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十章 乱局,英雄,呸!

大圣传 第十章 乱局,英雄,呸!

    “可是那飞天蝗王在作祟?”

    若是一般的蝗灾,影响再大也不过是一府之地,最多只有凡人会因此而受害,青州楚王府怎么会为此而停战。纵然是一般的妖王也做不到如此地步。

    “正是,他不知怎么从镇魔殿下逃出来了,跟那次你同那位一灯师兄一起进入镇魔殿第八层有关,当时没有想到,凭飞天蝗王对天龙禅院的仇恨,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他。”

    “原来如此,不过他再强,也不过是一人之力,难道青州就没人能治的了他?”

    “你有所不知,他的天赋神通能够化身无数,真真假假,难辨虚实,青州各方面联手进行了几次捕杀,都没有成功,最多只能消灭一股虫群,但却找不到他的真身所在,毕竟是吃过大亏的,非常谨慎。”

    “昔年的七十二路妖王,果然没有弱手,纵然被镇压了几千年,也非一般妖王能比。当初天龙禅院也只是将他镇压,看来不是好心,也是无可奈何吧!”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天下这么多妖王,天龙禅院独独要镇压他,他率领亿兆虫群,所过之处,赤地千里,人畜草木皆被吞噬一空,据说已有过百座城池、无数村镇被毁,上千万人死于虫口。”

    “这么狠!”李青山大皱眉头,这等大妖王一旦决心大开杀戒,那就不是吃个把人的问题了,而是屠城灭国,比天灾还要恐怖。这种情况如果不能尽快的遏制。青州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而且听小安的形容,那些蝗虫显然不是寻常意义的昆虫,这样下去,不单单是凡人。就连弱一些的炼气士,都难逃被吞噬的命运,这样一来,青州修行道的根基就毁了。

    “天龙禅院大概要召我们回去了,说不定已有传信,只是被越王隔绝了。”小安眸光幽然。

    “看来是的,你不问我想不想回去吗?”李青山问道,至少在名义上,他们还是天龙禅院的弟子。火融山离天龙禅院有十万里之遥,千山万壑阻隔。即便是对修行者来说。也是相当遥远的一段距离。又是在敌后,天龙禅院也指挥不了他。

    “想不想回去,都要回去啊!”小安微笑。

    “知我者。小安也!”李青山大笑,在她脸上香了一口。

    如今青州就是一个大漩涡,一踏进去,立刻就是种种是非纠葛。

    在这里,大榕树王是他的朋友,梧桐神木也会给他保护,而在青州,墨海龙王却是死敌,还要再加上一个飞天蝗王。

    在这里,他可以凭着复杂的身份。超然战争之外,南越王不会要求他什么。而回到青州,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小安的身份,都势必不能独善其身。

    然而他必须回去,因为在那里,还有他未能完成的诺言,未能报答的恩情,未能厮守关爱的爱人。

    他追求力量,可不是为了逃避,如果只是独守空山,就算是再强又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他想要回去,现在的他,已不是刚来雾州的时候,自信面对任何困境、任何敌人都有一战之力。

    “憋了这么久,也该出去走走了,一味苦修反而容易陷入瓶颈,对了,你的修行怎么样了。”

    “我已完成《朱颜白骨道》第三重的领悟,不过欠缺许多资源。”

    “小丫头,你心中已有定计了吧,快说来听听。”李青山催促道。

    “记得我刚才说的魔灾吗?”小安微笑。

    “哦,我还没问,具体是怎么回事?”

    “魔灾的根由还在食骨巫城……”

    小安将关于魔灾的一切娓娓道来,原来魔域曾多次打开通道入侵九州世界,虽然战后这些通道都被封闭,世界本身也有修复的能力,但是一些比较大的通道却难以修复,只能封印镇压,被称作“镇魔之地”。

    “食骨巫城就是这样的镇魔之地?”李青山早就通过万毒老祖了解过食骨巫城,那里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魔民城市,食骨巫王会干出这样的事,简直再正常不过。

    “不是,否则越王府不会这样措手不及,我们曾到过的镇魔殿,倒是一片实实在在的镇魔之地,常年由你师傅不怒僧看守,反倒是很安全,不过不是所有的镇魔之地,都有天龙禅院这样的大宗门镇压。”

    “就算是有,雾州那些魔道宗门,恐怕也非常愿意与魔民勾结,已或许更强的力量”李青山清楚,这帮魔修只要有好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是,雾州的镇魔之地格外的多,现在都是魔气冲霄,魔民们又来了。”

    “区区一个食骨巫王竟能做到这一步!”李青山有些怀疑,经过了火融山大战,他明白就算是大修士,也不是无敌的,南越王府又不是吃素的,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食骨巫王?

    “食骨巫城早在一年前就被南越王夷为平地了,食骨巫王重伤逃入魔域,不过据我看来,他也只是起到了一个引路人的作用,让魔域重新注意到了这里,看到了机会,再次进行入侵。其实只要魔民们下定决心,就算没有那些镇魔之地,一样可以开辟出通道进来。”

    “原来是个带路党!”李青山不由想起了前世的历史,异族入侵往往是和内乱分不开的,大夏王朝定鼎天下,强力统合了人妖两族,魔民入侵就毫无意义。

    现在天下大乱,人类、异人、妖族皆是矛盾重重,根本联合不到一块去。

    如果是青州还好,藏剑宫与天龙禅院这样的正道宗门,还有着敢于牺牲,除魔卫道的精神,但在雾州这魔修乱走的蛮荒之地,谁愿意去拼命抵挡魔民,恐怕带路党倒是一波一波的。

    “看来等待机会出手发难的,并不只是两州王府,将天下九州当做棋盘只是一句虚言,谁也不可能料尽这棋盘上的变数。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既然没有人愿意去当英雄,就让我们来当吧!”

    李青山昂首望向天外,《朱颜白骨道》注定要以大规模的屠戮为根基,但莫说他不喜欢乱杀无辜,就算是完全不在乎,从理智的角度来讲,无差别的屠杀必然会遭到整个世界的排斥,最后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而这些入侵的魔民,正是最佳的敌人。

    锵然一声,拔出虎牙,直至苍穹。

    “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啦!”

    ……

    数日之后,火融山以北百里处。

    连绵火山之间,一条流淌的岩浆火河中,有一小片汀洲,自火红的岩石中,开出一朵小花,乍眼望去宛如蒲公英,但却是颜色明红宛如火焰。

    岩浆火河的两边,两个巫民手持兵刃,相互对峙着。一个是铁塔般的壮汉,留着一头火红的乱发。一个是皮肤如黑炭般的瘦子,身上纹着火焰般的花纹,贪婪的注视汀洲上那一朵红花。

    “黑鬼,这里可是野人王的地盘,你真的要跟我斗吗?”壮汉压低了声音,仿佛大声一点就会惊动什么恐怖的东西似的。

    “狗杂种,你身上可是流着一般吞火人的血,你不知道野人王最恨吞火人吗?若是惊动了他,一拳将你捣成肉酱,这朵火绒花是别想跟我抢!”

    八百里火融山是一片特殊的福地,孕育着许多外面没有的奇珍异宝,这火绒花便是其中之一。只是当初吞火人势大,外人根本无法接近这里。而自吞火人族灭之后,野人王占据火融山主峰闭关苦修,才有一些大胆的巫民、修士接近这里,挖些火灵石什么的。

    莫说李青山在凤凰巢中,对这一无所知,就算是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这些“奇珍异宝”在他眼中根本毫无用处。

    时间久了,大胆的人就渐渐多了起来,试探着不断接近火融山深处,毕竟越靠近火融山主峰,好东西就越多,富贵险中求,无论是巫民还是魔修,都不缺这方面的勇气。而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今天这一幕,在八百里火融山,早已发生过不知多少次。

    两人相互忌惮着,然而谁都不肯放弃,眼看大战一触即发,一个稚嫩清越的声音陡然响起:“你们两个王八蛋,在我家干什么!?”

    一个身着七彩羽衣,粉雕玉琢般的小孩子从岩浆中一跃而起,灵慧的眼眸一扫,便似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怒道:“敢摘我的花,信不信我一口唾沫喷死你们?”

    壮汉与黑鬼都是一怔,脸色都沉了下来,他们都有一次天劫的修为——否则也不敢深入火融山——在各自的部落与宗门中也算是强者,受众人敬畏,突然被人骂了一脸,心情自然可想而知。

    “哪里来的野种,敢在我烈火尊者面前放肆,活腻了吗?”壮汉喝道,浑身肌肉虬结,心念却在急速转动,“这里明明是野人王的地盘,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小孩子,而且小小年纪,口气就这么大,还说这里是他家,难不成是这多火绒花的花精?”

    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原来是虚张声势啊!

    修行道虽然不怎么看外表年纪,但是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又能有多强,恐怕才刚出生不久。最重要的是,在某棵梧桐树的教导下,孩子身上并没有散发出什么强大气息,粗俗的言行又抵消了他与生俱来的那种高洁神异之气。

    孩子也不废话,双手恰腰,挺起胸膛,脑袋微微后仰,口中发出“哬——”的声音,然后——呸!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