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云中城主

大圣传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云中城主

    “道友,我再劝你一句,你杀死并吞噬了羽人王,羽人绝不会忘记今日之仇,你这么做是养虎为患!想要做什么羽人王,更是痴心妄想。”

    云影鹤王的话既是挑拨离间,也是实实在在的情况。

    李凤元眼眸一转,果不其然,羽人强者脸上都有难以掩饰的敌意,白辰在羽人心中的地位,是外族难以想象的。

    云中城林立的白色高塔之间,羽人们惶恐不安的仰头张望,那华丽的凤凰羽翼犹如一团火烧云,映射流转着瑰丽的光彩。

    “妈妈!”一个羽人孩子满脸惊惧。

    “别怕,别怕!”母亲抱紧她,抬头仰望的时候,充满忧虑的眼睛正对上那一双凤目。

    李凤元心中浮现出她们的姓名,甚至种种经历。现在的他对所有羽人都有一种亲切,仿佛他们是自己的族人一样,明白这是白辰的精神记忆的影响,心道:“想让我对他们多点感情吗?”

    不禁有些唏嘘,白辰在最后一刻,选择放弃一切,到底是被白洁触动的伟大牺牲,还是看到自己无望生还的无奈之举,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因有情而求生,也因有情而赴死。

    然而相对于这小小的“感情负担”,李凤元获得的好处难以计量,由于白辰是在完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任由他吞噬消融,所以他几乎是又得到了一份完整的精神传承,其中有白辰七千年修行的体悟,乃至全部的力量。

    这份力量与传承是如此之庞大,以至于在短时间内根本难以消化。

    而若是相争到底,纵然侥幸击败了白辰,再侥幸没被天雷劈死,也不过是刚刚渡过三次天劫状态,且会非常虚弱。精神传承就更不用说了。

    仿佛两军对垒,投降和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结果决然不同。

    见李凤元沉默下来,陷入沉思。

    东鲁王微微一笑。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况是神鸟凤凰。而他大军压境,又岂容任何人阻挡。

    诸位上卿列阵在前,“白龙王”压阵于后,东鲁王与云影鹤王,随时准备联手降下雷霆一击,这已是“国战”,而非斗法。

    李凤元道:“我知道他们有多么喜欢白辰,也知道他们有多么恨我……”

    “道友明白就好。”

    云影鹤王松了口气,若非万不得已。他不愿与凤凰为敌,这或许是所有羽类都有的本能。

    然李凤元话锋一转,“不过,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罢了,岂因他人的爱憎而有所改变。”

    “好吧。随不愿与你为敌,但事到如今,也唯有一战!”

    “所有羽人,退回城中!”

    李凤元一声令下,羽人强者们面面相觑,且不说不愿听仇敌号令,云城大阵无人主持。现在回城岂不是等死?

    李凤元也不多言,他有自信在这里与几乎整个云州抗衡,凭的可不只是自身的力量,否则单是一个云影鹤王便能缠住他,又谈何守护云中城。

    白辰还给他留下一份大礼,那便是“云中城”。

    忽然间。云中城涌起白色光芒,河流般流淌在每一条街衢,汇聚在城中心的王宫,一道光柱冲天而起,融入李凤元的体内。将他每一片羽翼都染成纯白之色,仿佛变成了一只白凤凰。

    白辰在将整座云城大阵的控制权全部交给了他,他方才稍稍拖延了下时间,便是为了将之完全掌控。

    羽人强者们面面相觑,这是历代羽人王才能拥有的权力,而一旦掌控了整座云中城,几乎便是实质上的羽人王了,传念道:

    “现在怎么办?”

    “再战下去,我们都要陨落于此,或者,退往别处?”

    “住口,城在人在,城亡人亡!谁若敢弃城而逃,便是羽人一族的叛徒,天地共诛,人神共弃!”

    “那就只能先回城了,这是为了羽人一族!”

    光华连闪,十余道光芒飞回云中城,羽人遁光之快,天下罕有,谁也来不及阻拦。

    “不好!”东鲁王脸色大变,他本想凭云中城拖住这些羽人强者,最后来个一网打尽,却不料煮熟了鸭子飞了,大喝道:“听我好听,全力攻城!”

    催动云州大鼎,鲁王金印,乃至满天彩云,向云中城压去。

    云影鹤王鹤唳九霄,“白龙王”咆哮怒吼,所有大修士皆拿出看家手段,力量洪流汹涌澎湃,一时间几有摇撼天地之势。

    云中城的光之壁障已经极为淡薄,绝无可能抵挡。

    李凤元早已料到,落入云中城中,化为一个俊美少年,朗声道:“成败在此一举,把力量给我!”

    就在其他羽人还在迟疑的时候,那位抱孩子的母亲,身上第一个亮起光芒,相比于仇恨,她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城中星星点点的光芒亮起,所有羽人——无论是强大还是弱小——身上皆焕发出白色光芒,融入呼啸而过的光之河流,汇聚在王宫大殿。

    轰!

    云中城猛烈震动,仿佛一只孤舟落入激荡的洪流,一座座高塔宫殿坍塌。

    李凤元凝立于王宫之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汇聚在自己身上,这是羽人一族力量与精神的凝结,他脸色凝重的望向天际,到底能不能挡得下?

    羽人们也在望着他,那涌动的白光犹如张开的洁白羽翼,仿佛又看到白辰的身影。

    时间变得极为缓慢,每一秒钟都被拉长,成为一种煎熬。

    大阵若破,一切休矣。

    但那一层薄薄的光之壁障,虽然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破碎,坚韧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李凤元脸上扬起笑容,再一挥手,立在云中城周围与大殿前的云柱,纷纷亮起光芒,上面蹲坐的鸟面人身的雕像。忽然活动起来,拍打着翅膀,迎向东鲁王的大军,足有近百只。每一只都相当于傀儡王。

    雕像刚一离开云中城,便有数只被力量洪流碾压粉碎,却也抵挡了绝大部分的攻势。

    光之壁障稳固下来,渐渐变厚。

    李凤元一面指挥雕像、变幻阵势,与东鲁王的大军缠斗,一面命令羽人强者:“你们几个别干站着,都给我出手反击!”

    羽人强者们虽不甘愿听从他的命令,但这种时候也只能同舟共济,他们本就不擅长近身搏杀,此时立足于云中城中。正可尽情的展开攻势,

    光芒呼啸穿空,雷霆般划破天际,配合着雕像反攻东鲁王。

    李凤元仰望天穹,黑压压的劫云缓缓散去。太阳射下明丽的天光,加速着光之壁障的恢复,这才是云城大阵真正的力量源泉,时间拖的越久,大阵的力量就越强。

    一片云影陡然遮蔽天日,云影鹤王俯瞰下来,与李凤元四目相对。电光石火。

    “放弃吧,凤凰!”

    “云中城,升!”

    李凤元一抬手,云中城直升天际,向云影鹤王撞去。

    云影鹤王探下一只鹤足,轻轻踏在云中城上。阻住云中城的上升之势,庞大鹤翼仍旧遮蔽天日。

    一声凤鸣,李凤元冲天而起,隔着光之壁障,一掌拍在鹤足上。

    “纵然你是凤凰神鸟。但才刚刚渡过三次天劫,怎么可能与我……”

    云影鹤王忽然感觉到一股沛莫能御的庞大力量从足上涌来,竟然压制不住,斜眼一望城中,顿时明白,他集合了全体羽人的力量,这是唯有羽人王方能做到的事情。

    壁障上泛起层层波纹,两股力量剧烈碰撞,云中城顽固的向上升去,直升入罡风层中。

    越往上升,罡风就越是凌厉,呼啸斩在光之壁障上,顿时又变得黯淡了些,然而来自于东鲁王的重重攻势,也一样要经受罡风的洗礼,威力大大衰减。

    李凤元通过白辰的记忆,明了这本就是云中城最正常的运转方式。

    云城大阵带有抵御罡风的阵势,若是有外敌入侵,便可将云中城升至罡风层中,敌人就难以展开攻势。

    虽然大阵承受力也有极限,不能升的太高,但足以保证没有任何敌人能比云中城更高,否则随随便便就被人遮蔽了力量源泉,那岂不是笑话。

    “难怪大夏王朝也拿羽人没办法,这云中城简直是战争神器,远非什么白龙王、赤龙王所能相提并论,可惜一开始被天劫削弱的太过厉害,种种攻击手段都难以施展,不然岂怕区区东鲁王!”

    几片鹤羽零落,还没飘零多久,就被罡风割碎,纵然是十方妖王也不可能长久的停留在如此高度的罡风层中,云影鹤王无奈闪开一旁。

    天光还未来得及洒下,轰然一声巨响,云州鼎重重压在云中城上。

    东鲁王眼见煮熟的鸭子真要飞了,也按捺不住,全力驱动云州鼎。

    这集合了云州山河之力的大鼎沉重无比,云中城又开始向下坠落,罡风在鼎身上斩出道道痕迹,一时半会儿却难伤其根本。

    这样下去,不等云州鼎有所损毁,云中城就落在地上了。

    李凤元心中一横,将光之壁障打开,云州鼎挟着罡风呼啸落下。

    李凤元首当其冲。

    轰!

    王宫大殿化为一片废墟,李凤元的身形也消失其间。

    羽人们大惊失色,不知不觉间,他已成了羽人们主心骨,若连他也败亡,那羽人有灭族之危。

    云州鼎压着云中城继续下坠,却听废墟之中,三足鼎下,响起一声大喝:“合!”

    光之壁障重新闭合,将云州鼎强行吞下。

    李凤元双手撑着大鼎,鲜血顺着脸淌下,化为燃烧的火焰,厉声喝道:“不想要了吗?那就给我吧!”

    这一刻,犹如李青山灵魂附体。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