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章 杀上门去

大圣传 第六十章 杀上门去

    李青山摇摇头,果然人生不如意事十之**,过去他想低调修行的时候,总是麻烦不多,好容易神功小成,这凶险的蛮荒之地,竟变成安宁之所。

    澄海候也觉得遗憾,李青山如果放过黄思秦一马,容他回去从容布置,那肯定有数不清的麻烦等着他。

    黄思秦心机深沉人脉复杂,阴谋诡计层出不穷,到时候李青山只要踏入第一个陷阱,就算能一路杀下去,最后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落个惨淡收场。

    李青山看似鲁莽的一战,好似正中毒蛇七寸,杀出威名。现在就连自家都得小心应付,怕这个无法无天的狂徒突下杀手。

    “那好吧!这年头做什么事都不能走捷径,得踏踏实实一步步的来,想杀人,就得到别人家里去杀,怎么能指望人家送上门来呢?”

    李青山拍着大腿反省,澄海候心中一阵恶寒,现在可是在他的家里,笼在袖中的手握紧成拳。

    “放心,我不是乱杀无辜的人,呵,大概!”

    李青山笑着说了丝毫无法让澄海候放心的话之后,起身离开侯府。

    澄海候愣了一会儿,舒了口气,松开拳头,其中握着一枚小小的印章,正是他的最强武器——山河印。

    脸上强装出来的和气,顿时变成凶厉,什么时候,他堂堂澄海候会被一个外来小子欺负成如此模样。

    此子一日不死,他永无宁日,和这样一个人物住在同一棵树城上的感觉,简直糟透了。

    但具体说怎么杀了他,澄海候也觉得棘手,这些天他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竟想不出一个万全之策来。倒不是真的无法可想,问题是一旦失败,哪怕只要泄露出一点风声来,这个狂徒必然是不顾一切,非杀他不可。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凭他的身份地位,实在没必要冒这种险。

    最后,澄海候长叹一声:“我且忍你由你,看你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

    “这世道,还真是神鬼怕恶人!”

    李青山回到那银鹰屹立的枝头,回眸瞥了一眼高高在上的澄海候府,自然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澄海候对自己的防备与戒惧笑着感叹道。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一个人要是太过软弱,周围的人不由自主的就会来欺负他,哪怕是没有任何好处,单纯为了满足心里上的优越感。而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人,纵然吃亏受气,也会选择忍耐,在心里诅咒,盼着命运来惩罚这个人。

    天空阴霾,四下里一片幽暗,仿佛快要入夜,空气中的湿气越发浓郁。雾州多雨,纵然不下雨的时候,也很少有晴天,更别说接近南海的南疆。

    哗!

    大雨瓢泼,落在千万片碧叶上,有一种沉静的喧闹。雨水好不容易穿过树冠,变成靡靡细雨,在空中飞舞,与升腾的雾气融为一体,难分彼此,迷蒙起来。

    小安捧着一卷书册,坐在木质地板上,月白僧衣与黑檀秀发流泻铺陈,窗外的雨丝不断飘落进来,她静静的又翻过一页来。

    她前后左右都是高高的书架,沉默的凝视着这久违的造访者。这里是鹰狼卫的档案库,记载了从建立以来的各种案件与任务。

    几千年光阴,纵然有法阵的保护,书页也已泛黄,字迹也已模糊。而从古到今,案件由多到少,记载也变得潦草起来,充满了敷衍的意味。

    “我不是给你玉简了吗?还看这些破书干什么?”

    李青山走进来,坐在她的身旁。他从黄思秦的百宝囊里,缴获了很多战利品,丹药法器符箓就不用说了,还有许多的南疆特产,以及记录着南海郡鹰狼卫各种资料的一枚玉简。

    “那个我已经看过了。”

    小安身子倾斜,靠在他的身上,又翻过一页。

    “有何收获?”李青山揽住她的肩膀,凑过头去看书上的文字。

    “青山,我们去闭关好不好?”小安用脑袋碰了碰他。

    “好啊!不过得先找个合适的洞府,住在树上感觉跟猴子一样,你有喜欢的地方吗?”李青山把视线从书上收回,笑望着她。

    “是有几个地方,我们都去看看吧!”小安眼睛亮晶晶的道,展开雾州方寸图,用纤纤玉指在上面点了几点。

    若是澄海候在此,看她点的这几个地方,定要失声惊呼。

    而李青山对这几个地方,也隐约有些印象,一口答应:“好,没问题。”

    “那,这里怎么样?”小安点了点一处山谷地形。

    “这里应该是个好地方,不过有些恶客占据,没办法,为了我家小安,只要动手清理一下喽!”

    “我帮你。”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第一站,野人山,群魔窟!

    修行之道,财侣法地,“地”虽然排在末位,但仍是不可缺少的,一个好的洞府,能大大提高修行者修行的速度,无论是吸纳天地灵气,还是感悟法则大道,都占据着先天的优势。

    天龙禅院、藏剑宫、玄阴宗这些大宗门,无不是建立在这样的洞天福地,才能百年千年甚至万年的传承下去。

    南疆虽然辽阔无比,但真正的洞天福地,仍是有限,而能够占据这些地方的,没有弱者。不是修为强大修士,便是势力庞大的宗门,而这两者往往是一体的。

    在南疆所有的洞天福地中,野人山排的进前五。盘踞在那里,却不是某个修士。严格来说,也不是一个宗门。

    在不知多少年以前,南疆修士们为了争夺野人山,掀起一场场腥风血雨。然而,纵然有人能够成为其主人,但往往要不了多久就会死于非命。

    占据这里最长时间的,是当年一个强大的魔道宗门,其声势直逼南疆第一宗门“万毒教”,却也在数十年后,被数目众多的魔道修士联手攻破,被伐山灭派,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然后魔道修士们决定共享这个地方,各自建立洞府,推举八个渡过二次天劫的修士为八大洞主,发下血誓,互不相侵,有外敌来犯,则共同抗敌。

    终于结束了争夺,这样一代代传承下来,不断吸纳散修加入,洞主的数目时多时少,也形成了一股庞大的势力,再无人能够动摇,名之为“群魔窟”。

    除了南疆本地魔修,许多犯了律法被朝廷通缉的修士,也逃到这里来。早在一千年前,便被南海郡鹰狼卫列为禁区,展开一场绵延数百年的争斗,随着大夏王朝的衰落,再无力控制这些边远之地,群魔窟再无对手,名头越发响亮。

    最可笑的是,那被李青山摔成肉泥的白狼卫士的师傅就是这群魔窟洞主之一,真是蛇鼠一窝,难分彼此。

    云团高飞,穿过树冠,穿过暴雨,穿过云层。

    放眼万里,云海起伏,阳光普照,景色壮美。

    李青山端坐云头,小安枕着他的腿,嘴角含着微笑,依旧是安静不喜言语。

    许多年前,在刚刚恢复说话的能力时,她也有一段时间很喜欢说话,不过没持续太长时间,因为跟别人是无话可说,而同他则没有太多言语的必要。

    相视一笑,莫逆于心。

    但李青山却很喜欢听她说话,那嗓音不是少女的娇柔甜美,却有一种空灵之气,隐隐带着金玉之声。

    “这些天你费心了。”李青山摸摸她的脸颊,说是找寻洞府,实际上也是帮他选择对手,既不会弱到让他无趣,也不至于惹来三次天劫的大修士。

    “你也不要太大意,他们占据地利,而且各有手段,单凭李青山是赢不了的,北月的身份又不能暴露。”

    “那也简单,不放任何人离开就是!”

    ……

    野人山盘踞在大地上,弯成马蹄铁的形状,形成一个偌大的山谷。而余脉散发,又形成无数沟壑纵横。

    这里和南疆其他地方不同,没有那么多参天巨木,山谷中建筑林立,俨然是一座繁华的城池。

    李青山就站在谷口,一座高达数十丈的大门前。仰头望去,一旁高耸入云的岩壁上,写着四个大字“擅入者死”四个大字,血淋淋的,仿佛刚刚用鲜血写成。

    “下面是什么人!?”

    门楼上,一人大声吼道。

    “白鹰统领,李青山!”李青山曼声说道,声如雷鸣,传遍整个山谷。

    “啊!”那人吃了一惊,睁大眼睛仔细审视李青山那一身白衣,然后笑道:“统领大人,你是活腻了吗?敢来我群魔窟逛荡,不怕我们几位洞主出来,将你生吞活剥!”

    门楼上传来一阵哄笑,浑然不畏李青山的身份与修为。

    “正要来拜会一下诸位洞主,快快开门!”

    门楼上笑声更加剧烈,与鹰狼卫争斗这么多年,虽然已经大获全胜,却还从未有白鹰统领前来拜访,更有人鼓噪:“群魔窟威名远播,鹰狼卫也要俯首称臣喽!”

    至于这新上任的白鹰统领,是来杀他们的可能性,却连想都没想过,这怎么可能呢!

    过了一会儿,似乎受到了什么命令,大门底下开启了一个小小的角门,

    “进来吧,统领大人,我们洞主要见你。”

    李青山凝立不动:“请开正门,谢谢!”

    像是一滴水落进油锅,门楼上刚刚平息下来的笑声,又沸腾起来。

    “哈哈,他说请,还说谢谢,笑死我了!”“不愧是从青州名门正派来的,这次恐怕是来扫荡我们这些群魔的!”

    “呵呵,你们再不开门,我就要敲门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