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三百五十四章 绝地反击

大圣传 第三百五十四章 绝地反击

    轰!大地陷下一个百丈深坑。

    狂笑声中,况天佑冲天而起,冲破层层云霾,直至天穹尽头。

    滚滚罡风斩在他身上,竟留不下一丝伤痕。

    他俯瞰九州,在天上无数眼睛的注视下也没有丝毫畏怯,自言自语道:

    “这便是我的领地!”

    无论是南方的大榕树王还是北方的大夏皇廷,全都不放在眼中,甚至就连此行最大的目标——白骨传人,也是反手可灭。

    这不是狂妄自大,而是绝对的自信。

    他早已渡过四次天劫,若按寻常尸鬼的论法就是“尸帝”,不过他并不觉得这算是尊称,对一个真正的僵尸来说。

    而九州世界最强大的修行者也不过是三次天劫巅峰罢了,差着一个大境界,实力就有着天渊之别。况且在三次天劫与四次天劫之间,本就有着巨大的力量鸿沟。

    佛门将渡过四次天劫的修士称为“预流果”,并不是没有道理,在成仙做神的路上,不渡过四次天劫,简直就是不入流。

    纵然有千百个大修士齐心协力,也绝对不是他的对手。随便在饿鬼道中一个厉害点的尸帝,这个任务也没有什么困难的。唯一的对手只是这方世界。

    然则统治饿鬼道的尸神鬼仙们,对这一战势在必得,就算是微乎其微的风险,也要将之扼杀在摇篮中。

    甚至等不及饿鬼道彻底吞噬九州,直接将一头渡过四次天劫的“僵尸”投放九州。即便是借着饿鬼道的大势。为了打造这一口瞒天过海的黑棺,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可谓是势在必得。

    况天佑深吸了一口气,獠牙暴突,气息不断攀升,排开无量罡风,一时间风云变色,犹如盖世凶魔降临。一双眸子却金光隐现,带着神性气息。

    “那是什么?”

    大榕树王亦有感应,从未在九州感受过如此恐怖的气息。那绝非尸王鬼王所能有的。心念一转。无形无影的天地法则犹如一张大网,向那气息源头绞杀过去。

    但一接近,天地法则也失去了效用,仿佛一个盲点。

    况天佑立刻察觉。向南方望了一眼:“连世界之神都不是。还敢来对付我。真是不知死活!”

    脸上怒意一闪而逝,世界反噬可不是好玩的,弄不好就是神魂俱灭。就算是真神真仙降临。也不可能直接与一个世界抗衡,不然就不必派他下来了。

    不过他的心情马上又好了起来,现在就连世界法则都奈何他不得,那还有什么可怕的,这次下来简直就是郊游,还白捡了一方界域。

    嘴唇开阖,无声无息的说道:“等我将白骨传人杀了,你的意志若还没被饿鬼道吞噬,我就再来杀你!”

    这番话犹如雷鸣般在参天城上炸响,其中包含的威压,让妖王们都为之震颤。激荡着林海波涛起伏。

    大榕树王心中感慨,将自己与世界合二为一,如今看来竟是一大失误。倒不如一早飞升。

    一旦饿鬼道彻底吞噬了九州,其他人或许还能化为尸鬼苟延残喘,但他却是必死无疑,他的敌人是整个饿鬼道的意志,如今已然感到意识被侵蚀。

    况天佑破开重重罡风,竟比遁光还快,转眼间就飞越青州,进入龙州,直接从龙首山上空飞过,瞥了一眼盘踞在山上的金龙,却只是轻蔑一笑。

    “这怕就是这方世界最难啃的一根骨头,不过骨头终归是骨头!等我完成任务后,再回来慢慢收拾吧!让这群土著开开眼界,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帝皇。”

    转眼间过了龙州,来到凉州。

    天空中那一双双眼睛汇集之处,却是一片空空如也的大草原。

    况天佑稍一转念便明白过来,原来是依附于这方世界上的界域,类似于洞天。

    “这样一方世界,竟有人有这样的手段,也算是出奇了!不过若以为这点雕虫小技就能挡住我,那可就太自不量力了!”

    说话间,拔出腰间长刀。

    ……

    宫阙之中,帘幕重重。

    一个身着幽绿宫装女子安坐抚琴,十指纤纤,闲闲拨弄,琴音袅袅,宛如天籁。

    帘幕之后的面容模糊不清,却是绝色佳人无疑,忽然眉峰轻蹙,琴音一变,冷冽如冰,铮鸣有刀兵之气。

    “来者何人!?”

    一道剑光撕裂重重帘幕,小安赤足踏在宫阙外冰冷的汉白玉栏杆上,却不看那抚琴女子,只望着她手下幽绿的古琴,明白那才是她的真身。

    “你是……乖离!”

    宫装女子本是问小安,忽然主意到她手中的剑,脸色一变,一口叫破仙弃剑的本名——乖离!

    彼此当初都属于五绝仙人珍爱之物,可算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

    她抱起琴转身就走,随手一挥,布下纵横交错琴弦,琴弦锋利敏锐,万千铮鸣之声蓄势待发。

    不等小安说话,仙弃剑弹跃而出,转折飞射,斩断无数琴弦,旋即也化作人形,拦住女子的去路,“绿漪,好久不见!”

    他一个眼睛圆睁,一个眼睛微眯,左边肩膀高耸,右边肩膀低垂,面容倒像是一个少年,说不上是丑陋,但是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怪异扭曲,就连身上的服饰也极不合身。

    这话从他口中说出,实在是充满了流氓气息,

    而那名为“绿漪”的女子也真如被流氓调戏一般,脸上满是惊慌,显然很害怕他。

    仙弃剑魂指着小安道:“这是我的新主人,你也快乖乖认主吧!若敢不从,我立刻斩了你的破琴!”说着还抿了抿嘴唇:“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不等绿漪回答。挥起剑就朝古琴上比划。

    “不要!”女子一声惊呼,声音异常动人。

    小安默然不语,这方琴冢的核心显然就是这一张绿漪古琴。若是能将之收服,将大有裨益。

    还不等她斟酌好言语,绿漪琴魂就屈服了,满脸幽怨的被仙弃剑魂扯着衣袖拉过来,双手奉上古琴,很不情愿的叫了一声:“主人!”

    仙弃剑魂一脸得色,又满是失望,似乎很遗憾没能斩断古琴。

    五绝仙人所珍爱的这五件东西。仙弃剑的破坏力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相比于琴棋书画。唯有剑是争杀之器,哪怕古怪丑陋,只要能够杀敌便是一柄宝剑。很显然,仙弃剑魂当年没少威胁这些“同伴”。实在是积威已久。

    若是换了其他人来。纵然有着超绝实力。若是不能得到绿漪琴魂的认同,也难以将之收服,若是强逼。恐怕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然而面对仙弃剑魂这个“老朋友”,绿漪琴魂可就不敢如此了,她自有一颗琴心,明白不要跟一个疯子讲道理,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骄傲,这种时候还是省一省吧!

    但还是忍不住问小安:“你会弹琴吗?”不明白她有何德何能,竟能收服乖离剑。就算是当年的五绝仙人,都不能让乖离剑魂如此乖顺。当然,五绝仙人也没把这一柄注定会放弃的剑放在心上,不怎么加以管束。

    “不会。”小安将手放在古琴上,三昧白骨火涌上。

    “好吧!”绿漪琴魂无奈接受了这个结果。

    小安刚刚炼化了这绿漪古琴,重重宫阙外一座高大门楼被一刀斩做两半。

    若是没有仙弃剑魂做带路党,那里才是琴冢的正门所在。

    刀光奔腾呼啸,连破数十宫阙方才停歇,狂风扬起小安衣袂,回眸望去。

    况天佑站在缺口的废墟上,与高城楼头的她遥遥对视。

    “白骨传人,倒是个美人,可惜!”

    迈步向前,又忽然止步,一根琴弦绊住脚。

    不知何时,整个空间中,充满了纵横交织的琴弦。

    小安双手按在绿漪古琴上,奋力一拨,也不讲什么章法琴艺,只在一招间,将琴冢的破坏力催动到极致。

    她也明白,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

    所有琴弦一起鸣响,琴音缭乱。

    琴弦层层缠绕在况天佑身上,似要织成一个厚厚的大茧。

    刀光逆冲,万千宫阙成尘,亿万琴弦一起崩断。

    小安立足的宫阙,更是首当其冲,被荡成白地。原地留下一道沟壑,沟壑中显出九州的景物。原来方才那一刀,只是在破开了这方界域之后造成的余波罢了。

    小安却消失不见,况天佑道:“真狡猾!想消耗我的力量,拖延时间吗?”

    他纵然能够瞒过天地法则,却也不可能从九州世界得到任何一丝灵气补充,除非是回到饿鬼门那里。虽然凭他的速度,片刻就能来回,但是他天空中那么多眼睛的注视下,他绝不会丢这个脸。

    “出了这方界域,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但在出了琴冢之后,顺着天空中目光的指引,却又来到一片空空如也的地方,“还有?”

    茅屋中,一脸大胡子的书生,正手握毛笔,书写一副对联。面前剑光一闪,手中毛笔一颤,他大惊道:“乖离!”

    “叫乖离爷爷!”仙弃剑魂一把抓住他的胡子。

    片刻之后,小安又炼化了一杆毛笔,在指尖旋转了一圈,低头望去,对联上写的是:“一帆风顺年年好,万事如意步步高!”还有一副横批:“吉星高照!”只是“照”字最后一点,长长拖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书冢破!

    毛笔一挥,书冢中所有书法作品,乃至桌上一副对联,全都向着缺口涌去。

    一瞬间,一个人影冲破所有“横竖撇捺,铁画银钩”,杀到茅屋中。

    茅屋中空无一人。

    况天佑眉梢一挑,动了怒意。没想到这样一件小事,竟要花费他如此功夫!

    整个棋冢便是一副诺大棋盘,黑白子星罗棋布,结成一具具残局,每一局棋都如一门阵法,不但的衍生变化着。

    头戴黑色高冒,身着白色长袍,秀美如女子的棋魂,想要等的主人,是能够破尽他所有残局的天才棋手。不过现在已经“花容失色”的屈服在仙弃剑的剑锋之下。

    仙弃剑魂道:“这三个家伙好对付,若是换了那条假龙,就非得斩了他不可!”

    这或许也受制于先天的禀性,琴棋书剑皆要有人来使用,除了叛逆疯狂的仙弃剑之外,琴魂棋魂笔魂,皆是在等一个合适的主人而已,也就比较容易认主。

    画则不同,只能欣赏,不能使用,于是自成一格。更何况五绝仙人画的还是一条龙,所以绝不会受仙弃剑的威胁。

    “这一阵再败,我们就无路可退了!”

    小安默默再棋盘上插下血海幡,布下骷骨魔阵,让仙弃剑魂主持布下剑阵。琴与笔摆在身旁,也要出一份力。

    是的,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生机极其渺茫,却也没有恐惧,只有深深的歉疚。

    “青山,对不起,我要失约了,恐怕不能再陪你到九天之上了!”

    棋盘一震,棋冢已破!

    况天佑拧紧眉头,眸中星汉灿烂,整个星空便是一副棋盘,闪烁的星辰就是棋子。

    怎奈慢慢破局,他更喜欢以绝对力量碾压,一刀斩破星空,却又换做另一局棋。

    一转眼间,连破数十个残局,心中越发不耐,厉喝道:“白骨传人,不要再苟延残喘了,痛痛快快的出来受死吧!”

    棋魂叫道:“我的残局快要用完了!主人,这到底是什么对头,怎么如此厉害!”

    小安不答,握紧手中弑佛剑!

    况天佑冲破最后一片“星空”,忽然脚踏实地,正踩在一副巨大棋盘上,

    棋盘上黑白双方正绞杀在一块,犹如千军万马对阵的古战场,他一下陷入阵中。

    琴音缭乱,十面埋伏。伴随着若有若无的铃音,却更加乱人心魂。

    滔天血海,狂涌奔腾,百万骷髅大军乘着滚滚波涛,向他掩杀而来。

    三十六颗念珠飞旋着从天而降,一百三十九柄骨剑纵横交错。

    无尽杀戮,亿万苍生,只为一战!

    况天佑终于露出慎重之色,别在阴沟里翻了船。

    眸中金光一闪,安定心魂,用力一踏,棋盘剧震,棋子满天飞散。任凭白骨小剑斩在身上,锵然作响。能够绞杀魔王的剑阵,竟伤不了他分毫。

    一刀斩出,血海分开两边,忽然脖颈一紧。骷骨念珠紧紧缠绕,化作一个个小骷髅头狠狠咬住,将他拉向天空。

    剑光一闪,仙弃剑破开虚空,当头斩下。

    他左手抓住念珠,用力拽开。右手挥刀,荡开仙弃剑。

    这时候,一个白色身影无声无息的从血海中透出,来到他的背后,剑锋飞扬!

    重重埋伏,层层阵法,只为一剑。

    弑佛剑!(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