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八十二章 大树底下好乘凉

大圣传 第八十二章 大树底下好乘凉

    “嗯?是!”

    芊良木将酒奉上,心中大为不解,怎么一个两个,全都要问一坛酒。是的,这坛酒固然珍贵,但那只是对他这个级别来说,无论是万毒老祖还是南越王,根本不会稀罕。

    而事实上,南越王在他被封为州牧之后,确实很少收到这样普通的礼物了,他一脸玩味的把玩着酒坛:

    “道友觉得如何?”

    居于花盆中的大榕树王,微微摇曳,发出苍老的声音:“此子我亦熟识,平日也以道友相称。”

    芊良木目瞪口呆,跟大榕树王以道友相称?

    女子也露出惊讶之色,大榕树王虽然性情平和,但是身份修为在这里放着,别人不知天高地厚的称他为道友,他固然是不会生气,但能让他真的认可为道友的,天下又有几个?

    “难怪敢到我雾州来,原来是大树底下好乘凉!”

    南越王道,大榕树王向来秉持中立,从来不会出谋划策,只会分析局面,让你自己来做出选择,像这样直接表明倾向的情况,实在是不多见。

    “结一份善缘而已,还谈不上荫庇。想明白了,就落子吧!”

    大榕树王自然不会向南越王透露李青山的秘密,反过来也不会将此间之事告诉李青山,这是他的原则,于是有些情况,就不便做出分析。

    但是他的言外之意很明白,并不是我要保护他,而是觉得你对他出手。弊大于利,至于这步棋怎么走。还是要你自己来决断。

    南越王沉吟片刻,忽然拍开泥封,将坛中之酒一饮而尽。

    锵!

    白子落于棋盘之上,放弃了杀子的机会,而是重开局面,营造大势。

    一瞬间,芊良木忽然明拜了这一坛酒的意思,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坛酒并不是用来讨好取悦南越王的礼物。也不存在任何主动求和的意思,其意思只有八个字——以礼相待,平辈论交!

    不是芊良木不够聪明,而是这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他虽然把李青山看的很高,但也没高到这个程度。而最匪夷所思的是,南越王竟然收下了这坛酒。

    “难怪师傅会发怒。这李青山送酒却只送一坛,分明是没把他放在眼中,连交情也不想论,更别说做什么护法了。”

    芊良木告退,想着回去该怎么跟万毒老祖说这里的事,“不过就凭大榕树王一句‘道友’。恐怕师傅他也得掂量掂量,这李青山到底是什么来头,他不是青州人氏吗?怎么会跟大榕树王有交情,真是想不通。”

    南越王做出这个决定,并非只是因为大榕树王一句话——大榕树王的地位虽高。但还左右不了他的决定——而且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现在的局面并不适合与青州开战。

    而李青山也给出了自己的立场。不会为了天龙禅院而卷入两州的纷争中。

    当然,这个保证对南越王毫无说服力,真到了两州开战之时,他不信李青山能够置身事外。

    作为一个三次天劫的大修士,他又何尝愿意卷入纷争,祖辈传来的仇恨,真的就能让他感同身受,甚至失去理智吗?相比而言,他宁愿长居庭院中,下棋赏花,专注于修行。

    但人生天地间,怎可能真的孑然一身,必然要受到种种关系的牵绊,朋友、爱人、子女,乃至仇敌,并衍生出无穷无尽的纷争。

    而一心想要逃避纷争,不为战斗做准备的人,必将失去所有安宁。

    “他如此行事,麻烦也不小,南疆并没有几株榕树,万毒老祖可不是宽宏大量的人,我便看看他接下来要怎么走。”

    南越王思量着,又走了几步,然而大榕树王的棋艺本就更胜一筹,他还分心想事情,白棋的局面急转直下,眼看一条大龙便要被黑棋绞杀。

    女子拍手笑道:“榕树爷爷要赢了。”

    “这盘不算,我分心了。”南越王挥袖将棋盘拂乱。

    “凌之你又耍赖,真不知羞。”女子道。

    “方寸之地,游戏之事,尚要争个胜负高低,何况是万里之地,存亡之事呢?”南越王敲着棋盘,发出咚咚清响。

    “你不要狡辩了,你从小就不老实,棋品极差,榕树爷爷分的心可比你多多了。”女子却不吃他这一套,毫不客气的揭着南越王的老底。

    “谁让我取名叫做凌之呢?自然是不甘落在下风!”南越王笑道。

    大榕树王笑而不语,正如那女子所言,他的心神分成千上万,正倾听无数言语,旁观着无数兴盛衰落,生老病死。

    总是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重复上演,但细细品味,却又千差万别,像是千万点星辰,汇集在他的心中,化作一片星海。他从未因寿命太长,而产生倦怠,需要思考的事情,无法回答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

    在与南越王下棋的时候,他同时也与李青山说着话。当然,恪守一棵树的规则,并未透露什么,一切都需要李青山自己去发现。

    “道友可准备好了?”

    修罗场中,李青山站在大树枝头问道,他已决定要将大榕树王移栽到野人山中,所有的夜游人都被他挪移到了修罗场外。

    “好了。”

    “那就麻烦您老自己出来吧,我实在是移不动你。”

    李青山将手一挥,大榕树王的上方,出现了一个血色漩涡,转眼间就扩展了数百倍。

    大地震颤,大榕树王缓缓升起,带着千万吨土石,向着血色漩涡飞去,一点一点的消失在漩涡之中。

    野人山谷中,也出现了一个同样的漩涡,大榕树王巨大的身姿徐徐出现,苍翠的树冠仿佛一片青云,遮天蔽日。

    所有夜游人仰望着这一幕,有着发自内心的情感。

    而于无风、天肥郎君这些洞主们,更是难掩脸上震撼之色,因为大榕树王居于雾州中部,在南疆少有分支,他们都是只闻其名,从未亲眼见过。

    心中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叹:“这便是大榕树王!”

    鬼影子算是这里对大榕树王了解最多的一个,感受到的震撼就越发强烈,凝眸注视着树枝上的李青山。

    当初夜流波说,李青山与大榕树王彼此以道友相称,他还充满了怀疑,直到某一日亲眼见到李青山与大榕树王聊天,才确信这个事实,心中便没了反抗的念头,跟于无风一样,干脆老老实实修行,等着李青山某一天开恩。

    “往东一点,恩恩,再往主峰靠一靠,您老稳着点,别摔了,好好好,落落!”李青山指挥着,大榕树王调整方向。

    轰然一声巨响,大榕树王缓缓落地,正落在山谷的正中心、那片昔日的城池,然后将根系深入大地。

    如果大榕树王一声“道友”,就让众人惊讶的话,那么他要说出对李青山的真实看法,恐怕就连南越王也无法相信。

    虽然李青山对许多事情故意避而不谈,但在一次次的交流中,大榕树王还是察觉了不少迹象,然后凭着智慧汇集分析,得到一个令他也惊异了很久的答案。

    “在那遥远的九天之上,是谁在等着他呢?”

    “您老对这个地方还满意吧!”李青山对大榕树王道。

    “还要多谢小友,让我得以重返雾州,还有这样一个好地方修行。”

    大榕树王向李青山致以感谢,虽然只是无数分支之一,但是能够扎根在这样一个福地,对他的修行也有益处。

    “不必客气,不过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以后这野人山的法阵,就请您来主持了。”

    李青山拱手道,他有心将野人山建立成一个根据地,方便在南疆开展活动。

    然而虽然布下了几重威力不凡的大阵,但这个级别的阵法,已经不是拿来就能用的程度,要想发挥出全部威力,还得对阵法之道有相当的了解,但这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钻研的,就算是凭小安的才智,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再说他和小安不可能一直呆在野人山中,如果没有人主持的话,法阵的威力还得下降三成。现在他潜在的对手,无不是三次天劫的大修士,这重重法阵就很难阻拦他们太久。

    “我只是一棵树,遮荫倒是本分,至于主持法阵……”大榕树王有些为难,他向来秉持中立,不会直接插手这些事。

    “您说让我到雾州跟您混,我就跟青州那条老龙翻脸,以后就是您手下妖帅了,怎么不得照顾着点,若是被人闯进来,我的身份立马就得露馅,传扬出去,那条老龙还得杀过来,您说您管还是不管?”李青山调侃道。

    “你这小子……那好吧!”

    大榕树王苦笑道,在他的控制之下,那几座法阵稍稍停顿了一下,一个个符文在空中闪现消失,然后重新运转起来,座座相互契合,气息绵绵不绝。

    从外面望来,笼罩野人山的大雾,越发的浓郁,而从山中却能看到外面的天空。

    “以后大王您有什么吩咐,哪条虫子惹了您,我就去砍了它。”

    李青山笑道,心中大定,这样一来,便没了后顾之忧,就算是南越王打过来,也别想轻易破阵。

    “我可当不起你一声大王,怕折寿!”大榕树王没好气的道。

    “反正您老的寿命长的很,少几年也不怕。”

    在周围旁观的于无风等人,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ps:晚上还有一更,恩恩,继续保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