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七十一章 鬼影子,魔剑成

大圣传 第七十一章 鬼影子,魔剑成

    南海郡城,澄海候府。

    月华透过繁密的树叶,艰难的投下一道道银色光束,洒落在树梢庭院中。

    一身华服的澄海候正背着手在月下徘回,眉头时而皱起,时而松懈,神情一会儿轻松,一会儿凝重。

    口中始终念着一个名字:“李青山!”

    自从李青山来了之后,他就常觉得心神不宁。一开始是愤怒仇恨,想要找机会让他吃个大亏,现在则是惊惧不安,巴不得一辈子别再见到他。

    此子禀性凶恶,睚眦必报,不可随意招惹。不过野人山是什么地方,南疆有数的凶险之地,根据属下传来的消息,整座城池被夷为平地,除了八大洞主外,其他所有魔修被斩尽杀绝,一个也没能逃出来。

    而野人山的主峰被法阵重重笼罩,一切讯息都得不到回复,于是也弄不清楚,这一战的结果如何?到底是李青山丧命野人山,亦或是……不,这绝不可能!

    野人山八大洞主,没有一个是弱者,大洞主于无风更是二次天劫巅峰的剑修,昔年南海剑阁的天才弟子,凭借手中法宝白虹剑斩杀无数强敌,名声响亮,犹在他这个澄海候之上,就算是三次天劫的修士,也未必能够将其击杀。

    “是的,这绝不可能!既然李青山没有回来,那是否是说……他已经死了?”这个推断让澄海候的心情振奋了一下。

    “侯爷,好久不见了。”

    静谧的庭院中,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那声音飘忽不定,忽而像是从深邃遥远的地方传来,忽而像是在耳畔低吟轻语。分不清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澄海候心中一凛,灵光涌动,翻手拿出山河印,心中暗惊:“侯府被法阵所笼罩,怎么有人能无声无息的潜入进来,而且这么接近,我还没有发现。”

    蓦然回首,只见月华如水。黑暗如潮,不见人影,亦感觉不到丝毫气息。

    “三洞主?”澄海候迟疑问道,仍凝视着眼前黑暗,戒备丝毫没有松懈。

    “你听出来了。”一个影子的轮廓从黑暗中透出来。渐渐化为人形,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的蒙面男子,双耳尖而长,裸露出的肌肤呈现墨蓝颜色。

    “想来在这南疆,除了三洞主外,有哪个人能无声无息的潜入我的府邸。”

    澄海候笑道,神情松懈下来。气息依然凝结,蓄势待发。

    在群魔窟八大洞主中,最强的自然是大洞主于无风,但是最危险的却是这第三洞主。无人知其姓名,只有一个外号,叫做‘鬼影子’,其人出身夜游人族。不知何故叛出族群,投身野人山中。善于潜伏刺杀,是南疆最恐怖的刺客。

    “侯爷,我只想知道一件事,野人山一战,出手的到底是不是白鹰统领李青山?”

    鬼影子幽幽问道,几个月之前,他正潜伏在密林间,准备进行一场刺杀,忽然感到大难临头,危机之深,唯有昔日逃出“深影城”那一战可以比拟。

    血手拍下,血誓发动!

    虽然于无风和天肥郎君在做的事情,他也一直在做,努力淡化与血誓书的联系,但修为不及二人,眼看大难临头,还是凭着夜游人的天赋能力才逃过一劫,没有被一掌拍死。

    经过了一段时间修养,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身为刺客却差点被这样干掉,简直是莫大的羞辱,他可以包羞忍辱,但想要弄明白的,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炼化了血誓书,想要致他于死地。

    伤势没有完全恢复,还不敢到野人山去,无论炼化血誓书的是谁,都不绝对不可小觑,便找到澄海候府来打探。

    “这个……我也不好说,他要做什么,又不会通知我,我也好久没见过他了,不过有人亲眼看到他和那个叫做小安的女子,去往野人山的方向。”澄海候筹措言语。

    “李青山,小安。”鬼影子将这两个名字念了一遍,似要牢牢刻在心里,“我还活着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我还会来找你的。”

    鬼影子说着,黑暗如潮水般涌来,渐渐将他吞没,变成一团模糊的暗影。

    澄海候眉头一皱,凭他的身份修为,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威胁,不过眼前这个,确实有这个资格。而且能够给李青山增添一个致命的对手,总归是一件不错的事,虽然他很可能已经死了。

    鬼影子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第二天清晨,有人发现鹰狼卫所中,所有白狼卫士,全都安详的死去,仿佛还在睡着,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杀。

    ……

    日月如梭,山中岁月,匆匆而过。

    李青山手中的魔心,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颗。

    叛魔剑形态大变,仅剩下四尺多长,狭长的剑锋变得十分宽厚,生生从一柄奇型长剑,变成一柄巨剑,浮动着一层黑色魔光,锋芒内敛,更显沉凝。

    剑鍔处的血肉已经完全凝固,中间魔眼转动着,已经颇具灵性,但是离真正的魔宝,仍差着一步。

    “几十颗魔帅的上等魔心喂下去,需要力量已是足够了,所差的只是最后一搏了!”

    李青山手掐剑诀,一指叛魔剑,叛魔剑从膝盖上跳起来,倒转过剑锋,猛地刺向他的胸膛。

    “人剑合一!”

    剑锋一寸寸贯入李青山的胸膛,只剩下的剑柄,却并未透体而过。

    “我这人剑合一,还真够难看的!”李青山自嘲道,握住剑柄,用力一压,剑柄也没入胸膛,留下一个闪动着幽光的巨大伤口。

    伤口很快收拢愈合,但是魔光却从李青山的体内透出,将他的身躯都染成幽黑颜色。

    李青山凝神静气,催动叛魔剑,踏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

    许久之后,幽黑退去,恢复正常的肤色,他微微一笑:“成了!”

    然而话音未落,锵然一声,一道剑锋从他肩头透出,一眨眼功夫,数十道从他体内透出,让他整个人变得像是刺猬一样。

    昔日李青山从镇魔塔中那魔将手中夺来此剑,那魔将最后就是变成如此模样,实力大增,付出的代价却是被剑所吞噬,从剑的主人变成的剑的祭品。

    那一道道剑锋颤动着,发出奇异的嗡鸣声,上面竟睁开一只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青山,透出残忍贪婪的光芒。

    在李青山手中一直温顺的像是小狗的叛魔剑,吞噬了几十个魔心,成为魔宝之后,终于变成了怪兽,要连李青山的魔心也一柄吞噬。

    “区区一件魔宝而已,想要反噬我,也未免太自不量力了,罢了,这也是你的能,那就给你反噬好了,收!”

    李青山眸中魔光一闪,一道道剑锋收入体内。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一只只眼睛凝视着李青山魔心,一股股幽黑的力量笼罩过来,欲要侵蚀吞噬。

    李青山不但不加以阻止,反而放开胸怀,任凭叛魔剑吞下魔心,他魔心中所蕴含的力量,自然无法与那几十颗魔心相比,很快就被吞没。

    “镇魔!”

    李青山低喝一声,《镇魔图录》全力运转起来,被吞没的魔心大放光芒,浸染叛魔剑的力量。

    莫说这几十颗魔心,就算这几十颗魔心的主人全部复活过来,他也能将之全部镇压击杀,更别说,这些魔心都是经他的手融入叛魔剑中,带着他的力量印记。

    “到底不过是一把剑,虽然刚得了些灵性,但还谈不上什么智慧,只知道凭能行事。当初我同你约定,若是我不够强,而被你吞噬,绝无怨言,所以给你取名为‘叛’,现在你反叛不成,也只有一个下场。”

    李青山体内传出一声剑鸣,充满了恐惧哀求,但是很快低沉下去,终于消亡,刚刚孕育出的灵性,被直接镇压泯灭。

    宛如十万大军叛乱,一纸圣旨投下,大军立刻临阵倒戈,击杀了叛军首领,将首级献于阶前。

    森然魔气再一次凝结,化为甲胄,展现出全新的魔帅姿态。

    李青山召出一面灵龟玄甲当做镜子照了照,只见玄黑色魔甲笼罩全身,线条凌厉利落,越发显得身姿雄健,四肢修长,整个人都是锋芒毕露。

    弧形面甲只剩下一半,额心之处凝结出仿佛眼睛的结晶体。而且不只是额心,还有肩膀、胸口、膝盖、乃至于背后,有着许许多多的结晶体,蕴含着不同的色泽,仿佛正是那数十颗魔心,同时又是几十只魔眼,可以凝视周身四面八方,窥见一切破绽。

    “样子还不错,不过好像跟设想的不太一样啊!这算是剑种吗?”

    李青山沉吟道,他想用人剑合一的方式将叛魔剑催化为魔宝,也确实算出成功了,但却没料到叛魔剑会忽然反叛,被他毫不留情的镇压,在失去灵性之后与他融为一体,魔心中隐见一柄小剑悬浮着。

    虽在意料之外,他对于结果倒是十分满意,叛魔剑的力量已经完全融入他的体内,求助于外物,总比不上自身的强大,若是可以,他倒是想将魔龙剑也一并融入体内。不过魔龙剑并没有反噬剑主的能,也不会与剑主相融,倒是有些遗憾。

    李青山散去魔化,摸摸额头,那里多了一个仿佛眼睛的小小印记。他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接近一年多的苦修,虽然在境界上没有什么突破,但是力量上却有了不小的进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