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大圣传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雪山

大圣传 第二百七十四章 雪山

    时光荏苒,春去夏来。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垂杨柳下,池塘边上,李青山盘膝而坐,凝望着池中一轮明月。

    罗睺小明枕着手臂躺在不远处的一颗圆石,石头并不大,他的身形也变得越发幼小,仰望着满天繁星,小脸上的忧郁之色反而淡了一些,仿佛是心智初开的纯真,又似是人之将死的明达。

    李青山猜想他是在修行某种功法,类似于凤凰涅般。因为若是真的这么一直返老还童下去,直至变成一个小蝌蚪,又何必这么在意自己的小命。

    自罗睺小明从修罗场中出来,就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边,好容易顾雁影终于不再需要他保护,却又多了这么一条小尾巴,只得将这个大保镖的工作继续做下去。

    闭上眼睛,身上焕发出七彩光华,将池塘照的光彩斑斓。

    半个月之前,大衍神符中积攒的愿力便已足够,只等这个月圆之夜。

    纯澈的灵力在体内奔腾流转,全力推动着《猿魔捞月诀》,他心中盈满喜悦,脸上不禁泛起笑容。猿魔无论何时都让他感到快乐,几乎忍不住要手舞足蹈起来,再痛痛快快的怪啸几声,但他按捺住这股冲动,继续着修行。

    随着修行的不断深入,又无其他变化制衡,他的模样越发像是一只猿猴,笑起来总显得有些滑稽。

    罗睺小明转头望来。目中充满了嘲弄,嘴角却泛起一丝笑意,心情竟是前所未有的好。

    他同样也在猜测着李青山修行的功法。纵然一身修为几乎丧尽,但眼光却还在,李青山变化的并非只是外貌,而是每一天都在产生着质的变化。

    对他来说,这还算不上有多么出奇,奇异的是猿魔散发出的气息,虽然还只是一点萌芽。但他分明感觉到,这绝非普通猿猴。而是某种神魔异种,甚至是那传说中的那四种猿猴之一。一旦完全成长起来,血脉绝不在自己之下。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或许李青山天生就有一丝血脉传承。再通过修行不断激发出来,但他亲眼见识过,在李青山身上曾带有数种气息,每一种气息都象征着一种血脉,每一种血脉都近乎至高无上,偏偏能完美的调和在一起。

    这绝不可能是天生就有的,只能是某种功法的影响,但他搜寻了所有记忆也想不出来,有那一种功法会有如此效果。

    或者说。在这六道轮回、三千世界中,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功法存在!

    那便只剩下一种可能……

    他又回头凝望群星,目光变得无尽幽远。似穿越了星河,到达一个更加高远之处。

    心中有一种明悟:此番邂逅,或许是宿命!

    “哈哈,成了!”

    一阵大笑忽然打破寂静,李青山猿眼圆整,充满喜悦。

    没有其他变化的影响。猿魔变的修行异常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便领悟了第一种猿魔神通。

    李青山抬起右臂,五指曲张,又将目光投向池中明月,又展臂向池中之月捞去,将一轮明月掬在手中。

    明月当空,手中之月仍只是虚妄,但总算是更进一步。

    终有一日,要上九天揽月!

    “恭喜。”罗睺小明开口道。

    李青山怔了一下,清水自指间流泻,哗啦啦的落入池中。

    这几个月来二人虽是朝夕相对,但交流少之又少,倒不是因为那次尸山上的变故而产生了芥蒂,既然苦主都不放在心上,他更不会念念不忘。

    只是罗睺小明日益消沉、少言寡语,问十句也不答一句,李青山自不会上赶着去巴结。像今天这样主动同他说话,说的还是好话,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谢了。”

    一阵沉默,李青山道:“我有一句话早就想问你?”

    “问吧!”

    “人无心也能活吗?”

    “我不是人。”

    “那人与神有何分别?”

    “没有分别。”

    “我明白了,你大爷的!走吧,我们回去,喝几杯庆祝一下!”

    李青山一步跨越池塘,将罗睺小明提起来,向着灯火辉煌的宅邸行去。

    ……

    大风呼啸,乌云重重,山雨忽来。

    山脚下一座小城镇霎时间便被风雨笼罩,此时已过了夏至,山顶上犹是白雪皑皑,可见山峰之高,正是天下七大门派之一的雪山派的宗门所在。

    风雨如晦,才刚到申时,酒楼中就暗了下来,半晌没什么客人,掌柜在柜台后算账,小伙计趴在方庄上打瞌睡。

    雨才刚刚落下,几个人影走进来,皆是白衣如雪、身佩长剑,显得英姿勃勃。为首的却是一个女子,头上带着斗笠,垂下洁白面纱,遮住容颜。

    掌柜抬头看清来人,忙从柜台后走出来行礼:“大小姐,您来了!”

    “洪叔,您还是老样子,我们来这避避雨。”薛冰颔首还礼。

    小伙计也惊醒过来,忙擦桌子拉椅子,“大小姐,您这边请!”忍不住抬眼偷瞧,纵然隔着面纱,看不清楚容颜,但与那一双秋泓般的眸子一对,脸立刻红了。

    薛冰视若无睹,身后几个剑客也都习以为常,谁让她是“天下十大美人”,难免有癞蛤蟆痴心妄想。

    掌柜亲自端上几碟精致的点心:“大小姐您来的突然,也没来得及准备,我这里比不得山上,您随便尝尝。”

    “您客气了,我小时候可没少来这讨吃的。”

    薛冰虽然毫无食欲,但出乎礼貌还是拿起一块桂花糕。

    掌柜立刻笑开了花:“是是,您那时候才那么小,一晃眼就成了‘天下十大美人了’。”

    薛冰送到嘴边的桂花糕顿住了,她从来就不喜欢这个称号,现在更是最不愿听到这几个字。

    所谓十大美人不过是在四大世家与七大门派中,去掉一个普渡寺,每个世家门派各选出一个容颜出众的女子,首先要论的还是出身,最后才是武功。

    而如今十大美人更只剩下了九大美人,北境第一世家的马家再也出不了美人了,而雪山派却恰好是北境第一门派。

    在天下会灭了马家之后,横扫北境大小宗门世家,如今便只剩下雪山派,传统的势力范围被压缩到不足方圆百里,她带人巡查了一圈回来,发现情况不容乐观。

    天下会还没打来,那本蕴藏着无上剑道的《白猿王大传》就已经先流传开来,相信就在这城中就有。因为山上那位雪山派掌门,她的亲生父亲就收集了一整套,她也细细的看过一遍,为其中剑法惊叹不已,更加惊叹的是有人竟肯将这样的绝学轻易示人,甚至还大力传播。

    最初以为是别人家的武功不心疼,但父亲却断言,其中最精妙的部分,绝非出自白猿王的手笔,因为连他都参悟不透,只是感到博大精深。

    更悲观的说,这样下去不用天下会来攻,雪山派的传承就会断绝。

    既然有轻松学到绝世剑法的途径,谁还愿意拜师学艺、寄人篱下。雪山派的至高绝学《暴雪剑法》,向来只有少数人才能学到。

    这一次妖星降世带来的祸乱,远比上一次要大的多。古往今来的武林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破坏。纵然是雪山派这样传承数百年的大门派,也难以独善其身,什么十大美人更是不值一提。

    她一时陷入沉思,洪掌柜的慌了神:“大小姐,点心不合口味吗?”

    “洪老头,你在这里胡扯什么,回去算你的帐去!”一个鲁莽青年不耐烦的摆摆手,又一脸殷勤的对薛冰道:“师妹,你别担心,有我在,谁也别想伤你分毫。”

    “臭小子,你才学了几年武功,就敢说这种大话。再说大小姐这么善良俊俏的人,谁舍得伤她?”

    洪掌柜不乐意了,他虽然只懂一点粗浅武功,万万不是这青年的对手。但这小城与雪山派相依相伴,几百年来有不少人在山上习武,各种的沾亲带故。就连雪山派的大小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自然没那么忌惮武者的威风。

    这也是门派与世家的不同之处,门派要广收门徒,不是一家一姓独大,对于名声就更为看重些。而且不会像世家那样不断的开枝散叶,山上也容不下太多人居住,也就不需要那么多资源,衣食住行都有门徒弟子供奉,只要保证一定的势力范围即可。

    “还能有谁,当然是那大魔头李青山!”

    傲气青年显然看不见薛冰听到这个名字后蹙起的眉头。

    “李青山不是魔头,是侠王!”

    在一旁小心侍候的小伙计忽然开口,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你失心疯了,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下去干活!”洪掌柜喝道。

    “好啊,这里竟然有个天下会的奸细!我等好好教训你一顿,你就知道李青山是侠王还是魔头了!”傲气青年撸起袖子。

    “你就是打死我,李青山也是侠王,是我们老百姓的大救星!”

    伙计脸色涨的通红,扯着脖子叫道。

    “好了,都别说了,等雨停了我们就回山复命!”

    薛冰话音未落,酒楼忽被雷光照的透亮,将一个人影投在地上。

    轰!

    雷声仿佛在头顶炸响,震得碗碟乱颤,每个人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一个高大身影挟风带雨,直闯进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