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六十二章 入户

大圣传 第六十二章 入户

    “好浓郁的灵气!”

    李青山沿着通衢大道大步前行,越往山谷中走,灵气就是浓郁,呼吸一口空气,都让人觉得神清气爽。连岳山的洞府跟这里一比,简直是差得太远了。

    山谷没有那么多参天巨木,视野便显得很开阔,两旁高拔千丈的野人山上,遍生着奇花异草,更有苍松迎客,怪石嶙峋,鸟鸣深涧,蝶舞花丛。

    几条溪流在山间曲折徘徊,化作瀑布飞流直下,穿过云雾,落入碧潭,溅起万千珠玉。

    风景秀美,宛如仙境。

    而在这“仙境”中,坐落着一座大城,鳞次栉比的建筑各具风格,既有巨石修筑的蛮荒神庙,也有原木搭建的高门大户,彩画图腾随处可见,尽情展现着南疆多姿多彩的风情。

    若非亲眼所见,谁能想到这里就是南疆凶名赫赫群魔窟,生活在这里的则是一群无法无天魔修。纵然是这等蛮荒之地都是恶名昭彰,外面的恶人凶徒跟他们一比,就跟小孩子一样纯洁乖巧。

    李青山心情愉快的欣赏着风景,仿佛是在看自己的新家一样。

    当他走入城中,原本热闹的大街小巷,就一下安静下来,道路两旁的一幢幢建筑中,投来审视、警惕、敌意的眼神。

    李青山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些,他能感觉到四周重重法阵的存在,亦或是说,他现在就已踏入数目众多的大小法阵之中。

    一般宗门都是注重外部防御,建立守山大阵,严格的控制进入者。在内部却不会设置太多障碍,方便弟子们往来交流。

    而群魔窟却不同,这里鱼龙混杂,常有人员往来出入。八大洞主之间也是相互戒备,下面的弟子喽啰更是矛盾重重。

    洞主们因为血誓,至少还维持着表面的和平,下面的魔修们。争斗却是常有的事,经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洞主们不但不加以阻止,反而乐见其成,无能之辈是没资格在群魔窟中居住的。

    这就是魔修的生存之道,炼蛊一般优胜劣汰。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友爱,只有戒备利用。

    而野兽划分领地用尿液,修行者便是用法阵。每一栋建筑都至少一个法阵在运转。而一大片建筑,则会有一个更大型的法阵笼罩。

    “这大概是世界上法阵最密集的地方,也亏得这里是洞天福地,这些法阵才能运转的起来,而且威力恐怕远胜寻常。难怪他们敢打开角门放我进来,简直是自投罗网一般。现在还不发动。是要等我陷得更深吗?”

    “呵,若是单凭一个李青山,还真是九死一生,沉寂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让北月出来舒展一下筋骨了!”

    前方忽然传来孩子的哭声,李青山走上前去,只见一个穿红布衣裳,带着虎头帽的孩子坐在大路中央哇哇大哭,中气十足。声音响亮,在这寂静的城中,显出一丝诡异。

    “小家伙,你在哭什么?”李青山笑着道,甚至还蹲下身子,似乎全没意识到其中的诡异凶险,他对小孩子向来和气。

    “我的小狗要死了!”孩子依旧低着头抹眼泪。

    “哦,你的小狗呢?让我看看,说不定我能把它救活呢!”

    “没用的。你死定了!”

    孩子忽然抬起头。红红的脸蛋上,带着与年纪不符的凶恶阴沉。

    此言一出。一股无形无影的诡秘力量,立刻附着在李青山的身上,并且深深侵入他的神魂。

    诅咒!

    最防不胜防的一种攻击方式,往往能够杀敌伤敌于无形,一旦被毒咒缠身,简直比身中剧毒还要麻烦十倍,不过施咒的条件也极为严苛。

    在说完这句话之后,那孩子立刻七窍流血而死,显然不过是个傀儡,而且很可能是施咒的条件之一。

    李青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灵龟镇压而下,神魂为之一清,诅咒荡然无存。

    “该死,修为的差距太大了吗?”

    一个衣衫褴褛,手持拐杖的瞎子老头闷哼一声,感觉自己的诅咒失败了,暗骂了一声。

    不过这也没什么,作为第一个敢于直接攻击的人,他的举动肯定会受到几位洞主的嘉奖,就算诅咒失败了,对方也拿他毫无办法。

    轰!

    狂风卷着碎木,涌满这个房间,厚实的墙壁上,出现一个大洞。

    李青山贯穿十几重墙壁,七八座法阵,站在那里,冷冷望着瞎子老头。

    “你谁?你要干什么?”瞎子老头颤颤巍巍的后退:“我只是个快死了的老瞎子!”还要假装与此事无关。心中却充满了惊惧,他到底怎么知道是我,我的诅咒应该不会有任何痕迹留下!

    “放心,我这个人一向尊老爱幼。来,把拐杖给我,今天天气不错,我带你出去走走!”

    李青山一手接过瞎子老头的拐杖,一手扣住他枯瘦如柴的手腕,半拉半拽的沿着来时的路走去。

    一个个魔修惊惧的望着他穿过自家的厅堂,瞎子老头哆哆嗦嗦的,已经不是假装,而是真的充满了恐惧,却又不敢反抗。

    来到大街上,那孩子尸体旁边,李青山平静的道:“来,张嘴!”

    瞎子老头眼见不能善了,口中猛地迸发出一连串诡秘艰涩的词句。

    噗嗤一声,拐杖插入他的口中!

    “真乖!”

    李青山将弯弯曲曲、满是根结的拐杖,一寸寸插入瞎子老头体内,直至贯穿,竖在大地上。

    然而竟还不死,虽然被贯穿了诸多脏腑,连丹田气海也未能幸免,但他毕竟是修行者,本就佝偻的身躯因痛苦而缩成一团。

    “谁敢动他,就来跟他做伴吧!”

    李青山说了一声,留下这个古怪的标识物,吸引那黑暗中的眼神,继续向前,道路两旁的建筑中,许多蠢蠢欲动的身影都畏缩了。

    李青山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又走了一会儿,眼看就要走到山谷尽头,他却停下脚步,仰头向山上那一尊高塔望去,亦有五双眼睛在遥遥望着他。

    空气中的灵气越发浓郁,位于谷底的这片区域,也就是野人山的中麓,钟天地灵秀,八大洞主的洞府都建在其中。一般的弟子喽啰,只能在两旁的山峰上建立洞府。

    这里就像是口袋的底部,陷阱的尽头,在这里布置的法阵,无论是品阶规模,还是所能发挥的威能,都不是城中的法阵所能比拟的,就算他们不出手,也能困死一个二次天劫的修士或妖帅。

    五位洞主都在等,等李青山再向前一步,然后便是他的死期!

    大战一触即发!

    但李青山偏偏不动,就这么站着,嘴角扬起笑容。

    “贵客来访,何不到山上一叙,道明来意!”天肥郎君的声音从高塔中传来。

    李青山终于动了,却不是向前,脚步一转,向左边行去。

    一座楼高百尺,名为“醉不归”,雕梁画栋,飞檐斗角,清风一吹,风铃作响。精致华美不似南疆造物,而且明知李青山的到来,这酒楼竟还敢门户大开。

    “老板,拿酒来!”

    李青山跨过门槛,楼中没有一个客人,但不少桌上还留着酒席菜肴,放眼望去只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站在柜台后,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又打了几下,似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才抬起头来,笑道:“没有老板,只有老板娘,客官你识不识得男女?”

    明眸皓齿,大胆泼辣,脑袋一晃,头上银饰也跟着叮当作响。从柜台后面走出来,青布绣花衣裳,花布织锦筒裙。

    “我管你是男是女,只管你酒好不好,若是不好,我拆了你的店!”

    李青山到中间桌子坐下,心道:“这群魔窟果然是高手众多,刚才杀了一个,这就又是一个,当然,若没有几把刷子,也没这个胆气面对他,不过她的年纪,恐怕不像看起来这么年轻!”

    “客官你好凶哟!我这里好酒多的是,保管你不醉不归,不过客官你不去见我们几位洞主,却来小店里喝酒,莫非是心里害怕,要壮壮胆吗?”老板娘笑说着,很天真很好奇的样子。

    只要是男人,就不愿意别人说自己胆小害怕,特别是被漂亮女人这么说!

    李青山也是男人,大摇其头:“这话不对,不是我怕你们洞主,是你们洞主怕我!”

    “此话怎讲?”老板娘款摆腰肢,几步过来,直接坐在李青山面前的桌上,侧着身子问道。

    “我是客,他们是主。我一个,他们八个。我现在就坐在他们家大堂里,他们竟不敢从卧房里走出来见见我,害羞胆怯的像个小姑娘,你说,到底是谁怕谁!”

    李青山含笑说道。

    “哎哟,我说不过你,你要喝酒就喝吧,不过咱的帐得先结一下!”老板娘俯下身子,凑到李青山的面前,吐气如兰,胸前沟壑若隐若现。

    “我才刚刚坐下,连杯茶都没喝上,哪里来的帐?”

    “我这里本来坐满了人,就因为你来了,一下子都散了去,酒钱菜钱,全都没付,你说这帐,难道不该你付?”

    李青山笑了笑:“我是来吃霸王餐的,连自己的帐都不准付,更何况是他们的。”

    老板娘脸色一变:“在这里,还没人敢不付老娘的账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