青山愣了一下,不禁笑了。

    “俗家弟子。”

    尹销愁补充道,俗家弟子在天龙禅院的地位很低,连踏足内院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什么高妙功法,资源一概也是没有的,也就是有个天龙禅院的名头,令人不敢相欺。

    “那你可知道我师傅是谁?”

    李青山挑眉,他这俗家弟子,可不比寻常俗家弟子,拜的师傅是天龙禅院三次天劫的大修士,修行的也是顶尖的功法,藏剑宫有什么资格来问他想不想加入。

    “不怒大师的名号,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那我就不明白了,就算是我想加入藏剑宫,难道过得了我师傅那一关?”

    李青山奇道,在修行道师徒名分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当你的师傅是一个来自大门派,渡过三次天劫的大修士时,这种关系就是牢不可破的。

    “并不是要让道友做藏剑宫的弟子,拜谁为师。而是像清河府的周通周长老那样,做一位客卿长老。”

    尹销愁解释道,将败在李青山手中的经过,禀报给了藏剑宫,引起了极大的重视,并不单单因为其修为,更是因为尹销愁说,“此人剑道更胜我一筹!”

    这让藏剑宫主包括一众长老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尹销愁可是从小习剑,修习藏剑宫的高妙剑诀,又传承了断水剑中蕴含的剑意,竟然自承不及李青山,于是动了心思。

    吸纳二次天劫的修行者为客卿长老是藏剑宫的传统之一,不论是什么身份来历都有机会,一些客卿长老,还担当着其他门派的掌门,只要成为客卿长老,便可参研藏剑宫的上等功法剑诀。

    但也并不是所有渡过二次天劫的修行者。都有机会成为藏剑宫的客卿长老,其人必须是用剑习剑,死后也必须将剑留在藏剑峰。

    藏剑宫吸纳邋遢道人周通做客卿长老,不单单是看中了他这个人,更是看中他手中的雷殛剑。

    凭周通的修为,活个几百年丝毫不成问题,只要用藏剑宫的法决不断祭炼,哪怕是一块土疙瘩也能脱团换骨。更别说本就是法器的雷殛剑,很有机会成为一件威力强悍的法宝。

    正是用这种方式,藏剑宫不断的收集天下名剑,连飞龙剑这等修行者求之不得的法宝,竟还不能算作十名剑,便可知其根基有多么深沉。

    “原来如此。”李青山恍然。又问道:“不过你说换一把好剑,难道我也能从藏剑峰上拔剑吗?”

    他对藏剑宫素无好感,从飞龙长老到付青衿,都曾将他逼到绝境,但一件法宝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心中想道:“凭我的魅力,到了那什么藏剑峰上,那些十名剑什么的,还不得纷纷来投!”

    “一般的客卿长老,是不能从藏剑峰上拔剑。但道友手中似乎并无合适的剑,才开了特例,凭道友对于的剑道悟性,若能修习藏剑宫的剑诀,必可更上一层楼!”

    尹销愁一脸认真的道,虽然败于李青山之手,但他并未因此产生什么芥蒂,对于藏剑宫交代的任务,也是一丝不苟。这种气度显然不是他的年纪阅历所能拥有的。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断水剑的影响。可见一把好剑对于藏剑宫的价值。

    但有些话他也没有说透,藏剑宫之所以肯开先例让李青山从藏剑峰上拔剑。也是看中了他的剑道。正所谓“人剑合一”,不但是剑助人力,也是人养剑心。一个好的剑客,对于一把剑的提升是非常大的。

    “我考虑一下吧!”李青山思量道。

    “请道友慢慢考虑。”尹销愁不再多言。

    除了花承赞外,在场之人都惊讶不已。原本对于李青山渡过二次天劫,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现在却不得不感叹,不知不觉间,他竟已走到这一步了。

    藏剑宫这等门派,是他们要仰望的对象,花承赞能成为藏剑宫弟子,都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还要经过考验,李青山竟被直接邀请成为客卿长老,这待遇相差实在是不小。也有些明白,为何花承赞没有大肆庆祝,否则尹销愁此言一出,肯定是喧宾夺主。

    花承赞请李青山三人先行落座,笑道:“不论过去怎样,明朝如何,今夜要喝个痛快!”

    “好!”

    李青山笑着落座,小安挨着他坐下,韩琼枝心中一叹,正要另寻座位,忽然腰身一紧,已被李青山拉入怀中,笑问道:“夫人想到哪里去?”

    韩琼枝脸色飞红:“快放开我!”

    李青山提起酒坛,一饮而尽,大笑道:“恕难从命!”

    酒气扑面,韩琼枝似也沾染一丝醉意,这个曾让不知情爱为何物她,一见钟情的男人,豪情更胜以往,开怀一笑便有着让她倾心的魅力。过去如此,现在依然,纵然不能成为道侣,纵然聚少离多,她也没有半分悔意。

    众人哄笑,李青山眼看她脸色越来越红,快要羞不自胜,才放开了她,让她紧挨着自己坐下,仍搂着她的腰肢,不让她逃去。

    韩琼枝狠狠给了他一记肘击,挣脱不开只有放弃,脸上虽是羞恼,眸中却有一丝欢喜。

    一群人饮酒赏月,倒也快活。

    “青山,若是你能成为藏剑宫的客卿长老,我们就能同行一程了。”花承赞道。

    “若是可以,我自然想去把一柄名剑出来,不过这事还得经过我师傅的同意,我不能擅自做主。”

    李青山又看了一眼尹销愁,尹销愁正自斟自饮,一副举杯消愁愁更愁的沧桑模样。不过在李青山看来,又是一个装逼贩子,从剑中得到的传承,到底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感悟,有着微妙的差别。

    “这小子既然敢提出来,不,是藏剑宫既然敢提出来,莫非是肯定了天龙禅院肯定会答应,否则岂不是颜面无光!还是说,藏剑宫想要与天龙禅院结盟,让我起一个纽带的作用!”

    李青山思索着,渐渐有了决断,忽然抬起头:“要下雨了。”

    众人皆仰头,明月当空,墨蓝色的夜空中只有几片薄薄的云絮漂浮,哪里有要下雨的模样!

    但是很快,狂风袭来,呼啸吹过山巅,仿佛一只无形大手,拉过一张大幕,云层密布,转眼间便遮蔽了整个天空,厚厚的压在山巅,仿佛触手可及。

    “山雨欲来风满楼!”

    李青山曼声道,随着清河府一役过去,这些年来天下九州渐渐动荡起来,人族与妖族的争杀不断,还有被压制了几千年的魔道宗门,都开始重新浮出水面,在“云雾霜雷”四州,闹的很凶。

    大夏王朝对于各州的控制力,正在不断的衰减。这其实从白莲教就能看得出来,若在从前,白莲圣母就算逃到雾州也得夹起尾巴做人,鹰狼卫哪能容她大张旗鼓的重建总坛,现在却根本没人管。

    这还是离青州乃至龙州很近的雾州边缘地带,若是再往南十万里,南海郡是什么模样就可想而知了。

    等到秩序崩坏,就到了抄家伙看实力的时候了。藏剑宫和天龙禅院都是所谓的名门正派,在这个关键时候,想要加强联合也是理所当然。

    “是啊!”花承赞叹道,在场的都不是笨人,听出李青山话语中的含义,陷入思索之中,一时间,高台上寂然无声,唯有风声过耳。

    清河府一役的惨烈所有人都是亲身经历,但如今看来,那也不过是小劫,暴雨来临前的山风,还有更大的劫难在前头等着呢!

    乌云遮月,大雨落下,天地间一片漆黑,响彻暴雨之声,出奇的没有一声雷鸣。

    山下那一座座大殿,虽闪耀着灯火,似乎也变得微弱,在风雨中飘摇。

    虽然雨水落不到众人的头上,但没了星月之光,气氛也变得有些压抑。

    “天下正道,众生疾苦,需要我辈用手中之剑来维护!”

    尹销愁肃然起身,黑发飞扬,凛然生威。

    锵然一声,断水剑出鞘,挥向漆黑穹空。

    剑光一闪而逝,仿佛一道划破的夜空的闪电。

    云层无声无息的裂开一道缝隙,月光洒落,星光闪烁。

    “好剑!好剑法!”众人大声赞道,云层似近实远,隔着如此遥远的距离,一剑破开云层,实在是神乎其技。

    “还要多谢当日道友所赐那一败,对我启发不小,于剑道又有了新的领悟,道友何不出手给我等开开眼界!”

    尹销愁回头凝视李青山,既是炫耀断水剑之威,也隐隐有较量的意思,你虽然修为高我一个境界,但我能做到的事,你却未必能做到。现在我不是你的对手,但等到我渡过二次天劫,你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李青山懒洋洋的站起身来,将手中的空酒坛抛下悬崖,双手向上一推!

    “搏沧海?排云式!”

    云层波澜起伏,向四面八方推移,不过片刻,小半个天空的云彩都被排开,月华越发显得澄净。

    李青山道:“尹道友,我会将此事禀报给我师傅,若是他不反对,当随道友到藏剑宫走上一程!”

    酒宴之后,众人散去。

    很快,不怒僧便传来回音,让李青山自行决断,只有一点要求,不要弱了他的名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