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是英雄

大圣传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是英雄

    顾雁影瞧出了他的打算,劝道:“还是小心点吧!”

    “若是区区一柄剑,就能扭曲我的心志,那这几十年就算是白修了!”李青山傲然道。

    “几十年啊!”顾雁影不禁感叹,寻常修行者多半连一次天劫都未能渡过,他竟已走到这一步,莫名有一种紧迫感。

    “怎么样,后悔了吧!”李青山笑道。

    “有一点。”顾雁影微微一笑。

    “还来得及。”李青山说着,锵然一声,拔出转魄剑,双手握住剑柄,闭上双眼,将神念投入其中,剑锋亮起光芒。

    顾雁影用一种奇怪的神情望着他,再从上到下,不放过每一个细节,似乎想要将他看透似的。

    几乎看着他一步步走到今天,他也不算那种城府深沉的人,甚至比一般人还要简单直爽一些,但总是隔着一层厚厚迷雾,看不分明。

    片刻之后收回视线,展开折扇轻轻摇晃,自失一笑,难不成还真的后悔了不成?

    斗魔之心闪烁血光,滚滚魔气涌入转魄剑中,一丝丝浸透剑锋,不一会儿功夫便染上一层魔光,炼化的过程非常顺利,不知是他的修为比炼化飞龙剑时高了许多,还是因为转魄剑选择了他,但却没有任何异状。

    李青山睁开眼睛,有些费解,就这样?

    “咦?”顾雁影收起折扇,一脸诧异。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李青山问道。

    “你运用的可是魔气?”顾雁影道。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不然还用妖气不成?”

    虽然他原本是人类。现在看起来也跟人类没什么区别,但其实已经不是人了,一半是妖,一半是魔。相比起来。魔人更近乎人类,自然便用魔气来炼化人类的法宝,当初他炼化飞龙剑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藏剑峰的名剑可都是为剑修准备的,怎么可能简单被魔气炼化。”顾雁影讶道。

    “这……大概是学坏容易。学好难吧!我曾经得到过一柄飞龙剑,也被我炼化成了魔龙剑。”

    李青山打开始修行,一路勇猛精进,无视种种常规,对于修行道的一些常识,从来没放在心上。

    “飞龙长老果然是因你而死!”

    顾雁影眸光一闪,昔年的飞龙长老可是金丹修士中的翘楚,莫名其妙的陨落在冰剑崖上,甚至已经不算是陨落。而是被直接抹去一般。

    “那可算是我与藏剑宫的恩怨之始!”

    李青山笑道。他曾多次想过。若是没有这一档子事,牛哥是否不会那么早离去呢?

    “让我想想……我明白了!”

    顾雁影眸中精光一闪,来到花承赞身旁。轻轻点在他的丹田,剑胎的所在。一缕热风透入其中,将剑胎包裹起来。

    花承赞面上忽然露出痛苦之色,身躯剧烈颤动起来,一转眼间汗水便浸透了衣衫,过了一会儿,顾雁影放开手,蹙眉道:“热风地狱不行,看来得让我那弟子过来了。”

    “你明白什么了?”李青山问道。

    “就算是一件法器,想要转化为魔器都不是简单的事,何况是一件法宝,更别说转魄剑这样专为剑修准备的名剑。”顾雁影在转魄剑锋上轻轻一弹,“除非这本就是一柄魔剑!”

    “魔剑!”李青山举起手中的转魄剑,现在的转魄剑确实算是魔剑。

    顾雁影道:“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修行者炼化魔器魔宝,非得先洗涤干净上面的魔气,否则便会被魔气浸染,乃至生出重重魔念。在大佛山上,小花的表现并不像是被人控制了意识,倒像是和心中的魔念斗争!”

    魔念有许多种,或是嗜杀好斗,或是猎奇执拗,但大多数魔民都是颠倒是非、悖逆善恶,绝不会为了朋友牺牲自己的,甚至根本没有朋友这个概念。

    花承赞在大雄宝殿上诬陷李青山时,思维敏锐,言语犀利,演技一流,可谓是他平生才智的体现,也符合自身利益。而后来的逆转,等于是押上了自己的性命,也几乎被藏剑宫主斩杀当场。

    “难怪我没有感觉到异状。”

    李青山有些明悟,他的内心一直神魔交战的战场,甚至魔性要胜过神性,如果藏剑宫的剑能将人引入魔道,那么他本来就在这条道路上狂奔疾走,早已习惯了心中的深沉魔性。

    “你毕竟不同于寻常修行者,若我猜得没错,这剑中藏匿着魔种!”顾雁影道。

    “魔种?”

    “即是魔念的凝结,魔民刚刚成胎的时候便有魔种深重,随着十月怀胎渐渐成长,出生那一刻便化为魔心。嗯?剑胎,剑婴,还真是巧妙!”顾雁影拊掌道。

    “这个,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点?”李青山道。

    “剑中藏有魔种,而剑修人剑合一,心与剑合,等于是主动让魔种种下,但并不会立即产生影响,在渡过二次天劫,凝结出剑胎的时候,魔种才会深深扎根,吸纳种种负面情绪而成长壮大,而在渡过三次天劫,凝结剑婴之后,才会开花结果,但又正好卡在‘婴孩’的境界,表面看起来仍是剑修,一应功法手段也是如常,但是心志已经被彻底扭曲,如果我猜得没错,唯有渡过四次天劫,才会彻底变身魔人,全部修为转化为魔气,多半也是飞升到魔域去了。”

    顾雁影凭着阅历见识,从剑中魔种一步步推演下去,得到的结果连她自己都有些不能置信,毕竟藏剑宫可是天下有名的名门正派,传承了万载之久。

    “你是说,整个藏剑宫都是魔域埋下的暗棋?”

    李青山也有些吃惊,但回想起来,他曾毫不掩饰的展现魔王修为,藏剑宫主非但没有除魔卫道,反而邀请他到藏剑宫来拔剑,这态度确实有些不大正常。而搞什么“诛妖盟”,在青州四处挑起两族争端,更是包藏祸心,为魔域的入侵做铺垫。

    “很有可能,真是绝妙的计划,不但避开了天地法则的束缚,而且唯有最优秀的弟子,才会成为计划的一部分,大剑修才能洞彻全部。”顾雁影赞叹道:“对了,说不定你是救了天龙禅院,乃至整个青州!”

    “镇魔殿!”李青山明悟道。

    “不错,镇魔殿下可是天下有数的大魔窟,若是被突然摧毁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恐怕大佛山上所有修行者都会被一网打尽,不过三个大剑修联手似乎还差了一点,或许他们还隐藏了什么手段吧!”

    顾雁影也不知道,那时候在大佛山下的地底洞窟中,飞天蝗王曾埋伏了许久。

    李青山大笑起来,笑声滚滚,花海起伏。

    “原来我是英雄!”

    大佛山一战,他唯一觉得对不住的就是不怒僧,如果顾雁影的推测都是真的,那他完全可以到镇魔殿前,摸着不怒僧的大光头,说一声:“师傅,你没信错我!”

    甚至楚烈王也得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宰了他老婆儿子,真是干的太好了!感到心中无比畅快,忽然张开手臂,将顾雁影抱在怀中:“谢了!”

    霎时间,一股深入神魂的炽热痛楚传遍全身,他也没有放手。

    顾雁影愣了一下,笑着拍拍他的背:“好了,别趁机占便宜,不嫌痛吗?”

    李青山嘿然一笑,放开了她,心情微微有些起伏,又有一丝失望,这么多年过去,她依然是她。不过他已不是当初的李青山,很快便将杂念抛开,真诚的道:“又欠你一次!”

    若是让他想,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藏剑宫,不是不够聪明,而是知识的不足,说来也好笑,他连魔域的十二魔神都见过,魔王也杀了不知多少,但魔域却几乎没有任何了解。想到这里,不由怀念起大榕树王来,若是有他在,一定可以早早给出答案吧!

    暗暗下定决心:“琼枝大概已经消化了智慧果实,等把果核拿来,我也搞个盆栽养一养。”

    顾雁影道:“不必客气,就算作一次好了。”

    “好,有什么忙,我一定帮!”李青山又问道:“你方才是想清除承赞剑胎中的魔种?”

    “《地狱经变图》确实有此功效”顾雁影微微颔首,地狱道的存在,就是为了惩罚诸般罪孽,而世上再没有比魔民更加罪孽深重,“不过我的热风地狱的威力太强,怕是会伤了小花,而且风之瓢忽无定,也并不适合做这种事,倒是我那弟子的毒蛇,更为灵巧一些,我已经召她来了。”

    不同于一般的法术,修行《地狱经变图》而产生的痛苦是无法控制的,再细小的一缕热风,也是地狱酷刑,不是花承赞的境界所能承受。

    “钱容芷!”李青山眉头一皱。

    “你还记得她啊!”顾雁影笑道。

    “我不明白,你为何收她为徒?”

    “你不觉得她和我们很像吗?”

    “哪里像了?”李青山挑眉。

    “固执!哪怕是在修行道中,这种固执也很少见,我很看好她。”

    “当心被她反噬,她一定恨你,她恨所有人。”李青山警告道。

    “看来你也很看好她,不如此便无趣了。”

    二人闲聊着等候钱容芷的到来,李青山又有一丝疑惑,藏剑宫应该很清楚,魔种对一个魔王是没有用的,承赞早就知道我是妖魔,却还拼命阻止我炼化转魄剑,难道就这么信不过我?

    ps:

    久违的三千字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