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二二章 借一步说话

飞天 第一一二二章 借一步说话

    天外天,手可摘星辰的山巅有亭子一座,上书“风华”二字。【頂【点【小【说,

    紫云和紫华是穆凡君的近身侍女,正在亭内摆放美酒佳肴,两人不知穆凡君为何突然来了雅兴要在这里喝酒赏景。

    两人也并非下面人那种意义上的侍女,六圣身边也没贴身侍女这一说,六国的一些规矩是后面立起来的,但因穆凡君是女人,近身伺候的人不好用男人,两人是在此原因下跟在穆凡君身边。

    而穆凡君的眼光颇高,无论是挑徒弟还是挑身边的下人,长的难看的是不会要的,紫云和紫华是穆凡君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其姿色可想而知。

    酒菜刚摆好,穆凡君已经掠空而来,轻步步入厅内坐下,二女随后站在了穆凡君的身后左右。

    谁知穆凡君左右伸手,“别站着,今天没那么多规矩,都坐下,陪我喝两杯。”

    二女诧异,穆凡君一向是最讲究规矩的,今天是怎么了?

    “不敢!”二女相视一眼后赶紧回了句。

    “让你们坐下就坐下!”穆凡君再次伸手,二女不敢违逆,遂小心翼翼坐在了她左右,屁股都只挨着坐了半点。

    更让二人受宠若惊的是,穆凡君竟然亲自执壶给二人斟酒,二人赶紧站起推辞,表示受不起,然在穆凡君强行执意下,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受了。

    战战兢兢陪着穆凡君小酌几杯后,穆凡君放下酒杯问道:“紫云、紫华,你们跟随我多年。我待你们二人如何?”

    二女忙异口同声回道:“圣尊待婢子二人恩重如山!”

    穆凡君淡淡问道:“我如果让你们二人去死,你们愿意吗?”

    二女相视一眼。回:“愿为圣尊赴汤蹈火,死而无憾!”

    “很好!跟你们说些事情……”也没什么别的事。穆凡君把这次有关大世界的事情告知了二女,同时也告知了马上要将红尘嫁给苗毅为妾的事,最后点明道:“你们跟随我多年,我又岂会让你们轻易去赴死,只是事关重大,红尘的性子你们是知道的,我对她和她身边的人不放心,所以想把你们当做陪嫁,当做陪房丫头陪同红尘一起嫁给苗毅。便于日后督促红尘行事,只是如此一来…陪房丫头嘛,万一哪天苗毅要你们侍寝,你们怕是要受着。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这些年你们跟着我也算是苦了你们,见识一下男人是怎么回事也好。当然,这事不会勉强你们,我现在就是问问你们两个的意思。”

    她都开口了,两人还能有什么意思。只能是齐齐回道:“愿遵圣尊法旨!”

    阴阳天。

    云鬓高绾,肤色非一般白皙,一袭黑纱长裙,容貌冷艳的玉奴娇从容步行在浩大的地下通道中。

    步入阴阳地宫正殿内。对盘踞在骷髅圣座上的司徒笑行礼拜见后,问道:“不知师尊召弟子何事?”

    何事?还真是好事!

    几乎和姬欢的话如出一辙,司徒笑向她透露了大世界的秘密。

    听完后的玉奴娇惊疑不定。道:“如此说来,此去大世界前途未卜。师尊还请务必小心谨慎,那苗贼弟子在玲珑宗见识过。极为狡猾,当小心有诈!”

    “我又何尝不忧虑此事,除了云傲天外,其他几个也皆是忧心忡忡,只因云傲天的孙女是苗贼的正室夫人,云傲天自然不需太过担心,所以穆凡君又和苗毅定下了一桩婚事,不惜把红尘仙子嫁给了苗毅为妾,和苗毅进行了联姻,婚期就在半月后,穆凡君此举乃目前状况下的上策!”司徒笑阴森森叹息一声,道:“穆凡君有红尘为其分忧,不知你可愿为为师分忧否?”

    “……”玉奴娇呆在了原地,什么都明白了,怔怔盯着司徒笑,难以置信道:“师尊想把弟子嫁给苗贼为妾?”

    司徒笑起身从骷髅圣座上慢慢走了下来,与爱徒面对面道:“确有此意!为师知道这样做委屈你了,可事关重大,为师也是不得已才跟你开这口!”

    玉奴娇满脸苦涩道:“我是鬼修,苗贼焉能看上我?”

    司徒笑摇头道:“此言差矣!想你姿色不差,又是阴体,苗贼身边美人环伺,独缺你一味,这正是你的优势,何来看不上一说?”

    这真是玉奴娇做梦也没想到的事情,当年自己大呼小叫喝斥苗毅为苗贼,如今竟然要嫁给那小贼为妾,还要和其他女人争宠,让她情何以堪啊!如是嫁为正室夫人她也认了,这么多年高高在上,突然要去做小妾,让她如何能接受。

    她语气中近乎带着哀求道:“师尊!不嫁行不行?给我一天时间,我一定能从鬼修中物色到姿色比我更好的绝色来代替!”

    司徒笑语气一沉:“笑话!若是谁都行的话,我还用委屈你吗?你难道不知让你嫁给苗贼后的责任?”

    玉奴娇低头不语,实在是不想答应,认为这和卖身有什么区别!

    司徒笑盯着她看了会儿,语气又放缓道:“为师这样做其实也是为你好,可惜苗毅不好男风,否则你那些师兄弟怕是要抢着嫁给他!”

    情绪低落的玉奴娇看起来冷艳,可笑点似乎有点低,闻言“噗嗤”一笑,捂住嘴噗噗发笑道:“弟子实在看不出嫁给他对弟子有什么好的,若是师兄弟们喜欢,那就让师兄弟们嫁给他好了,弟子一定祝福他们。”

    “别笑!”司徒笑在她脑壳上敲了一下,郑重告诉道:“我已经答应了将阴魂通阳诀给苗贼,你不是一直想修炼为师手中的全篇吗?你想一下,届时他的妾室中只有你一名鬼修,只有你最适合修炼阴魂通阳诀,只要你肯放低身段伺候,还怕从他手中求不到吗?”

    玉奴娇明光闪了闪,显然是有些心动了,不过和嫁给苗贼做妾对比起来,她还是连连拒绝道:“弟子感觉现在挺好,剩下的功法无法修炼完整也没什么遗憾的,师尊还是另找想的人去嫁吧!”

    左说不通,右说不通,软的不吃,司徒笑也懒得废话了,没时间跟她耗下去,直接来硬的:“不嫁也要嫁!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婚姻大事父母做主,就这么定了!”

    鹰无敌突然将杨庆给抓走,最担心的莫过于青梅、青菊,两人为了赶路,找了两名紫莲修士相送,紧急赶到无量天已经是次日清晨,这时才发现只是虚惊一场,杨庆不但没事,还遇上了喜事,连洞房都完成了,那叫一个神速。

    尤其是洞房的对象,令二人吃惊,二人自然认识,二人对秦夕也一直是敬畏恭敬的,秦夕生下秦薇薇后,在她们的眼中本就是主母的地位,只是大人和夫人脸上显然看不到任何新婚大喜的神色。

    在青梅伺候下洗漱后,杨庆的心态转变的很快,既然无法改变,就得接受,目前的地位不能丢掉,否则女儿没他在背后支持的话地位堪忧,回头找到了秦夕道:“我在仙国辰路还有事情,随我与大人和夫人辞行吧!”

    秦夕默默点了点头,将错就错地与其并肩同行,只是对跟在后面的青梅和青菊来说总觉得二人有点生分。

    “恭喜恭喜!”一见面,云知秋便恭贺。

    苗毅则在那调侃,“杨庆,昨夜洞房可还高兴?”

    同在一旁的秦薇薇是个傻子,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还在那抿嘴偷笑,虽然她昨天执礼的时候也感觉义父和义母有点不太对劲,只是她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对竟然是她的亲生父母。

    云知秋闻言伸手在苗毅腰间暗暗掐了一把,人家好歹也算是你岳父岳母那一级的,哪能这样调侃,太不像话了。

    杨庆当着大家的面,伸手牵了秦夕的柔荑,微笑道:“大人赐下如花美眷,卑职自然是高兴的。”

    一番长短客套之后,杨庆领了秦夕告辞,只是领走前对苗毅传音一声,“只要大人对薇薇好,杨庆什么都认了!”

    苗毅笑眯眯点头,明白对方话里的另一层意思。

    就这样,被抓来的杨庆回去时顺便带了个老婆回去,真是羡煞旁人!

    就在杨庆走后不久,红棉、绿柳也来了,拜见之后,秦薇薇带了二人离去,分别多日,自然有话要说。

    这边刚清净下来,苗毅和云知秋正联袂游荡在花园中谈事,下面又有人来报,姬欢来了。

    “带过来吧!”苗毅随便挥了挥手。

    不一会儿,姬欢步履沉稳而来,气度雍容。

    同来的还有一名长发披肩的白裙女子,长的不错,别具韵味,最具特色的是纤腰长裙下的幅度一看就知道有双大长腿。静默着跟在姬欢身后,一见面就远远盯着苗毅打量。

    苗毅看着面生,云知秋却是见过,暗中传音道:“姬欢幸存子女中的第三个女儿,排行老九,名叫姬美丽,我早年和她打过几次交道,性格和姬美眉不同,有点冷!”

    双方对面后,苗毅问道:“有事?”

    姬欢没理会他的话,面无表情地对云知秋伸手道:“云丫头,借一步说话吧。”

    云知秋有点莫名其妙,有什么话要避开苗毅说?和苗毅相视一眼后,点了点头,与姬欢走远了点说话。

    于是现场就剩下了苗毅和姬美丽,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无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