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二四三章 燕大哥

飞天 第二二四三章 燕大哥

    离开了小院,勾越一出来就遇见了等候在小院门口的媚娘。

    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媚娘心里清楚,广家肯定还有些没浮出水面的渠道,勾越对外面的事情肯定心中有数,但有些事情勾越是不太容易主动对她说的,所以她一直盯着广令公这边,知道勾越一旦来这边就肯定是有什么事,这个时候想不关心都难。

    “王爷怎样?”媚娘照例问了句。

    勾越依旧叹气摇头。

    媚娘又问:“为什么一直软禁着我们不放,牛有德究竟想怎么处置我们?”同样的话,广令公的其他女人也经常这样问她,话里话外的意思皆在指你女儿不是成了天妃吗?怎么一点作用都没有?

    她的压力很大,若广令公真就这样了,女儿广媚儿那边又指望不上的话,广令公的那些儿子可不会再让广家由她一个后入为主的女人说的算。广家虽然败落了,盘子里的食再少,也都希望掌控分配权,一帮人轻易就能掀翻她,让她晚景凄凉,这是她惶恐而又难以接受的事情。

    “这才软禁了几天,牛有德的心思还在收拾天下残局上,心思还没到我们头上。”勾越宽慰一番,也知道她在担忧什么,起了个话引子:“小姐还没有圆房吗?”

    媚娘摇了摇头,“牛有德压根没和媚儿照面。”这正是她最担心的。

    勾越又安慰道:“娘娘放心,牛有德现在只是没那心思,等回头有了闲心,凭小姐的美貌,牛有德没有不心动的道理。不过…娘娘也要尽量劝小姐主动,不要总是闷在屋里不见人,老奴也明白争宠对小姐来说很是不堪,可现实就是现实,牛有德决定着广家上下所有人的命运,小姐哪怕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父母的处境吧?娘娘当对小姐多讲讲自己的困难,多劝劝。”

    能对媚娘说出这种话,他其实也是忧虑的,牛有德的妾室中也有广家安排的人,宫里的情况多少知道一些,已知牛有德新宠幸了一个女人,又封了一个天妃。尽管猜到了牛有德封星为天妃的用意,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似乎也说明广媚儿对牛有德已经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似乎已经被牛有德遗忘了,这样下去怎么行?然而广家已拿不出什么很有价值的东西去支持广媚儿,如今广媚儿唯一最有价值的本钱就是她自己的美色,广媚儿的姿色若能发挥作用,也是投入最小回报最大的东西。

    事关广家所有人的将来,对勾越来说,不管广媚儿愿意不愿意去做,他都要想办法逼广媚儿去做。

    事到如今,当年广令公想让广媚儿做牛有德正室的那般想法,勾越暂时已经不去做奢望了,现在和云知秋较劲简直是找死,云知秋一根手指头就能让广家飞灰湮灭,目前只求牛有德能去睡广媚儿。

    这般想法虽然粗俗不堪,也挺可怜,可就算是媚娘自己,也在眼巴巴等着宫里的动静,期待牛有德能宠幸自己女儿,哪怕就宠幸一回也好,只要这消息一传来,立马能帮她压下广家内部的蠢蠢欲动。

    媚娘现在也隐隐意识到了,怕是别再指望广令公能再振作起来,广令公若重新龙虎精神,只怕第一个要引来牛有德的警惕,对广家来说并非是好事,为了整个广家,广令公怕是会放弃她,怕是会坐视家里内斗掀翻她,而广家内部的蠢蠢欲动很有可能就是有人看到了这一点……

    绿央园内,一群仙娥正在紧张忙碌,将一株株奇花异草挖掘装盆,采集各种植被的种子。

    那些最终没有离开绿央园的百来名罪妃也褪下了华丽宫装,换上了普通仙娥的穿戴,跟随大家一起忙碌。

    绿婆婆拄拐在其间,指挥着,吩咐着。

    飞红从远处走来,跟在绿婆婆身边看了会儿,问道:“需要这么急吗?”

    绿婆婆叹道:“只给了我们两天时间,又不能把绿央园整个带到荒古去,绿央园的植被种类繁多,光每样的采集耗时就不少。”

    她这里已经接到了天宫的法旨,要把绿央园的职能完整搬迁到荒古去。

    飞红问道:“要不要我请调一支人马来帮忙?”

    绿婆婆摆了摆手,“不用了,有些植被娇气讲究的很,不懂的人跑来插手反而是添乱,我们自己紧张些能做好。对了,绿央园搬迁荒古是什么意思,难道天庭中枢要迁往荒古不成?”

    飞红颔首:“好像是这样。”

    星辰殿内,燕北虹默默转身而去,大步向殿外走去,红袖、红拂对苗毅半蹲行礼后,也转身跟随而去。

    目送的苗毅忽大喊了声,“燕大哥!”

    燕北虹一声未吭,没有再回头,领着红袖和红拂消失在了苗毅的视线中。

    其实当初与青、佛大战的时候,燕北虹就在苗毅身上。对苗毅来说,燕北虹简直是想找死,因为燕北虹渴望和青、佛二人一战,哪怕妖僧南波也行,让苗毅帮他创造机会。

    苗毅虽然答应了他,却只做了以防万一的打算,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没打算让燕北虹冒险。

    结果青、佛二人死了,连妖僧南波也死了,苗毅没能让燕北虹如愿。

    刚刚,苗毅把目前的情况告诉了他,表示已经夺取了天下,暗示不希望燕北虹继续在这天下捣乱,希望燕北虹来助他一臂之力。

    燕北虹拒绝了做他手下,同时也表示不会让他难做,不会在苗毅的天下捣乱,但也不愿在这里安分守己,竟然要去未知星域寻找新的世界。

    苗毅劝不住,燕北虹就这样毅然决然的走了……

    夜幕下,杨庆从天而降,落在了御园的一座典雅别院门口,随行护卫止步,杨庆大步而入。

    园内,青梅相迎,一同进了书房。

    杨庆书案后坐下,青梅奉上一杯茶,问道:“大人忙到这么晚回来,莫非外面战事还会出现什么不测不成?”

    杨庆端起茶盏喝了口又放下,“大势已定,一些小打小闹翻不了天,陛下的精力已经转移到了天下框架的搭建上,人员怎么安置、怎样各司其职、怎样才能长治久安是目前最大的考量,多商议了一下,不知不觉就晚了。”

    青梅略沉默了一下,问道:“大人会不会介入太深了些?”

    杨庆摇头:“陛下找上了,不好不参与。”

    青梅稍作犹豫,从储物镯里取出了一卷纸张,放在了杨庆跟前慢慢摊开,镇纸压了两头,纸上赫然四个大字:功成身退!

    盯着这四个字,杨庆瞬间陷入惘然,愣愣走神。

    青梅徐徐道:“这是大人亲笔手书,当初大人让奴婢收好,让奴婢记得提醒。当初大人所言,奴婢记忆犹新,不知大人还记得否?”

    杨庆默默点头,手抚纸张上的字迹,喟叹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我一直心忧,又岂会不记得。如今已初露端倪,陛下已经在逐步开始收缴各路大军手上的破法弓。天下已经没了能制衡陛下的势力,陛下干坤尽握之心昭然若揭,这次怕不仅仅是我,回头若有人不肯放弃手上兵权,只怕下场会很惨,说不定要出现杀鸡儆猴的事!”

    见他心中有数,青梅也就安心了,又问:“听说陛下要在荒古重建天宫?”

    杨庆:“陛下改主意了,准备将整座天宫整体移往荒古,坐落地点已经在荒古选定,不日就要开始转移。”

    青梅吃惊不小,“整座天宫移往荒古?如此庞然大物根本无法收纳进储物空间,不说穿越星门要耗费多少人力,听说荒古不能飞行,这么大的天宫在荒古地面拖拽得是多大的工程?”

    杨庆:“陛下心意已决,如今正是陛下展现号令天下权威的时候,干一两件大事来体现也不奇怪,劝了两句劝不了,也就没人再阻挠,大批人马正在做准备。”说罢摆了摆手,“不说这个了,薇薇她们已经出发了吧?”

    “是的,已经在来的路上。”青梅应了声,又迟疑道:“苏韵的事情,回头怎么跟夫人解释?又如何对苏韵解释夫人的存在?”

    杨庆缓缓闭目,“愿意计较的就去计较,随她们吧。”

    青梅很是无语……

    天宫,阎修还是第一次正式踏足。

    对于夏侯家的骨干框架,苗毅这边早有详细掌握,阎修率人摧毁,目标明确没费什么劲,至于其他具体的细节方面已不需要阎修亲自去处理,他将事情交接后,立刻返回了小世界去接秦薇薇等人。

    跟在阎修身后一起进宫的一群女人也同样是第一次踏足天宫,秦薇薇、姬美丽等人一个个一路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一行先去了天牝宫,面见过云知秋后,阎修留下了秦薇薇等人,没有掺和一群女人的热闹,独自去了星辰殿。

    星辰殿内,没有第三人,待阎修行过礼后,苗毅急切问道:“月瑶还没找到吗?”

    阎修摇头,“踪迹全无,不知去了哪里。”

    苗毅颓然而坐,神色黯然,月瑶走了,临走前联系过他,说是要去领略那未知的浩瀚星空,待到他联系人去阻止,月瑶已经不见了。后经过严查,天外天的侍女当中有人曾见过一个突兀出现又突兀消失的僧人和月瑶见面,之后月瑶就走了,细问当时情况和那僧人长相,苗毅可以肯定那僧人就是八戒。

    他不知道八戒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八戒和月瑶见面究竟说了些什么。

    总之,八戒联系不上了,月瑶也联系不上了,老二离开了他,老三也离开了他。

    而红尘仙子这次也并未跟阎修一起来,不肯来,只愿待在小世界。(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