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二六章 奇葩之夜

飞天 第一一二六章 奇葩之夜

    鼓乐喧天的另一个角落,无量宫外新设的大总管府,秦薇薇出了无量宫躲在了这里,一个人坐在亭子里闷闷不乐,不让其他人靠近,秦夕也只能皱着眉头远远看着,不时回头看看热闹声隐隐约约传来的方向。

    杨庆带着酒气回来后,首先看到了秦夕,问道:“站这里干什么?”

    他这人就是这样,既然已经认了的事就会处理好,一开始和秦夕结合虽不愿意,可现在已经是将秦夕给收拾的服服帖帖,不但要了她的人,还要了她的心,秦夕的美色毕竟还是有可取之处。

    而秦夕也不像在风北尘身边时那样,她身上开始有了点人味。

    最大的关键还是两人之间有一个秦薇薇,她现在才像是一个女人,妻子和母亲的角色。

    秦夕扯了一下他的胳膊,朝亭子那边努了努嘴。

    杨庆偏头看去,见到了亭子里孤零零坐着的秦薇薇,默了一下后,慢慢走了过去。

    “爹!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秦薇薇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他来了,没抬头低低一声。

    杨庆当做没听见,坐在了一旁,秦夕随后跟来,执壶给他倒了杯茶。

    接了茶盏抿了一口润喉,杨庆哼道:“现在知道不开心了?当年你要嫁他时,我不同意,可你死活不肯,就是要嫁给他。路是自己选的,现在后悔有什么用,这种事回不了头。”

    秦薇薇低声道:“我没后悔,只是他身边的妻妾越来越多,不知道我以后在他眼中算什么?”

    杨庆道:“这次的联姻,也非他所愿,乃是利益的整合,他不想娶也会有人鼓动他去娶。人一旦向王侯霸业那个方向走了,女人的多寡将是不值一提的事情。而这只是开始,以后他的女人也许还会更多。你不高兴也没用,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当年让你嫁一个自己能把握的男人,是你自己不肯。至于你以后在他眼中能算什么,能有什么样的地位,那得看你自己的努力,人到了一定的地位,美色属于唾手可得的东西,说到底,后宫之中你有实力才有地位!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去和其他女人争宠。不是关心圣尊有多爱你或有几分心是放在你身上,放弃那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紧紧站在夫人身边,先在后宫之中稳固住自己的地位,想争取任何东西都得先有那个资格,这是前提!”

    秦薇薇神态黯然,这不是她当年憧憬的美好男女之情。

    “哎!”秦夕叹了声,她也是从女儿心思过来的,能明白秦薇薇的想法,劝道:“薇薇。你爹说的没错,好好记着,对你没坏处……”

    喜宴还未散去。有些好酒之人,划拳喝酒好不热闹。

    一个院子,四间洞房,四圣为了以另一种方式弥补自己弟子或女儿,都命人花了大心思去布置,那真是奢华的很。

    洞房内,苗毅抬手挡了递来的东西,懒得麻烦,直接伸手扯掉了红尘头上的红盖头。

    头戴凤冠的红尘抬头看了他一眼。颇为无奈一笑,站了起来。

    两人接了递来的酒杯。苗毅盯着她打量起来,螓首蛾眉。肤如凝脂,明眸清澈流盼,瑶鼻朱唇,今天虽多了几分铅华气息,却难掩其国色天香,不免想起了当年初见这女人的情形。

    苗毅琢磨着麻烦虽麻烦,可貌似也不是什么坏事,能纳这种美色为妾,心中多少有几分得意。

    见他盯着看个没完,红尘轻轻叹道:“又不是没见过,早点完礼吧,后面还有三家等着。”

    苗毅笑了笑,依礼和她交臂喝了交杯酒。

    放了酒杯,红尘半蹲行礼,“夫君!”

    这一声叫的苗毅心情荡漾,以前从未想过这女人能对自己喊出这两个字来。

    “夫人!”苗毅拱手行礼,对方也只有今晚有做‘夫人’的资格,过了今晚那就是‘如夫人’。

    扶了红尘回榻边坐下后,苗毅回头看向两位陪嫁,微微皱眉道:“怎么是你们两个陪嫁,你们不是穆凡君身边的贴身侍女吗?穆凡君搞什么鬼?”

    紫云和紫华相视无语,没想到苗毅会问这个,不知该如何回答。倒是红尘出声帮腔道:“是我挑的。”

    “哦!”苗毅挑了挑眉,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

    他走到二女身边,直接伸手挑了紫云的下巴,问道:“陪嫁丫头我可是有权收房的,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二女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浓浓不善意味,忙回道:“婢子从今天开始就是姑爷的人。”

    苗毅撒手放开,回头对红尘道:“还有三家要跑,委屈你了。”

    红尘点了点头。

    紫云却赶紧出声道:“姑爷和新夫人是老熟人,交情不是另三家能比的,回头记得回来过夜,不要冷落了新人。”

    她是带着任务来的,有些话红尘说不出口,她却是要说的,在提醒苗毅行完礼后要到这边来洞房。

    苗毅嘴角挂起一抹戏谑,回头问红尘,“你也想我今晚和你洞房?你若是真想,我回头可真要过来了。”

    红尘叹道:“你看着安排吧。”

    紫云和紫华相视皱眉,红尘的话让两人不太满意。

    苗毅没再多说什么,大步离去,去了下一家,姬美丽的洞房。

    红盖头一揭,交杯酒一喝,完了夫妻之礼,姬美丽可谓话很直接,“夫君今晚记得过来陪妾身!”

    这位是在直接争取苗毅过来洞房,虽然不是她情愿的事情,可既然是受命而嫁,身系着家族利益,她就没什么好矫情的,得要为家族实现自己的价值,不然就白白牺牲了。

    苗毅没答应也没拒绝,去了下一家,玉奴娇那边。

    他一出门,姬美丽立刻对两名侍女道:“出去盯着他。若是在别家久不出来,就给我去敲门。”

    两名侍女会意而去。

    另一间洞房,玉奴娇在这种情形下。面对苗毅明显有些紧张,尤其是行礼时。“夫君”二字叫的结结巴巴,似乎有点惶恐后面无法回避的事情。

    这女人当年开口闭口喊自己苗贼,还想杀了他,可是嚣张的而很!苗毅心中冷笑,调侃道:“什么?我没听清,你喊我什么?”

    玉奴娇想一脚踹死他,银牙咬了咬,尽量心平气和道:“夫君!”

    “什么?”苗毅不依不饶道:“声音小了。不会在喊我苗贼吧?”

    玉奴娇怒了,扯开嗓子大声道:“夫君!”

    喊完之后看看左右傻眼的侍女,还有对面被她大嗓门吓一跳的苗毅,她自己也有些傻眼了,估计这一嗓子已经喊得外面的人都听到了,传出去让自己情何以堪。

    羞的无地自容的玉奴娇突然发现苗毅在憋笑,一把扯住了苗毅的胸襟,怒声道:“你耍我!”

    “反了你了,你现在是我的小妾,我让你站。你就不能坐,还敢跟我动手?”苗毅乐了,指着她的手。“你放不放?”

    这是要动手干架的节奏啊!一旁的两名侍女慌了,赶紧过来分开两人,这要是在洞房打起来,那还得了。

    这一分开,苗毅也干不出新婚打老婆的事,只是指着她警告:“玉奴娇,你给我听好了,既然嫁给了我,你就是我的人。就由不得你嘴硬,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多久。有本事一辈子别服软低头!”

    说罢冷哼一声,调头就走。大袖一甩出了门。

    “狗贼别跑!你当我愿嫁你不成…”愤怒中的玉奴娇挣扎,还想跟苗毅分个高低。

    “夫人,这话说不得!”两名侍女吓坏了,直接跪下了,各抱了她一只腿哀求:“夫人,你已经过门了,已经是苗家的人,你这样下去对你没好处的……”

    另一间洞房,红头盖一揭,穿着新娘服装的法音那真是别有一番滋味,苗毅怦然心动。

    而法音也奇葩,夫妻之礼后,法音主动问道:“夫君一下娶了四个,洞房时怎么办?”

    苗毅乐了,“你说怎么办?”

    法音道:“我想体会夫妻之情,洞房之夜自然是不想错过的,可是把你留下似乎对其他三位新娘又不公平,所以想听听你的打算,你今夜是轮流,还是独宠一家?若是后者,不妨就留在我这里过夜,我很是期待,也定用心伺候夫君,事前我已找人请教过,做了充足的准备,想必不会让夫君失望!”

    这种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她完全是很认真很严肃的样子,没有任何不好意思或做作。

    苗毅愣在原地,惊为天人,没想到这六尘不染的人竟然能说出这话,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她。

    可最终,苗毅哪一家都没去,而是出了小院,去了正室的寝宫,也是他和云知秋的寝宫,谓之正宫。

    让苗毅想不到的是,云知秋一个人躲在了静室里修炼。

    静室的石门轰隆推开时,盘膝打坐在玉榻上的云知秋睁眼一看,见到身穿吉服的苗毅微笑走来,多少一愣,收功放了双脚下榻,奇怪道:“洞房花烛夜,你不去陪新娘子,来这里干什么?出什么事了?”

    “大喜的日子,岂能冷落夫人。”苗毅走来,二话不说,将她横抱在了怀里,大步向外面走去。

    “你干什么!”云知秋一惊,挣扎道:“你不去洞房跑我这来,回头让人怎么说我?”

    苗毅抱死了不放,一回到寝宫,立刻将云知秋抵在了墙上,激吻!双手在她身上更是热切。

    云知秋开始还抵抗两下,最后衣衫被扯破了,被压倒在软榻上后,也就认了……

    云消雨歇后,美美满足享受了一顿的云知秋还是捶打了苗毅一顿,“你这样像什么话,回头指不定被你那些小妾怎么戳我脊梁骨!”

    “她们呐,你是不知道刚才的情形有多奇葩……”拥搂着的苗毅将刚才与四妾行夫妻之礼时的情形娓娓道来。

    把个云知秋给乐的不行,尤其是听到苗毅差点和玉奴娇动手打起来时,那真是笑的花枝乱颤,笑疼了肚子,差点把眼泪都笑出来了,不时在苗毅胸口上捶上一拳道:“牛二,各有千秋,恭喜了!”

    “还笑!”苗毅立刻狠狠在她光溜溜白皙丰挺的屁屁上抽了几巴掌,直打的她求饶后,方搂了她入怀躺那静静看着屋顶,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身子良久,神情恍惚中呢喃自语道:“美酒佳人只等闲,就怕君心不思进取,蹉跎不前。若有不老红颜,也只在等君翻云覆雨那天,何来遥不可及一说…”

    秀发散乱的云知秋微微抬头,目光闪了闪看着他,道:“牛二,这种话可不像是你能说出来的。”

    “那时我还是俗世少年,万丈红尘开启,初次见到红尘时惊为天人……”苗毅将当初见到红尘的情形讲了遍后,叹道:“后来再遇老白时,又到了古城柳树下,说到了红尘,觉得红尘对我来说遥不可及,然后老白就对我说出了那番话,如今想想,可不就是这样,红尘已然是我的小妾,何来遥不可及一说?”

    云知秋翻了翻身,独臂侧身支撑着脑袋,一条大腿压在了苗毅的身上,任由苗毅的手在自己鼓鼓胸上揉捏,好奇道:“你不时说那个老白长的如何如何好看,如何如何洒脱,我实在难以相信世上还有如此眼界非凡的凡夫俗子,还能指点你修炼如此独树一帜的功法,我怀疑他是不是修士?”

    苗毅摇头道:“我也怀疑过,不过不太可能,修士无法在万众红尘开启时进入里面…”不过脑中灵光一闪,不知星火诀能不能在万丈红尘开启时进入?若真能进去,老白是修士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有长成你说的那样的修士,那特征也太明显了,何况指点你修炼的功法不凡,我在修行界多年,修行界如果有这种人,不至于从来没听说过。”云知秋啧啧一声,“真想见识一下,看看一个男人是如何风华绝代的。”

    “不许想别的男人,只许想我一个,你就是我苗毅的禁脔。”苗毅伸手将她脸拨转过来看着自己,笑道:“你要知道,娶得再多,你也永远是我的最爱!云知秋,我爱你!”

    云知秋的眼神一下就醉了,嘤咛一声扑来,狠狠一口堵住了他的嘴,疯狂主动起来,抵死缠绵……(扫黄打非,省略一万字)(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