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十恶大典,穷奇降临

大圣传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十恶大典,穷奇降临

    “哦!是什么坏消息?”食骨巫王一脸平静,眼帘微微垂下。

    “道友可听过李青山这个名字?”万毒老祖负手而立,不看食骨巫王,而是俯瞰城池,与城外的田野。

    此时夕阳已落,斜月升起,照在二人的身上,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听过又如何,未听过又如何?”食骨巫王眸中寒芒一闪,怒意犹未平息。

    万毒老祖一眼便看出究竟,“看来道友已经知道了,那就不必老祖我再废话了,只问一句话,你想不想报仇雪恨?”

    “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食骨巫王的怒意只是一闪而逝,转眼又恢复深沉难测的王者之姿。

    “想的话,我愿助你一臂之力。不想的话,我也不废话,现在便走。”万毒老祖道,对食骨巫王这样的人物,多余的言辞根本无用,说的太多反而让其疑心。

    “万毒道友真是好算计,想拉我帮你报仇吗?”

    “既然道友已然知道了,那就明人不说暗话,我与李青山不共戴天,定要让他受尽世间痛苦,万毒攻心而死。”万毒老祖脸色一阴,低沉的声音中透出无比怨毒。

    “区区一个金丹修士,道友竟不能随手诛除吗?”食骨巫王疑道。

    “野人山乃是南疆难得的洞天福地,法阵的威力极大,他长年躲在其中……罢了,你若不肯出手,我自回万毒教中潜修,此仇早晚有一天会报,但只怕这李青山悄悄逃回青州天龙禅院,那即便你我,也再也奈何不得他。只怕等他渡过三次天劫,还要反过来找我们的麻烦呢!”

    万毒老祖说着说着,似乎脸面上再也受不住,便要拂袖而去。

    “道友请留步!”食骨巫王拉住万毒老祖,诚挚的道:“那秃驴我也是非杀不可的,我们二人联手,岂容他猖狂!”

    秃驴?万毒老祖心中一怔才明白过来,食骨巫王还以为李青山是天龙禅院的弟子,所以是个和尚呢!这小小的误会也不必多解释。心中暗喜:“可算将你这食骨蛮诓住了!”一声长叹道:“正是如此!不过有些话要说在前头,李青山身上的东西皆归我所有!”

    “凭什么?”食骨巫王立刻放开万毒老祖的衣袖,心道:“李青山与那小安作为天龙禅院的天才弟子,能来到雾州南疆搅风搅雨,身上不知道有多少好东西。单凭那个让万毒老怪也奈何不得的法阵,就值得不少。

    “凭我万毒教所受的损失!”万毒老祖理所当然的道。

    “你万毒教的损失大,难道我的族人就白死了吗?十万啊,整整十万人,全都死了!”食骨巫王‘愤怒’的道。

    “不过是一些外围的族人,你这食骨巫城可是毫发未伤。”

    “野人山这洞天福地可以给你,其他战利品也可以分你两成。其他的都归我所有。”

    “既然我们要同舟共济,这也不是不行,老祖我便大方一些,让一让年轻人。”

    食骨巫王大为意外。还以为要再讨价还价一番,没想到万毒老祖就这么答应了,莫非其中有诈?

    万毒老祖话锋一转:“不过这两成里面,我不要别的。只要那一卷《血誓书》,还有就是。李青山等人要归我所有!”

    “道友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撑坏了肚子,不如反过来我要这‘两成’好了。”食骨巫王冷笑道,心中却放下心来,这样的无耻贪婪,才像是万毒老祖。

    “好,就这么说定了。”万毒老祖忽然道,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食骨巫王心中一沉:“这老怪好奸诈,原来是故意拿话来套我,想要祸水东引。把李青山等人擒住固然可以痛快复仇,但也是直接与天龙禅院结成死仇,他却可以轻松拿到所有的战利品。”

    但仔细算算,能得到一卷血誓书,再加上十个洞主当奴隶,也不算亏。至于李青山个秃驴,他本来就是打算将他拿回食骨巫城慢慢折磨的,便一口答应下来。却忘了深究,为何万毒老祖没把李青山等人堵在野人山,还能这么大规模的捕杀食骨巫民。

    万毒老祖虽然被“虎魇魔瞳”慑服,但那一份诡诈却并未消亡,若非当初对自身的实力太自信,且没有感觉到任何警兆,怎会落到如此下场。而食骨巫王就像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世上就有能将一个大修士变成奴仆的神通。

    “好,我们走!”万毒老祖道。

    “大巫祝正在准备祭祀,不妨稍等片刻,占卜之后再去。”食骨巫王道。

    “我们二人联手,还用得着占卜,道友在这城中闷得太久,连这点胆略都没了吗?”万毒老祖故意嘲笑道。

    “有胆无胆,不再这片刻,总好过等几年再去报仇!”

    和刚才讨价还价时表现出的愤怒不一样,食骨巫王这是动了真怒,对付一个二次天劫的修士如此认真,确实不符合他的身份,不由得出言讽刺万毒老祖,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不还是没能拿李青山怎么样!

    “好好好,那老祖便等着看你跳大神!”万毒老祖怒道,本想再激一激食骨巫王,但想他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也不必急这一会儿,再让他生疑。如果占卜真的有用,当初他就不会吃这么大的亏了。

    说话间,一座九层高台已经在神殿前的广场上搭建起来,四面燃起大火,再奉上三牲祭品。

    大巫祝将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带到高台上。一些普通巫祝率领大批的食骨巫民围在高台之下,五体投地,默念祷告。

    “就这么点人?道友也不怕你们的穷奇大神降怒!”

    万毒老祖皱眉道,作为这方世界的最强者之一,他对于神明并没有多少敬畏,诸天神佛也是由人来做的,论说起来也不过是更强大的修行者。

    如果穷奇本尊在此,他自然屁也不敢放一个。但又不可能突破界域之力、直接降临于世,最多是借助一些祭祀仪式,降临一丝意念罢了,根本没什么好怕的。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次祭祀的人数,一些大的蛮人部落,一次活祭都在百人之上,而且都是挑选精壮的男人,或者无暇的处女。

    而高台上那一群人,从幼儿到老人都有。作为祭品的“成色”一般的很。难道是忠贞的信徒?但看他们颤颤巍巍的,满脸恐惧之色,也毫无献身精神。

    食骨巫王仿佛忘记了方才小小的不愉快,笑着解释道:“道友莫看他们不成样子,我们所要献祭的。可不是一般的祭品,道友看下去便知道了。”

    大巫祝忽然发出一声绝叫,在高台的顶端狂舞起来,下方巫祝与食骨巫民的祷念也随之变得响亮起来。

    唯有高台上那些人,还茫茫然不知该何去何从。大巫祝又是一声绝叫,忽然放声高歌,唱着不成曲调的祝词。像是严厉的喝骂,又像是恶毒的诅咒。

    一群人仿佛得到了什么命令般,男人们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然后扑向身边的女人。哀嚎声与痛哭声响起。

    万毒老祖不解,虽然有许多用交媾来娱神的仪式,但穷奇并非淫神,而是恶神。弄这些场面出来有什么用处。

    “道友还没看出来吗?他们可都是有血缘关系的家人,祖孙三辈都有。这场祭祀,我们叫做十恶大典,要献上的是十种以上人间极恶,现在才不过是上半段而已。”

    万毒老祖顿时明白过来,不由感慨,这穷奇不愧是好恶之神。他自认无情无义、阴险毒辣,根本不把善恶二字放在眼中,但无论做什么事,还是要看有好处没有,如果行善有好处,他也会去行善积德,不是像这样为了恶而恶,这种行径倒近似于魔民。

    高台上,交合仍在继续,然而很快变成了殴斗,乃至于戕害,这便是所谓的下半段吧!

    在这片刻之间,方寸之地,展现出一幕幕人伦惨剧,其中所蕴含的人间极恶已不仅仅是十种。

    大巫祝仿佛失去了自己的意识般,浑身剧烈抖动着,一声声绝叫,越发的惨烈,毒汁脓水一般的颜色,从高台上升腾起来,汇集在他的身上,直冲云霄。

    万毒老祖心中不以为然,这种落后的扶乩式的占卜,在修行道中早被淘汰掉了。固然位于更高世界的所谓“神明”,有着对命数更深邃的洞察力,但毕竟相隔两个世界,而且“神明”本身未必擅长卜算,纵然这些条件都有,也未必会做出回应——泄露天机是要付出代价的。

    到最后往往会变成一场闹剧,一些小部落更是根本没有沟通另一个世界的能力,巫祝就冒充请神上身的样子,占卜的结果就全凭胡扯。

    高台之上,只剩下一个人,他刚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生母亲,脖颈则被儿子撕咬开来,血流不止,转眼间便死去,完成了这“十恶大典”的最后一幕惨剧。

    大巫祝忽然浑身僵住,倒在高台上,又猛然跃起,浑身散发出莫可名状的恐怖气息,对着食骨巫王喝道:“不可!”

    那声音已不是大巫祝的声音,充满了戾气与恶意。这一声断喝在城中回荡,食骨巫王脸色大变。万毒老祖也大吃一惊,竟然真的有用,而是还是直接出声示警!

    扶乩虽然是请神上身,但只是让巫祝的意识沟通神明,来得到一种启示,而这种启示往往也是模糊不清的,只有骗子才会直接冒充神明说话。

    而凭食骨巫王与万毒老祖三次天劫的修为,自然可以分辨得出这是不是骗局。食骨巫王连忙问道:“大神,为何不可?”

    然而那恐怖的气息已如潮水一般退去,大巫祝身体晃了一晃,仿佛断了线的木偶般,倒在高台上,化作一滩血泥。脑核轰然爆裂,无形的狂暴力量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高塔瞬间崩塌,连带着近处的食骨巫民,都被卷了进去,横死当场。

    请神上身是要付出代价的。也再一次证明了警告的真伪。

    “万毒老怪,你到底有多少事情还瞒着我,今天不说清楚,休想生离食骨巫城!”

    食骨巫王转过头来,望向万毒老祖,整个面孔开始扭曲发青,眼窝深陷,利齿暴突。穷奇大神不惜如许代价也要向他示警,显然事情绝没那么简单。

    后方传来一声咆哮。隐约有那一声“不可”的三分气势,一头巨大狰狞的穷奇从图腾上走下来,白色泛红的眸子,充满恶意的凝视着万毒老祖,随时准备进行扑杀。

    万毒老祖也暗道晦气。如果只是大巫祝接到了启示,再发出警告的话,他还可以用话激一激食骨巫王,但现在是神明直接开口警告,大巫祝更是丧命当场,食骨巫王只要脑袋没问题,就不会再跟他去野人山。

    无视食骨巫王与穷奇图腾的威胁。他面无表情的道:“这一战是会有些凶险,不然我何必拉你一起。”

    “是想拉我垫背吧!”食骨巫王浑身黑毛倒竖,荆棘般刺破长袍,覆盖全身。已没了人形。

    经穷奇一言点破,他顿时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生死危机,许多不解之处也都明了,难怪如此大仇。万毒老祖直到现在也没能报,他只要放下脸面、许下承诺。找两三个帮手还不容易,何必等这么长时间才找到食骨巫城请自己来帮忙,分明是欺他不善于感知命数,那些大修士们都感觉到了不对吧!

    说来也是,那李青山能在三十多岁修到这个境界,这边同万毒老怪结着死仇,那边还敢大肆捕杀食骨巫民,难道真的是失心疯了吗?这万毒老怪为何突然转为鬼修,恐怕他在野人山吃的亏比传说的要大的多。李青山那秃驴不可能有这个力量,他背后到底是怎样恐怖的庞然大物?

    食骨巫王不想则已,一想就把问题想的深了,感觉这趟浑水深不可测,又想起那几百个被准确把握住位置的食骨部落,不由得想到一种可能,雾州那一位是有这种的能力的,其不但能以草木为耳目,卜算之道在整个九州都数得上,能够混淆他的感应,但是那位一般会随意下这种杀手,难道是察觉了我的计划?

    想到这里,食骨巫王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的计划如果被公布于众,无论人族还是妖族,正道还是魔道,恐怕没几个能容得下他。致力于维护雾州平衡的大榕树王,无论再怎么平和大度,也非杀他不可。南越王更不可能放任后院失火。

    “那十万食骨巫民难道只是为了将我引出食骨巫城,好从容下手,真到了野人山,怕得有三五个妖王守在那里,迎面就是七八个神通轰过来,我再强也抵挡不住!说不定还有南越王府派出的上卿,专门断我的后路,真是死路一条,绝不可去。”

    越想越觉得心惊,越想越觉得可怕,对万毒老祖的愤怒就更深更重,谁知道他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万毒老怪,你欺人太甚,我吃了你!”食骨巫王怒发如狂,穷奇图腾猛扑上来,与此同时,食骨巫城的守山大阵也运转起来,发出万丈毫光,将夜空染成一片血红,配合着这灵气浓郁的的洞天福地,威力更是惊人,便要将万毒老祖击杀于此。

    “此事你情我愿,说什么我欺你,修行道全凭实力说话,你若不敢去报仇,我也不强拉着你,你想将我强留于此,哼,你这食骨巫城不想要了吧!”万毒老祖一身绿袍鼓荡,夷然无惧的道。

    这就是为何大修士们一旦渡过三次天劫,都要恶补命理之术,特别是在魔修之中,被坑了是你命理不精,算不过人家,两个字,活该!

    食骨巫王强忍怒意,止住穷奇图腾,知道万毒老祖说的没错,都不用说彼此怎么交手,光是战斗的余波就能毁了食骨巫城,真将他逼到死路上自爆元婴,整个大阵必毁,穷奇图腾必毁,他本身恐怕也得受伤,这就是斩杀一个大修士所要付出的代价。

    如果真到那一步,天下间就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的食骨巫王,而且再无藏身之所,很有可能,食骨巫民会被彻底抹去。

    于是他冷静下来,命穷奇回到图腾壁上,并停止了运转法阵,对万毒老祖道:“你滚吧!”

    万毒老祖也不废话,立刻化作一道绿光遁走。他也是极怕死的,食骨巫王如果不顾一切,真能将他留在这里。

    食骨巫王沉吟着:“只要我呆在这食骨巫城中,无论谁来攻打都要付出不小的代价,真逼急了,拉上一两个垫背也做得到,哪个渡过三次天劫的人不惜命,我现在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哼,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

    李青山坐在水晶骷髅所布的九息服气阵中,大口吞吸着其中蕴含的气息,同时运转着人妖两种功法。在神魂中游走一圈,戾气归于虎魔,恶意则纳入魔心中,再运转《镇魔图录》来镇压转化,对于《镇魔图录》的提升,竟然比对虎魔的提升大的多,这也算是意外之喜。

    正当他感到欣喜的时候,远在数万里外的十恶大典也达到了高潮,猛然间,一股凶恶之极的意念,直接降临在他的识海中,借大巫祝的口发出警告的声音,陡然响起,却充满了诧异:

    “你到底是善是恶?”

    “关你屁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