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血

大圣传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心血

    怀着一丝旖念,李青山闭上眼睛,缓缓沉入温泉中。◎文學館是灼热的泉水,也无法掩盖怀中娇躯的温暖,一股暖流在心中涌动,远胜过那微不足道的小小欲念。交颈而眠,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他们也确实如此期盼着。

    直至一声惊雷,穿越厚重土石传来,李青山蓦然睁开双眼,这不是寻常雷霆,而是有人渡劫,雷鸣中蕴含着天威,估摸着是二次天劫,难道是如心?

    “我们出去看看!”

    “哗啦”一声,李青山抱着小安,跃出泉水,一手拿起地上的衣衫,一手将她的长发撩起,再没有长发与水流的遮掩,绝美的身姿尽显于眼前,李青山呼吸顿了一顿,毫不避讳的欣赏了一番,才继续为她穿衣。

    小安伸展手臂,将手伸入衣袖中,安然享受着他的照顾。

    李青山为她穿好衣衫,系上腰带那一瞬间,心中竟有一丝不舍,仿佛用布匹遮盖明珠,遮掩了这倾世之美,不过转念一想,这明珠是属于他的,便又释然。

    “还有鞋子。”小安又抬起纤足,摇晃了一下,脸上挂着笑容。

    “真是会享福!”李青山又蹲下身子握住一只纤足,盈盈不胜一握,五点淡粉豆蔻,竟也是美不胜收,忍不住把玩了一下,耳畔响起银铃似的的笑声,又为她穿好了鞋袜。

    “这下总行了吧!”李青山正要胡乱穿上衣服,小安却阻止了他,微笑道:“让你也享享福。”

    反过头来服侍起他来,动作却有说不出的温柔细腻,将衣衫整理的一丝不苟,李青山望着她认真的表情。也觉得心中安宁。在穿鞋的时候,她偷偷挠他的脚心,还不等他发笑,她便先笑起来。

    回到八荒殿中,小安却不随着李青山出去看渡劫,而是留下来修行。李青山也已感觉到了,渡劫的并不是如心,出去看了一眼,却是原本某个夜游人氏族的主母。经过这么多年的苦修,终于也熬到了这一步。

    一道道天雷自虚空中穿梭而来,轰击在一团幽影上,过程中虽有几分惊险,但凭身为异人的优势。以及多年的积累,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二次天劫。

    李青山便将野人山主峰上一个洞府赐给了她,又赏了一些丹药。有了夜明珠的前车之鉴,这位主母就显得十分恭顺,谢过了李青山的赏赐,便回洞府中修养。

    “看来还需要一些时间啊!”李青山向如心的洞府望了一眼,没有去打扰她。向夜流苏交代了几句,返身回到八荒殿中。

    数月之后,万毒老祖来到八荒殿前,向李青山复命。如心的病毒炼制计划已经小成,不过要真正开始实施,还要等她渡过二次天劫,将瘟鬼提升一个境界才行。于是开始闭关。

    “她让老朽将这瓶灵药转交给王上。”万毒老祖奉上一个小玉瓶。

    “这里面的药水是用什么材料炼制的?”

    李青山握着小玉瓶,这次能在关键时刻领会凤凰第二神通。多亏了如心的调和水火的灵药,否则就要花费漫长的时间来重生,而且还没办法融入魔心。

    “这药水所用的材料极多,倒不是特别珍惜,但据老朽所看,最重要的一味药材,是她的心血。”

    “心血!”

    李青山仿佛吃惊,又仿佛了然。万毒老祖所说的心血,自然不是花费心血的意思,也不简单的心脏的血液。

    心为神之舍,血之主,脉之宗,对于修行者来说非常重要,心血又称为精血,在斗法的紧要关头,往往咬破舌尖喷一口精血在法宝法器上,便可大大提高威力,反败为胜,但对道行也有不小的损伤,甚至可能会丧命。

    如果猜测的没错,她的资质之高还要强过一般的异人,又修行《云炉天书》这等绝世功法,却拖到现在还不能渡劫,李青山心中不由一声长叹,“虽然我给她的修行提供了不少帮助,但在不知不觉间也拖累着她的修行。明明怀着无法释怀的深仇,宁可同我翻脸也不愿让我跟着冒险,这是何苦啊!”

    让万毒老祖继续修他的《摄毒鬼王经》,李青山返身回到八荒殿中。

    琉璃般透明的三昧白骨火,几乎充斥了整个殿堂,其中有一张张食骨巫民扭曲的面容,然而凝视望去,却又只见透明的白色火焰,仿佛只是错觉。

    小安端坐于火焰之中,浑身血肉也变得透明,近乎虚无,清晰可见一具莹白的骨骼,一头头骷骨魔在周围环绕舞蹈,牙齿碰撞间,仿佛唱着一曲恐怖的歌谣,却隐隐含着禅意。

    一缕龙吟在火焰中穿梭游走,显然小安也将天龙禅唱化入了对《朱颜白骨道》的修行之中。

    李青山凝视了许久,最后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膀,回到殿前坐下,为她护法。

    都说朱颜化为白骨的景象,能让凡愚明白美丽的皮囊下是恐怖的白骨,诸般色相不过是一场空幻。但奈何他看她的白骨之相,也感到发自内心的亲切喜爱,连半点恐怖之意都没有,感觉每一节骨骼都散发着异样的美感。

    不得不说,他的审美观一直很成问题,一直感觉自己的妖魔原形,比俊美的北月、硬朗的李青山,都要狂霸酷拽叼一些,恨不得一直维持妖魔原形,在大地之上,群山之间——裸奔!

    他认真的勾画过,等到将来再也不用掩饰身份,了却了一切恩仇,要从南海之滨出发,穿越九州,狂奔到霜州去!

    “哈哈,那样天下人都会目瞪口呆吧!我这算不算变态呢,不,与其说是变态,倒不如说是实现自我的感觉,难道我的自我是变态?算了,管它是什么呢,只要是我就行。”

    李青山在某些方面十分赞同穷奇,纯粹理智的计算利弊得失,不断的趋利避害,固然容易获得长久,但如果人人都如此,那我与其他人又有什么分别。

    惩恶扬善还能得到善人的报恩,获得美名,形成一股实实在在的大势。而惩善扬恶能得到什么呢?恶人既然是恶人,肯定不会有知恩图报这回事。这完全就是一种没有半点好处的行为主义,只是为了满足兴趣而去挑战常俗,简直像是顽劣任性的孩童一般,却蕴含着自在自我。

    前世看《水浒传》中,开篇便点名了一百零八好汉的本来面目——镇压在伏魔殿中一百零八个天罡地煞魔头,其中既有杀人食心的残暴恶行,又有以暴制暴的行侠仗义,看起来大相径庭,究其本质却没有任何区别。善也罢恶也罢,超脱了理性的肆意妄为,只是一个“魔”字。

    而其能流传于世,广受世人称颂,正在于将魔性写的淋漓尽致。让人得以在书册中,带入一个个好汉,去做平日里那些不能做,不敢做的事,可浮一大白,道一声快哉!

    “《神魔九变》这‘神魔’二字,岂止是善恶而已!灵龟重在保命长生不涉是非,凤凰也是爱惜羽毛,就算不会有意作恶,也不会有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豪气。”

    诸般心念自李青山心头流转而过,对于《神魔九变》有了更深一重的认识。

    与此同时,如心褪去了浑身衣物,端坐于销玉炉中,浑身闪着玉石的光泽,服下一颗珍贵的十年道行丹之后,便催动销玉炉,将自身当做丹药似的炼制起来,又运转《云炉天书》,在体内形成一个云炉,炼化道行丹。

    炼丹重在水火相济,销玉炉喷出水火,她双手一旋,将水火纳入手心,竟奇妙的融合在一起,化作一团火云渐渐弥漫上来,将她的身形淹没。

    体内的云炉中,竟也涌出水火两种力量,且比销玉炉喷出的水火要精纯的多,也自然而然的融合在一起,迅速的将道行丹炼化。

    寻常修行者莫说做不到,就是能够做到,也不能这么来,猛烈的药力瞬间充斥四肢百骸,哪怕是身化坚固的玉石,也几乎要被撑爆。

    这种修行方式,无疑要承受巨大的痛苦,然而她仿佛真的变成了无知无觉的玉石,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唯有睫毛微微颤动。

    她一心多用,一边控制着销玉炉,由外而内的压制着药力,一边运转《云炉天书》,炼化道行丹的同时,也淬炼着自身,同时还要调和内外水火之力,她毫不犹豫的将修行的速度推到了极致。

    若有一步不慎,便会有炸炉的危险。那时爆炸的将不止是销玉炉,还要她体内的云炉。这不是她急于突破二次天劫,而是修行《云炉天书》所必须要冒的风险。

    九州的历史浩如烟海,从天外流传进来的高等功法远不只《云炉天书》一种,之所以没有流传开来,固然是修行者得到之后都视若珍宝不肯外传,也是因为其修行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对天资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就算侥幸资质符合,排除万难,也得冒极大风险,不知有多少天才死在这上面。

    不知是否在救治楚天的时候,被他看出了什么,这《云炉天书》于她极为契合,修行起来进境很快,当然也多亏了李青山提供的海量资源,单是这一颗从万毒教得来的十年道行丹,便是可遇而不可求。

    洞中无岁月,日月穿梭,时光飞逝,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一声雷鸣自天际遥遥传来,她睁开双眼:

    “终于……来了!”

    ps:经过思考之后,种种情节渐渐明晰,形成画面,让我们继续出发!继续求月票啊,行百里者半于九十,这个月没几天了,坚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