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病发

大圣传 第一百八十五章 病发

    火融山主峰,赤红华美的宫殿中央,是一片类似于小花园的地方,梧桐神木便栽种在这里,皮红如火,叶缺如花,层层叠叠交织成一片巨大的华盖,虽然大小远远无法与大榕树王相比,但也非常华美壮观,散发着纯粹结晶的毫光。

    赤红树枝交织成一个偌大的鸟巢,便是当初凤凰栖息之所,这禀性高洁的神鸟,曾在这里休憩、鸣唱、涅槃、飞升。

    凤凰飞去之时,可曾有过留恋,无人得知。

    三位吞火人王盘膝坐在梧桐神木下,各自手持神火令,气息相互联系,不分彼此,在识海中不断的进行演练磨合。

    离那次火山大爆发已经过去了十日,对于他们来说,短的近乎一瞬。然后这“一瞬间”过去,他们近乎同时感到心头笼上了一层翳影,睁开眼睛,面面相觑。

    出了什么事情?

    虽然吞火人并不擅长卜算之术,但修为达到他们这个程度,自然会对冥冥中的命数,产生一丝玄妙的感应。

    而现在的感应,显然不是什么吉兆?

    没过多久,一位身穿火红长袍的巫祝,匆匆忙忙的赶到这座神圣的小花园,向三位王者禀告,一个族人死了。

    “在哪里死的?”祝焚皱眉,祝灾与祝焱相视一眼,一个族人的死,显然不值得巫祝专门来打扰他们的修行。

    “就在山脚下。”

    “怎么死的?是修行出了问题,还是与人斗殴?”祝焚眉头皱的更深,在火融山的范围内。除了这两种情况,想不出第三种死法。如果真是这两种情况,他一定要惩罚这个不知轻重的巫祝。

    “都不是,好像……好像是一种怪病。又或者中了毒!”

    “吞火人也会生病,又有什么人能在火融山下毒?尸体在哪里?”

    在巫祝的引领下,三王便来到火融山脚下的一座石室中,一个年轻的吞火人躺在那里。

    祝焱知道这个少年。是族中年轻一辈中小有名气的天才,吞吸火灵修行的速度非常快,已经快要突破一次天劫,或许千年后也会是一个王者,现在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了,而且脸上呈现出很不自然的灰败,眼睛圆睁着,仿佛不能置信自己会有这样的命运,充满了恐惧绝望。

    “有点不对劲。他失去愤怒了!”祝灾为少年合上双眼。对吞火人来说。愤怒并不只是一种情绪,而是一种永不停息的斗争精神,哪怕是陷入必死的境地。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

    少年的伴侣被召进来,年纪与少年看起来差不多。有着一张明艳动人的脸,此刻却饱含悲戚,少年的死,仿佛让她失掉了人生的一切乐趣。

    “他是怎么死的?”祝焱问道。

    “禀告吾王,几天前他突然说心里不舒服,我还以为他吞火吞的太猛,身体有些承受不了,就让他在这里休息,然后他渐渐变得一点精神都没有,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悄无声息的就死了。”

    “生死有命,你没见过死人吗?为何这幅表情!”祝灾凝视着少女,敏锐注意到她的脸上有着与少年相似的灰败,只是还不明显,心中感到一丝不安。

    “我……我就是心里难受!”少女被崇拜的“灾王”质问,不禁有些惊慌,心里越发的难受。

    祝焚忽然将手插入少年的胸口,掏出一颗心脏来,一向狂放无忌的他,脸上亦是一惊,本该火红的心脏,变成一颗灰白的石头。

    少女一声惨呼,捂住胸口,后退一步,左胸多了一道惨烈狰狞的伤口。

    “手拿开!”祝灾命令道,正是她骤然出手,划开少女的左胸。

    少女忍痛拿开手,在嶙峋的骨骼中间,赫然有一颗火红的心脏,被灰白色侵吞了大半,变得非常黯淡。

    “为什么会这样!?”祝焚暴怒喝道。

    “除了他们外,还有许多族人感到不适,好像都是从十天前那次火山大爆发后开始的。”

    “去,把所有感觉不适的人都找来!”

    巫祝领命而去,没过多久就将有类似症状的吞火人带来,全都是未曾渡过天劫的,然而数目之大,让祝焚三人都为之震惊,这还是许多吞火人自认为身体不会有问题,或者病症还没开始发作的缘故。

    而更令他们赶到不安的是,这段时间里,祝灾一直在替少女祛除心脏上的灰白,她右手插入少女的胸腔,紧紧抓住那颗心脏,却不敢用太多的力量,否则恐会心脏直接融化,然而几乎没什么效果。

    “这不是一般的毒,更像是人类所说的病!”

    祝焚三人同时嗅到了阴谋的气息,那次火山爆发有问题,有人在火里动了手脚,到底是谁,鲛人?越王?

    这不是现在要考虑的问题,当务之急,是把这个怪病给治好,若是这些染病的族人全都像少年一样死去,那对火融山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灾难。

    别说攻打野人山了,连与鲛人的战争都被抛诸脑后,火融山主峰响起凄厉的号角声,召集所有的中高层!

    “差不多也该爆发出来了吧!爹,你看到了吗?你不会怪我吧!”

    如心在洞府中调养了些时日,独自来到山巅,遥望火融山的方向,脑海中浮现出那张热情洋溢的面孔,在她忍受着水火冲突的痛苦折磨时,总是在想方设法的逗她笑。哪怕是在他们被抓到火融山之后,眼睁睁望着妻子被烧死,也依然笑着,好像那只是一个恶毒的玩笑。

    那时她是如此疯狂的恨着他,更胜过对祝焱的仇恨,直到他借着祝焱闭关的机会,带着她冲出火融山,没有人想到一个吞火人会有这样的隐忍,他成功骗过了所有人,最后留给她的依然是一张笑脸。

    “女儿,事到如今,我必须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其实你是我跟你娘捡来的!”

    “啊?!”

    “哈哈,上当了吧!往北边走,越远越好,乖女儿,爹引开追兵就来找你!”

    结果她又上当了!到最后,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对不起,但就算是说了,也一定会被笑话吧!

    “哼,不管你怪不怪我,反正我就这么干了,我从来就是这么任性,一点都不乖!”如心嘀咕了几句,摸了摸胸口,属于吞火人的那颗心,已然冷凝成石。

    为了炼制这专门针对吞火人的病毒,她一直是最佳的试验品,亦多亏了《云炉天书》,方能化心为石,炼石成玉,不至于把自己的小命也搭上。

    不得不感谢师傅华慈,那个黑脸的小老头,执意要救那讨厌的楚天,又毫不吝惜的将这份恩情全部让给了她。不过也用不着感恩戴德,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救她的命了。

    “真是遇到了很多温柔的人啊!比起李青山那个从小没爹娘疼被兄嫂欺负,跑到哪里都碰到一大堆敌人的可怜男人,我的命还是很好的。”如心心满意足在“可怜”的李青山身上找到了平衡,又满怀“恶意”的念道:“他这次到水晶宫,又要跟鲛人起冲突了吧,共渊啊共渊,遇到这样一个色魔,真是你的不幸啊!”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李青山揉了揉鼻子,望着手中的海图,对小安道:“水晶宫大概就在下面了,鲛人还真没礼貌,连个迎接的人都没有,好歹我可是救了他们女王的性命。”

    “如果不是用那种方式的话,鲛人大概会更感激你。”小安一笑,在洞悉人心方面,她远在李青山之上,在巨舰岛上空,他与共渊用那种近乎双修的方式来一起抵御强敌。

    在当时,共渊可能会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在心神被他单方面的镇压控制的时候,甚至会有本能的依赖顺服,但当事了,就又是一种态度了。

    堂堂鲛人女王,何等的高贵冷傲,竟被一个人类男子当着众人之面抱在怀中,这已经够让她羞愤了。而比起心神遭人侵入、操控的羞耻,这又不算什么了。而且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无视她的威严,救援也是采取交易的方式,算不上是见义勇为,到了后来,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跟她谈结盟的条件。

    如果不是为了对付吞火人的神火令,如果不是为了找到解决心魔的办法,恐怕她宁愿一辈子不再见他,甚至直接杀了他。

    小安将这些道理,为李青山剖析了一番,微笑道:“所以你不要以为抱过人家,就可以在水晶宫里为所欲为,这次恐怕没什么好脸色给你呢!”

    李青山也笑了,“你倒是把这人心看的透彻,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装的仗义一点,说不定便让这共渊对我芳心暗许,咳咳,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哼,你就是不说,我也猜得到!”

    忽然间,大海上喷起一股水柱,一头蓝鲸游曳而来,浮上水面,纵身一跃,破水而出,在半空中化为一个高大汉子,对着李青山拱手道:“野人王大驾光临,我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上次走的匆忙,救命之恩,未及言谢,请受我一拜!”

    说着话,便冲李青山深深一拜,正是那位蓝长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