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人定胜天

大圣传 第二百四十四章 人定胜天

    侯洪涛一口气憋在胸口,脸色憋得通红,怎么也忍不下去了,“阁下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还是将我等视若无物!”

    李青山纵声大笑,声震厅堂,虽无气息灌注其中,却又一种冲天豪气。

    “我正是因为听了你讲才这么说,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你们这群家伙只知尊敬猴子,却不知畏惧猛虎,这难道不是可笑之极吗?”

    侯洪涛脸色一阵变幻,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却仍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绪,令他无法接受,强辩道:“或许白猿王在阁下眼中只是猴子,但是他的存在却对我们有益,阁下对我们又有何益处?”手向后一指:“你可知他们来此学剑,付出了怎样的代价,现在全都毁在你的手中。”

    剑客们闻听此言,心中大是感动,“侯爷到现在还在为我们说话,我们怎么能再畏缩!”

    “这里是天下剑客的圣地,是属于所有剑客的,若要取代白猿王成为山庄主人,需经我们所有人同意。”

    “我看侯爷便是最佳人选,我愿推举侯爷为新庄主,大家看怎么样?”

    “好!”

    “我支持!”

    “阁下既然是下山猛虎,不如就此下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一时间群情激奋,将生死置之度外,就连守在厅堂外,实力未达先天之境的剑客们。也纷纷涌了进来,各自手按剑柄,好像李青山若敢说个不字。就要将他赶下山去。

    “你们!”

    侯洪涛本只是忍不下一口气,此时却不禁心头火热,若能成为新庄主,凭他的人望足以将神猿山庄打造成成北方最强的剑派,不,那时候就不是神猿山庄而是神剑山庄。

    而白猿王花费百年光阴聚集的财富,还有后宫的佳丽。海量的资源,全都归他所有。

    男儿生于世上。还有什么别的所求吗?

    欲望渐渐压倒了恐惧。

    而他却没有意识到,自己本不是这样反复无常的人,既然在门口未能拔剑,怎么被众人一激。就改变心意了呢?

    就在这风雪笼罩的孤峰上,富丽堂皇的殿堂中,“天意”依然无处不在,无形无影的影响着一切。

    “他娘的,我对你们客气点,你们就敢跟我讲民主,真是给脸不要脸,真当猛不食人吗?”

    李青山浓眉一挑,白猿王在的时候。不信这群贱骨头敢提什么推举新庄主,难道我李青山就是好欺负的,不过是再耗费些愿力罢了。

    侯洪涛心中一跳。几乎不敢与那双怒目对视,隐隐有一丝后悔,但此时已是骑虎难下,也是心中一横:

    “这二人如果真有那么强的实力,为何一直不肯展露,或许他们与白猿王激战一场。也是身受重伤,又在暴风雪中无路可走。所以才来到这里躲避风雪。若是给他们机会养好伤,那可就错过了这天赐良机了!”

    李青山豁然起身,右手虚握,便要一刀砍死这群王八蛋。

    眼见这厅堂又要变成屠宰场,顾雁影清咳了两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笑着拍拍李青山的肩膀。

    李青山嘴一撇,顾雁影两手一摊,虽然近乎打哑谜,但意思却十分明白:

    “你又来,这群混蛋根本没法交流,还是杀了干净。”

    “杀了他们倒是容易,只怕牵一发而动全身,又惹出更多的麻烦。”

    李青山便又坐下来,希望这次她能交流成功。

    顾雁影回眸对众剑客叹道:“你们这是何苦呢?我们斩杀白猿王的时候是受了些伤,所以不愿再动手,免得牵动伤势,但若真动起手来,你们谁又能活着走出去?特别是你,烈火剑候,你若拔剑出鞘,我们必然驱动大阵全力压制住你,先将你杀了。无论这新庄主是谁,怕也轮不到你。”

    她非但没有虚张声势,反而谎称自己受伤了。

    因为李青山所说的话虽然是真的,却太超乎这些人的想象,反而难以取信于人,要吓唬一群耗子,只需一只猫就够了,老虎反而多余。

    “你以为这里谁是贪生怕死之辈!”“不错,我们绝不受人威胁。”

    侯洪涛口气虽硬,心中却开始打鼓,其他剑客也有些犹豫。

    顾雁影说的话虽然全是假话,反倒显得入情入理。两个先天十重的绝顶高手,纵然身受重伤,也能拉这里所有人陪葬。

    而她的风姿似也大大削弱了这些人莫名其妙的恶感。她若站着不动,怕没有一个人会对她下杀手。

    “我们要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而非以力压人。诸位来此是为了学剑,而非与人拼命,你们且看这是什么?”

    顾雁影从袖中取出一本厚厚的书册,哗啦啦的随手翻了翻,不知是用什么皮革制成,每一页都薄如蝉翼,上面写满了蝇头小楷,还附带了许多精美图画,皆是白猿舞剑。

    “白猿剑典!”袁洪涛睁大眼睛。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牢牢吸在上面,眼中充满了炽热,像是色狼看到了美人,守财奴发现了金矿,酒鬼闻到了美酒,有几人忍不住向前走了两步才回过神来。

    这百年来,白猿王在指点别人剑法的同时,也在不断的博采众长,再结合自身对剑道的领悟,写成了这么一本《白猿剑典》。

    他也曾向众人吹嘘,天下最精妙绝伦的剑法,犹如百川归海,全都汇集在这本书中,如果这本书流传出去,那天下所有剑谱都可以烧了。

    如果说神猿山庄是天下剑客的圣地。那么这本《白猿剑典》便是天下剑客的圣典。

    当然,没有任何人会将自己的绝学随意流传,甚至是至亲之人都要隐藏。于是乎,所有人都知道有这样一本书,但却没有一个人亲眼见过。

    “不错,正是名闻天下的绝世剑法《白猿剑典》。”

    顾雁影一脸肃然,李青山却察觉到她嘴角微勾。

    这当然也是他们在白猿王的密室中找到的,随意翻看了一下,也没什么价值。连藏剑宫的入门剑法也不如。

    李青山当时还嘲笑说,“猴子拿着树杈乱舞。也敢称什么天下剑宗,还写成一本冗长的破书,简直让人笑掉大牙!”然后便随手丢在一边,没注意又被顾雁影捡了起来。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我们神猿山庄之物。请你……”

    侯洪涛眼力极佳,在顾雁影翻书的时候,他看清了不少文字与图画,确实精妙绝伦,绝非伪造。

    “嗤啦”一声,顾雁影捻住一页,用力一撕。

    “啊!”“住手!”

    几乎所有人都发出惊呼,仿佛被一刀砍在身上。

    “我们既然做了这里的新主人,那么旧主人的责任自当一并承担起来。传授大家剑法,可惜我们修的不是剑道,便只好让大家自己钻研了。”顾雁影笑着将撕下的一页书随手抛下。“请侯爷先辨明真假,再贴在外面的影壁墙上。”

    “贴在影壁墙上?”

    侯洪涛双手捧着那薄薄一页书纸,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可是《白猿剑典》,就算是他当了新庄主,也绝不会将这本书随意示人。更别说撕下来贴在墙上,对武林中人来说。那是宁可把老婆给人睡,也不肯把秘籍交给别人。

    “不错,我们不修剑道,所以这本书对我们没什么用处,藏于密室中也是浪费,所以准备将这本《白猿剑典》传授给大家,诸位意下如何?”

    所有人都是一副被馅饼砸中的表情,幸福的不能置信,哪会有人反对。

    武林中为了一本秘籍争的你死我活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又有哪一本秘籍能与这《白猿剑典》相提并论,还不用冒一点风险,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你、你要将《白猿剑典》公诸于众?”侯洪涛道。

    “是的,所有人,就算是侍女仆役也可以任意观看,谁若敢阻挠,任何人都可以立刻将其斩杀,此事就交给你来负责,不过你可得看好了,丢了可就没有了,最好先给大家传抄一下。”

    顾雁影非常贴心的道,在剑客们的眼中,宛然如神女降临。

    侯洪涛感觉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和方才推举他为庄主时的眼神截然不同,捧着那薄薄一页纸,仿佛有重若千钧。

    心中犹是不甘:“若只是一页书,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还是收回去吧!”

    “当然不止一页,只是《白猿剑典》博大精深,为了避免大家走火入魔,要徐徐发布,我会保证每日更新,明天是第二页,后天是第三页,直至发完整本书,如何?”

    “阁下好深的心机,竟要用这样一本书来控制我们所有人!”侯洪涛冷冷道。

    顾雁影一声长叹:“唉,我一番好心,竟还要受这样的指责,既然如此,我们情愿退位让贤,将这庄主之位让给尊下,这本《白猿剑典》也是你的,你愿意给谁学就给谁学吧!青山,我们走!”

    “两位请留步,我愿奉二位为庄主!”“是,我们正需要两位这样慷慨仁义的的庄主。”

    两个先天高手相视一眼,都转了口风,这本《白猿剑典》若是落到侯洪涛的手中,以后就算是亲爹想看一眼也不容易,更何况是他们这些外人。

    特别是那些实力不足的剑客叫的更是欢,侯洪涛不稀罕这一页书,他们可是稀罕的,别管将来如何,先将这一块肉吃到口再说。

    顾雁影向李青山使了个眼色,凝眸注视着侯洪涛,“你还有何话说?你若还是反对,我们现在就走,绝不停留!”

    侯洪涛心中一寒,现在人心已散,对方只需催动法阵镇压住他,再随意出手一击,那便是死路一条了。就算对方真的走了,怕也没人会阻拦,所有人都只盯着那一本《白猿剑典》,这厅堂中必将有一场惨烈之极的血战。

    因为无论何人得到这本《白猿剑典》,都绝不会与其他人分享,最后能走出这个厅堂的只有一人,而对方只需绕一圈再回来……

    “既然如此,我也愿奉你为新庄主,希望你能够遵守承诺,否则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那是当然,不过也希望诸位安分守己,互相监督,老老实实坐等更新,若是有人心存不轨,意图独霸这本《白猿剑典》……”

    “那候某第一个便不放过他!”

    “好了,我们要回去养伤了,诸位先慢慢钻研这第一页剑谱!”

    顾雁影拉着李青山离开厅堂,返回山庄后院,年轻剑客们依依不舍的望着她的身影离去,又对李青山产生了深深的嫉恨。

    但是很快,他们的注意力就被那一页剑谱吸引。

    “侯爷,快让我们见识见识这《白猿剑典》。”

    “急什么,老夫先为你们鉴定一下真假。”侯洪涛脸一板,仔细研究起来。

    众人皆是腹谤,“你不是不把这一页剑谱放在眼中吗?”

    ……

    一阵寒风裹着雪花扑在脸上,顾雁影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笑道:“天意人心,真是有趣!”

    “嘿,我们现在简直是自带嘲讽,这些人全没注意到,自己正在被天意驱使。”

    “谁又能不受到环境的影响呢?现在还是尽量用柔和的方式解决吧!这些可都是你未来的读者。”

    “哈,这倒也是。”

    “庄主,庄主夫人,你们可算是出来了,担心死奴家了。”一个中年妇人健步如飞的迎上来,还留有几分风韵的脸上满是担忧关切,手中还抱着两件大氅。

    “你是?”李青山讶道,他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隐约记得方才直闯后院主宅,掌控大阵的时候,好像见过她一面。

    “奴家袁菲菲,负责执掌这山庄后院。庄主和夫人的衣食住行,都由奴家来负责,一定让您满意。”

    袁菲菲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她本是白猿王的妃子,后来年老色衰,又凭着心机成了内院管事,与袁洪涛分别执掌山庄内外。

    然她虽也有一身武功,实力却要差得多,将将达到先天境界,几乎全是凭取悦白猿王才能坐稳这个位置,现在白猿王死了,自然急着来投效,维护自己的地位。

    “哈,谁说天意能操控人心,正所谓‘人定胜天’,这不就是实实在在的例子!”李青山笑着接过大氅给顾雁影披上。

    顾雁影也是失笑:“终归只是影响,还没法彻底扭曲,否则就要当这里是修罗道了。”

    袁菲菲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他们在说些什么。(未完待续)

    ps:华丽丽的四千字,这个月要努力恢复更新,不管你们信不信,我会一直相信。希望让人失望,但失去希望也就失去了一切。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